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第40章

小说: 戏精在年代文里从美食开始 作者: 一般幸福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3274 阅读进度:40/40

ll天还没亮,陈秧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今天的伙食有点复杂,所以她要提前准备。

匆匆梳洗之后吃了鸡蛋饼卷臭冬瓜皮,喝了一碗红薯糊糊。

鸡蛋饼是徐兰芝做的,手上有钱,心里不慌。她开始舍得用白面了,一大碗白面搅一个鸡蛋进去,在锅里看炕成松软的鸡蛋饼,撒上葱花。

吃完鸡蛋饼再喝一碗红薯糊糊,初冬的寒气就消散了。

吃饱喝足的陈秧,拎上两副猪大肠和晚上泡发的香菇扔下一句“我走了”的话就去了仓库。徐兰芝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自语:看把你急的。

哪知道黄嫂比她去的还早,正在麻利地擀着面皮,她擀的面皮又平又均又薄。

擀面皮也是个技术活,手腕不但要有劲,还得巧。

擀出来的面皮不能皱巴巴,不能太薄也不能太厚,面皮擀好了炕出来的饼子又松软又筋道。

陈秧趁着她擀面贴饼子的时间,赶紧将糯米泡上,将猪大肠剪成一段一段,将有弹性的地方剪成一圈小绳子。

黄嫂炕好一大摞饼子之后陈秧配料也准备好了。

泡的细白糯米,切成丁的香菇,细细的姜末。大锅里烧上油,放了一点点板油煎香之后放入姜末加香菇翻炒,翻炒后的香菇更加浓郁。

麻利地将翻炒过的香菇放进沥干水的糯米里,撒上黑胡椒搅拌均匀后,用勺子一点一点灌进大肠里,然后用大肠剪成的细绳两头系好。

陈秧看过黄嫂擀的面皮,估摸着尺寸切的大肠,正好可以包一个饼。

黄嫂一边烧着锅,一边开玩笑:“这复杂咱平常可吃不上。”“不复杂呢,这东西又能当肉吃又能填饱肚子呢。”陈秧在滚开的锅里里撒了几块姜,将扎好的大肠一一放进去除水,除过水的大肠明显的紧致起来,吃起来更有弹性。

没办法啊,除了生产队领的物质,每天就只有半斤肉票,不想点其他心思,伙食能这么好。

重新烧上油,放入大姜将大肠放进去翻炒两分钟加入开水,放进酸菜小火慢慢的煨,等到下工的人回来就可以吃了。

灶里只需要用谷壳子煨着火,火候差不多的时候,陈秧舀出来两碗,递给黄嫂一碗:“嫂子,咱们先吃吧,今天人多忙些呢。”

黄嫂接过碗,喝了一口汤汁,眼睛顿时睁大了:“酸菜汤开胃的很呢。”陈秧嗯了一声夹上糯米大肠放在烙饼上,又夹了一筷子酸菜铺在上面,慢慢地吃着。

黄嫂学着她卷着饼,饼子卷了大肠留了一小圈,不多不少正好,不由地赞叹:“真是巧啊,玲珑心思就像天上的仙女呢。”

被她夸上了天,陈秧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还是饼子贴得好呢,我可是按着饼子的尺寸,都是仙女呢。”

两人笑成一团,陈秧先吃完起身想看了一下外面的光景,她要掐着时间出锅里的大肠,这样才能保证大伙吃的饭热腾腾的。

刚踏出仓库,就感觉有人从稻场跑了出去。

稻场的草垛子很多,陈秧也懒得去看到底是谁,反正自己也没干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一阵嘈杂的人声传入耳朵,陈秧和黄嫂赶紧放下手中的活,极有默契的一个将酸菜大肠盛到脸盆里,一个将热在锅里的烙饼放进竹筐里。

边上放着一摞碗和筷子,第一个进门的是吴见。陈秧赶紧给他说道:“拿筷子拿碗到这边来盛菜拿饼子。”

吴见闻着屋里飘荡的香气,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一声响。陈秧装着没听到,吴见尬笑着拿起碗和筷子递到陈秧面前,陈秧舀两根酸菜大肠给他,又给他带了半勺酸菜汤汁。

打上菜拿了两张烙饼子的吴见端着碗走到稻场,后面跟着接上来的人学着他有序的打菜拿饼子,然后端到稻场里面吃。

有人吃了一口酸菜大肠卷饼子就兴奋的喊了起来:“这是什么神仙味道?又酥烂又有筋。”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笑意,往嘴里塞吃的。

有人自创的吃法,先嘬一口酸菜汤汁,再咬一口糯米大肠卷饼,前酸后咸香。加上黑胡椒和香菇的后味,那种滋味不是一句话能说得出来的。

还有心急的人吃完糯米大肠卷饼之后,再拿过一张饼撕成条。泡在酸菜汤里汤汁里,就着酸菜汤汁几口下了肚子。

有人陈秧一样的吃法,酸菜铺上烙饼上再垫上糯米大肠,卷起饼,一口咬下去,软绵酸爽味道与肉香在舌尖打滚。

糯米大肠两样东西本来容易腻味,有了酸菜后,不仅没有腻味反而更添食欲。

昨天该演的戏都演过了,所以今天陈秧没有在稻场上架炉子。

修建沼气的社员们,在仓库里打了饭菜之后,端了饭碗就在稻场半蹲着吃,吃饭的速度让陈秧膛目结舌,很想问他们一句:你们是从饿牢里面放出来的吗?

