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昭月的打算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26 15:01:16 字数:3884 阅读进度:39/150

坐在回府马车上的沈若婳越想越不对劲,那个地方只是沈家园林,自己今天来扫墓也是临时决定,怎么会这么快就有刺客埋伏了。

“什么人拦路?”

正沉思呢,又听见护卫低呵,今天他们算是惊弓之鸟了,所以一眼就看见了前面停着的一群人。

“马车里面就是沈家大小姐沈若婳?”

有女声传来,沈若婳挑开车帘看去,果然见一个红衣女子正骑在枣红马上,上下打量着自己。

女子鼻梁高挺,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你长得果然好看,但是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讨厌你?”

“你是什么人?”

沈若婳看她的服饰觉得不像宣朝的人,这分明就是胡服。

女子下巴一扬,语带骄傲:“我叫昭月,是安虞国公主,怕了吧?你一个将军府贵女,见了我还不跪。”

沈若婳再次没跟上她的脑回路,怕什么?自己为什么要怕,不过在她自报家门后倒是想起来了,原来这就是前段时间要到访宣朝的安虞国公主,本来自己还是被安排一起接待她的,后来一系列的事情给耽搁了。

“要是从世家小姐的身份,我确实该跪你,但是以沈若婳的身份,只怕得等你死了,我也许可以委屈一下。”

昭月也没想到这沈若婳不仅人长得好看,说话也挺率真,很对她胃口,突然就哈哈一笑:“不愧是武将的女儿,可比那些唯唯诺诺的小姐强多了。”

“公主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请让路,我要回去了。”

沈若婳可不想和这种一看就刁蛮的公主有什么没营养的交流。

“怎么会没事,有事,当然是有正经事找你,本公主可在这吹了一早上凉风了呢。”

她说着就已经屁颠屁颠地从马上下来了,一溜烟钻进沈若婳马车里,恨不得双手都伸进她毛茸茸的披风里取暖。

“哎呦呦,摆造型真累,这荒郊野岭的可冻死我了。”

沈若婳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抽疯整得一头雾水,她们有这么熟吗?

“老实说,刚刚是不是被本公主那威风凛凛的气势吓到了?”她突然指着沈若婳逼迫她承认刚才那个中二的样子有多拉风。

“是是是,昭月公主真是与众不同,真是女中豪杰,刚刚我是真的被你的英姿惊艳到了。”

感情这是个脑子不太灵光的异域公主,从马车隔层里取下零食盒子,请她吃果子。

昭月这才满意地抢过沈若婳的汤婆子抱着,一手啃着地瓜干,一手很不见外地勾着她的肩膀,“我本来是把你当情敌来着,可经过我这几天的打探,发现咱们俩可是一个马槽里的人物。”

“什么?马槽?”沈若婳皱眉,这又是什么表述。

“就是能吃到一个槽里的的骏马,就相当于你们说的一条船上的人,哎呀总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咱们必须得团结一心,才能够嫁给辰王。”

“嫁给辰王?”

沈若婳真的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虽然有传言说这昭月公主这次来宣朝是为了结亲的,但是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如果像她这样的打算,她们两个可是竞争对手来着。

昭月看她还不明白,只能再继续解释:“你不是也要嫁给辰王吗?我也是,而且父王还要我一定要嫁给一个在朝堂上有权有势的皇子,最好是以后能当皇帝的,现在看来就是这个辰王的可能性最大了。

你是将军府小姐,了解宣朝,我是堂堂公主,咱们俩联手岂不是事半功倍,你说对不对?”

原来如此,沈若婳扶额,这可真是自己见过最积极主动的和亲公主了,只是,以她堂堂一国公主的身份,想要嫁给三哥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现在王贵妃肯定需要迫不及待巩固地位,怎么会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

“是那个什么欧阳军师啊,我昨天才打听清楚,原来辰王竟然喜欢男的!还是自己的手下!本来那天在宫宴上我看到他和一个宫女卿卿我我,谁知道一打听又听说他一直有断袖之癖,对自己军营里的一个什么欧阳军师不清不楚......”

此时的昭月就像一个告状的小丫头,一股脑地把自己这些天经历的起起落落全都朝沈若婳倾诉出来。

“宫女?”

沈若婳想了一下,终于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这分明就是一个人好不好,欧阳家的兄妹是双生子,两人相貌接近,欧阳婼一直在王贵妃身边做侍女,从小就和傅禹浩青梅竹马长大的。

至于她的哥哥,以前确实是傅禹浩账中的一个主事,后来却失踪了,所以一直都是由欧阳婼女扮男装跟在身边。

“既然辰王有这么多毛病,为什么你还要想嫁给他呢?“

这话好像问到了昭月的某些心事,顿时变得犹犹豫豫起来,想来沈若婳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自己这样一上来就掏心掏肺的是不是也太熟悉了。

“没事,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想知道。”

昭月却是很急切地抓着她的手:“我说我说,其实也没啥,说了之后你要帮我啊。”

然后,就不管沈若婳愿不愿意,这自来熟的公主就把她在安虞国的种种都跟说家常一样吧啦吧啦一个遍,最后直到进城了才说道重点,沈若婳瞌睡都打了好几回了。

“所以,为了帮助大姐姐,我必须要在你们宣朝立稳脚跟的,等我们嫁进了辰王府,你做大我做小都可以,只要能够让我留在宣朝就行。”

