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挞懒的覆灭

小说: 筑宋 作者: 木瓜三闲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3910 阅读进度:360/360

第175章挞懒的覆灭

挞懒率两万余众仓惶扎营汶水之畔,使一部驻守樵岭、龙山,堵塞北部的两处通道。再使一部驻扎斗子山,防范东南的民兵偷袭。

他自己亲率大军沿着汶水驻扎,为了防备张宪的突袭,更把自己大营越过汶水,驻兵牛泉镇。当然,泰安方向一马平川,是他要小心提防的关键所在。

不过那处地方,也是金兀术救他的最好通道。但是金兀术为何还不来啊?挞懒几乎急的就要哭了起来。这才两个月,自己四万大军就损失了一万三千重,惨不忍睹啊!

都特么是那刘豫的锅!挞懒快要恨死刘豫了。想当初,还是自己一力举荐他刘豫立国大齐呢。没想到大齐刚刚立国,刘豫就把自己给坑惨了。

索性就废了这劳什子的伪齐儿皇帝,把河北之地送给京东好不好?!这样也许还能为自己换来一线生机?总比困守此地,等着不靠谱的金兀术更好吧?

挞懒太熟悉金兀术的风格了,那就是一个不管别人死活的冷血动物。自己领到的任务,是牵制京东兵力不要西去。现在任务搞砸了,谁知道金兀术会不会过来救他?

当真难说呢!挞懒一面向北边的贺太平所部递信,要求和谈。一面向辽东去信,希望皇帝哥哥完颜吴乞买能早点决断,救他这个弟弟一命。

当然更多的信,还要写给乖侄儿金兀术。无论是救援他,还是废掉刘豫,这些事都要落在金兀术的头上了。从此以后就由你来当叔叔,俺做你的乖侄儿行不行?!

但是金兀术这时候,还在等着李老僧的消息。比起救援挞懒的紧迫来,若能与安兆铭达成默契,一举干掉蒙兀人?然后再顺手瓜分了赵宋的天下,显然更重要!

李老僧却比预期中晚来了几日,说是海州那里也吵得厉害。安兆铭举棋不定,最后的私下结论是:这些协议内容大家心知肚明,但是能做到哪一步,继续走着瞧好了?

“就是说?有机会就做,没机会就算的意思?他安兆铭不会对我金国大军手软,也不指望我金国大军对他网开一面了?”金兀术在大帐中来回走动,蹙眉问道。

“大约就是这个意思吧?不过在对付蒙兀人上,安兆铭的主意的确很明朗。那些蒙兀人一路上杀戮太凶,已经激起海州民愤。

哉就是海州那里还有意帮康王立国东南,使郓王割据巴蜀。此外,十八王子赵榛也要在南海立国。那些蒙兀人,据说战后都要送去南海荒岛上自生自灭去。”

李老僧小心翼翼地回答,心中忐忑不安。他也闹不清楚,为何女儿前面和他谈妥的协议,后面就被明公给废了?这不是挺好的事情吗?何况明公此前也是同意的嘛!

莫非是?李老僧赶紧把自己听到的一个消息说了出来。“此前四皇子差人去西域之地邀请的波斯人学者莪默.伽亚谟,却莫名其妙地被海州请去了羽山大学?”

金兀术却稍作沉默,就摆手道:

“那个学者研究很多东西,大多是些哲学、天文、算术内容,对我大金的文化进步当然干系很大。不过老实说,就凭咱们这点底子,还真留不住人家。

某家当时也只是想要尝试一下,如果真的不适用,还要推荐他去羽山大学的。所以这眼下,倒是不必为他去分心。

不过莪默.伽亚谟是路过洛阳的,他显然见识到蒙兀人的残暴。或许安兆铭的改主意,就与他带来的消息有关?

