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让我恶心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18:11:15 字数:2237 阅读进度:13/150

一夜无眠,沈若婳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的。

一大早就收拾好朝太子的住处走去,她已经决定了,就算忤逆皇帝皇后也好,也不要和太子待在一起了,今天她就要回将军府。

到了门口也不见护卫,沈若婳敲门也没人应,连声呼唤了几句之后只能自己推门进去。

一进房间,沈若婳就忍不住皱眉,再一看地上,散乱的衣物堆叠在一起,里面赫然还有女子的襦裙。

她不是傻子,这要是都还看不明白也算白长这么多年脑袋了,转身就要离开。

身后幔帐中却有人动作。

“你是谁!怎么在孤的床上!”

“殿下.....殿下恕罪....”

随着太子傅禹明惊怒交加的吼声,女子带着哭腔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昨夜的事....殿下难道都忘记了吗?奴家冒犯了殿下,愿以死谢罪!”

“滚!滚出去!”

傅禹明直接把人从床上拽了下来,一抬头却看见沈若婳正愣愣地站在那里。

“婳婳.....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婳婳你听我解释!”

傅禹明现在只想澄清误会,沈若婳却已经回过神来,加快脚步逃也似地出了门。

秋风中一边拍着脸一边朝自己住处狂奔,终于还是忍不住扶在游廊处呕吐起来,是的,现在的她只觉得恶心,想起太子对自己的那些触碰从头到脚都觉得恶心。

皇家就是这样的,自己想要妥协的未来就是这样的,以后太子还会有数不尽的女人,这样的丑态自己还要经历无数遍。

不要!这种恶心的未来她不要!就算是拼个鱼死网破自己也绝不会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收拾东西我们走!”

回到住处的第一句话就是招呼青竹收拾东西,青竹虽然疑惑但从来不会忤逆小姐的意思,麻利地把几件换洗的衣物打包就跟在沈若婳身后出了门。

刚到大厅就听到女子凄惨的哭喊声,男子怒骂声夹杂其间。

沈若婳看到蔡郡守正站在边上指挥丫鬟婆子抽那个女人的耳光,而太子傅禹明却是失神地站在旁边,目光悠远,脚边女人的哀嚎哭泣似乎根本不为所动。

那女子本来生的极美,水灵灵的脸蛋此时却被人一巴掌一巴掌狠狠抽上去,瞬间肿得不成样子,嘴角就算流着血也要死死揪住太子衣角,哀求声不断。

“都住手!”

最先出声的却是沈若婳,她实在看不下去,明明错的是他们,却要一个弱女子承担。

听到这声音,傅禹明的思绪也是瞬间回笼,直接就是扑过来语带急切:“婳婳,一切都是误会,是这个该死的女人陷害的,你听我说.....”

“够了!是你伤害的人家,却还要在这里反咬一口,你真让我感到无耻。”

沈若婳推开他的手,现在傅禹明的任何触碰只让她觉得恶心,看了一眼地上伤痕累累的女人,沈若婳皱眉,从青竹的包裹里拿出一件干净的外袍先给她裹上。

这时一旁的蔡郡守终于也不能再当局外人了,诚惶诚恐地上来请罪:“太子妃恕罪,这贱蹄子私自动了心思勾引殿下,让微臣打发了便是,莫不要伤了您和太子殿下的情分。”

沈若婳把人扶起来,抬眼看着他这个郡守蔡茂,他本就是出身大家族,在陵城是一方豪强,对皇帝要赐婚给自己哪里会不知道,只是不屑而已,对自己的不屑。

“蔡郡守无需自责,我与殿下也并未有婚约,这位姑娘既然服侍了殿下,自然会有内宫礼法安排。”

他不屑,沈若婳更加没将他们放在眼里,直接否认了他太子妃的称呼。

蔡茂也是个人精,连连拱手道歉,“如此,真是微臣的罪过了,沈小姐这是要出门去么?陵县倒是有几处风景极佳之地,沈小姐若是不嫌弃可前往一游。”

“不必了,将军府中还有事等着我处理,太子殿下,恕不奉陪。”

傅禹明听到她要走也回过神来,抬手一拦无奈地说:“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见我,但是现在你一个人回都城只会让风言风语更多,这样吧,你可以去陵县驻军逛逛,你父亲的旧部有不少在这里,想必,能让你散散心。”

听到这话沈若婳顿时又惊又喜,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愿意让我进军营?”

是的,进军营,谁能想到她这个将军府的大小姐,却是连进军营的资格都没有。

这么多年来她就被皇帝勒令禁止踏入军营,美名其曰是不想睹物思人,实际上是在慢慢斩断她这个少主和将军府的联系。

如今太子竟然肯让她见沈家的旧部,实在是值得惊喜。

傅禹明看她瞬间明亮起来的眼睛,心底也是一动,果然沈家在她心目中很重要。

自己本来是打算和她一起去的,也算是给将军府的那些老将们看看,他们的少主会成为太子妃,将军府,也迟早会归入他东宫门下。

傅禹明想抬手摸摸她的头,笑笑,“自然,你放心地去吧,是孤同意的,就算是陛下也不会说什么。”

沈若婳避开,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直接转身出了门。

陵县的驻军是守卫都城的近卫军之一,将军府一门衰落之后曾追随沈家的不少老将都被调回了都城周围,远离了西北那片沈家的根基。

所以,这里的守将有跟随沈若婳父亲南征北战的老臣,却没有真正属于沈家麾下的沈家军。

不过这些人看到大小姐来了,也是感慨万千。

“小姐.....都长这么大了,将军都已经去了八年了!”

几个老将围着她老泪纵横,让沈若婳都忍不住动容,是啊,八年了,爹爹和兄长都已经离开八年了。

八年前沈家一门血战沙平关,满门男丁尽数战死,偏僻的边境差点没能凑够装殓的棺材,灵柩回京时纸钱撒得如半城飞雪。

那一年,她十岁,就成了孤女。

“将军在天之灵要是看到今日的沈家,会不会后悔当年的孤注一掷!沈家满门忠烈竟换来如今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