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开学仪式

小说: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 作者: 咸鱼指挥使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4845 阅读进度:201/314

九月初八,秋高气爽。

当晨雾升起的时候,在原野上临时搭建的帐篷营地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虽然昨晚没有提供晚饭,但军武却是准备了早餐。

上百军武者推着餐车穿梭在营地之中,将数斤重的牛肉干以及浓缩麦汁分放给大家。

吃过早餐之后,所有新生二十人一组,在军武者的带领下离开了营地,又回到了军武大门之前的广场上,依次列队站立。

此刻背靠军武大门的地方搭建了一个高台,上面挂着鲜红的横幅,写着“江中军事武科大学开学仪式暨入学典礼”。

四周站立的军武者们都穿着偏古式的铠甲军装,姿态昂然,却不又失肃杀之气。

不过最引人瞩目的,还是站在高台之上那十个身穿江中军武保安制服的武者。

他们的外表老幼不一,其中还有两个女性,但即便是经过刻意压制,那身上的凛冽气息依旧有冲霄之势。

山海!

虽然所有新生在昨天抵达的时候都已经知晓了他们的存在,但此时那种震撼依旧没有减弱多少。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都响了起来。

“沈前,那群人怎么没和我们站在一起?”

杨令节忽地指着侧边小声道,“而且怎么感觉那些人不太像是新生啊……”

沈前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在广场的侧面,有数百个气质迥异的青年站立,他们大多沉默无声,但却又让人无法忽视。

沈前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息。

这些人只怕都是见过血的。

经历过生死战斗的武者,和象牙塔内的学生武者,会有极大的不同。

沈前瞬间了然,这些只怕就是直接用来填充军武高年级的“新生”了。

只是不知道都是从什么渠道入学的。

“沈前!”

正在这时,一个高喊声响了起来,引得不少人侧目。

沈前回头,就见隔着几排的位置,欧阳飞正在冲他疯狂招手。

两人并不是一起来的江州,昨天营地太大,沈前也懒得去找对方,却是此时才见到。

不得不说在这里看见欧阳飞感觉还是不错的,怎么也算他乡遇故知了。

“沈前?”

“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卧槽,全国武状元就叫沈前啊!”

“对对,而且网上说他入学的就是江中军武!”

欧阳飞兴奋之下大声的呼喊却是引起了阵阵窃窃私语,不少人都是伸长脖子张望了过来。

“沈前在哪!”

一个疑问的声音穿透了所有噪音,不远处的人群在某种气势威慑之下不自觉地分开,露出了一个眉目锐利的少年。

他身上有一种惊人的压迫感,任谁都能轻易感觉到潜藏在他体内的澎湃力量。

“嘶,是西北第二行省的武状元萧晔!”

马上就有人认出了这个少年。

“据说他早就突破中武者了……”

“十八岁的中武者,唉,这些状元果然都是妖孽。”

萧晔的目光巡视之后,很快就定格在了沈前的身上,直接朝着沈前走了过来。

“他不会以为你就是那个沈前吧?”杨令节担忧的说道。

沈前没答话,因为他正在记忆之中搜索。

他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在哪里见过萧晔。

“果然是你!”

萧晔在数米之外站定,目光炙热的注视着沈前,“你还记得我吧?”

此时沈前也想起来了,有些无奈。

看来是低调不下去了。

他和萧晔的确见过。

武科高考第三科实战的登天梯上,沈前曾经和对方有过交手,他还有点印象。

至少当时的沈前离开了系统,应该不是对方的对手。

沈前刚要答话,又一个大喊声响了起来,“沈前在哪……让一让,让一让!”

一个摇着折扇的青年挤开看热闹的人群走了进来,一眼就定格在了沈前身上。

“哈哈哈哈!”

青年骤然一阵狂笑,吓了周围的人一跳,他将折扇一摇,上面露出了“武道狂人”四个大字。

青年下巴一抬,负手道:“一剑九万里,一别已三月……沈前,别来无恙?”