吴见有些不好意思,早上干活一直想着中午的饭菜,所以吃饭有点不客气,他一边吃着一边用筷子指着碗里的酸菜汁泡烙饼,对着陈秧喊道:“这味儿特别地道,烙饼又软又筋道。”

“哈哈,可不是,吃得给过年一样。”

“你家过年还有这新鲜吃法?”

有人立马接上话,说的也是,生产队的社员们,过年也就是吃两顿好的,剩下的吃食还要留着待客,哪能让天天放开肚皮吃。

到最后烙饼一个不剩,满满的一脸盆酸菜焖糯米灌大肠见了底,可见这今天伙食的受欢迎程度了。李力朝陈秧笑了笑:“以后别做这么好吃的东西,让他们撑出毛病来还得找你。”

陈秧虽然知道书记表面开玩笑实际是表扬,还是认真地回答了一句:“按着量做的伙食,最多肚子吃圆一点。”

李力微微点头,转身就去了沼气池,陈秧像往常一样收拾完仓库的东西去了沼气池,沼气池这边一半人正在挖土,一半人在宽敞的地方搭钢筋水泥盖,夏奔在旁边拿着尺子量着尺寸和李书记在说着什么。

沼气池成功与否,前期的设计很重要,设计的不好会导致后期管道埋得不对位,导致沼气池成为废池。

夏奔拿起图纸,用铅笔在图纸上某个点画了一个圈,对李力说:“这里是安全阀门,如果能配上一个水泵,后期不需要人工处理粪渣的问题。”

李力拿起图纸仔细地看了起来,图纸他已经翻来覆去看过无数遍。他对于朝气也有深刻的理解。往长远来讲利国利民,为社员们解决很多难题,可以做为农村的燃料和肥料。危险性也是有的,只是应该不会有人干将明火放在气袋旁边的傻事,所以安全性是非常有保障的。

他正在思索着,夏奔突然走过去,对着在池子里上混凝土的人喊了起来:“都停下,快,都停下。”

“怎么回事?”李力放下图纸,跟着夏奔走了过来。

正在干活的人也一脸懵逼。

“书记,要做防水,不然将来形成渗漏会影响环境!”夏奔急忙给李力解释,李力心里幸庆自己慧眼识珠拍板要了夏奔,当下就让人铲掉还没凝固的混凝土,重新做防水。

陈秧老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骑着自行车过来了。刘强支起自行车露出惊喜的笑容:“秧秧,我专门来看看你。”

真不知道他这是哪门子的惊喜,陈秧恶心的毛孔都放大了,淡淡地问他:“看我?我脸上有花?”

“脸上有没有花都是我没过门的媳妇,我妈说了,以前对你有些误会,现在她可就指着咱俩白头偕老呢。”

夏奔在一旁沉着脸盯着刘强那张不知廉耻的脸,姐姐对他是什么态度,夏奔一清二楚。李力似乎看透刘强的心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除了黄队长知道之前的事情,其他蒙在鼓里的人跟着起哄。

“刘强,你可真有福气。”

“就是啊,陈秧做的饭菜那是好吃的很。”

“对,咱干活就是图个媳妇孩子热炕头。”

…….

正当众人说的起劲的时候,李力沉下脸:“没你们的事,都认真干活。”社员们偷偷笑起来,转身埋头干活。李力转头给刘强说:“以后私事不要在工作时间来说。”

刘强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后笑着对陈秧道:“秧秧,我有事对你说。”说完,小心翼翼地瞧了一眼李力,谨慎地又说起来:“保证不耽搁你的工作,要是你现在没时间,我晚上去找你!”

自从上次张主任跑到陈秧家里退亲之后,陈秧和刘强之间几乎没有往来,现在刘强突然跑到众人面前表示亲热,语间说的刘陈秧和他很亲热一般。

真是居心叵测,陈秧在心里感叹。原主啊,你真是给我抛了一个大难题,这屁股都擦不净了吗?

夏奔及时地凑到陈秧身边,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姐,你就去看听听他到底要干啥,是你有事直接喊一声我就过来了,大白天的他不敢咋样的。”

陈秧也知道刘强不敢咋样,只是心里就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表情平常地给书记打了声招呼,转身就面无表情走到一边,等刘强走过来之后张口便问:“你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刘强根本无视她的态度,张口说了一句让陈秧五雷轰顶的话:“我妈说,腊月咱俩把婚事给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