这样也好,真让这个西域人当面来指责某家邀请了蒙兀人祸害中原百姓?你说某家是杀了他?还是放了他?那都不合适呢。”

不管怎么说,既然安兆铭打着若即若离、真真假假的主意,那自己就要按照计划东去平阴接回挞懒才对。

挞懒的死活或者干系不大,可他手下还有四万人马呢!

金兀术倒不觉得以挞懒的四万大军,还有铁浮屠、拐子马、投石机、黑药配置武装,短短两个月的时光,就有被人聚歼的可能性?

对方也才一万多正军而已,就算再有一两万民兵,又能厉害到哪里了?

但问题是,挞懒连战连败,手上只剩下两万七千众了。挞懒又不敢如是在战报上说道这事,真要金兀术认为他这点人马根本不值得相救?那他挞懒又该找谁说理去?

贺太平、张宪、张荣、李宝、林一飞等人,却聚首在会仙山深处的七星台,互相推杯换盏,非常契阔谈宴。

要说他们忠义第二军去年开始组建,这都一年多了,几个领兵的将领,居然还是第一次聚会?当真也算天下奇闻了。

“若被《苍梧邸报》那些无良记者知道此事,报道出来,可定军机处又要被议会问责呢!陈大帅不要挨个过来修理咱们呐?”林一飞笑嘻嘻道。

“切!此事不要你担心。你林某人还是小心那些记者揪到咱们战时喝酒聊天这种破事吧。陈大帅不会为这事修理你我,不过军中伸戒、面壁、关小黑屋,怕是跑不了你喽!”

张荣笑嘻嘻地打量着林一飞,据说这小林子在羽山大学读书时十分调皮,经常要被那些教授把他关了小黑屋里反省?不知道生出条件反射了没有?

果然林一飞听到“小黑屋”三个字时,顿时哆嗦一下,显得十分恐惧。转头望向李宝和张宪,推心置腹地传播经验。

“二位哥哥,此后军中纪律千万遵守。哪怕犯了,也要申请挨板子。千万、千万不要去关小黑屋,真会死人的!”然后就要绘声绘色地说着那些小黑屋的恐惧故事。

“真有这样邪门吗?”张宪疑惑不止,据说被关小黑屋的最长记录,却是大名鼎鼎的洪七保持的,整整十五天呢,他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你说小师叔洪七呀?真隐观的那那间小黑屋,就是小师叔洪七修建的。他当时也不知道师叔祖要用来关他,但还是多了个心眼,就把小黑屋做成个活动屋顶。

别人不知道啊,关进去后就要哭爹喊娘地鬼嚎求饶。小师叔却到了晚上就从屋顶爬出,回家睡觉去。听说某夜间还把一个路过的家伙给活活吓死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众人听得有趣,也都一起狂笑起来。贺太平、林一飞经常接触洪七,或者还能好些。张荣、李宝、张宪这些人,却一直都把洪七当活神仙崇拜呢。

真隐观里不老的老神仙,还有二嘎和小花,当然任何时候都少不了的黑风怪、海龙王,这些传奇故事早已成为明公出身的神秘背景。

却没想到,原来神仙也会有这等顽皮故事?!

“好了,好了!”贺太平丢掉手中肉骨,找块布粗粗擦了一下双手和嘴唇。再一口干掉碗中酒,把碗往桌上一顿,环顾众人道: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下面咱们谈正事。咱们忠义第二军的长官是史进大帅,他却一直在郁洲岛上训练义兵。

俺也不瞒各位,岛上最少聚集了二十五万人马,都要在这几个月里装备出来。用的却是民兵操演名义分批过去的,就为了遮人耳目。

各位自然知道所为何故了!现在且不谈这些,就说现在,咱们忠义第二军就算是打响这次抗金大战的前锋了!

打仗嘛,所谓头仗胜,仗仗胜!咱们在淄州已经开了个好头,现在却要做好收尾。全歼了挞懒所部,就是此战的最好收尾!

