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示威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18:11:21 字数:2353 阅读进度:15/144

“姐姐?你几岁了还叫我姐姐,我早上不过仗义执言,你呢也不必放在心上。

皇后对太子管教严苛,身边很少有女人,你要想在东宫立稳脚跟,最好还是早点为自己打算,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沈若婳被她这句姐姐雷得外焦里嫩,看她早上那般狼狈,现在这么快就焕然一新出现在自己面前,直觉也不是什么好人。

果然,刚才的恭敬只是做做样子,听沈若婳这么一说,蔡若云淡笑。

还抬手扶了扶头上金灿灿的金簪,轻蔑的目光落在沈若婳身上,“我叫你一声姐姐也不过是看在太子殿下面上,如今我已经是东宫册封的宝林,倒是先你一步入府,沈小姐,如今站在你面前的已经是天家皇妃了。”

“你这个人怎么这般不要脸!要不是小姐替你求情你早就被蔡郡守打死了,现在还敢到我家小姐面前耀武扬威,小姐堂堂将军府嫡女,国色天香,也不照镜子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就敢在这耍派头!”

沈若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旁边的青竹早跳出来反唇相讥,这话说得沈若婳脸都烫了,国色天香,自己有吗?

蔡若云被青竹嘲讽也不见生气,反倒是走近两步,凑到沈若婳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昨夜殿下可是唤了一晚上你的名字。”

然后就扭着细腰仪态万千地原路返回了。

青竹见沈若婳愣在当场,还以为自家小姐气得不行,赶紧上前安慰:“小姐您以后可是太子妃,她不过一个侍妾,以后有的是办法好好收拾她。”

却见走神的沈若婳猛吸了几口气,然后捏住自己鼻子一脸的嫌弃:“娘的,她吃韭菜合子了!”

陵县督税的最后一天,蔡郡守又安排了宴会招待太子和沈若婳,只不过多了一个蔡宝林坐在旁边。

这两天能够进军营见沈家的旧部,沈若婳还是很满意这次出门的,现在心情大好该吃吃该喝喝,倒是让不少等着看她难堪的人意外了一下。

纷纷感叹这沈若婳果然隐藏得够深,这种场面都能泰然自若。

“......殿下,来尝尝这个冬笋乌鸡,这可是妾身亲自做的呢。”

整场宴席也就旁边的蔡若云最忙,一会儿要太子尝尝那个,一会儿又要太子尝尝这个,只是在场只要是有眼睛的都看到,太子的目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沈若婳。

“婳婳,来。”

在蔡若云殷勤布菜的空档,傅禹明亲自夹了一块肉想放到沈若婳碗中,却被她毫不客气地避开,砸吧砸吧嘴一脸的嫌弃,“别夹菜了,上面有你的口水呢,脏。”

太子傅禹明石化,众人石化。

沈若婳却丝毫没在意他的尴尬,擦擦手站起来,环视一周,“我吃好了,诸位慢用。”

就已经大摇大摆地朝住处走了,倒是郡守蔡茂屁颠屁颠地跟在后头,追上沈若婳笑着说:“难得这次殿下和沈小姐能一同驾临鄙府,下官还特意为沈小姐准备了薄礼,还望笑纳。”

“还有礼物?”

沈若婳停下,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他笑出褶子的脸上,才接过婢女捧过来的木匣子打开,这一看差点没闪花她的眼睛。

这不小的木匣子里竟然堆满了金银珠宝,就是指头大的珍珠都铺满了箱底,更别说那些绿宝石啊猫眼之类的,好些还是沈若婳根本就没见过的。

好东西啊!

沈若婳环顾四周,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搓搓手犹豫,“这不太好吧,就这一颗东珠都能够一家人衣食无忧一年,这太贵重了。”

蔡茂早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底鄙夷,面上却坚决往她怀里推,“哎,有什么不好的,大小姐您将来可是要做储妃的人,这点东西孝敬您还怕拿不出手呢,您就收下吧。”

沈若婳似乎仔细想了想,终于还是抱着那匣子没撒手,笑意盈盈地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蔡茂这才心照不宣地目送沈若婳捧着那一箱子珠宝离开,等人消失在转角之后,脸上笑意被冷笑取代。

返程的路上沈若婳还是执意要骑马,一身金线刺绣的骑装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却都掩盖不了女子娇美的面容,神态动作骄傲如孔雀,头顶一顶金灿灿的小冠,金叶子随风晃动,平添几分活泼可爱。

至于抛头露面的合不合礼数,就从太子傅禹明移不开的目光里,随从们都知道他们家殿下是有多吃这一套。

太子一行人还没回到都城呢风言风语就再起,不过这次多半是嘲笑沈若婳的。

“太子带了沈家小姐去督税,却宠幸了蔡郡守家的养女,两个人出去,带回来了三个人,这响亮的耳光打在那丫头脸上,真是想想就觉得痛快!”

“可不是嘛,皇后想来是要给沈若婳一点颜色瞧瞧,不仅没有责怪太子,还迅速封了那侍妾宝林入住东宫,这分明就是故意给她难堪,一个孤女而已,竟敢拒婚,真当自己是储妃的不二人选了,真是笑话......”

玉兰宫中笑声不断,连树枝上的鸟雀都惊得纷纷扑翅逃离。

“你们当真以为皇后此举只是为了让沈若婳难堪吗?”

一道慵懒的声音从珠帘后传来,榻上的人摇着羽扇漫不经心地说。

众妃子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贵妃娘娘有何高见。

贵妃王嫣,二皇子生母,她身后站着的可是宣朝最大的家族王氏,她的见解从来就不和这些深宫妇人在一个层面上。

“沈家是只剩一个孤女是没错,但你们可别忘了将军府的西北军可是只认人不认符的,就这一样,沈大小姐就能有恃无恐,别说她根本就不会把这些后院的勾心斗角放在眼里,就是太子妃这个位置,她也未必瞧得上。”

有人不解,“那皇后这样做会不会让她更加抵触,以这丫头行事乖张的性格,更不会愿意拱手把西北军交出来了。”

王贵妃掩唇一笑,继续说道:“皇后这是哄骗不成想要来硬的了,你们可都别忘了现在陵县可是蔡家在一手遮天,沈家旧部现在被困在那,只要蔡茂随便来点手段,都够将军府难受的。”

众妃恍然大悟,姜皇后这是打算联合陵县的地主蔡家打压将军府旧部,这送女人不过是一点联盟的手段而已。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有空,本宫也想请沈大小姐来玉兰宫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