看着她殷切期盼的眼神,沈若婳都觉得自己这要是拒绝都不忍心。

原来这安虞国竟然是没有皇子,整个王庭就只有这个昭月公主还有他们的长公主,按照安虞的惯例,昭月的姐姐是要继承王位的,但是在王庭里不怀好意的王叔哪里会甘心被一个女人压制,什么时候都想着把她们两姐妹取代。

所以这昭月就千里迢迢跑到宣朝来倒贴,试图通过强大的宣朝给她姐姐一点靠山和保障,手握重兵又受皇帝器重的辰王傅禹浩无疑就成了最好的对象。

“额,那个昭月啊,这件事呢我还真是帮不了你,以为我并不需要嫁进辰王府,也不需要帮你对付那个欧阳军师,因为那都是辰王的家务事啊,所以,你找错人了。”

开玩笑,以沈若婳对傅禹浩的了解,那个从小一起长大,被他捧在掌心的欧阳婼才是他心中唯一的正妃,这个什么昭月公主只怕是只能抱憾而归了。

昭月还不死心,拽着沈若婳就是不撒手,“我不管我不管,就算你不嫁进来你也要帮我!以前我偷偷溜进你家军营见过你二哥呢,他和我大姐姐一直是好朋友,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要是你二哥还在,也不会就这么看着我大姐姐被人欺负的!”

这点沈若婳倒是没想到,之前沈家在西北确实和当地的游牧民族走的比较近,听父亲说安虞的王庭曾经也流动到沈家的驻地不远处。

这么说来沈家竟然还是和这个安虞国有些渊源。

“你大姐姐只怕现在都不记得我二哥了,七八年前的事情了,谁还会在乎,既然当年有这样的缘分,你在都城的这段时间我就多照顾你一点,也算是帮二哥招待故人了。”

昭月的关注点是在沈若婳的第一句话上,叉腰表示不满:“胡说!大姐姐怎么会不记得你二哥了,沈家公子的画像始终悬挂在大姐姐的王帐里,就在不久之前我还亲眼看到大姐姐对着一只发簪自言自语,那就是我亲手从你二哥手里帮大姐姐带回来的,说不定还是定情信物呢。”

沈若婳已经不想再听这个满嘴胡诌的安虞公主说话了,下了马车就要朝将军府走。

“回来了。”

一声平淡的问候,沈若婳抬眼看去,却已经看见傅禹修笔直的身影立在门口,正盯着自己。

他今日穿了一件藏青色的长袍,发冠高束,缓步走来的时候腰间的配饰上下起伏,修身的衣服看起来更适合他,手臂下绑着护腕,筋骨暗藏,瘦削的脊背如一柄宝剑蓄势待发,整个人一扫之前疾病缠身的颓势。

这样的傅禹修是沈若婳从未见过的,一时间竟然看得忘记了反应,还是身边的惊呼先打断她的走神。

“哎呀,这个小哥哥又是谁啊,长得真不错,比辰王还好看!”

昭月找丢下沈若婳,跳上去背着手绕傅禹修走了一圈,依旧不住的赞叹:“不错不错。”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三殿下都等了你一早上了。”

赶上来的青竹说道。

“三殿下?难道你就是那个宣朝的哑巴皇子傅禹修,不对啊,你是会说话的啊,而且也不像他们说的那样一无是处嘛。”

昭月摸摸下巴,看着傅禹修嘿嘿一笑:“你长得这么俊,也是个皇子,如果本公主嫁不成辰王,嫁给你也是不错的。”

“你别打他的主意!”

一个窈窕的身影顿时遮挡了昭月不怀好意的目光,正是沈若婳把傅禹修往身后一拉,护犊子一样挡在了面前。

昭月咽了咽口水,跳起来凑过沈若婳的肩膀继续看她身后的傅禹修,“哎,你紧张什么,刚刚我说要嫁给辰王的时候你都还不在乎,现在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反应就这么大,怎么,这个小哑巴你喜欢啊?”

沈若婳刷地一下就觉得脸有点烫,也有点后悔自己行事冒失。

“反正,不管你想挑谁和亲,他就是不行。”

“为什么不行,他也是个皇子,为什么.....哎,你脸红了,被本公主说到点子上了吧,原来你喜欢的是这个小哑巴....”

昭月好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拍着手开始调戏起沈若婳来。

沈若婳现在不仅忍受着昭月这个无厘头的调戏,还清楚地感觉到身后傅禹修的目光,自己现在不会真的脸红了吧,那老脸就丢大发了。

傅禹修此时也确实在注视着沈若婳的背影,甚至连她耳朵背后那一点不正常的红晕都没放过,她真的是脸红了吗,因为被别人说中心事?

想起刚刚她飞快冲上来吧自己拉到身后的样子,嘴角的笑就怎么也抑制不住。

“再说,关门把你扔出去!”

有些恼火的沈若婳直接拿出将军府主人的气势赶人,甩开了傅禹修,自己就已经飞快朝书房走了。

先捂嘴再耸肩的昭月,就这样看着沈若婳在前面走,傅禹修在后面追,两人渐渐消失在花园中。

忍不住嘟囔:“我说的有什么错,明明就是这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