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又拉仇恨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24 21:37:59 字数:3744 阅读进度:37/144

最终又能怎么办呢,宣帝无奈地先甩出一个拖字诀,也许他也要想想接下来怎么断了这几个皇子的念想,无声无息地把沈若婳给除掉。

“沈若婳,沈若婳,又是这个沈若婳,宣朝是不是所有皇子都喜欢这个沈小姐,关进天牢里了还不安分!”

宴席的后半程,昭月都是拿着刀子在戳桌上的羊腿,似乎把这当成了该死的沈若婳。

等到宴席散场,辰王傅禹浩被王贵妃叫到了宫中,刚刚关上门,一个响亮的耳光就甩过来了。

“逆子!你真是太让本宫失望了!你知不知道今天的局面是你外公,你母妃我,整个王家呕心沥血多久才造就的,就因为你区区几句话,就将我们多少心血一杆子打成了泡影!”

傅禹浩的头被打得偏在一旁,王贵妃真是气极,这巴掌又重又狠,尖锐的指甲在他脸上瞬间带起三道血痕。

傅禹浩抬手抹了抹,舌尖将口腔中的血腥卷干净,才慢条斯理地直面自己的母亲。

“儿臣已经让母妃失望了,不想再让另一个人失望,这辈子只想简简单单,皇位之争,恕儿子难以有什么作为。”

然后,再不管气得发抖的王贵妃,推门而出。

一出门,就看见一群侍女中有一个显得尤为紧张,始终盯着他流血的脸。

傅禹浩笑了笑,径直走过去,一把拽着人就朝宫外走了。

“哎,殿下!你放手!”

欧阳婼就这样被他连拖带拽地扯出了皇宫,今天的他力气尤为的大,好像怕一松手自己就跑了似的。

等到了宫门口,他终于放开了手。

“我救她,就要委屈你,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女人没出声,傅禹浩看着欧阳婼,欧阳婼也看着他,两人在宫灯摇曳下对视着,各自平息着心里翻涌的情绪。

欧阳婼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他的伤口上,抬起手指轻轻抹掉血珠。

然后,踮起脚尖,朝他的脸颊吻了上去,这就是她的答案。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脑子此刻已经不受她自己的控制,所作所为只是本能。

蜻蜓点水式的接触,软软的触感印在傅禹浩的脸颊,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宣朝最善战的二皇子,铮铮的铁骨汉子,也有手足无措的时候。

征战沙场多年,他见多了生死,知道有些事有些人转身就是永远,所以,不管是什么东西他都习惯了强取豪夺。

但是眼前这个人,让他想要温柔的,好好的对待。

在她一触即离之后,傅禹浩猛然扣住她纤细的下巴压了下去,让两人陷入更深的沉沦。

“咳咳咳,咳嗯!”

这方灼热的空气终于因为几声尴尬的咳嗽被打断,一个满身缀满铃铛的身影蹑手蹑脚地从马车后转出来,不正是早等在此处的昭月还能有谁,现在的她好不尴尬,实在没脸再偷看下去了。

同样被惊醒的两人就显得从容多了,主要是傅禹浩脸皮厚显得从容,直接脱了大氅把欧阳婼整个包起来,她绯红的脸没让人瞧见半分。

“你先到马车里等我,我很快就来。”

早晕乎乎的欧阳婼哪里还会违抗,乖乖地就裹着大氅进了马车。

昭月把注视着欧阳婼的目光转了回来,看着高出自己几个头的傅禹浩,讪讪地笑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艳福还不浅啊,一边口口声声要娶那个什么沈若婳,一边又和这貌美如花的小宫女卿卿我我,时间管理得不错。”

傅禹浩白了她一眼,自己整理了一下衣领,口气冷硬:“你如果是把算盘打到了本王头上,那就可以消停了,不管是将军夫人还是辰王妃,都有人选了。”

昭月呲牙,这人长得不错,说话却十足的桀骜不训,一看就是兵油子。

“你以为本公主就有多想上赶着贴,还不是我父王母后的要求,你父皇母妃不也是这样的算盘吗?娶我一个公主可比起那个什么沈家孤女划算多了,刚刚那个小宫女你要是喜欢也可以留在身边,我也不是那种爱吃醋的人。”

昭月背着手昂着头,一副自己好算计的模样。

傅禹浩用看白痴的眼神再次送给她,“不好意思,本王不喜欢兔子。”

兔....兔子?哪有兔子?

昭月转了一圈,再低头看看自己,今天穿了一身白貂毛,头上点缀着几朵兔毛,看起来确实有些像兔子。

等反应过来人早就扬长而去了,只能对着马车屁股狂吼:“混蛋!别让本公主再见到你!”

口渴,沈若婳觉得自己快要脱水而死了。

被抽打过的鞭子也疼,有多少年没有尝过这种感受了。

“怎么样,沈大小姐还嘴硬得起来吗?”