你们都不用担心金兀术的援军,他们自有燕青的靖海第一军过去烦心。

如今只说咱们的!各位,我知道你们各人都有所长。林一飞善谋,李宝勇猛,张荣老成,张宪却是个短兵相接的天才。

贺某也就一点老资格,年龄大些罢了。史进大帅不在,便让贺某在此牵个头而已。

故此战,贺某以为,你们第三旅和俺的第一旅合军一起,都给张宪指挥去。使张宪率主力正面突击樵岭,吸引挞懒注意力,张荣率斥候出兵龙山,分散、牵制挞懒的布防。

第二旅却要做成一把尖刀,直刺挞懒的心腹要害。林一飞帅民兵绕行月子山,做出东南民兵袭扰样子。李宝帅所部精锐,突击牛泉镇,务必击杀挞懒,为我山东百姓报仇雪恨!

至于某家,可帅几个工兵营和部分义军,分散各处道路关隘,收斩溃卒。各位看看有什么问题?有,就谈出来。没有,就回去各自执行吧。”

众人听了,皆感振奋。同时心中也是叹服,话说老贺才是真正做大哥的派头啊!

谁不知道,昔日贺大哥在应州、瓶型寨、燕京城下的战功?就算此前与挞懒四万大军的游击战,也活活把挞懒的精锐拖成了疲兵,这才换来淄州的大胜!

就这还说自己只是年龄大,资历老?姥姥呢!

“完颜昌,名挞懒,穆宗之子。昔粘罕袭辽主于鸳鸯泺,辽都统马哥奔捣里,挞懒收其群牧。粘罕使挞懒追击之,不及,获辽枢密使得里底及其子以还,诏增赐银牌十。

及粘罕、兀术三次伐宋,兀术使挞懒为六部路都统,率偏师经略山东诸地。

挞懒遂谋以游击之战,曰八字:遇城不攻,遇阵不战,但以骑射周旋山东可也。又挞懒谋请以刘豫为大齐儿皇帝,以为山东腹背之地,使己无虑钱粮辎重补充。

及张宪袭济南府,刘豫初立国,虑朝廷责难,遂不敢报与兀术、挞懒诸军。时挞懒与海州军决战淄州,张宪部袭其侧翼。挞懒遂兵败,收乱军于新泰。

挞懒虑海州兵势不可猝亡之,而刘豫之齐实不足以与谋也!倡议兀术废齐旧地与海州,曰:我但以河北地与海州,则其必德我,而我军之危可立解也。

时宗隽在兀术军中,闻之以为不可,劝兀术曰:挞懒俘人山东父兄,怨非一日矣。若复资以土地,是助其仇也,何德之有?请四太子勿与其便也!

兀术不决,挞懒乃为海州军困于汶水,亡李宝所部。太宗皇帝闻之,谓挞懒虽自取败亡,然其身份属尊。又曾有大功于国,遂诏封鲁王。”《金史,鲁王世家》

《苍梧邸报》在报导挞懒覆灭的消息时,还特意引用了前来册封安兆铭为明公的宋使吕颐浩的采访评价:“某在燕山府时尝闻之,挞懒有谋而怯战,四太子乏谋而粗勇也。”

这自然是在故意恶心金兀术的意思。因为无论怎么看,挞懒都不可能比金兀术更加“有谋”!所以不等李老僧组织文章,古离罕就先要撰文去洗白金兀术,顺便攻击挞懒:

“概君臣之位,如冠屦定分,不可顷刻易也。昔辽之太宗,慢亵神器,倒置冠屦,援立石晋。其后又废其子嗣之国,此宇宙以来之一大变也。

刘豫久处河北、素有威德于民。兀术虑及河北之民不可一日无君,遂允立国大齐,孰曰不可?挞懒初亦荐刘豫立国,不过旬月又欲废齐,以河北境尽归海州,此岂有是理哉?

盖挞懒视犹傥来,积其轻躁。欲以和议佐攻战,此无异与虎谋皮也。故其终陷囫囵,兵败身死。呜呼,哀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