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杀出一个自由自在的我

小说: 诸天最强大BOSS 作者: 黑眼白发 更新时间:2020-02-14 11:13:19 字数:2705 阅读进度:472/865

宁缺一招“真空大手印”,狂暴至极,力量膨胀到一种极限,仿佛将整个死寂星都打爆,坐镇在十二座石宫中的十二头荒神,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轰飞出去。

“所有人立即行动,释放这里的所有囚犯!”

黎浮星主等人仙级高手,行动迅速,立即带领原罪神教五万多精英,去解救那些被关押在一座座大山的无数个牢笼中的强者。

“哈哈哈哈哈,有人闯进了死寂天牢,大闹死寂天牢了吗?这太好了,老夫等这样的机会太久了……”

突然之间,远处一座大山囚牢之中,传出一声哈哈哈大笑的声音。这声音十分巨大,天地都动摇起来!

“这该死的牢笼,囚禁老夫这么久,给我破……炎阳真气,天下炙热!”

那一座大山囚牢之中,爆发出狂啸,还有山崩地裂一般的声音,音波都成了实质到处震荡,气血弥漫天地,把死寂星上的许多阴寒之气都冲得滚滚散散,这音波之中的血气热浪,竟然有一种太阳光的温暖。

本来这死寂星上,一片灰暗的阴沉,但是这人声音一出,就给人一种天地之间多了一个小太阳的感觉。

气血阳刚,凶猛如斯。

“炎阳星主!这种气血,武道,拳意,其中藏含太阳普照的意念,只有五百年前被覆灭的炎阳星的炎阳气功才有。”

正带着原罪神教众人行动的黎浮星主,听到这恐怖的声音后,心中一动,立即向声音传来的牢笼飞掠过去,却是准备先将这一尊强大得可怕的高手救出来。

“此人的力量,比其他巅峰人仙还要强,几乎半只脚踏入了拳意实质的境界……”

宁缺心中一动,也催动神识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扫描过去。

顿时,他就看到了一尊身穿白袍,白胡子足足有三尺来长,拉在胸前的秃顶老头,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密封空间囚牢中,脚踏威风步伐,不停的爆发出绝招真气,把一片片的空间打得粉拖,爆炸!

“何方高人,放我出去,传你无上神功!”

“机会来了……天鹰九击,破破破破破……”

“杀!十二头荒神已离开了都天十二神煞大阵阵眼,大家一起发功,轰碎这些囚笼。”

……

这一刻,许许多多被囚禁在一座座大山牢笼中的强者,都发现了外面的动静,顿时全部暴动起来。

无数强大的气息,从一座座大山天牢深处爆发而出,让整个死寂星都在震荡。

黎浮星主等人大喜,天牢中众多强者的突然爆发,将很多封困天牢的禁法都撕碎了,让他们救人更加方便。

宁缺没有过多关注天牢中的情况,因为先前那十二头被他轰飞的荒神,已经纷纷咆哮着,向他扑杀而来。

十二头荒神,携带着无比神威,撕裂着一层一层的空间,直接杀到了宁缺面前,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

一头荒神,形似巨猿,背弓,头顶,腰坐,肩抖,膀炸,腿奔,手指脚趾嘎嘎嘎嘎的响,如那种级巨弩上弦,奔杀到了宁缺的面前,拳影横空,足足有大象脑袋大小的拳头轰击至。

同时,荒神吐息之间,体内的肺部好像打雷一般,滚滚闷雷不停的响彻。光是这体内肺部的雷音,就能够震死鬼仙。

最先一头荒神轰击向宁缺的这一拳,是一招极其远古拳法,好像太古之中的天神,憎恨太阳光强烈了,愤怒拿起神弓,射掉烈日。

其他十一头荒神,相继杀了上来。

十二个荒神拳头,赫然将八荒六合的空间,全部笼罩住,好像一块块坚硬的铁板,挤压撞击过来,要一举将宁缺轰杀成渣。

荒神的力量,相当于一窍通百窍的巅峰人仙,身体更是坚固超越巅峰人仙。

而且,死寂天牢的十二头荒神,清水天君记忆中的那些荒神完全不一样,这十二头荒神一个个都仿佛精通无上武道的强者,每一头荒神,都使出了极为强大可怕的武功。

兼之,这十二头荒神虽然没有坐镇在“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的阵眼上,无法借用大阵的力量。

但他们却以自身为阵眼,气机相连,再次组成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十二头荒神身上滚滚煞气沸腾,力量融合为一体……

这样的力量,别说巅峰人仙与造物主,即便拳意实质的武道巨头与8次雷劫的道术高手,只怕都感到万分棘手。

不过,宁缺现在连武道修炼至“千变万化”境界的,堪比9次类雷劫巅峰道术巨擘的虚无一都敢斗一斗,又怎么会惧怕这十二头荒神?

“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太宇之塔’,禁锢时间。‘宙极之钟’,封锁虚空。”

宁缺沉声一喝,瞬息使出了“太上丹经”中的两门至高仙术。

蕴含着时间奥义的“太宇之塔”,与蕴含着空间奥义的“宙极之钟”,几乎同时在宁缺头顶上空浮现。

霎时间,他周围的时空直接凝滞,十二头气势汹汹杀来的荒神,直接停止在了半空中,如同一副充满动感的栩栩如生的图画。

“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封封封封封……”

宁缺这一刻,又使出了“过去弥陀经”中的最强封印术,一尊绽放无量光明的大佛在他身后浮现,随即那大佛身上长着十条手臂,加上原来的两条手臂,一共十二条手臂,同时按在了十二头停止的荒神之上。

刹那间,十二头荒神全部被封印进了一个个绽放着无限光明的水晶盘之中。

“成功了!”

宁缺心中一喜,立即念头一动,将悬浮在众多大山上空的众魔塔召唤到了身边,然后将封印住十二头荒神的水晶盘放进了众魔塔之中。

这十二头荒神力量无比强横,即便是“光明曼荼罗胎藏大结界”的力量,也只能暂时将它们封印,还需要借助众魔塔的力量,才能彻底将它们镇压封印住。

“怪不得我父亲与八大臣,要让我出手对付你……原来你的实力,确实足够强大!只是,那十二头荒神,相当于我的徒弟,你就这么将他们封印带走了,这只怕不大好吧!”

突然,四亿八千万颗粒子从附近的虚空之中涌出,然后在宁缺面前凝聚成了一道身影。

宁缺一看到这道身影,目光就微微一凝,这道身影的容貌,他太熟悉了,与死在他手上的冠军侯,完全一模一样。

只不过,此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却与冠军侯绝然不同。

此人给人一种无比执着坚定的感觉……是那种斩破一切,堪破内外皮相本质的执着,近乎于佛家“色空”的本意。

父母,亲眷,情爱,仁义,敌人,邪恶等等等等美好的,丑恶的……对此人而言,似乎都是多余的。他的心中,只有武道。

“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杀出一个自由自在的我。”

仿佛,任何因素只要对他的武道有所阻碍,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统统斩掉。

天不能和其比高,地不能和其比厚,山不能比其壮,水不能比其柔。

看到这个人的气质,宁缺就明白了很多东西,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咦?原来做人还可以做得这般自我!”

此人,可怕,极度可怕!

冠军侯与之相比,完全就是一个失败的复制品。

这一刻,不用任何介绍,宁缺就知道此人就是“气王”虚无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