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往事如烟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23 02:59:16 字数:3173 阅读进度:34/150

傅禹明无动于衷,比起姜皇后,他更能坦然地面对这一切,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对自己的父皇不抱有什么幻象,他就是天底下最冷漠无情的父亲。

“母后你还记得吗?当年我把傅禹修推进枯井中,让他差点丧命那件事。”

姜皇后愣住,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提起这些事,想了好久才有点映象。

“当年我极力证明不是我做的,可惜你们没人相信,事实上,是真的,那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

我不过是碰巧到那里去捡风筝而已,真正动手的人,是父皇!是他亲手把傅禹修推进那枯井!却让我事后当了替罪羊。”

傅禹修拍着自己的胸脯,当年的场景都还历历在目,他的父皇,站在枯井边上将傅禹修用力一推,口中的话那样冰冷绝情,这些年来多少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魇中。

那句话是:“去死吧!”

傅禹修也是他的儿子啊,不过是因为唐容妃的死让他感到蒙羞,竟然就对自己的亲生儿子痛下杀手,然后转而拉自己的另一个亲儿子来背锅,这样的父亲,自己怎能不怕。

深吸了一口气,傅禹明安慰着姜皇后,“母后,就算他不废掉我,也不会让我们过得太轻松的,他这个人控制欲太强了,怎么能容忍卧榻之侧有人酣睡。

你看着吧,就算是王贵妃和傅禹浩也不过是他拿回将军府的棋子,最终还是要通通捏在他自己手中。”

姜皇后跌坐在地,心里同样冰凉一片。

“那沈若婳呢?如果你不想做太子你为什么还要讨好沈若婳!让姜家陪你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如果她早知道自己的儿子会惧怕,根本就不会表现得太冒进,就安安稳稳的做个皇子也许还能笑到最后。

傅禹明却是淡然一笑:“我喜欢婳婳,你们都以为是为了她的将军府,甚至有时我也分不清,是不是喜欢她能给我带来的权势。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不是的,这么多年都不是,她就是她,当年我第一次进兵营,见到那个策马的少女,我就知道,我喜欢的是她这个人而已.....”

等沈家覆灭,她成了孤女,被安排在自己身边,朝夕相处的爱护,点点滴滴的心动,早已超越那些所谓的权势,他甚至怨恨自己太子的身份,会让沈若婳始终对自己抱有敌意,以为自己别有所图。

姜皇后闭上了眼睛,想必就是他这样的心思被皇帝察觉,知道他根本对沈家用不了雷霆手段,以后更成不了和自己一样的绝情帝王,所以,把太子舍弃了,转而培养那个屡立战功,杀伐决断的二皇子。

输了,不是输给王贵妃母子,是因为不够绝情,成不了宣帝心中最冷酷的接班人。

姜皇后终于也平静下来,不再妄想能够通过求情能让那个男人有丝毫的手软。

沈若婳被带进刑部大牢,却是很快见到了一个熟人。

孟枫,另一个将军府孟家的公子,现在,是刑部的主管。

“哟,这不是将军府大小姐嘛,真是稀客啊,不是风头正劲,几个皇子都为你争风吃醋嘛,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

看着沈若婳如花似玉的脸,他都忍不住猥琐地伸出手揩揩油。

“你要是还想断一次,就尽管试试。”

沈若婳也不避,只是冷冷地说着,但是谁都知道,这个大小姐可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因为她曾经,就真的打断过孟枫一只胳膊。

孟枫点点头,冷笑着避开了些许,“沈大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性子烈,要是你嫂子有你一半的性格,本公子也不会让她只是做妾。”

沈若婳一怔,偏头看他,眼里的恨意几乎能蔓延开来。

当年沈家覆灭,孟家崛起,她的长嫂,却在第二年就撇下破败的将军府,改嫁进了孟府。

更可气的是张氏改嫁之前就已经和孟枫暗通曲款,入府不到五月,竟然就生下了一胎,这让将军府当年受尽了流言蜚语,本来经历丧夫丧子的将军夫人更觉得颜面尽失,悲愤之下郁郁而终。

