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救人的手段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24 21:37:53 字数:2251 阅读进度:36/150

安虞国使团到访,皇宫里自然又是一番设宴,昭月公主的美貌在席面上自然又受到一番夸奖。

“宣朝陛下,昭月比起你们将军府的沈若婳小姐谁更美丽呢?”

酒宴上昭月的一句话瞬间让大殿冷场下来,这安虞国公主还真是那壶不来提哪壶啊,不知道那沈若婳刚刚被关进了大牢吗?

就在宣帝踌躇的时候,门口传来一声冷笑:“婳婳乃宣朝第一美人,岂是你这种番邦小国的公主可比的。”

众人哗然,慌忙回头去看,就见辰王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傅禹浩第一眼都不是看昭月,而是把目光落在王贵妃身边的某个身影上。

一身婢女打扮的欧阳晨看见他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慌忙低下头装作倒酒。

王贵妃却看得清楚,自己这儿子分明就是冲着身边这死丫头来的,不过,今天为了逼他来宴席,确实是用这丫头威胁了一下他,怎么都劝不来的人,一听说欧阳家的小妮子在,立马就乖乖就范了,自己怎能不气。

“浩儿,怎么说话的,还不快给公主道歉!”

傅禹浩这才从欧阳晨身上收回目光,瞥了身边人一眼,见对方也正看着自己,冷哼一声:“看什么看,你就是没有婳婳漂亮,本王实话实说而已。”

然后就一甩大氅,自顾自地转身找位置坐下了。

昭月刚刚真是被气了一下,自己可是安虞公主,也是个响当当的大美人,就是看刚刚这些朝臣的表现也知道宣朝那个什么将军小姐也不过如此,可是这个辰王,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不如她,从小她可都没有受过这种羞辱。

“呵呵,看来本公主确实是不如这沈小姐,能惹得宣朝几个皇子都对她念念不忘。”

傲气地来到傅禹浩面前,小手指着他:“辰王,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本公主说话的人,我记住你了。”

傅禹浩白眼,这种刁蛮公主真是怎么看怎么讨厌。

“陛下您看,两人还真是欢喜冤家啊。”

王贵妃笑着急忙把话题扯开。

宣帝也是点点头,“嗯,朕看着也是般配得很,这样,昭月公主还要在都城待一段时间,浩儿,这几天你就不要去军营了,陪着公主把都城好好逛逛,让她看看咱们的风土人情。”

“好呀好呀,我正有此意呢,谢谢陛下。”

傅禹浩刚站起来还没说什么呢,对面的昭月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答应下来了。

“陛下,这个差事有些不方便,儿臣恕难从命。”

他态度坚决,倒是让宣帝也意外了一下,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王贵妃继续挂着笑:“怎么不方便的,临近年关了,你也该歇歇了有什么事就先交给军营里的副将打理不行吗?”

傅禹浩却是再看了一眼她身边的那个侍女,提高声音,“儿臣身边本来有个欧阳军师是得力助手,可惜现在她回家去了,什么事都落到儿臣一个人头上,所以不得空。”

侍女满脸的不忍直视,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口中的那个欧阳军师本来是自己的哥哥,自己不过是在哥哥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顶替他而已,自己真正的名字可是叫欧阳婼。

王贵妃算是听出来了,这小子就是要欧阳家那小丫头回去,气得朝旁边横了一眼,这欧阳婼不过是自己宫里的一个小丫头,不知道怎么的就入了他的法眼,要死要活的爱得不得了。

“那便召那个欧阳军师回来即可,既是你的得力帮手,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他。”

不明就里的宣帝大手一挥,直接就下了令。

傅禹浩果然高兴,不等王贵妃出声自己就已经先谢恩了:“父皇金口玉言,那以后这欧阳军师就是儿臣的人了,谁也不能调遣。”

欧阳婼想跺脚,想阻止,但是这样的场合哪有她说话的余地,旁边的王贵妃杀气都快把她吞没了。

“那你就有空陪我玩了,太好了,明天我想去你们宣朝最大的酒楼,后天去跑马场,大后天....”

眼看事情解决,昭月又在那高兴得直拍手,自己就先谋划上了。

“本王还是不能陪你玩,军营的事情解决了,我的婚姻大事还没解决呢。”

什么?

他这话一说出口,别说是昭月如遭雷击,就是在场哪一个人不是意外得很,二皇子有什么婚姻大事需要考虑的吗?这个昭月公主不就是来宣朝和亲的吗?现在到处有传言他就是最合适的皇子。

“浩儿,你在胡说什么呢?”

王贵妃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出声阻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没错,本王既然已经接管将军府西北军,那按照当年沈大将军和父皇的约定,就要照顾沈小姐后半辈子,做她的夫君,打理沈家,如今她身陷囹圄,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轰!

议论声只在顷刻之间爆发,所有人都没想到辰王会在这个时候旧事重提,明明他都已经拿到了西北军,明明沈若婳都被押进了天牢,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提及那个约定。

所有人都在看着傅禹浩,而他,只看着一个人,欧阳婼,如果不做让她失望的人,那么自己就只能负她。

看着她,一字一句说着要娶别人的事,伤的却是俩个人。

“沈家军桀骜,如果没有他们的少主坐镇,只怕难以收服,会增加许多未知的变数,所以,如果要我掌管将军府,最好,还是沈小姐做将军夫人。”

现在能救沈若婳的只有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

旧事重提,就算是百官也无法忽略这件事,想要西北军,就先娶沈若婳,那么,天牢里的她就杀不得,否则,西北军未必会乖乖归顺。

他是在用这样的办法,保沈若婳。

宣帝又头疼了,他发现自己真是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儿子们,一个个的都要优柔寡断,一个个的都在质疑自己的决断,好不容易为他铺好的路,结果呢,还是和太子一样,为了一个女人,想方设法也要留下沈若婳这个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