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王贵妃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3 06:09:05 字数:2283 阅读进度:21/150

沈若婳张开手漫不经心地欣赏自己的指甲,回答得也漫不经心,“这里是将军府,我是沈家少主,我去哪需要向太子殿下汇报吗?”

傅禹明站起来居高临下,然后缓缓地弯腰逼视她,“这就是你想到的办法,你以为联合那个废物就能改变什么,笑话,皇权之争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哑巴插手了!若是他偏要不自量力,孤不介意让他清醒清醒!”

沈若婳丝毫不惧,同样逼视回去,甚至语气更强硬:“太子殿下在怕什么?你不会轻易退步,沈家也还不是让人能随意摆布的砧板鱼肉,我父兄皆死,孤女一个,更没有什么是会害怕的。”

太子的脸沉下来,他很少的情绪波动好像每次都是因为遇到了沈若婳。

“嫁进东宫有什么不好,你还是将军府大小姐,甚至还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储妃,还有什么不满足?”

“沈家人洒脱,在西北自由自在惯了,做不了深宫怨妇,恕难从命。”

如果说以前沈若婳还心存一点幻想的话,在出了蔡宝林那件事后她更认清楚自己的心了,自己是绝对不能忍受丈夫三妻四妾左拥右抱,人活一世要是自己都不快活,再多权势也是浮云。

两人这你来我往的交锋看得周围人胆寒,但自家小姐那态度着实太强硬了,太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拒绝,这要是转身来硬的难道还能抗旨拒婚不成。

“那就走着瞧。“

最终还是太子扔下这句话后不欢而散,他本来一大早来接沈若婳一同进宫赴宴,谁知她竟然夜不归宿,还是去和那个连话都不会说的傅禹修鬼混!

拳头狠狠锤在车壁上,太子脸颊肌肉微微抽动,“傅禹修!”

二皇子凯旋归来,朝野内外自然又是一派歌功颂德,夜宴还有些时候,王贵妃宫中一早就众妃恭贺,命妇云集,俨然一副后宫领袖的模样。

沈若婳也被请到了玉兰宫,王贵妃这里她以前也是常常来的,只是今天,敏感地察觉到气氛不对,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有意无意地朝自己这里飘,王贵妃说话更是意味深长。

“婳婳啊,婚姻可是一辈子的事,到底还是要寻一个自己喜欢的,咱们女人啊,不就图一个过得舒心嘛。”

说着还若有所指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沈若婳无奈苦笑:“娘娘多年盛宠,确实令人艳羡。”

王贵妃听这话笑得畅快,四十岁的人了保养得宜依旧光彩照人。

“傻丫头,本宫如今地位哪还在乎什么这些,现在我只担心你禹浩哥哥太过鲁莽耿直,如今沈家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这么多年他对你的疼爱我可都看在眼里,你们大可以互相扶持。”

沈若婳有些不祥的预感终于成真,看来连这个王贵妃也想插一脚了。

“本宫又一向疼你,要是你嫁过来成了媳妇,咱们娘俩在宫里也好有个说话解闷的伴儿。”

沈若婳内心狂跳,但面上不显,依旧一脸的懵懂,“娘娘真是说笑了,若婳一直把殿下当兄长爱戴。”

同时心底泛起浓重的悲凉,果然什么东西在权势之争上都会变了味道。

王贵妃看她态度坚决,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倒是一路亲昵地拉着人朝宴席走去,不仅路上遇到的人都看到了,甚至到了宴席还一副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

这着实把上首的姜皇后气得不轻,二皇子凯旋出尽风头,早上她特意派太子去接沈若婳,两人要是共同赴宴,这样在百官眼里太子还是能将西北军稳稳操控在手中。

可谁知这沈若婳还拿乔,和太子吵了一架之后自己凑到王贵妃那去了,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打自己的脸。

可就算再不爽她又能如何呢“婳婳,你怎么现在才来啊,都等你好一会儿了,上次你给我的珠宝让宫中巧匠打造了头面,咱们一人一套。”

宫女端上一套精美的首饰,沈若婳果然看见不少出自自己献上的珠宝,与皇后头上就有相似的。

“来,这发簪你们这种年纪的小姑娘戴上最是好看。”

姜皇后说着拿起一支玛瑙发簪亲自给沈若婳戴上,惹得满场又是一阵艳羡,这沈若婳还真是受宠,皇后贵妃两人都对她百般拉拢。

沈若婳可没想那么多,回来依旧坦然端坐沈家席位,现在她本就是将军府唯一的继承人,就算是在这样的场合,最显赫的位置依旧有她一席之地。

倒是周围武臣对这个乱入他们之中的小丫头十分不满,沈家再怎么说也是过去了,现在没人继承兵权,可还要留一个什么少主在,还是个丫头片子挡在他们前面,怎么都让人不舒服。

“婳婳怎么没同太子一起来?”

今日的主角,二皇子傅禹浩很是随意地进了宴席,也是落座沈若婳身边,她现在的位置以前可是沈大将军的首位,和皇子平起平坐也不奇怪。

“早上来找我兴师问罪,没理他。”

沈若婳耸耸肩,继续嗑着瓜子,宫宴她最喜欢带一袋瓜子,边看戏边嗑瓜子。

傅禹浩没说什么,只是扫了入口一眼继续说:“待会儿三哥送个惊喜给你。”

“哦?”沈若婳好奇上了,傅禹浩还是很少故弄玄虚的。

人陆陆续续都到了,皇帝对自己凯旋而归的二皇子一顿嘉奖勉励,自然又少不了大臣们一番敬酒吹嘘,旁边的沈若婳更加觉得无聊,面前的瓜子皮都堆了小山一样。

“太子殿下携蔡宝林到!”

随着内监的一声通报,不少人还是把目光转了过去,实在是最近城中关于这个蔡宝林和将军府大小姐的风言风语不少,没想到今天太子会大摇大摆地把一个侍妾带到宴席上来。

这算是羞辱不知天高地厚的沈若婳吗?

就是皇后看到太子的这番举动都有些皱眉,下意识就去看沈若婳表情。

可这大小姐哪里在乎,也就一瞥,就继续转头嗑瓜子去了,相当的无视。

“二弟,恭喜你。”

太子傅禹明也是来到傅禹浩说了几句场面话,可那目光始终若有若无地停留在旁边的沈若婳身上,似乎想看看她对自己身边站着别的女人会有什么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