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误会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8 21:34:44 字数:2413 阅读进度:27/144

平安巷的暗卫们许久都不见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墙头了,就是院子里被沈若婳踩秃的草地也在一场场秋雨中重新绿了起来。

倒是他们的三殿下,来后花园中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盯着那围墙看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

“殿下,你要是想见沈小姐,就上门去找她,总等着她来找你怎么行。”

阿离在旁边劝着,自家殿下好像对那个沈小姐越来越上心了。

傅禹修看着那面围墙若有所思,是啊,总是她翻越障碍走向自己,自己也应该主动一些才行。

忍受着教习嬷嬷的说教,沈若婳也是等了好久才寻到机会打算去看看小哑巴。

“小姐,咱们府中的人参燕窝都快被你搬空了,什么人需要这么多药材啊?”

青竹看着她又在库房中挑挑拣拣,又是要大手笔的架势。

“哎呀,好东西当然是要用在需要的人身上了,沈家又不缺这些,难道你想生场病帮我消耗一下。”

青竹白眼,自从小姐认识了那个什么小哑巴,将军府多年没有什么支出的库房就跟流水似的哗哗直往外丢银子。

不过还没出门呢,将军府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是成安侯家的小姐。”

管家前来通报的时候面色有些古怪,想起这几天都城中因为小姐又闹出的风言风语,觉得有必要还是提醒一下,“成安侯在容妃娘娘去世之后一直对三殿下照顾有加,坊间盛传两人已有婚约。”

沈若婳的手一顿,终于还是缩了回来,眼里难言的情绪明灭起伏,还是下了决定,“去见见。”

走出两步又停住,问管家:“那几个教习嬷嬷呢?”

管家心领神会,压低声音,“在前厅呢,都派人盯着的,小姐放心。”

远远就看见站在花厅中的娇美身影,那天在宫宴上没来得及细看,都觉得长得不俗,今天沈若婳可算是能看清楚这个傅禹修的青梅竹马。

她的眉眼间还有闺阁小姐中那种腼腆含蓄,眼如秋水肤如凝脂,是个很耐看的小美人。

在沈若婳大摇大摆盯着章媛看的时候,章媛何尝不是在打量着她,只是她的目光此时更多地是带着敌意。

沈若婳笑,像个男子一样拱手行礼,然后往后一让:“章小姐,请。”

章媛眼角跳了跳,紧紧捏着手中的帕子,她早听闻这个沈若婳来自野蛮之地,行事举止粗鄙不堪,在都城更是做些欺男霸女之事.....

如今看她这样的举止行为就不是一个世家小姐该有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市井混混的做派,看来自己今天真是没来错。

在成安侯大小姐眼中欺男霸女总无恶不作的草包沈若婳,此时已经自己先坐下,笑盈盈地替章媛倒茶呢,一抬头,却发现章媛还在盯着自己,忍不住皱眉。

“我说章小姐,你今天不会就是来这里和我对视的吧,这看也看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章媛定了定心神,才开口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那我就直说了,沈小姐,身为女子,我同情将军府和你的遭遇,你一个人支撑沈家很不容易,但三殿下已经身染重疾,连话都不会说了,他只想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生,根本禁不起你的这般折腾,还请您高抬贵手,不要再招惹他。”

沈若婳认真听她说完,然后笑了笑,抬头问道:“不知道你是以什么立场说出这样的话?是为傅禹修鸣不平,还是以他未婚妻的身份?”

她已经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了,但这话还是让章媛感到了挑衅,忍不住就反唇相讥起来:“我与殿下从小一起长大,多年相互扶持早已胜似亲人,倒是沈小姐你这种人,在都城无恶不作,自己声名狼藉还不够,随随便便就想坏殿下名声,真叫人无耻!”

沈若婳扣下茶杯,这章小姐对自己成见颇深,没办法聊下去了。

“是,那天的事是我拉了你如意郎君来当挡箭牌,但是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呢?你都说了我这种人,对,我沈若婳就是无恶不作,玩弄你们这些装腔作势的公子小姐早已不是一次两次,你觉得无耻那是你没见识。”

瞥到廊柱后那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沈若婳的声音更是扬高了几分。

“三皇子?笑话,不过一个拿来就用的挡箭牌,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皇子身份,我会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是浪费!无权无势的皇子而已,要不是他上赶着往将军府贴,本小姐只怕是连傅禹修是谁都记不得。”

章媛已经被沈若婳的无耻行径完全震惊了,从小受诗书礼仪熏陶的她从未想过世上竟还有这样不要脸的人。

正打算组织语言再和她理论,身后却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

“殿下!你怎么了殿下!”

两人齐齐回头,就见傅禹修正站在大门照壁前,不过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沈若婳,靠旁边阿离支撑着连身形都踉跄的。

他怎么会到这里来?想到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难道全都落入了他的耳中?沈若婳的脑子翁的一下就炸开了。

站起来,张了张嘴,却始终没能发出一点半点的声音。

倒是章媛早已快步冲上将人扶住,满脸的担心焦急:“殿下你怎么了?没事吧,咱们走,先回去.....”

目送着两人的背影就这样消失在将军府大门口,沈若婳始终呆呆地站着,脑中来来回回滚动的全是刚才傅禹修那震惊而又受伤的眼神,这下,他该有多恨自己啊.....

“这些话都是沈若婳亲口说的?”

姜皇后听着几个教习嬷嬷的从将军府带回来的情报,顿时喜笑颜开,看向旁边的皇帝,“陛下,臣妾就说那沈家丫头不过是拉三皇子当个借口而已,她与太子之间才是天作之合。”

一旁的宣帝却始终闭目养神,食指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碰着,似乎在陷入沉思。

“陛下,依臣妾看等这件事风波过后,就先给三皇子和成安侯小姐赐婚,也算了结了您一桩心事,再给婳婳和太子....”

宣帝却在此时抬手打断了她,看了皇后一眼,却是说起另外的事:“朕听闻修儿有找到神医医治不能开口说话的毛病,这些年咳疾也有了好转,你得空也上心点,毕竟也是皇家血脉。”

姜皇后的脸色变了又变,但终究还是被很好地掩饰住了,笑着连点点头:“臣妾会的,陛下放心。”

送走了皇帝,姜皇后把手边的茶杯狠狠地掀翻在地,眼露凶光,殷红的唇挤出一句话:“叫太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