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绿茶白莲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26 15:01:17 字数:2950 阅读进度:40/150

“你今天怎么想到穿成这样?”

沈若婳终于注意到傅禹修今天的穿着竟然是武将装束,刚刚进来的时候更是看到他身后提着一柄宝剑,不得不说他真是生的极其合适,不管怎样的装束都能让人眼前一亮。

“我说了,要帮你拿回沈家,可不只是嘴上说说的。”

他递过来一块早已写好的木牌,看来这打算是早就有的了。

沈若婳笑笑,却是把他的木牌扔了出去,很是郑重地说:“你既然会说话决定要改变,以后就不要再迁就自己了,这种东西,能不用就不要用了。”

傅禹修一愣,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的话,总是能让自己找到接下来前进的方向,对啊,既然自己好不容易突破了说话的障碍,就应该努力去克服结巴,而不是还要回去使用什么木牌传话。

“好。”

沈若婳很满意地点点头,“这样才对嘛,看你这么识趣上道的份上,本小姐就不吝赐教,教教你什么叫做沈家武学,但是你得拜师,还得勤加练习,以后出去可别给我丢脸。”

傅禹修眼前一亮,连忙认真点头,躬身行了一个标标准准的晚辈礼:“还请,师父,赐教。”

沈若婳满意极了,抬手就是一个摸摸哒。

然后两人就换了装束,一起朝将军府的演武场走去了。

沈若婳是有两把刷子的,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好歹也是沈家的接班人不是,她老爹可是沈衡大将军,虎父无犬女。

然后,她这个犬女就真的被虐成狗了。

砰!

再一声闷响传来,沈若婳捂着胸口缓缓从擂台边缘滑落,眼里充满了各种不甘心。

其实刚才谁都看得清楚,是她暗中使坏,在傅禹修明明已经停手的情况下,她还冲上去背部偷袭,被人家下意识一记格挡,就给击飞了.......

“再来!这次我可不会再放水了啊,刚刚大意了!你耗子尾汁!”

沈若婳冲上。

“吃我一记窝心脚!”

嘴里大喊着冲来的沈若婳,在喊出窝心脚的同时,却是十分卑鄙地来了一个背摔!

这下就连旁边的青竹都不忍再看了,猥琐啊,丢人啊,小姐您能不能像点话?

沈若婳那管那么多,趁傅禹修摆出架势要防备窝心脚的时候,她十分阴险的双手探出,就要擎住傅禹修背摔。

傅禹修又是要一个下意识操作下去,猛然反应过来沈若婳身后已经是擂台边缘,她要是被自己这一击退必然要掉下去的,连忙就伸手朝前去捞。

却不想看起来身形不稳的沈若婳突然发力,朝着傅禹修的腰部毫不犹豫地就踢去,直接就把人踹翻了,这下只能齐齐跌落了。

可刚刚还记挂着捞她的傅禹修到底也是反应极快,一个换位垫在了沈若婳身后,带着她就从擂台上翻滚下来,自己却用身体结结实实当了肉垫。

这两人交手还真叫一个大开眼界,沈若婳混迹街头小混混斗殴的手段层出不穷,傅禹修呢?被她吓到了吗?

是个人都知道,要不是处处防着伤到沈若婳,只怕也不会打得这么狼狈。

两人这骨碌碌滚到了地上,好半晌,沈若婳才从傅禹修的胸膛上撑起来,脸上又羞又怒。

傅禹修呢,一脸无辜地摊开手。

“哈哈哈哈,沈若婳你就别丢脸了,我觉得这个三皇子似乎比你更厉害一点呢。”

昭月在旁边拍掌大笑,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一直在故意让着沈若婳,使出来救她的本领比对付她的都还要多。

“最近将军府事多,疏忽了,明天起我就开始练功,你也别得意。”

打她跟虐菜差不多的傅禹修,此时正跟在后头毕恭毕敬地接着她飞过来的擦汗毛巾,一脸的恭顺:“谢,师父教诲。”

“小姐,有请柬。”

沈若婳这正郁闷呢,管家捧着一个请柬过来了。

“什么请柬?我可是很久没收到邀请了。”

