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暗恋 【被暗恋者】

小说: 我忘记了自己自杀的原因 作者: 孤独篮子 更新时间:2015-11-08 06:41:32 字数:3060 阅读进度:6/9

人死之后,就再也做不了梦了。

没有困意,感受不到寒冷,闻不到味道。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半个人影也没有。远处的宿舍楼早已熄了灯,一片漆黑。

我躺在操场的长椅上,看着漫天的繁星。

第一次与袁礼接吻,也是这样的星空下。我轻轻搂着她的肩膀,低头吻上她的唇。

那时她明亮的眼眸,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迷人。

那个时候,我确信我们是相爱的。

但也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确信而已。

我张开手掌,对准漫天的繁星,轻轻一握,徒留一手虚无。

放下胳膊,钱小道那张蠢脸冷不丁出现在我的视线。

我吓了一跳:“大半夜你跑学校干什么?”

……莫非是担心我一个人寂寞,所以特意过来陪我?

钱小道在我旁边坐下,大口喘着气,似乎是跑过来的。

我耐心的等他缓过气,然后他说:“我忘拿书包了。”

……我可以给他一拳吗?

“打探到什么消息没?”

“没有。”钱小道很快的回答。

“袁礼她……”

“她放了学就直接回家了,快要高考了,她压力一定很大。”钱小道打断我说。

袁礼成绩全年级数一数二,闭着眼睛都能考上市里最好的大学。

她有个屁压力。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家了,明天还要上课。”钱小道小心翼翼的说。

“滚吧!”我不耐烦的挥手示意他滚出我的视线。

无论如何,我已经死了。

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再怎么悲天忧人也无济于事。所能做的只有打起精神,去……

“你要去女生宿舍?!”钱小道见我往女生宿舍方向走,连忙跟在我身后大呼小叫,“那样是不道德的!”

“道德这玩意儿是用来束缚人类的,”我翻了个白眼, “我已经死了,不属于人类了,小道同学。”

做鬼魂最大的福利就是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女澡堂女宿舍一饱眼福。

这等好事我岂能错过?

“等一下!”钱小道慌忙拦在我面前,小脸憋得通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摆弄半天,然后举到我面前,“我不回家了,留在这儿陪你。你用我手机看看视频吧,我举着给你看。”

手机里传来韩剧女主角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我强忍着爆粗的冲动,深吸一口气,说:“我要看足球。”

“可现在没有直播的球赛……欧洲杯要到半个月以后呢。”钱小道为难的说。

“不用你说老子也知道!”

自杀前几天我还在跟哥们儿兴致高昂的商量到时候去国际广场看还是去酒吧看。

袁礼骂我没心没肺,都快高考了也不知道紧张。

我当时笑着跟她说,这世上能让我紧张的事也只有看球的时候了。

然而,我终究没能等到欧洲杯。

“到时候我会每晚都陪你看直播的,”钱小道高举着手机冲我笑,“手机看的不尽兴的话,我就把家里的笔记本偷过来。所以,不要难过。”

……愚蠢的人类。

“你哪只眼看见老子难过了?”我冷哼,“比起欧洲杯,你还是快点查出我自杀的理由吧。”

钱小道一动不动,低头盯着他自己脚尖。

过了半响,他开口:“为什么……你那么确定自己是自杀呢?”

我一愣。

“我成绩不好,人缘差,从小到大都没交过什么朋友,有一天班里的男生偷走我的日记,把日记里我暗恋慕容泉的事当众读了出来。对慕容而言,被我这种人喜欢是一种耻辱,于是从那以后,在她的示意下,全班都开始排挤我。”钱小道低声说,“尽管如此,我也从来没想过自杀。”

他抬头注视着我:“你真的是自杀吗?”

