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帮她相亲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1 09:19:28 字数:2273 阅读进度:18/150

炭火烤过的糍粑香糯,金灿灿的酥皮下就是甜甜的芝麻糊。

“快吃吧,我一直放怀里捂着还热乎。”

看她因为赶来红彤彤的脸庞,傅禹修眼角跳了跳,他突然升起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把纸袋放在旁边,拿起炭笔刷刷在纸上写着,然后递过去。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沈若婳念出来,却还是满脸的疑惑。

“这就算对你好了吗?你也太好骗了,你记住了,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为了自己的目的谁都可以装出来,以后别轻易对一个人感恩戴德。”

她一副人生导师的老成模样拍拍傅禹修的肩膀,见他又是狂汗表情,才不好意思地咳了咳,“不过你确实与别人不同,都城的人要么是怕我,要么是怕沈家,他们只会带着世俗的眼光恨我或是讨好我,只有你不会。”

这是她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感受到的,这个小哑巴很真实,是她不讨厌的那种人。

“那你对我这么好是有什么目的?”

沈若婳看着傅禹修再次递过来的木牌,上面的话好像一下子就击中了她心底的某处。

“三皇子傅禹修是个不错的人选,只要嫁给他就能让将军府摆脱困局!”

“他是哑巴,又活不长久,等他死了之后你将重掌西北军.....”

陵县几位老将的叮嘱还在耳边盘旋,看看还在等自己答案的傅禹修,沈若婳慌乱了,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目的吗?

虽然她很唾弃这种利用别人的卑鄙行径,但看看自己现在的行为,分明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去的,或许在她的内心早就已经接受了这个办法,只是还在自欺欺人而已。

这样的沈若婳,和自己一直唾弃的人又有什么区别,甚至更虚伪吧。

“额,那个,我当然也是想让你帮忙了,帮我,帮我......”

面对傅禹修询问的眼神,沈若婳急中生智,脱口而出,“帮我约见都城的世家公子们,对,就是这样,我一个闺阁女子出面总是不好,你是男人,又是皇子,总归有点面子。”

啪嗒,傅禹修本来端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水倾了满身,脸上复杂莫名的情绪轮翻表现了个遍。

好半天他才缓过神来,刷刷写下:“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相亲啊,我不能嫁给太子,其他人也不敢娶我,只能我主动出击。”

对,这样一来自己就不会利用他了,沈若婳如此想着,顿时觉得这个办法着实不错。

“你只需要发帖邀他们来府中,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就行了,要是成了,感激不尽。”

要是成了,还感激不尽?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牵线搭桥的媒人吗?

这一刻傅禹修的心情真是冷到了冰点,可沈若婳还在为自己急中生智想到的办法得意不已,在旁边喋喋不休,没注意到他紧握的拳头,也没注意到他逐渐阴沉的脸。

“好,我会帮你的。”

这是他最终的答复,倒是不出沈若婳的预料,这人果真很够义气。

可等沈若婳心满意足地翻墙而去,前来收拾的阿离见鬼一般地看到他家一向温润如玉的殿下摔碎了一整套茶具。

都城适龄的世家公子很快收到了一份来自三皇子傅禹修的请帖,有单独的,也有三三两两的,原因都是一样,三皇子请他们过府喝茶叙旧,这本来是贵族世家之间再正常不过的往来,只不过因为这人是傅禹修,总是透着些许奇怪。

“那个哑巴废物?有什么好叙旧的,我们和他有什么旧好叙。”

这是不少人的疑惑,但人家毕竟是皇子,这个面子还是不能不给。

一大早沈若婳就在镜子前鼓捣,地上扔了一堆衣服,旁边摆满了珠翠,可她还是不满足。

“不行不行,这些都太生硬太强势了,男人都喜欢那种妩媚可人的,不能让我看起来就是母老虎的!”

青竹在旁腹诽,您还真是有自知之明。

怀着一肚子疑惑走进三皇子府的公子哥们,在看到冷着脸的三皇子傅禹修后更是一头雾水了。

这茶水都喝了一壶又一壶,茅厕都去了一次又一次,这尊大神依然端坐如山,连句话也不说。

哦,不对,他本来就不会说话的。

那还叙个鬼的旧啊?

就在众人打算起身告辞的时候,游廊远远走来一窈窕身影,初看芙蓉出水,再看弱柳扶风,娉娉婷婷缓步走来,盛装之下如凌波仙子驾临人间。

众人眼睛都看直了,站在傅禹修旁边的阿离,感受到他家殿下瞬间整个人周身弥漫起丝丝冷气,冻得他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这是哪里来的佳人?都城竟然有如此国色天香,几位公子都看傻了,然后就一路看着这美人来到跟前,翩翩行礼:“小女子来迟了,让诸位久等。”

甚至还含羞带怯地看了一眼大家。

沉默片刻,然后在座众人齐齐爆发惊叫:“是沈若婳!”

这些人五人六的世家公子几乎是同时连滚带爬地四处躲避,有人差点没往桌子底下钻。

“女侠饶命!”

“女侠饶命啊!”

沈若婳再看了一眼,这些分明就是自己曾经教训过的纨绔子弟。

“怎么,怎么都是这些人?”

沈若婳不解地看向傅禹修,他从主位上走下来,递上木牌:“分明是你得罪的人太多了。”

好吧,沈若婳承认她以前是任性了点。

放走了这批世家公子,傅禹修又让阿离继续去发请帖。

一时湖中亭就剩下他们两人,傅禹修看向她,今日的沈若婳是真的很美,与过去他看到的任何一次都截然不同。

他以为沈若婳只会是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就该骑在马上飞扬跋扈地朝人甩鞭子,但是看看现在,乌发如云绾做高髻,花钿下明眸皓齿,长睫左右顾盼,就像失落人间的精灵,就是皱眉也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怜爱。

这一刻,傅禹修几乎清晰地听到了自己肋下三寸几乎要脱缰的剧烈心跳,她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沈若婳,那个在雨夜中将自己紧紧护在怀里的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