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是他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6 01:46:54 字数:2355 阅读进度:24/150

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满场再次陷入死一样的寂静,王贵妃端茶杯的手一抖,茶水撒了满桌子,但她可顾不了那么多,下意识就看向自家儿子。

这丫头不会喜欢的是自己的二皇子吧?那这真是太好了,今天就是拼了命也要把这婚事请下来,有了西北军,再加上她们丞相府,自己的浩儿哪里还会顾忌太子。

想起之前两人的种种相处,越来越觉得有可能,顿时心下激动,却依旧压抑着柔声说:“陛下,婚姻大事总不好武断,既然婳婳有了心仪的人,倒不如先听听她的想法,咱们这些做长辈的才好为她掌掌眼。”

虽然在心里已经锁定了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她话可没说太满,只是看看到底是谁,如果是自己的儿子自然极力促成婚事,要是其他人,大可推卸她年幼无知被人哄骗了感情。

此时的宣帝只能用山雨欲来风满楼形容,阴沉的脸能滴出水来,就是袖中的手都是青筋暴起,要不是碍于情面还在端着,帝王威严,从未如此被践踏过。

听了王贵妃的话不仅没有丝毫的好转,反而是一种压抑着滔天怒火的前奏,让人丝毫不怀疑要是沈若婳但凡说出一个名字,下一刻就会被他下旨处斩,永绝后患。

“是谁?”宣帝听到自己咬牙切齿地问出来。

太子傅禹明更是愣在当场,他刚刚请婚的姿势都还没收回呢,沈若婳,竟然在在所有人面前说她喜欢别人?

那自己呢,算什么,大笑话吗?

话说出口,沈若婳也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如果今天不能拿出说得过去的答案,赐婚在所难免。

“请陛下娘娘恕罪,是臣女辜负了太子厚爱,但是人心难控,婳婳心里已经有心仪的人,他是....他是...”

沈若婳知道自己这话的后果是什么,不仅仅是自己,就是这个背黑锅的人都将成为众矢之的,身侧的手死死捏住裙摆,是谁她也不知道啊。

“是谁!”

宣帝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几乎是怒吼出声。

激烈斗争的沈若婳被这一吼吓了一跳,下意识脱口而出:“是三皇子傅禹修,我喜欢他!我想要嫁的人是他!”

咣!

一声闷响自身后传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朝门口看去。

沈若婳意识到什么,缓缓转身,然后,她就看到了自己刚刚说的那个名字的主人,正一脸茫然地站在那。

四目相对,万籁俱寂。

他手中的琴因为刚刚沈若婳的话太过震惊掉在地上,此时琴弦发出轻微的颤动。

“呀!殿下你有没有被砸到,没事吧?”

率先打破僵局的却是傅禹修身后赶来的一女子,柔声询问之后连忙去查看摔在傅禹修脚尖上的琴有没有砸到他。

只是很快她也察觉到了不对,疑惑抬头,怎么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

尤其是上首的帝后和贵妃,那眼神就好像要吃人一样,慌忙行礼请罪:“三殿下等臣女取东西来迟了,还请陛下娘娘恕罪。”

有人认出了这女子,她是成安侯家的小姐章媛,成安侯,似乎就是三皇子的恩师来着,这时候这两人出双入对会不会还有其他的关系。

气氛一时微妙极了。

二皇子傅禹浩已经捂着脸躲到一边,没错,这两人正是他请来的,本来是想借这样的场合给沈若婳提点醒,傅禹修可早有意和成安侯家小姐结亲,接近她目的不会单纯。

可是谁知道这事情最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这沈若婳前脚刚说喜欢三皇子傅禹修,后脚人家就成双成对地出现在她面前。

自己今晚准备的这个惊喜,可真是够及时的。

落后几步的章媛没听到沈若婳刚刚的话,还在那一个劲地道歉,倒是傅禹修已经从巨大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自己低头把琴重新捡起来,只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的慌乱和无所适从。

“沈若婳,今日你给的耻辱,孤记住了!”

太子傅禹明也好像失态一样,也不管这是什么场合,对沈若婳放了一句狠话后扬长而去。

堂堂太子亲自请婚,还被当众拒绝,现在他只觉得自己已经成了整个天下的笑话,哪里还会在乎什么风度。

宣帝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门口自己很少去关注的三儿子身上,微微眯起眼睛,思绪飘远。

修儿,这个称呼多少年没有叫出口,可是当年他五岁封王的时候,昭告天下的圣旨中还有这样一句:三皇子修天资聪慧,可堪大器。

后来呢,自从亲生母亲容妃上吊自杀以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天资不再,恶疾缠身,后来竟然连话都不会说了,直到母妃一族连年叛乱被连累,本来有的王爷封号都被剥夺,被赶出宫,发落到都城最不起眼的贫民窟苟延残喘。

这是所有人对这个皇子的仅有的印象,一个不再对朝堂有什么影响的皇子,就这么平平静静待着就行了,谁知道现在竟和宣朝最棘手的问题搅在一起。

沈家的大小姐,将军府的少主,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喜欢他,要嫁给他。

将军府,西北军,没有人会小看沈家的实力。

没有谁会以为这背后只是小孩子之间简单的情情爱爱,这一定是早有预谋的策划,到底是沈家想要利用这样一个三皇子重夺兵权,还是傅禹修本就不甘寂寞,蛰伏这么多年终于看准时机把握住了沈家这翻盘的机会?

“沈若婳,你眼里对皇家威严没有半分尊重,朕和皇后对你的多年关心疼爱都是看错了人!”

宣帝终于开口,却是直截了当地给沈若婳定罪,他的语气平静,却蕴藏着无穷的威严,帝王的怒火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沈若婳对这样的结果早有预料,此时反而是很平静地跪下磕头,声音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耳中:“陛下,娘娘,臣女知罪,要打要罚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婚姻大事,恕难从命。”

所有人看着这个平日里飞扬跋扈的大小姐,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这一瞬他们在她身上看到的,竟然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冷静和强硬。

没错,是强硬,宣帝已经明确地感受到,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现在还要逼她的话,这丫头可能会不顾一切做出什么更出人意料的事来,到了那时,局面才是真的无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