第一百九十六章 掷矛

小说: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 作者: 咸鱼指挥使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4818 阅读进度:203/314

将长矛投掷到石壁之上?

沈前微微一愣。

长矛只有三四十斤重,哪怕是一段的初武者也能轻松挥动,而如果突破了中武者的人,投掷这长矛甚至比普通人丢出一个小石子还要简单。

听起来,这考核的确不难。

苍茫天地被平阳伯以某种手段改造了一番,石壁距离所有新生千米左右,中间则是一片泥泞,此时尚有一层透明光罩挡在了所有人。

沈前极尽目力,看到了那石壁侧面有着白色标记的刻度,最高处应该也是一千米。

为了保证长矛投掷的高度,显然是越靠近石壁越好,这就意味着必须要穿过眼前这片泥泞。

沈前估摸着猫腻多半是在这片泥地之中。

近两千新生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拨,左边是大一的新生,右边则是高年级的新生。

所有新生的考核内容都是一样,只不过大一新生用的是黑色长矛,高年级的新生用的则是银色长矛,想来是为了方便区分计算。

静。

诡异的寂静。

平阳伯说完规则之后,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却是根本没人动作。

大家都不傻,眼前这片泥地肯定有着某种问题,谁都不想为别人铺路。

“呵。”

人群某处,一声带着些不屑的轻笑响起,“以王侯的智慧,怎么会有漏洞让你们钻?”

“抬眸四顾乾坤阔,日月星辰任我攀!”

“也罢,就让岳某人先为你们打个样!”

伴随着大笑声,只见一道身影摇着折扇、手持长矛就冲了出去。

砰!

岳大侃好似撞在了一堵透明的墙上,口中的笑声戛然而止。

“我还没说开始呢,急什么?”

平阳伯好笑的声音响起。

众人嘴角抽搐的看着岳大侃呈“卍”字形缓缓滑落,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那就……开始吧。”

平阳伯这才淡淡宣布了开始。

原本拦在众人眼前的透明光罩无声消散。

岳大侃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但好似也没脸再继续吟诗,一言不发的冲了出去。

咻!咻!咻!

虽然岳大侃装逼失败,但他的话语却也很有道理。

不管考核的形式是什么,最终比拼的终归都是硬实力,谁先谁后又有何惧?

岳大侃刚刚冲入泥地,便是脸色一变,因为他前方的虚空之中,骤然有无数泥巴飞起,随即化作道道泥箭,扑面而来!

不仅仅是岳大侃,最先冲入泥地的数十人都遇到了一样的情况。

“啊!”

有人惨叫一声,躲避不及之下直接被泥箭击中,泥土幻化的箭矢好似蕴含着某种恐怖的力量,直接将那少年的身形撞得倒飞而出,摔落在了人群之中。

虽然没有受很严重的伤势,但看少年龇牙咧嘴的模样,显然极疼。

岳大侃冷哼一声,却是半步不退,甚至还隐隐加速,身形几个闪烁间,便灵活的穿透了那一波箭矢。

然而他没走几米,下一波箭矢再次袭来。

而且这一次,明显密集了许多。

沈前观察了一会,已经有了判断。

这片泥地最大的阻碍就是那些箭矢,但越是往前,箭矢就越加密集,而且箭矢袭来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

泥地长约千米,但第一批冲出的五六十人,除了岳大侃,竟是没有一个坚持到两百米的。

岳大侃似乎也发现了这一事实,脸上重新出现了飞扬之色,大笑着不断往前。

五百米,六百米……

眨眼,岳大侃便深入到了七百米的地方。

就在他意气风发一张嘴又要吟诗的时候,随着“嘭”的一声,岳大侃好似受到了某种无形打击,惨叫一声,身形骤然倒飞而出。

遭受重击的岳大侃,再无力躲避一路上袭来的泥箭,就这般硬生生被推着回到了起点。

“什么情况?”

原以为岳大侃即将冲过泥地的众人都是有些愕然。

“透明的箭。”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没看清,九状元之一的上官芷若吐出了四个字。

还有透明的箭?

不少已经观望了半天原本信心满满的新生,都是面色凝重起来。

“岳大侃这么强都过不去这片泥地,我们怎么可能啊?”

