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成亲的人选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18:11:21 字数:2376 阅读进度:14/144

有人愤愤不平,沈若婳知道这些老将这些年处处被排挤,日子不好过,特别是孟氏崛起之后,把曾经的沈家当成了垫脚石,不仅到处陷害将军府的旧部,甚至还想夺取沈家西北仅存的兵权,那些可都是沈家辛辛苦苦打拼经营的心血。

“几位叔伯不必灰心,孟家行事嚣张跋扈,皇帝就算是因为忌惮也不会让沈家落入他们之手,再说了,当年父亲临去前已经把虎符绶印传给我,我一定不会让沈家就这样分崩离析的。”

当年沙平关失守,她父兄上阵激战之前,把能够调动沈家军的虎符和印绶都给了她,这可是先祖昭告天下的,永远属于沈家的东西,所以这些年就是皇帝也不能把东西收回。

“小姐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区区虎符能有什么用,最重要的还是您自己要争气啊!”

终于还是有人说到了重点,看着沈若婳连连摇头叹息。

额,好像这些年自己确实有点不争气,沈若婳吐吐舌头,他老爹是希望她将门虎女,结果倒好,现在自己‘名声在外’,沈家大小姐的名头总是和废物草包挂上钩。

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吧,姜皇后总是要把自己打造成什么名媛淑女,学好相夫教子,这分明就是要把自己变成后宫女人的节奏,当然不能遂他们的意了。

最终还是从小最疼她的张副将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姐如果真想救沈家于危难,现在唯有依靠婚事扭转局面,皇帝不是都已经说了的吗,只要你成亲,沈家以后就交给你夫婿来打理,这也许,是个转机也说不定。”

沈若婳一拍脑袋,“我也正因为这事儿发愁呢,各位叔伯都知道皇帝的打算,分明就是要把我嫁给太子,这样就能顺理成章地拿到虎符了。

就是这次来陵县也是他们的计谋,这里是世家大族的根基,能配得上我的世家公子大多在这,我这和太子成双入对地一来,谁还敢娶我?”

她这直白的话说完,众老将都是纷纷扶额,小姐你就不能矜持点!

张副将点点头,想了想又说:“门当户对的世家公子不敢和太子对着干,如今就是想为小姐找个低门小户的也很可能会被陛下以不相配阻止.....”

他摸摸下巴,皱眉沉思,“如此看来,只剩下唯一的一条路了。”

沈若婳一听就眉毛皱成一个八字,打断他,“等等老张头,你不会是要我......那个吧?”

张副将没想到这小丫头也有这等觉悟,满意地点点头:“没错!思来想去就只有这办法最适合小姐你了。”

沈若婳连连摆手,“不行的,我做不来的!”

“你行的!相信自己。”

沈若婳苦了个小脸,满脸哀戚,“这样我后半生就只能青灯古佛相伴,整日吃斋念佛.....”

咣铛一声,张副将差点没站稳,这都哪跟哪啊?

“我是让小姐找个皇子出嫁,不是让你找个寺庙出家!”

“皇子?”

沈若婳疑惑了,皇子还不照样是皇家的人,这样一来沈家的兵权还不是要保不住。

“当然不是让您嫁给太子这样必定要继承大统的,而是挑一个能够掌控的,皇帝又找不到理由阻止的皇子。”

顿时有人出来附和,一看就是这帮老家伙蓄谋已久,围在一圈还分析上了。

“你们你看啊,太子是万万不能的,再从余下几个皇子中挑,二皇子母家强势,要是嫁给了他只怕这小子立马就能踹了太子上位,到头来沈家还是保不住,四皇子风流成性,皇子妃都是第三任了,也没位置,五皇子.....额,还是算了吧。”

沈若婳暴汗,五皇子还是个尿床的奶娃娃吧。

“要不四皇子侧妃也能将就将就,再不济等五皇子长大也要不了几年.....”

几个老头到最后直接挤开沈若婳在那叽叽咕咕谋划上了,听他们的打算沈若婳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蹦起来往里凑:“不是还有一个三皇子嘛,三皇子傅禹修!”

讨论得热火朝天的众老头顿时一愣,三皇子傅禹修?

“好像是个哑巴。”

“据说恶疾缠身活不长。”

“还是个不通文武的废物。”

互相对视一眼,随后一拍脑袋,齐齐感叹:“妙啊!”

张副将更是激动得直接抓住沈若婳,“丫头!这真是个好人选,他好说也是皇帝的儿子,娶你也是绰绰有余的。”

“就他那药罐子,又不会说话,你嫁过去后还不是能吃得死死的!”

“对啊,还是个短命鬼,等他去了后整个将军府都将重回你掌控,就是皇帝也拿你没柰何。”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连傅禹修病故之后沈若婳如何夺兵权都谋划清楚了,顿时就觉得这个三皇子傅禹修真是合适极了。

旁边的沈若婳已经石化了,小哑巴可真惨,不过更惨的是自己吧。

婚姻大事在他们这里都成了勾心斗角的筹码。

“丫头,这可是个好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对,这是沈家唯一的机会了.....”

沈若婳从军营里回来,脑海中还回荡着几位老将的热切希望,所以,这是要自己想办法接近傅禹修,然后,嫁给他,再然后,利用他。

目前来看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甚至自己能做得更好。

只是这样一来,未免太过卑鄙了点,想起那小哑巴总是受伤的神情,实在不想把这些算计用到他身上。

刚刚回到郡守府中,沈若婳正准备更衣休息,青竹通传有人求见。

“是早上那个女人。”

青竹低声在沈若婳耳边提醒,实在是现在这女人变化得太大,怕自家小姐认不出来。

沈若婳还真是差点认不出来,愣在原地看着缓步走进来的人。

与早上的狼狈简直是天差地别,如今她已经锦绣绫罗在身,头上也盘成妇人发髻,金钗步摇熠熠生辉,确实是个美人,让人第一眼都挪不开目光,就这么从门口走到沈若婳面前的功夫,那纤细腰肢已经扭得沈若婳眼睛都花了。

只是,早上刚被打得那么惨,怎么恢复的如此之快,除了脸上还有些红肿,半点也找不到早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影子。

沈若婳摆摆手说道:“你要是还有伤就不要逞能。”

她却径直走到跟前,盈盈下拜,声音如黄鹂鸟清脆地传来:“若云给姐姐请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