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病急乱投医

小说: 我修道全靠抗揍 作者: 龚某某 更新时间:2022-01-08 字数:2197 阅读进度:14/4813

ll青石台阶上,唐化头上的汗滴一颗一颗的顺着他的脸颊流下。

他正在费劲的将一担子水给抬起扛到他的肩膀上。

他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目前还不是他离开的时候。

在唐化的拒绝下,汤药也没有被人给送来,他很清楚,他体内的蛊毒不是几副汤药就可以解决的。

除非自身修为达到灵海境,或者请一位丹境的修士来帮他祛除。

可丹境的修士,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就是找到了,请他出手,又是何其艰难。

据传在辰宗倒是有一个丹境的修士,可那是辰宗的老祖。

辰宗的人是绝对不会让他去麻烦老祖的。

况且,还有一种传闻,说是辰宗的老祖闭关出了问题,三大家族的人才蠢蠢欲动。

不过具体是哪一种说法,唐化都打消了他那不切实际的想法。

还有自从两天前他说出他要离开辰宗的决定以后,屈鸣再也没来找过他。

可能是离别使人伤感,又或许是这样才能让人念念不忘。

对于屈鸣的选择,唐化只是尊重,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即使命运弄人。

他的选择是跟随命运,就在辰宗度过他剩余的时光。

可是唐化不信,即使是希望在渺茫,他也要去争上一争。

有些事情不是因为有了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有希望。

两种不同的选择,或许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他费劲的提起地上的那一担子水,向着青石台阶的尽头抗去。

辰宗的人毕竟救了他的命,他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

现在这是他目前唯一能给他们做的了。

以后若是有机会,他会偿还这一份救命之情。

在唐化提完这桶水的时候,旁边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嗯?好像是一个玻璃瓶。”

看着那个玻璃瓶,唐化将它拿起来放在了自己的手中。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唐化的眼珠子乱转,将这个玻璃瓶郑重的放进了自己的怀中。

“嗯?铁壶?带走。”

“还有一个废旧的戒指,也带走。”

捡起这些东西,唐化还贼头贼脑的看向四周,一副生怕别人看到的样子。

处于末路中的唐化,他不想放弃一点希望,哪怕很缥缈。

深夜,皓月当空,繁星点点,清辉的月光照在辰宗,这里像是一处世外桃源。

嗞、

唐化将烛火升起,他拿出了今天他挑水的时候在宗门里面捡到的东西。

有戒指,有铁壶,还有玻璃瓶,更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些东西看起来是那么的平凡和古朴,可是在唐化看来,这些东西很可能是宝贝。

“要是真的捡到一件,我就有救了。”

唐化兴奋的拿起桌上的一个玻璃瓶,只见他对着月光,看看有没有变化,现在就看他的人品了。

明亮的月光透过玻璃瓶映射在唐化的瞳孔中,他的大眼睛眨啊眨。

过了很久,玻璃瓶还是没有反应。

“难道这需要特有的方法?”

看着毫无反应的玻璃瓶,唐化又割开了他的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上面。

他又想到了滴血认亲是认宝贝的标准流程。

可是过了许久,玻璃瓶还是毫无反应。

“看来这不是逆天的宝贝。”

“再试试其他的。”

唐化又拿起了桌上的一个破旧的戒指。

这个戒指黯淡无光,一看就是久经风雨。

可是正是这古朴的造型,让唐化觉得大获至宝,这才是宝贝该有的样子。

“滴个血先。”

唐化对着戒指就是一滴鲜血滴落了上去。

鲜血滴落,戒指还是毫无反应。

“嗯?要输送灵力?”

唐化看着戒指,于是他又将戒指拿起来朝里面输送灵力。

可是过了许久,眼前的戒指还是毫无反应。

这和唐化想的有点不一样,正常情况来讲,现在应该有个老头出现教自己功法才对。

最不济也要教自己一个赚钱的法子,或者让自己成为一个万人敬仰的药师才对。

然后改善自己的处境,走上人生的巅峰,迎娶白富美。

可是过了许久,这个戒指还是没有反应。

“hello?”

唐化试探性的问道,他以为是时间太过于久远,这里面的白胡子老头还在沉睡。

就这样,唐化在这里又等待了许久,眼前的戒指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唐化终于对这个戒指死心了,他将这个戒指扒拉到一边,又拿过了放在一旁的那个铁壶。

在唐化看来,这个铁壶可是好东西啊,看着那铁壶外面古朴的纹路,饱经风霜的外表。

一看就是某个大宗门遗落的至尊神器。

“好宝贝,我来了。”

看着眼前的铁壶,还是和刚才一样,唐化小心的又将自己的一滴鲜血滴到上面。

可是这个铁壶同前面的戒指和玻璃瓶一样。

毫无反应!

唐化又试着朝里面输送灵力,结果是注定的,还是没有反应。

“咳咳,这个铁壶不是宝贝,那里面的东西很可能就是宝贝!”

到了现在唐化还是不死心,在捡来这个铁壶的时候,他可是清晰的感受到,这个铁壶里面是有东西的。

“这个铁壶里面定然是有着天材地宝的。”

“至少万年的灵药,可以让人功力大增!”

“让我原地变成灵海境!”

“然后用灵力镇死我体内的食心虫。”

唐化颇为的期待,他拿起那个铁壶,期待的揭开了这个铁壶上面的盖子。

铁壶被揭开,房间中很快就弥漫了一股味道。

这股味道,不是芳香,也不是某种药材的香味。

而是......

“这味道,怎么有点骚啊......”

唐化自语,他凑过他的大脸过去观察,这一看不要紧,看清里面的东西,唐化的脸就绿了。

只见唐化以迅雷不极掩耳之势就将那个铁壶从大门给丢了出去。

铁壶在远处发出一声铛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清脆而又刺耳。

丢出去了唐化还在嘴里骂骂咧咧的:

“玛的,别让我找到是哪个王八蛋乱丢夜壶!”

ps:求加入书架和投个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