马上就有人大声喊道。

“是啊,都无法靠近那石壁,这长矛要怎么才能投掷出去?”

“完了,肯定要垫底了……”

许多人都露出了绝望之色。

“谁说非得穿过泥地才能掷出长矛的?”

一个冷笑声打断了众人的哀嚎。

“有人掷矛了!”

仿佛是在回应这人的话一般,右侧有惊呼声响起。

掷矛的人却不是来自大一的新生,而是来自右边的高年级区域。

众人纷纷伸长了脖子看去。

高年级的学生面临的考核和他们一样,而境界普遍更高的高年级学生穿越这片泥地自然要轻松的多,就在刚才大一新生们不断尝试的时候,高年级已经有上百人都越过了五百米的距离。

掷出长矛的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学姐。

从她衣服上的污泥来看,她似乎已经尝试过一次,这一次她果断在六百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即吐气开声,修长的身躯拉成了弓形,随即狠狠掷出了手中的长矛。

不少人都暂时停了下来,注视着那自女生手中飞出的银色弧线。

长矛眨眼跨越了数百米距离,在进入泥地和石壁之间的缓冲地带的时候,长矛忽的急速下降,不过随着“叮”的一声,银色长矛最终还是刺入了石壁之中。

半空之中一道身影浮现,正是一个山海保安,他来到石壁侧面丈量了一下,随即回头喊了一声,似乎是在通报女生的成绩。

“真的可行!”

“原来不一定要穿过泥地。”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是恍然大悟,更加明晰了这场考核的规则。

他们会受到阻碍,但长矛不会,理论上如果力量足够,就算是站在起点投掷,长矛也能钉在石壁之上,当然,投掷出来的高度就不好说了。

“时间有限。”

在众人议论的时候,平阳伯淡然的声音再度在天地之间响起。

随着对方话音落,一个巨大的沙漏在半空之中浮现,沙子开始飞速流动。

竟然还限时?

众人都是面色一凛,不敢再多耽搁,更多的人纷纷冲入了泥地。

“加油,我先走一步。”

沈前拍了拍有些紧张的杨令节,也一迈步跨入了泥地之中。

随着沈前一动,有十数道好似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身影也动了。

看了一眼几乎和自己同时进入泥地的叶世聪、赵克一等人,沈前倒也知道他们是什么心思,无非是想借此机会和自己再分个高下。

周围的新生都识趣的绕开了这些顶级天才,乍一看就好像单独给他们列出了一个赛道。

沈前还记得余守巳的叮嘱,心说这样倒也省事,于是他骤然脚步一停。

一直紧盯着沈前的赵克一等人都是不明所以,但也下意识停了下来。

“你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绝望吗?”

沈前嘴角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轰!

下一刻,沈前脚步重重一踏,好似出膛炮弹一般直冲前方,那恐怖的速度,甚至带起了一阵强烈的旋风,卷起了无数泥泞。

叶世聪离得最近,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淋了一身。

“混蛋!”

叶世聪怒骂出声,但心中却是惊骇。

因为沈前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他十分怀疑,如果沈前以这样的速度朝他冲过来,他真的能反应过来吗?

周围萧晔等人也都是脸色凝重。

沈前这一瞬间的速度,绝对破了百米两秒。

他们都是天才武者,自然知道两秒的百米速度是一条线,也是物理规则对于世俗之躯的第一层限制。

而沈前……竟然已经打破了这种限制。

“这怎么可能?”

谁都比不上赵克一心中的惊骇。

他对速度尤为敏感。

因为赵克一从初武者阶段,就修炼了一门传承自上古的身法武技。

这也导致他的速度在同境界几乎无人可比。

但赵克一已经卡在2秒的门槛很久很久了。

无论他的境界如何提升,武技如何熟练,就是打不破这个限制。

就在几天前,他还在百王殿的网络社区内和66号探讨过这个问题。

而对方的原话是,山海可破。

于是赵克一明白了。

不是他自己的问题,而是有些限制,并非人力可以打破。

可是……谁他妈来告诉告诉我,眼前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信沈前是山海,可对方明显已经破了2秒的限制。

“出这样的风头毫无意义……跑得越快,跌得越重!”