这是别人口中的过往,但是沈若婳至今还记得那个说话从来轻声细语的长嫂,在离开将军府那天哭得多撕心裂肺,她根本就是被孟枫这小人下了迷药玷污的。

孟家与沈家同为朝中武臣,自己的哥哥那样优秀,处处压过孟家,眼看沈家败落,孟枫这样的人渣竟然就用这种方式羞辱沈家。

往事如烟,当时有多恨沈若婳好像都记不清了,只知道当夜她拿了哥哥的棍棒,潜入孟府替他断了孟枫一条胳膊,那年,她才十二岁,就需要孤零零地扛下将军府的一切了。

再后来,都城中渐渐传出沈家小姐暴戾成性,动不动就伤人,但凡敢因为她孤儿寡女语出轻薄的,断手断脚不过顷刻之间,众人畏她如虎,贵族瞧不起她粗野做派,渐渐就得了沈家草包这一称呼。

但是沈若婳不后悔,她宁愿做草包,做土匪,也定不会让这些人对她起什么肮脏心思,长嫂是她没保护好,自己,绝不会让人敢轻薄半分!

“其实本公子就喜欢性子烈的,要是你肯顺从些,本公子能让你少吃些苦头。”

孟枫见她不说话了,还以为这小妮子也是被天牢这阴森可怖的地方吓到了,毕竟也是个闺阁小姐不是,正打算好好哄骗一番。

沈若婳突然就笑了,只是笑意中竟然隐隐蕴含了杀气,曾经被十二岁的她眼睛都不眨就卸掉胳膊的孟枫,可不会陌生这种杀气。

“你不提,我都忘了,孟家原来也是欠了我这么多呢。”

看向他,沈若婳依旧是那个狂妄的沈家大小姐,“孟枫,我好心提醒你,今天你最好就在天牢里弄死我,不然让我活着出了这道门,咱们新仇旧恨,都一起好好算算.....”

明明她才是任自己宰割的阶下囚,可孟枫突然觉得一种恐惧自心底蔓延,扭头看着这女人被关进了大牢深处还久久不能平静。

太子没被废,但是得了谋害兄弟的名声,被皇帝夺了储君的权力,关进东宫反省,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朝堂上,只要收起了獠牙,转身就会被人敲骨吸髓,已经不会有人再去担心他的未来了。

现在大家都忙着奉迎新贵,因为被“冤枉”而被皇帝补偿的辰王殿下,没错,拿到了西北军大权,将要接管将军府的二皇子傅禹浩,摇身一变成了辰王。

在宣朝一场风波起起伏伏的时候,一队身着异域服饰的车队缓缓驶入宣朝都城,这是安虞国的使团到了。

有坊间传言这次安虞国是有心和宣朝联姻的,现在太子前途未卜,朝中唯一能配得上公主的,仅有辰王傅禹浩了。

而此时的新贵辰王却谢绝了任何人的拜见,就连王贵妃亲自去也没办法说动他。

隔着门,王贵妃恨铁不成钢:“浩儿,你又何必纠结于过程呢,如今的局面就是你父皇在给你铺路,现在安虞国的公主到了,你得乘此机会好好把握,才能更加巩固自己的地位啊!”

屋子里传来一阵酒坛子乒乒乓乓撞击的声音,好半天傅禹浩慵懒的声音才透过门缝传出来:“母妃你拿了婳婳的兵符血书,却不护她,现在还要我拿着沈家军争取来的身份,去求娶公主?呵呵,恶心,恶心至极!”

王贵妃一时语塞,但是她也没想到事情的变化会这么出乎预料,本来她只是打算和沈若婳合谋一下,让自己儿子和太子争斗时再多点筹码。

可谁知道皇帝做得更绝,直接在沈若婳交出西北军后把她和太子都给灭了,这可真是一劳永逸啊,西北军此时已经被自己的儿子接管了过来,这可是沈若婳心甘情愿让出的,再没人能抢走的。

“母妃知道这么做不厚道,但是你不这么做,皇后和太子就会做得更绝,沈若婳那是他自己心甘情愿做的交换,我又没逼他。”

“滚!”

一声酒瓶碎裂的声音自门框上传来,吓了王贵妃一跳,她也没想到自己亲生的儿子竟然会这么对自己,又惊又怒,甩袖而去。

门内,傅禹浩披散着头发,灌了一口又一口的酒,却始终无法麻痹自己。

自己拿了好兄弟的东西,利用了他们的亲妹妹,却还要他坦然地接受,心安理得地安慰自己这是该得的,真是,恶心至极。

“你们竟然这么对沈小姐,真是让我感到不齿,你被陛下选中了,说明以后你就会精于此道,你终究会变成一个不择手段,冷酷无情的帝王!”

早上欧阳离开的时候,冷冷丢下的话就是一把插在胸口上的匕首,时间越久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