“岳……岳大侃?”

旁边的杨令节有些结巴。

他和青年来自同一个学校,很快就认出了对方。

他已经明白了什么,看向沈前的目光顿时变得复杂起来,还夹杂着一丝丝幽怨。

“东南第三行省的状元!”

旁边的吃瓜群众虽然不认识青年,但一听到名字,都是马上反应了过来,立马就有人惊呼道。

此次江中军武的新生之中共有九大状元,早就有好事者搜集全了他们的资料。

沈前听到对方的招呼,嘴角多少有些抽搐,我们很熟吗?

但所幸刚才已经搜寻过记忆,他倒也很快记起了这看起来不太正常的青年。

还真是巧了,岳大侃同样是他登天梯之时遇见过的对手。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外围负责维持秩序的军士似乎没有阻止这场“热闹”的意思,往这边聚拢的人群越来越多。

而遵循着某种无言的默契,最后内圈之中的空地,就只剩下了九个人。

沈前环视了一圈,随即很是惊讶。

因为除了他之外的八个人,他竟然认识一半还多。

除了萧晔和岳大侃之外,还有两个在天梯战之中和他交过手的人也在这里。

其中一个是长相婉约的女生,沈前只隐约记得她复姓上官,好像来自苏杭。

另一个人沈前还更熟一点,因为这个人同时也是他百王殿的社友。

赵克一。

只是对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真正身份,所以此刻显得很矜持的样子,让沈前莫名有些想笑。

最后一个,就是前几天刚刚打过交道的叶世聪了。

八人互相打量着,但隐约间,视线却又不自觉的往沈前身上集中。

他们都是各省的状元,个个都是绝顶天才,家乡的传说之子。

但……唯独在沈前面前,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承认,那种天然矮一头的感觉都若隐若现的存在着。

全国武状元。

这五个字就像是一座横亘在前的大山,让他们无法逃避。

“我说诸位,我们还要这样大眼瞪小眼到什么时候?”

叶世聪先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沉寂,他慢条斯理的笑道,“大家的心思都差不多,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不如我先开个头吧。”

叶世聪说完,忽地将目光定格在沈前身上。

直到此时,那日被羞辱的恨意才毫不掩饰的出现在了叶世聪的眼睛之中,化为了极其浓烈的渴望。

“沈前,敢和我一战否!”

随着叶世聪暴喝出声,四周在短暂寂静之后起了一阵哗然。

谁都没想到,新生之中的九大状元刚刚碰面,就有人直接下了战书。

“也算我一个。”

萧晔也开口了。

“+1。”

赵克一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战意。

“那日武科高考,你我大战八百回合不分高下,这一次军武重聚,有些事也该有个结果了。”

岳大侃折扇一摇,淡淡道。

苏杭妹子和另外三人没有说话,但那目光之中的战意却也是毫不隐藏。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如何最快成就天下第一?

自然是打败现在的天下第一。

全国武状元给沈前带来了无尽光环,但他们反而更加兴奋。

虽然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都在武科高考上败给了沈前,但当时毕竟限定了境界,更何况如今又过去了数月。

没有人还会停留在原地踏步。

对于这种局面,沈前从武科高考成绩公布的时候就已经有所预料。

事实上还在靖城的时候,沈前就已经从各种渠道收到了各种形式的无数“战书”,甚至也有人不远千里专门来靖城找他的。

只是沈前基本都没有搭理,后来干脆外出历练,这才躲掉了无数麻烦。

此次入学江中军武,沈前也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只是他没想到来的会这么快。

这才开学第一天,这些各省的状元们就按捺不住了。

“哦,知道了。”

沈前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你这是什么态度?”

好似感受到了沈前的随意和敷衍,叶世聪冷笑道,“诸位,看来沈前并没有把我们放在眼中啊!”

众人都是脸色微变。

对于叶世聪的煽风点火,沈前也懒得搭理,只是耸了耸肩道:“不然呢,难道你们要在这里就动手吗?”

