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说: 战少今天吃醋了吗 作者: 顾朝慕战云骁 更新时间:2021-10-31 字数:2198 阅读进度:5/622

顾朝慕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轻易制住,知道对方身手不简单,便不再挣扎,冷静问道:“你是谁?”

听到她的话,战云骁顿时不悦的眯起眼。

不记得了?很好!

心中涌起一股怒火,战云骁直接低头在她后颈上重重咬了一口、

顾朝慕猝不及防吃疼,怒道:“你干什么?!”

战云骁咬的一点不留情,齿间直接尝到了血腥味,才冷笑道:“给你长长记性。”

顾朝慕忍不住在心里大骂神经病,“你到底是谁?”

战云骁侧首贴着顾朝慕的耳朵,语气低哑暧昧,“六年前,盛世酒店……还需要我提醒么?”

男人的话瞬间勾起了顾朝慕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她不敢置信的张大眼,吃惊道:“是你?!”

见她终于记起,战云骁心情这才算稍稍好了几分。

长指勾起她一缕秀发轻嗅了一下,带着丝怀念道:“六年不见,想我吗?”

自从知道来人的身份后,顾朝慕就开始浑身僵硬。

六年前那晚不过是个乌龙,她喝醉酒进错了房间,误把他当成了陆华瑶安排的人。

本以为两人不会再有交集,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在六年后找上自己!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他知道星星的存在了?

这个猜测让顾朝慕心底一紧,她勉强镇定下来。

“先生,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你能不能先松开我再说?”

误会?战云骁脸色顿时一沉,手臂环住顾朝慕的纤腰收力,将她紧紧扣进怀里,语气不善:

“你觉得我们能有什么误会?”

当年是她先招惹他,事后还胆敢逃跑,让他找了她整整六年,这笔账,可有的算!

身后男人胸膛紧紧贴着她的背脊,顾朝慕整个人被圈在他的领域之中。

男人身上冷冽的气息强势侵袭着她,她只觉得危险至极。

除了当年那一晚,这些年顾朝慕从来没有跟其他异性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这让她十分不适应。

她只能忍耐着解释道:“当年的事很抱歉,是我不小心走错了房间,认错了人,希望你能见谅。”

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战云骁直接气笑了,咬牙切齿道:“认错了人?嗯?”

这么说,她当时是打算去找别人的?

“是。”顾朝慕无奈点头,当初她也是头脑发热,才会跟陆华瑶说想找个人陪自己过生日。

其实她当时真的就只是想找个小哥哥陪自己过生日而已,至少让自己十八岁生日不那么凄惨。

结果没想到走错了房间,又阴差阳错的跟这男人发生了关系……

顾朝慕停下回忆,歉意道:“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对你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谁说我没损失?”战云骁冷冷打断她。

要不是她,他至于这么多年辗转反侧,找了她六年?

而且因为她,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到现在完全无法接受任何异性靠近。

顾朝慕觉得对方实在是无理取闹,就算当年是她进错房间,可他一个大男人,难不成还吃亏了?

“那你想怎样?”

战云骁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的唇吻上顾朝慕的耳朵,在她耳畔一字一顿道:“找你负责。”

顾朝慕浑身一个激灵,猛地一缩脖子躲开他的唇,震惊道:“你开什么玩笑!”

要她对他负责?怎么可能!

不说她对他没兴趣,她家里可还藏着两个宝贝疙瘩呢,要是被他知道孩子的存在,他肯定会跟她抢的!

见她这般抗拒的反应,战云骁顿时心生不满,带着惩罚意味的狠狠咬住她的耳垂。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顾朝慕再次吃痛,心中不由火冒三丈,这男人是狗吗?这么喜欢咬人?

奈何现在受制于人,她只能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尝试和他讲道理:

“先生,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们再谈?”

她现在被桎梏在走廊墙壁和男人之间,主动权完全在对方,实在是太憋屈了。

“想我放开你,然后你好趁机逃跑?”战云骁毫不客气的戳穿她的小心思。

顾朝慕眼中闪过一丝恼火,但还是强忍着语气诚恳的保证道:“当然不是,我保证不跑。”

“保证不跑?”

见对方似乎信了她的话,顾朝慕立即信誓旦旦道:“绝对不跑!”才怪!

只要他一放松对她的桎梏,顾朝慕就有把握马上脱身!

就在顾朝慕以为对方会放开自己的时候,耳边却响起男人欠扁的声音:“可惜我不信。”

顾朝慕差点气的吐血,扭头愤怒的瞪向身后,可惜走廊黑暗,她根本看不清楚这个可恶的男人长什么样!

就在这时,走廊另一端突然响起一个疑惑的声音:“咦?这边的灯怎么全是黑的?”

.

-->>

顾朝慕看到希望,立即张口准备呼救,结果身后男人动作却更快,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唔!”

紧接着,顾朝慕后颈一痛,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战云骁接住顾朝慕软倒的身子,抱起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展览中心外,战云骁抱着顾朝慕上了路边等候的迈巴赫。

战云归一脸惊奇看着自家大哥亲自将人给抱了回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他哥这些年厌女症越来越严重,别说碰女人了,就连女人靠近他周围两米之内都不行,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出现过敏的症状。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他哥接触女人,而且还是直接抱在怀里,看来这个顾朝慕的确是特例。

他忍不住好奇的想去看看顾朝慕的长相,结果战云骁将人往怀里一带,就将她的脸藏了起来。

见状,战云归顿时哭笑不得,“哥,你至于吗?让我看一眼又不会掉块肉!”

战云骁面无表情:“我的人,不准看!”

战云归:“……”这独占欲,真是绝了!

……

顾朝慕再次睁眼,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她愣了半秒,立即就想坐起身。

结果才刚刚一动,腰间就是一紧,整个人跌入一个炙热的怀抱中。

紧接着耳边响起男人低沉性感的声音:“醒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