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交易

小说: 薪火游戏 作者: 李家浮图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396 阅读进度:168/173

“你觉得吴老板和那个女人有问题吗?”

叶辛不喜欢热闹,柳大小姐也是一样,所以二人提前离开了餐厅。

“你觉得呢?”

“我……”

柳夏子蹙着好看的眉头,犹豫了一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对那个吴老板不是观感不错吗。”

叶辛问。

“我对他是观感不错,但朱朝阳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他们两个真有私情,那老板娘的死,可能就不是一场简单的意外了。”

叶辛不置可否。

“叶辛,我去你房里坐会吧?”

柳夏子眼巴巴道:“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你不觉得吗?”

叶辛表情平淡。

“那你待会一个人回去。”

柳夏子小脸一苦。

“你有没有一点绅士风度啊?徐克没死,那恶鬼肯定正气急败坏呢,你让我一个人回去,要是碰到它怎么办?”

叶辛不再吭声,送她上楼。

来到404门口,柳夏子扭头。

“叶辛,你可得小心些,你救了徐克,坏了鬼的好事,说不定鬼已经把你记恨上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恐吓,可从柳夏子真挚的神情来看,应该是一片善意的提醒。

叶辛不识好歹,居然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就像什么都没听到,转身往回走。

换做以前,以柳大小姐的脾气,少不了得呵斥几句,一句好心当作驴肝肺肯定免不了,可此时她只是冲着叶辛的背影皱了皱精致鼻子,然后乖乖的开门进了屋。

“噼里啪啦……”

湍急的大雨激烈的拍打着窗户,似乎要把玻璃给击碎。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整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柳大小姐哼着歌,走过去,把窗帘“哗”的拉上。

而另一边,自娱自乐的柳大小姐打死都想不到的是,叶辛没有回三楼自己房间,进入电梯后,他竟然按了去六楼的按键。

5F。

6F。

“叮。”

电梯门打开。

形单影只的叶辛走了出去,踏入寂寥冷清的走廊。

按照基本的逻辑分析,救了徐克之后,他确实很大几率成为了玩家之中危险度最高的人,可他自己好像意识不到这一点,完全无视了不能单独行动的禁令,转身朝右走去。

酒店呈环形结构,无论选择哪个方向,最后都能回到原点。

叶辛速度不快,漫无目的般在寂静的六楼闲逛。

没过一会,他在墙上看到了一张酒店构造平面图。

打量了几秒,叶辛便继续向前,逛完了六楼,他还会去五楼看看。

“啪嗒、啪嗒、啪嗒……”

寂静无声的走廊,竟然莫名其妙的响起了滴水声,仿佛是地板渗水,雨水从天台漏了下来。

“啪嗒、啪嗒、啪嗒……”

逐渐的。

声响越来越清晰。

由远到近。

最后几乎就像是滴落在叶辛背后。

“呼……”

一阵风从后方吹来,不大,但潮湿凛冽,格外刺骨,令人汗毛倒竖,脊背生凉。

“你是在,找我吗?”

幽幽的嗓音在耳后响起。

叶辛止步。

时间一瞬间凝固下来。

换作一般人,此刻肯定魂飞魄散,十有八九拔腿就跑,但叶辛没有,他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不仅没有逃命,相反匪夷所思的朝后转身。

地上由远及近,出现了一串触目惊心的水脚印,

脚印的尽头,站着一个长发女人,脸庞腐烂,眼珠发白,要是心脏病人在这,肯定会立马归西。

她与叶辛只不过半步距离,近到叶辛能清晰看到她脸上腐烂的肉与骨头。

“一命换一命,你救了水箱里那个人,那么自己就来替代他吧。”

柳夏子的提醒完全没错,鬼真的盯上叶辛了!

“嘀嗒……”

水从头上滴下,打湿了叶辛的头发。

“咔咔咔……”

徒然,楼板竟然一寸寸裂开,出现蛛网般的裂缝,雨滴顺着这些裂缝下渗,速度越来越快,最后接近洪水泛滥的趋势!

六楼的积水以人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攀升,眨眼便淹没了叶辛的鞋子、然后是膝盖、腰部、胸腔……

叶辛浑身已经湿透,水过胸腔挤压心脏,导致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即使到这个时候,他依然没有逃跑的想法,或许是知道自己跑不掉,看着面前这具像是刚从土里爬出来的东西,镇定得超乎想象。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像具腐尸的女人被叶辛突如其来的话语整得有些猝不及防,嘴角咧起,似乎很享受猎物临死前的挣扎。

“什么交易?”

她声音沙哑,阴森,就像刀片在心里一片片切刮。

“一命换一命,我去帮你杀个人,你放过我。”

女人笑了,笑声尖利而放肆,伴随着水流声,在六楼不断回荡。

她睁着那双吓死人不偿命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叶辛,又往前凑近了一些。

叶辛几乎都能闻到那股腐朽的臭味。

“你想拿谁换你的命?”

“404。”

叶辛面不改色,即使积水已经漫过肩膀,平静的吐出一个房号。

女人沉默了。

“我帮你杀了她,你放过我。”

叶辛继续道。

“你们、不是朋友吗?”

那双发白的眼珠还有腐烂的脸都让人无法辨别女人的表情。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叶辛理所当然,看不出任何的羞愧。

“我只想活着。”

此时,积水已经淹没了脖颈。

女人似乎在考虑,没有立即回应。

“砰。”

此时。

一扇房门突然被打开。

走廊上的积水并没有一股脑的灌进去,相反离奇的瞬间消失了。

那个腐尸般的女人,也一同不见踪影。

“她死,你活。”

叶辛的耳边,残留阴森冷冽的低语,貌似同意了叶辛提出的交易。

“先生,你这是……”

走出办公室的吴廷冷不丁看见门口杵着一个人,顿时吓了一跳,定睛瞧去,结果更加惊愕。

这人浑身湿漉漉的,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叶辛转身,若无其事的擦了擦下巴上的水珠。

“吴老板,酒店的防水,应该重新做一做了。”

吴廷呆滞愣神,莫名其妙。

叶辛没再多说,平静的走开,与之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