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开局之我被抓

小说: 我修道全靠抗揍 作者: 龚某某 更新时间:2021-11-20 字数:2361 阅读进度:1/4813

ll“驾!”

“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现在就宰了你们!”

黄沙漫天,不时一阵狂风吹过,卷起地上的砂砾吹得所有人睁不开双眼。

此时,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骑在一匹骏马上面挥动着手中的鞭子,边骂着还朝着下面的人毫不留情的挥去。

鞭子和马蹄闪着寒光,让人冷到了心里。

这一行人总共有数百人,他们连成一排,艰难的向前走着。

不时还要防备着从上面打下来的马鞭。

唐化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的双手已经被一条粗大的麻绳和前面的人死死的绑在了一起。

他尝试着挣脱,可麻绳将他的整双手挤的泛青,巨大的疼痛感瞬间袭来,他不由得咧了咧嘴。

很快,他就放弃了挣扎的想法,又活动了一下双手,想要为双手争取一点活动的空间,不然长时间的供血不足。

他的双手会废掉。

此刻他的衣服早已破烂,裤子上面也是血迹斑斑,鞋子还被磨出了一个大洞。

他抬起头,朝着远处看去。

前面的人一眼望不到尽头,都是同他一样被人给抓到这里,用粗大的麻绳给绑在了一起。

旁边还有不少骑着高头大马的人手中挥着鞭子,一发现有人不老实,他们就毫不留情的挥来。

甚至当场将人给灭杀。

他脑海中回想起自己的遭遇,想要找出一点头绪。

可是事情像是一团乱麻一般,根本无处下手。

他是现代的探险者,前几天在山中遇到了一处遗迹。

他好奇的循着小路走了进去,路上青苔遍布,一股苔藓和着雨水刺鼻的腥味直冲他的脑门。

路的尽头是一扇石门!

石门像是岁月久远,上面已经长了不少的植被,还遍布着一些唐化根本就不认识的纹路。

他用劲推开了石门,里面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白光。

然后他就不省人事了,等在醒来,他就被一伙人给抓到了这里。

他试着反抗,可他根本不是对手,他身上的伤势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在后来,看到这里的几人横行无忌,甚至视生命如草芥,他心中的希望被一点一点磨灭。

转而是变成了无尽的绝望。

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来到了哪里。

这里的人和他服饰完全不一样,只是语还算通。

这一百来人,已经在这个石道上走了差不多三天。

旁边骑着马穿着统一服饰的人,正是看守他们的人。

而唐化他们寸米未进,滴水未沾。

庞大的疲倦感侵蚀着他们的神经,也在吞噬着他们仅剩的生机。

他们像是通往地狱的囚徒,这路的尽头是死亡。

唐化咽了一口干涩的唾沫,又舔了舔皲裂的嘴唇。

头上毒辣的太阳晒的他头脑发昏,他迈着像铅一样的脚步向前走去。

他不能停下,一旦停下,他面临的就将是死亡。

砰、

突然,一阵闷响传来,唐化前面几人在瞬间就倒地。

“怎么回事!都不想活了是不是?”

这里有异动,马上就惊动了旁边看守的人,他们骑着马很快就来到了这里。

有人面目狰狞,手中甩着鞭子就要挥下。

可是一阵微不可弱的声音阻止了他:“大人,他死了。”

跟着倒地的人看着他面前已经生机全无的人,他用尽最后一口力气说道。

“哼!继续向前走!不然我不介意提前送你们上路!”

其中的一个壮汉只是扫了一眼倒地那人,确信他已经死了,他下马来将那死去的人手上的麻绳给解开。

然后一脚将那死去的人给踢到了路边。

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冷漠,这是一种对于生命的漠视。

“继续向前走!”

看着倒地的几人,他冷冷的发声,然后又一鞭子抽在他们的身上。

倒地的人急忙爬起,然后继续向前走。

队伍又缓缓的向前移动起来。

后面经过那具尸体的人都只是扫了两眼就继续向前走去。

这样的事情在这两天的时间里经常发生。

从刚开始的怜悯和畏惧,到了现在的麻木和冷漠。

也许,在下一刻,倒在地上的就会是他们自己。

唐化的脚踩在一颗石子上,他没有选择避开,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力气。

脚底传来的那种生硬的感觉让他觉得他还活着。

这样一走就又是半天,到了晚上,他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地方。

这里草包遍地,倒是有点像唐化认识的蒙古包。

来到这里,有人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地牢里给关押了起来。

清冷的月光透过一扇铁窗,照在地牢中。

蜷缩在一个角落里的唐化看着那月光陷进了迷茫。

他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他在那长途跋涉中艰难的活了下来。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接受这样大的生死考验。

感受着肚子里的一点暖意,那是他今天在这里吃的第一口热乎的暖汤。

所有来到这里的人全部都吃了那一口暖汤,像是怕他们死去,又像是他们还有一点作用。

虽然只是一碗糟汤,但这也足以让唐化撑过这个艰难的晚上。

他的目光又朝着关押他们的地方看去,这一个只有十几平米的地方关押了数十人。

一个铁窗,一个巨大的的木栅门,上面一根巨大的铁索在深夜里透着寒光。

像是一个噬人的野兽,张开了它狰狞的巨口。

外面还有人不时在巡逻,虽然他们根本就跑不出去。

那一口暖汤只能延续他们微弱的生机,并不能让他们恢复体力。

地牢中没有人讲话,所有人都心情沉重,不知道迎接他们的将是什么。

他们的生命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像风中的柳絮一样随风飘摇。

呜、呜、

慢慢的,有人开始抽泣,在漆黑的夜里显得绝望又刺耳。

气氛凝重,像是凝结成了水滴,压的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唐化不禁摸了摸他的脸颊,那里也有一颗温热的液体流下。

哐当、

金属碰撞的声音突然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隔壁的牢房被人给打开。

“把他给拖出去!”

“呸!”

“垃圾东西,浪费粮食!”

只见两个壮汉拖着一个尸体,后边的人还朝着那尸体吐了一口唾沫。

同时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说道。

在他的口中,生命还没有一碗糟汤有价值。

唐化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去,那人已经生机断绝,即使有一口暖汤,还是不能救他的命。

哐当、

唐化他们这个地牢也被打开。

一个大汉进来就狞笑道:

“我来给你们送造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