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幸与不幸 【幸运的人】

小说: 我忘记了自己自杀的原因 作者: 孤独篮子 更新时间:2015-11-08 06:41:28 字数:4017 阅读进度:2/9

全世界每年有将近100万人自杀。

人们自杀的理由有很多,学业、事业、疾病、人际、情感、金钱,随便哪一方面的压力都有可能导致一个人精神崩溃选择自杀。

同样,自杀的形式也很多,服药,上吊,跳楼等等。

我瞧不起自杀的人,懦弱、胆小、无能,走投无路时只能依靠死亡来逃避一切。

连自杀的勇气都有,为什么没有勇气好好活着去解决掉那些不如意呢?

然而,深深鄙视着自杀者的我,自己最终却选择了自杀。

还偏偏选在人口众多的学校大楼。

我自杀前脑子一定被屎糊住了吧?

我活着的时候一直都挺走运的,考试60分及格我考了个60.5,买康师傅饮料揭盖就是再来一瓶。

没想到死后却变得这么不幸。

不幸的被困在学校,不幸的摊上那个懦弱胆小又无能的钱小道。

那天晚上我在卫生间苦口婆心劝了钱小道半天,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好不容易把他从隔间劝的走出来了,结果我一靠近,他顿时以闪电般的速度逃了。

如果老子能碰到他,一定狠狠送他一记回旋踢。

——照脸踢。

尽管我发自肺腑的鄙视钱小道,但他无论如何也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那晚之后,我们开始上演猫鼠大战。

他逃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他上课我跟着,上厕所我跟着,去食堂吃饭我跟着,做早**跟着,总之只要他一进学校门,我就立即出现在他身后,犹如尽职的背后灵。

渐渐我发现,这钱小道不仅外表像个怂包,连内在也是个怂包。

明明不轮到他值日,却总是在放学后慢吞吞的拿着扫把一个人打扫整间教室,几乎每天如此。值日生们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黑板别忘了擦垃圾别忘了倒哦。”

包办了班上几个混混的作业,每逢老师布置完作业,混混们就会不约而同的把自己的作业本扔到他桌上,毫不友好的说:“记住按时交!”

体育课上他总是屁颠颠跟在别人后面捡球的那个,男生女生们组队练习排球、篮球、羽毛球,只有他,孤零零的站在一旁,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每个学校每个班级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是吊车尾的差生,也可以是性格孤僻的丑八怪,总之他会被全班排挤,沦落为大家嘲笑、指挥、宣泄压力的对象。

钱小道就是这么一个角色,不懂反抗、逆来顺受、毫无存在感,典型的悲剧人物。

不幸是可以传染的,跟他在一起呆久了我恐怕永无投胎之日。

“可不可以别跟着我?”钱小道哭丧着脸。

“查出我自杀的理由后保证立刻马上一定消失。”我冲他微笑。

“我又不是名侦探!”他双手抱头,苦恼万分。

我默默叹了口气,真的要靠这个死废柴吗?

早知如此我跳楼前应该挑一个智商高点的目击者再跳。

……所以说为什么偏偏是他啊!

稍不留神,这孙子又消失在了我的视野。

教室食堂卫生间操场都没有他的身影。

直到器材室传来熟悉的呼叫声。

“请问外面有人吗?”

“请问外面有人吗?”

“请问……”

被锁在器材室的钱小道正不折不挠的敲打着铁门。

正常人会被锁在器材室吗?

一看就是被人耍了。

我怒火冲天的隔着门冲他吼:“你是吃屎长大的吧!?”

里边没了动静,估计是认出我的声音了。

我穿过门进到器材室,发现这小子正抱着膝盖缩在墙角打着颤。

“老子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个屁啊。”我恶声恶气道。

他把脑袋埋在膝盖里一身不吭。

“踹门试试。”我看不过去的提议道。

钱小道恍然大悟的站起身,抬脚轻轻地、不急不缓地踢了下门。

我无力扶额:“果然是吃屎长大的。”

钱小道索性放弃,原地蹲下:“算了,等明天天亮吧。”

在这个漆黑狭小的鬼器材室过夜?

“我走了,你慢慢等。”我双手插兜,准备闪人。

钱小道着急的手一伸,试图抓住我胳膊,扑了个空,滑稽的四肢着地。

“你干嘛?”我说。“我一个人……害怕。”钱小道支支吾吾道。

就在刚刚,这厮还一看见我就吓的浑身哆嗦,时刻跟我保持三米远。

“怎么,不怕我了?”我冷哼。

“因为我发现,”钱小道抬头注视着我,不过他那该死的镜片太厚了,我实在看不清他的眼睛,“比起已经死去的你,活着的人可怕多了。”

……悟性挺高。

“想让我在这鬼地方陪你么?”我挑了下眉。

钱小道连连点头。

“那从明天开始,帮我调查我自杀的理由。”

“我又不是名侦……”

“再见。”我大踏步朝门口走。

“好!”钱小道用视死如归般的语气说,“我一定查!”

“要是敢毁约,”我凑到他耳边,幽幽地说,“我就缠你一辈子。”

他一哆嗦,忙不迭的点头。

这才乖嘛。【不幸的人】

清晨的阳光透过器材室的窗户照射到我脸上。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江阳正背对着我站在窗口,沉默的看着窗外。

在阳光的照射下,他的身体居然成了透明色。

就像有颜色的空气,只有我能看见的空气。

我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回过头,不耐烦的瞪我一眼:“外面来人了,赶紧敲门去!”