叶世聪回过神来,见已经追赶不上沈前,干脆也不急了,只是冷笑道。

其余人也转瞬反应了过来。

沈前的速度虽然让他们绝望,但速度过快,却也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

那就是躲避泥箭更难!

你速度越快,在相对之下,等同于泥箭袭来的速度也会越快,风险大增。

而就在这片刻之间,沈前已经突进到了三百米的地方。

更加密集的箭矢扑面而来,沈前似乎已经来不及反应,一头撞了上去。

“呵……”

重新出发的岳大侃折扇一摇,刚想评论一番沈前的莽撞,下一刻让他眼珠子都鼓了出来的一幕出现了。

轰!

沈前脚步未停,面色漠然,竟是直接挥出一拳,硬生生捶爆了那扑面而来的泥箭。

漫天泥浆洒落,而沈前已经头也不回的穿了过去。

这一幕着实惊呆了不少人。

“……还可以这样?”

岳大侃面色呆滞的呢喃道。

实际上刚才也不是没人想过能不能硬刚那些泥箭,可问题是……

这可是王侯的手笔,谁能刚得过王侯?

有人尝试过,却也只能落得个鼻青脸肿的下场。

于是众人明悟,唯有如岳大侃那般以极快的速度不断躲避,才是通过这片泥地的正解。

可现在……沈前却告诉了他们另外一种解法。

萧晔眼神一动,身形也快速掠出,迎着那直射而来的一只泥箭暴喝一声,元气涌动之间也挥出了一拳。

嘭!

有泥浆洒落,泥箭却没有完全碎裂,而萧晔的身形也被冲击得倒退了十数米。

萧晔的脸色涨得通红,表情也是难看至极。

他……想不通。

差距真的有这么大吗?

看见萧晔的惨状,叶世聪等人果断闭上了嘴巴,也不再去管沈前,开始老老实实的躲避着泥箭前行。

唯有赵克一不服。

他冷着脸,开始尝试冲击那些泥箭。

一遍又一遍……

半分钟之后,赵克一脸色一跨,选择放弃。

这特么真是人能做到的事情?

那些泥箭的冲击力之大,绝对超过了5000Kg以上,那岂不意味着沈前……

心如死灰的赵克一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强行给自己打起了一番。

“嗯……争不到第一,第二也还不错?”

于是赵克一又恢复了斗志,昂然的向前冲去。

沈前没有再理会身后的种种,这些人永远不会明白,他一直在追逐的……

只有自己啊!

轰!轰!轰!

沈前沉下心来,变得心无旁骛,目光紧盯前方,能避的泥箭他就避,懒得避的他就直接一拳捶爆。

不知不觉,前方已经变得空空荡荡,只要再跨越两百米,就能冲出泥地。

骤然,一直保持着警惕的沈前目光一凝。

虽然肉眼看不到,但是他的五感早就全部打开,却是察觉到了那空气之中的波动。

无形的箭矢已经射了过来。

沈前正要如法炮制,一拳轰爆那箭矢,耳边却是忽的响起了一道略显无奈的叹息,“你小子……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是平阳伯的声音。

仅仅是电光火石之间,闻言有些讪讪的沈前赶紧放弃了出拳,就地一个驴打滚,躲过了那箭矢的袭击。

虽然这个姿态不太雅观,也不符合他之前横冲直撞的逼格,但显然,王侯的面子更重要。

平阳伯似乎对沈前的识趣极为满意,直到一口气冲出了泥地沈前也再没有遇到阻碍。

但沈前忽的感觉身体一沉。

泥地和石壁之间的缓冲地带,竟是有重力场的存在!

难怪,最开始投掷的那个学姐的长矛会在这里突然下坠,差点都没有钉到石壁上。

这考核隐藏的坑还真不少。

这些念头只是在沈前脑海中一闪而逝。

他也不在意这里是不是有重力场,借着一路加速直冲而出的惯性,沈前吐气开声,大跨几步,将手中长矛冲着石壁的最高处狠狠投掷了出去。

唰!

黑色长矛在半空之中一闪而逝,直入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