孟枫看着被绑在刑架上的沈若婳,真是觉得解气,这么多年就算孟家早已取代将军府,但是在都城武将当中,总还是矮沈家一头,就是因为这个沈若婳还在。

“呵呵,你的手段也就这样嘛,不过我可不会给你继续得意下去的机会了,到今天都还没有收到皇帝处置我的命令,你难道就不着急吗?本小姐翻身的机会可是快要来了。”

孟枫脸色微变,没错,他现在很焦急。

本来以为沈若婳入了狱,沈家败落只是时间问题,可谁想昨夜在宫宴上辰王殿下突然放言要照顾沈若婳,怎么个照顾?不就是要救她出去嘛,这样一来好不容易奠定的局面很快就会被逆转了。

要是等沈若婳出去了,按她睚眦必报的性子,自己这段时间对她的滥用私刑还不得百倍千倍地报复回来。

“哼,你也别得意的太早,安虞国的昭月公主和亲的对象就是辰王,你别指望着他还能救你出去。”

沈若婳笑,虽然她被困在这天牢里不知道什么昭月公主,但是还真是从来没指望是傅禹浩来救自己。

“沈家可还没倒呢,要是我现在就死了,你猜猜会有什么后果,杀我不过泄愤,留下我一条小命能换来边境安宁,到底怎么取舍陛下可比你算得清楚。”

两人这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针锋相对呢,殊不知傅禹修早来到了天牢门口。

“殿下,天牢重地,您还是请回吧。”

狱卒拦人,虽然语气上恭敬,态度却坚决得很。

傅禹修撑着,抬眼看了一下幽暗的天牢入口,婳婳都已经在里面待了三天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如果,我非要,进去呢!”

狱卒先是被傅禹修的声音吓了一跳,一直就不会说话的三殿下怎么突然就能开口了?虽然这话听起来断断续续的还不熟练,但是确实是会说话的,不再是以前那个哑巴了。

但是很快他们还是镇定下来,就算会说话了又怎么样,不还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根本就不需要太放在眼里。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这可是......”

狱卒的话顿时卡住,因为他的脖子上,此时正架着一把锋利的长刀,微微低头一看,竟然就是自己提在手里的环首刀,此时刀鞘中空空如也,长刀早握到了对面傅禹修手中。

所有人都是一惊,刚刚他们有谁有看到傅禹修是怎么动的手吗?从一圈人的面面相觑中都得到了答案,他们都没有!

他们没想到这个一向以废物著称的三皇子会出手,更没想到他出手会这么快,这样的反应和速度,分明就是他们这些习武之人也比之不及。

“殿....殿下.....这里可是刑部!”

那狱卒想向后退,一边不忘提醒傅禹修。

“刑部,又,怎么样!挡我,你找死!”

他依旧是那种结巴的说话方式,但是此时他整个人身上的腾腾杀气,却是什么也掩盖不了的。

就这样,傅禹修一把长刀架在狱卒脖子上,一圈人围着他们,一步步退进了大牢。

还在指挥人抽沈若婳鞭子的孟枫,听到身后的动静不满地回过头来,“吵吵嚷嚷的怎么回事?”

“大人,大人救我!”那狱卒忙连滚带爬告状。

已经进了大牢的傅禹修,只一眼就看到了刑架上的沈若婳,她正紧咬着牙关,忍受鞭子的抽打,浑身泛起的血迹可见受伤也不浅。

哪里还管旁边人,快步就冲上去,“婳婳....”

此时他真是有千般想问想说,但是除了这两个字,其他竟然一句都说不出来了,动手就开始解沈若婳身上的绳子。

“小哑巴......你不能这样,你回去吧。”沈若婳知道他是想救自己,但是这样一来又给那些人找到攻击的理由了。

傅禹修没管,抬手擦干净她脸颊上的血迹:“别怕,有我在。”

孟枫看见是三皇子傅禹修出现,先是愣了一下,等听到他开口说话又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沈若婳可都被傅禹修解下来了,慌忙怒斥:“三皇子殿下,你这是要劫狱吗?你这可是公然挑衅陛下,公然违抗朝廷!”

已经把沈若婳抱在怀里的傅禹修听到声音来源,回过头来看着孟枫,眼里寒意翻腾,一字一顿得问出来:“是你,把她,伤成这样的?”

孟枫被他这气势也弄得有些意外,但是想起自己的立场,顿时提高了几分声音:“下官这是奉命行事!”

傅禹修先回头,理了理沈若婳的头发,然后突然蒙住她的眼睛,反手就是一挥!

手里剑瞬间脱手飞出,一声凄厉惨叫随之响彻整个天牢。

沈若婳眉毛一跳,想去看傅禹修把孟枫怎么了,这惨叫实在太过瘆人,可傅禹修始终蒙着她的眼睛,就这样抱着她出了大牢。

最后还是透过傅禹修的肩膀,沈若婳看到了捂着胳膊躺在地上惨叫的孟枫,那血淋淋的模样想必也是伤得不轻。

小哑巴,也有这么凶残的一面吗?刚刚那是不想自己看到才捂住自己眼睛的吧,一种无措的温柔顿时从心底浮起,沈若婳又朝傅禹修怀里躲了躲。

以后是不是不需要自己再扛着刀剑上门复仇,是不是有一个人会帮自己把这些风雨,这些仇恨抵挡.....

傅禹修分明是感受到了她的小动作,也将人抱得更紧了,一路就出了天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