我连忙起身敲门:“请问外面有人吗?”

“是钱小道吗?”一个女生伸着脑袋从窗户看进来。

是我们班班长慕容泉。

她今天戴了粉红色的发卡,圆圆的脸在阳光的沐浴下显得更加白皙。

“是我。”我低声应道。

慕容泉诧异道:“你居然在这里呆了一整夜?”

“嗯。”

“喂,我明明让你们关个半小时就把他放出来的。”她冲身后跟着的男生抱怨道。

“昨晚踢球踢太晚忘了嘛。”男生回答。

“少废话,把门打开。”

——果然是她指使的。

慕容泉是校长的孙女,人长得又漂亮,班上的男生都很听她的话,她让他们把我关在器材室,他们就把我关在器材室,她让他们把我的书包扔进厕所,他们就把我的书包扔进厕所。

或许有一天,她让他们杀了我,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

我踌躇着站在原地不动,直到器材室的铁门被用力拉开。

慕容泉站在门口冲我笑,比阳光还灿烂。

“敢去报告班主任的话,杀了你哦。”她轻快地说,声音悦耳动听。

我咽了咽口水,努力扯出一个笑容,说:“嗯。”

她白我一眼,转身离开了。

江阳斜瞄着我:“你是抖M?”

我咳了咳:“不是。”

“你喜欢她?”

“没有。”

“她都调动全班整你了,你还一副情窦初开的痴汉样,这还不叫喜欢?”

“没有。”

“不过真看不出来,长得挺可爱的,内心却那么恶毒,真该拉去少管所打一顿。”

“……不要这样说她。”

“你还说不喜欢她?”

“……没有。”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江阳摸着下巴思考,半天无果,“你先去上课,下了课立即展开调查。”

……展开调查。

差点把这茬忘了。

按江阳的指示,我首先去找了他的女朋友袁礼。

一路上江阳都在喋喋不休的讲诉他跟袁礼的罗曼史。

如何相识,如何相爱,如何干柴烈火。

我老老实实的附和着,直到他突然停下脚步,目光紧紧的落在走廊上一个女生身上。

女生扎着一束马尾,穿着规整的校服,捧着一本学习资料倚靠着阳台专心的翻阅着。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

“小礼,我来了。”江阳喃喃道,大踏步走了上去,伸手试图触摸女生的脸,却无力的穿了过去。

女生毫无反应的翻了页资料。

“请问,是袁礼吗?”不忍直视江阳颓然的表情,我出声道。

袁礼合起书,抬头看向我,微微皱起眉:“你是?”

“我叫钱小道,是江阳的……朋友。”说到江阳两个字时我特意放低了音量,现在她一定正沉浸在悲伤中,心爱的男友突然自杀,对她的打击一定不小。

“有事?”袁礼面无表情的问。

我一愣,不该是这个反应啊。

刚刚失去男友的女生,正常情况下难道不是一提起男友的名字就两眼一红伤心落泪吗?

一旁的江阳也不解的皱起了眉。

“我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呃,自杀?”我支支吾吾。

袁礼冷冷地直视着我,说:“这种事为什么要问我?”

“因为你是他女朋友……”

“注意,”袁礼提高音量打断我,“是前、女、友。”

上课铃刺耳的响起。

“从江阳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我和他的恋爱关系就自动终结了,所以我现在的身份不是什么江阳女朋友,关于他的一切事都不要来问我。”袁礼轻飘飘地抛下这句话,转身进了教室。

我愣在原地,看见江阳一脸难以置信的跟着袁礼进了教室,不停的在她耳边说些什么。

然而袁礼什么都听不见,专注的盯着黑板和笔记。

相识,相爱,干柴烈火。

瞬间消失不见。

江阳也不过才死了几天时间。

……等等,刚刚上课铃好像响过了吧?!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自己教室,终究还是被罚了站。

垂头丧气的在走廊上靠墙站着,我看见江阳大踏步朝我走了过来。

“不等我就走人,很有种嘛你?”他冲我挥拳头。

虽然明知道他碰不到我,我还是下意识的躲到了一边。

“你那个女朋友,好像隐瞒了什么。”我犹豫着开口。

“狗屁女朋友,”江阳冷哼,“是前女友!”

“她一定是遭遇了什么事才会如此态度,”我安慰道,“肯定有隐情。”

——祸从口出。

江阳黯淡的目光顿时闪烁起来:“对吧?我也这么认为,小礼不可能那么狠心!所以你赶紧去查查小礼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现在立刻马上!”

“可我正在罚站。”我欲哭无泪。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堕落到跟踪女生的地步。

还是跟踪比自己大两届的学姐。

江阳没法出校门,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孤军奋战。

放学后的袁礼换上了便装,一袭绿色的连衣裙,黑色的长发披散下来,看上去成熟极了。

她并没有坐公交车回家,而是径自进了一家酒吧。

我毛手毛脚的跟进去,看见袁礼正被一个黄头发的青年拥在怀里。

“今天有个自称是江阳朋友的男生来找我,问我江阳自杀的原因。”袁礼眉头紧皱着,“可我从没听江阳提过他。”

黄头发的青年无所谓的笑笑:“你直接告诉那小子,江阳是被老子活活逼死的。”

袁礼没有吭声,熟练的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吐出一串烟圈。

透过烟圈,袁礼的视线直直地与我对上。

我一个踉跄,跌跌撞撞的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