沈前估摸着还没有露面的余守巳虽然放任他们互相拉仇恨,但肯定不会允许他们真的动手。

毕竟这是入学仪式,打起来就变成一场闹剧了。

“来日方长,时间随时,地点随地,沈前,我们必定要再战一场!”

其他人也明白这个道理,萧晔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诸位,听我一言。”

这时,岳大侃忽地笑道,“虽然这里不能动手,但不代表今天没机会……你们应该都知道吧,等会的入学仪式其实也是一次考核?”

众人闻言都是想起了什么,都是心中一动,也隐约明白了赵克一的意思。

“不错,差点把这件事忘记了。”

赵克一点点头,深深看了一眼沈前,“沈前,等会可不要让我失望!”

赵克一说完当先转身离开。

“有趣有趣,就算今天的考核不涉及实战,但只要有评定就会有名次……只是不知道,丢脸的会是谁了?”

岳大侃环视一圈,也摇着扇子大笑而去。

其余人没再放什么狠话,都纷纷散去,这场开学仪式之前的插曲总算告一段落。

“沈前,你瞒得我好苦……”

杨令节重新凑了过来,苦笑道。

沈前正要解释一下,不知何处忽地有重鼓响起。

那鼓声之中好似蕴含着某种微妙的力量,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停止了交谈。

众人抬头,这才发现,高台之上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道一身戎装的笔挺身影。

“开学典礼马上开始,请同学们都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

余守巳开口道。

不用话筒,声音却是清晰的响彻在了每个人的耳边。

一阵骚动之后,所有人都规规矩矩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余守巳满意的颔首,又等了数秒之后才继续说道:“今天是公元2297年十月二十三号,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日子,因为就在今天……我们江中军武,将重新开学!“

“而你们,则是江中军武浴火重生之后的第一批学员!”

“我不想长篇大论什么,只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江中军武的威名能再次响彻华夏,乃至整个世界。”

“现在……告诉我,你们有信心吗?”

“有!”

稀稀疏疏的喊声响了起来。

“没吃饭?”余守巳一挑眉。

“有!”声音大了一些。

余守巳不说话,只是漠然的看着台下。

“有!”

哪里受得了这种蔑视的少年们,用尽全身气力吼了起来。

“很好。”

余守巳这才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已经知道了,今天你们参加的不仅仅是开学典礼,同时,你们也会迎来进入江中军武的第一次考核!”

还有不少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茫然的抬起头来。

“在考核开始之前,我需要告诉你们的是,这次考核非常的重要,它将直接关系到你住在什么样的地方,未来一个月吃的是什么样的伙食,以及……跟随的又是什么级别的导师!”

一听考核竟然和宿舍分配、伙食标准以及导师选择都挂钩,所有人都是目光一凝,生出了紧张、期待以及警惕等多种情绪。

毕竟这可是实打实的切身利益。

“在考核正式开始之前,我会先将江中军武已经签订了契约的导师们介绍给大家,首先,请同学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江中军武重开之后的第一任名誉校长……平阳伯!”

广场之上骤然变得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是愕然的瞪大了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校长……是王侯?

当漫天风云倒卷,一道身穿青衣的身影微笑着落入台上的时候,台下的新生们这才回过神来,伴随着各种震撼的欢呼,无比热烈的掌声响彻在了广场之上。

沈前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平阳伯他是见过的,那日高考放榜对方还来祝贺过沈前,也在通天塔上和沈前聊过几句,只是没想到江中军武的校长也是他。

……山海守门,王侯校长,真是大手笔啊!

沈前咂了咂嘴巴,忽地又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看大门的胡老头和自己的关系没得说,而身为校长的平阳伯也和老师的私交不错,还喝了自己亲手泡的茶,如果再算上身为教务主任的余守巳……

嘶!

自己这是要在江中军武横着走的节奏啊。

那种久违的在靖城的安全感……它好像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