我忘了很多事。

但那天在楼顶上,的确,真真切切是我自己跳了下去。

唯独这件事,始终刻在我脑海里,无论如何都忘不掉。

“你是不是查到什么了?”我问。

钱小道支支吾吾:“没有啊。”

我仰头看着星空:“我好像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脑子里只有美好的记忆,连一丁点悲伤都不存在。”

而钱小道的责任,就是帮我找出那些被我遗忘的,掩埋在角落的黑暗。

“这样……挺好的。”钱小道说。

“好个屁。”我瞪他一眼,“我总得搞清楚,让老子不得不用自杀解决的,到底是什么事。”

第二天天亮时,钱小道已经在长椅上睡死过去了。

过往的学生盯着他捂嘴窃笑。

就在我看不过去的准备喊醒他时,一桶水突然从天而降,活生生泼在了钱小道脑袋上。

慕容泉将空桶丢到一边,双手抱臂看着猛地一激灵坐起身来的钱小道。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一夜没回家吧?”慕容泉凑近他,轻声说,“所以免费帮你洗了个澡,不用谢了哦。”

围观的人一阵哄笑。

“给我反抗。”我看着死死垂着头的钱小道,说。

钱小道一动不动。

“如果你真的喜欢她,想要得到她,就给老子反抗。” 我提高音量,“没有女人会喜欢一个怂蛋!”

钱小道无助的看向我,湿透的身体打着哆嗦。而慕容泉一群人已经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我恨铁不成钢的转身走人,经过慕容泉身边时,听见她身边的女生出声道:“小泉,你会不会太狠了?”

另一个女生嗤笑:“谁叫他敢对小泉有非分之想啊!”

“也对,钱小道怎么能跟江阳学长比嘛。”

慕容泉蓦地停下脚步,沉下脸盯着刚刚说出江阳两个字的女生,冷声道:“谁准你提他名字了?”

我盯着慕容泉的脸,脑袋飞速运转,然后咔嚓一声,猛然惊醒。

难怪在那天在器材室看见她觉得眼熟,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尾巴”。

总是偷偷跟在我身后,每天戴着不同颜色发卡,被哥们儿嘲笑是我忠实尾巴的高一学妹。

我活着的时候,从未把她放在心上。只当是个花痴小女孩。偶尔回头看见她的身影,也只是皱皱眉,继续该干嘛干嘛。

甚至连她的脸都没记住。

我咂咂嘴,回过头,看见急着追上我的钱小道,正一脸呆愣的站在慕容泉身后。

【暗恋者】

慕容泉喜欢江阳。

慕容泉喜欢江阳。

慕容泉喜欢江阳。

慕容泉……

“你到底要发呆到什么时候?”江阳不耐烦的打断我的沉思。

我回过神,现在在上体育课,班上的同学都在组队练习篮球,我照旧像往常一样站在角落只有看的份。

“你篮球打的怎么样?”江阳问。

“……没打过。”

江阳嘴角抽搐:“你还是男人吗?”

我默默低下头。

“抬起你的脑袋,看着我。”江阳大踏步走向操场,做着拍球的动作,凌空一跃,做了个标准的投篮姿势。

如果他手上有球的话,一定正中红框。

可他再也握不住球了。

“照我刚才示范的那样,你去做一遍。”江阳吩咐道。

“……唉?”我站在原地不动。

“抱着球你自己去练一遍。”

我老老实实的捡起地上的球,学着他刚才的姿势,笨拙的将篮球扔向篮球框。

——正中慕容泉的头。

“好样的!”江阳竖起大拇指。

我哭丧着脸,眼睁睁看着慕容泉一脸杀气的瞪向我,用力把篮球砸向我的脸。

于是我又被推进器材室关了一中午。

当天下午。

“所有人把桌上的书本都收起来,下面开始考试。”

我愕然的看着手捧试卷的班主任,猛地惊醒今天正是月考的日子!

自从江阳出现后,我就再也没认真复习过。

我幽怨的看向翘着二郎腿坐在讲台上的江阳,他幸灾乐祸道:“节哀顺变。”

我继续幽怨的看着他。

他跳下讲桌,环视了一圈教室里的人,问:“哪个是你们班成绩最好的?”

我悄悄指了下坐在第一排的学习委员。

他倚坐到学习委员的课桌上,盯着他的试卷,说:“拿起你的笔,我要开始报答案了。”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我犹豫不决,随即预想到如果考砸了会有什么后果,于是立即拿起笔,眼巴巴的等着江阳报答案。

怀着激动又歉疚的心情考完试后,我向江阳表达了诚挚的感谢。

他满意的点点头,说:“真想谢我就去找慕容泉套近乎吧。”

“唉!?”我大惊。

“那丫头是个跟踪狂,经常尾随在我屁股后面,她应该能知道点内幕。”江阳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