沈若婳拿来一扫内容,再翻了邀请的人名,可不正是自己那个以前的嫂子,这是怕自己会直接无视,特意用张氏的名号来威胁。

扔了回去,“孟家这是准备了鸿门宴要等我去钻呐,看来这梁子是越结越大了。”

昭月不解,拿过来自己看。

“将军府孟家小姐要办生日宴,请你去呢。”

她只知道宣朝有沈若婳这一个将军府,现在又冒出来一个,那和沈家就是竞争对手了,现在听她这么说,看起来还很有渊源的样子。

“肯定很热闹,我也要去,你就带上我一起嘛,也算见识见识你们宣朝的世家小姐们。”

沈若婳白了一眼拽住着自己胳膊的昭月,爱凑热闹什么的,最讨人厌了。

孟家,本来也是朝堂上普普通通的武将,却因为出了一位妃子,走了些许好运,渐渐在凌都的有了相当的地位。

只是,就算孟家再如何如日中天,宣朝的第一武臣始终是沈家,就算沈家满门凋敝,如今只剩下一个一个孤女,就算孟家再不甘,也只能屈居。

原因很简单,沈家的地位是在沙场上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当年追随先帝,拥护陛下,再到抵御强敌百夏,沈家展现出来的从来都是大将军府该有的风范。

孟府碧翠如云,都城但凡有点脸面身份的世家小姐,都以结交孟瑾这个将军府大小姐来抬高身价,可见她这第一美人的名头有多响亮。

“昭月公主、将军府沈若婳小姐到-----”

管家高声唱礼中,两个身影踩在宴席开始前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孟家正门。

所有人听着这声将军府沈若婳纷纷侧目,他们可没想到孟瑾生日宴还会请沈若婳,会不会是她自己找上门来找茬的,所有人盯着她?

“看看,这就是将军府的气派,只不过孟家只是二等武臣,不能用我家那种流云纹。”

沈若婳站在门槛上,指着沈家雄伟的匾额给昭月介绍,末了又抬手拍了拍旁边的石碑,“这东西,原是先帝赐予我大将军府的嘉奖令,孟家这里也像模像样的搞了一块,啧啧啧。”

昭月在旁边听得似懂非懂,却还是很配合地拍手鼓掌:“那这孟家还真是挺厚脸皮的。”

两人这你一言我一语地,一边指指点点就走了进来,沈若婳在向昭月介绍完孟家金马台也是模仿她们家之后,回头,好像才看见满院子的人正盯着她们两人看呢。

“哟,大家都来了啊,都坐都坐,别站着啊,随便坐别客气。”

张开双手一副主人的架势招呼大家就坐,这时候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尼玛,为什么她们刚刚都不自觉地站了起来,这让人看起来就是特意起身迎接她沈若婳的一样,更可恶的是,这厮将计就计来了这么一出,活脱脱就让自己压轴出场了。

恶心,无比恶心,今天这死丫头就是存心来这里恶心人的是吧。

“沈小姐,昭月公主,既然来了就先入席吧。”

孟瑾却是毫不在意的模样,温和有礼地上前福了福礼,招呼两人入席。

“啊,不急,既然今天你生辰,我怎么好意思空手而来,自然也是特意备了礼物。”

沈若婳慈眉善目,一边嘟囔着一边掏礼物,“千挑万选,还是这个最符合你气质。”

掌心一摊,一个精巧的小盒子躺在其中。

“绿茶,上好的绿茶!听闻孟小姐茶技了得,这是不是正配你?”

说着也不管孟瑾抽搐的嘴角,笑嘻嘻地塞到她手中,自己转身找地方入座去了。

昭月来到还在发懵的孟瑾面前,也从荷包里掏东西,有些不太确信地说:“婳婳说孟小姐你喜欢白莲花,可我只有天山雪莲,你就将就着收下吧。”

说罢递上一朵天山雪莲,也缩着头飘过找沈若婳去了。

先收绿茶又得白莲的孟瑾,背着身站了好一会儿,才重新调整好笑容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已经开吃的沈若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