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微妙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6 16:54:28 字数:2315 阅读进度:25/144

闭眼捏了捏眼角,宣帝摇晃着站了起来,满脸疲惫地说:“罢了,朕说到底只是帮好兄弟照顾遗孤,你们年轻人的事,朕也不想去强人所难。”

姜皇后本也是一口银牙咬碎,正打算要狠狠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手腕却突然被宣帝紧紧握住,正拦了她要出口的话。

“皇后,朕今日也乏了,回去休息吧。”

姜皇后一愣,陛下这是也要把自己支走,无奈只能牵扯出笑意,扶着皇帝回宫,只是那死盯着沈若婳的眼神,直到消失了都没有半点好转。

王贵妃可以说是心情最为起伏的人,就在沈若婳说她有喜欢的人的时候,她真的想到了就是自己优秀的二皇子,那一刻她连将军府到手之后如何布局,如何逼太子让位都想到了。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沈若婳最后说出的名字不是她儿子傅禹浩,而是三皇子傅禹修,那是谁?

那个不受宠的哑巴吗?

王贵妃死死盯住还在门口站着发呆的傅禹修,就是这个病秧子坏了她的好事!

其实这时候死盯着傅禹修的何止王贵妃,所有人都在看看这到底是谁,竟敢跟太子抢女人。

傅禹修对这些目光却没有太多感觉,他的注意力始终都只是集中在沈若婳身上。

他刚刚听得清楚,沈若婳亲口说出的就是自己的名字。

“我喜欢的是三皇子傅禹修......”

这样的话让他实在太过震撼,就算对沈若婳一直怀有感激之情,但是也从未在男女之情上有过什么非分之想。

沈若婳也在看着他,只是那眼神是他看不透的,这个人他实在没有过多的了解。

“沈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没听到什么的章媛在旁边人好心的转述下也知道了来龙去脉,顿时也顾不得女子的矜持了,直接就是很不客气地拦在傅禹修面前。

来自章媛的怒目直视实在让人无法忽略,沈若婳也不得不分点注意力在她身上。

是个很柔美的女子,眉目细长,说话声音也是娇娇弱弱的,让人不忍心高声和她说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沈若婳现在心里同样乱的很,她刚才只想着快些脱身就好,谁想到自己的话会被傅禹修正好听到,这下真是尴尬极了,偷眼看傅禹修,他好像真的被自己吓到了。

“行了,你今天的胡言乱语伤了太子,触怒了陛下和皇后,就不要在这里继续拉仇恨了,安安分分待着行不行!”

二皇子傅禹浩也看不下去了,板起脸来打圆场,终于把沈若婳拉回了位置。

他这话倒是也给了傅禹修台阶下,这是在暗示他刚刚沈若婳的话不过是一时胡言乱语,最好不要放在心上。

“殿下,我们也入座吧。”

章媛看沈若婳没有想解释的意思,拉了拉傅禹修的衣袖坐到一旁。

傅禹浩端着杯酒左看右看都觉得不对劲,叹了口气说:“额,今天叫你们两个来呢,本来是想大军凯旋你们合奏一曲助助兴,现在看来就算了吧。”

却不想话音刚落,章媛就站起来行了一礼,无比坚定地说:“二殿下凯旋乃是宣朝大喜,臣女与三殿下也为您高兴,这献曲也是早有准备,还希望二殿下不要嫌弃。”

傅禹浩看了看旁边的沈若婳,她好像没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正自顾自地端起酒杯喝酒,咕嘟几口就是一杯,好像把这烈酒当成了解渴的水一样。

再看看他那个始终一言不发的三弟,此时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只是眼神总也是有意无意朝沈若婳身上看。

“那就,有劳了。”

于是在满场的注视下,成安侯小姐章媛和三皇子傅禹修一个抚琴一个吹箫,那叫一副郎才女貌。

据说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成安侯府是个家世清明的没落贵族,和不得宠的皇子倒也门当户对......

今天能出席这场宫宴的虽然大多都是大臣,没多少女眷,但是看到这幅场景,还是抑制不住熊熊的八卦之心,今夜这好戏可真是轮番上阵呢。

沈若婳喝酒的动作停了,看着瘦得跟竹竿似的傅禹修,正专注地吹箫,长萧沉闷的声音如同呜咽,自己刚才是吓到他了吧。

被推出来当挡箭牌的后果他也能预料到,太子傅禹明的报复,还有皇帝和皇后的怒火,甚至是一些觊觎沈家的人,都会把他当做绊脚石的。

他和自己不过萍水相逢,却要承受这些牵连。

似乎是察觉到沈若婳的目光,傅禹修朝这边看过来,正将她满脸的纠结看在眼里。

她在想什么,刚才的话是有心还是无意,为什么,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许许多多的疑问盘旋在他此时的脑海里,他只想宴会快点结束,好向她问个究竟。

“哎,你们年轻人啊,真让我看不懂。”

傅禹浩在旁边半支着腿,举着杯子和沈若婳碰了碰,继续漫不经心地说:“但凡利益和感情分不清,迟早要出大乱子,你要是喜欢他就不该利用他,要是利用他,就别把喜欢挂在嘴边,狠狠地利用个彻彻底底,这才不枉背了骂名。”

“知道了。”

沈若婳罕见地没有反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就朝外面走了,她向来目中无人惯了,这种宴会也是想走就走了。

出了安乐殿,沈若婳忍不住抬头仰望星辰,深吸一口气,父母兄长是否都在天上看着自己,今天的事是她第一次为了保全沈家如此利用一个人。

“爹,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她们沈家一向光明磊落,老爹和大哥从来不屑于这些阴谋诡计,难道到了自己这里,就会变成不择手段了?

喝了酒走在冷风中,仅剩的温度不断流逝着,眼看宫门口将军府的马车就在眼前,身后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沈若婳没在意,却不想手臂一紧,竟是差点被大力带倒,整个人都踉跄着跌进了对方怀里。

傅禹修也是一愣,他没想到往常壮得跟头小狮子似的沈大小姐,这种时候还弱不禁风起来了。

磕在傅禹修胸口上的沈若婳疼得揉鼻子,这人真是瘦骨嶙峋,撞上去能把人磕疼。

“你....你干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