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逼迫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18:11:09 字数:2410 阅读进度:12/150

沈若婳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殿下,我累了想回去休息,就不奉陪了。”

“坐下。”

傅禹明还在举杯饮酒,甚至脸上温柔的笑意都丝毫未变,声音却强势无比,按住沈若婳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

“放开我!”

沈若婳也是压抑着怒火,如果想要用这样卑鄙的方式让自己妥协,她就是背上大逆不道的罪名也不会顺从。

“沈家能支撑到今日,靠的就是你内定太子妃的身份,如果你想现在就让将军府成为众矢之的的话,大可以试试。”

太子轻飘飘地把话送到她耳中,按在肩膀上的手却紧紧禁锢着,端上来一杯酒凑到她嘴边,“喝下去。”

沈若婳看着逼到自己面前的酒,他说的没错,沈家佣兵多年,更是树敌无数,这么多年早已经成了这些世家大族想要踩踏的对象,如果不是皇族一直以来对自己这个孤女的恩宠,只怕早就墙倒众人推。

“喝啊!大家可都还看着呢。”

被人逼着,沈若婳不是第一次,父母兄长走后,将军府树倒猢狲散,这样的场景哪里会少。

只是在别人眼中,自己还有一个比较光鲜的外表,太子妃么?有一个傀儡身份而已。

众目睽睽之下,沈若婳还是喝下那杯酒,眼角有泪珠滑落,她飞快偏头躲到一边。

“我可以走了吗?”

她沙哑的声音哪里逃得过傅禹明的耳朵,心底一跳,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这样让她反感?

“婳婳.....”

傅禹明想解释一下,不过是因为刚才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自己难堪,所以有点生气而已,并不是要故意羞辱她。

“别碰我!”

甩开伸来的手,沈若婳站起来径直离开了。

看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傅禹明拳头紧紧攥起,狠狠地锤在酒桌上。

下面的官员虽然知道两人闹了不愉快,但是却没有谁敢上前搭话,全都装作在欣赏歌舞。

倒是太子傅禹明提着酒壶给自己倒酒,一杯接着一杯,周身冷得没人敢接近半步。

这可是太子啊,那个贤名在外,温润如玉的储君,竟然被将军府这个沈若婳气成这样。

宴席一角,一个人始终盯着独自饮酒的太子,刚刚两人的矛盾她可是全都看在眼里,如今见沈若婳能把太子气成这样,嘴角盈盈笑意止都止不住。

沈若婳回到住处扑进被子里,任由眼角的泪水肆虐,并不是因为今天太子这样对自己,而是她真的感觉到累了。

难道自己就只能这样拱手让出将军府,顺便把自己也变成一个强颜欢笑的深宫女人。

“遵从本心......”

突然想起小哑巴给自己的木牌,掏出来仔细抚摸着上面的字,紧紧捏在胸口给自己一点勇气,自己该怎么做才能遵从本心?

青竹在旁边看着也替她难受,弱弱地说了一句:“小姐也没吃什么东西,我去厨房给您熬点粥。”

可刚刚掩上的房门很快被大力推开,沈若婳惊讶地坐起来,就看到太子傅禹明浑身酒气地闯了进来。

“太子,你喝醉了!”

看着他的眼神,沈若婳察觉到一丝不对,站起来就要朝外面叫人。

就在这时,傅禹明长臂一挥把她逼到床边,整个人直接压了上来,充满侵略性地死死盯着她,“我没醉,我现在清醒得很,倒是你,从来就看不清形势,看不见我的真心!”

沈若婳想挣扎,奈何自己的三脚猫功夫都还是这个人教的,顿时被束缚住双手动弹不得,只能高声呼救:“来人啊!青竹!”

挣扎间从她的袖子里滑出一个东西,傅禹明眼疾手快地捞在手里。

等看清是一块木牌,傅禹明眉心渐渐聚集怒火,阴云密布:“是那个人的东西,你处处拒绝我,就是因为那个短命鬼,那个连话也不会说的哑巴!”

翻过来正看到木牌上写着的话:遵从本心,你不该是被人操控的傀儡

“原来在你眼里孤只是想操控你?你就这么信别人,也不愿相信我?”

傅禹修彻底怒了,今天他已经受够了沈若婳给的难堪,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的挑唆。

“够了傅禹明!你的所作所为不就是为了将军府的兵权,现在又何必一副惺惺作态,他说的没错,我该遵从自己的本心,我不会成为你的垫脚石!”

“那你又能怎样!”

一介孤女,她又能怎样?沈若婳直接被这一声吼懵了。

傅禹明修长的手指缓缓抚摸上她的脸,掐着她直视自己,危险而强势,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是你要不识抬举的,沈大小姐!”

话音刚落,沈若婳就感觉铺天盖地的吻落在颈边,整个人被他死死压制住。

“不要!不.....”

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沈若婳拼命挣扎,飞快拔下发簪狠狠朝他背上刺去。

傅禹明闷哼一声,终于脱了力让沈若婳寻到空档逃开,连滚带爬地缩到一边,哆嗦着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疼痛让傅禹明找回了几分理智,看着瑟瑟发抖的沈若婳顿时心下一疼,自己明明是来找她好好谈谈的,怎么会闹成这样。

“婳婳....”

他刚抬起的手被沈若婳避如蛇蝎,连看自己的目光都是充满厌恶的。

下了床,负禹明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先好好休息。”

回答他的只是沈若婳极力隐忍的抽泣声,似乎一刻也不愿意和他继续待在一起。

沈若婳不想哭的。

“懦弱无能的人才哭鼻子,沈家的人从来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这是二哥从小告诉她的,那时他还神采飞扬地叉腰冲她挑眉,告诉她有二哥在不怕,可是现在他们又在哪呢?

他们都死了,沈家再没有人帮她撑腰了.......

失魂落魄出来的太子傅禹明,在转角处撞见一个人,一个媚眼如丝的女人,身段窈窕,弱柳扶风。

看见他也不惊讶,笑着盈盈一拜,“若云参见太子殿下。”

傅禹明看着她,记忆里没有这样一个人,摆摆手,“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奴家是蔡郡守干女儿,是特意在这里恭候,服侍沈小姐和殿下的。”

还没说完就惊呼一声,靠上前来:“哎呀,殿下怎么流血了,可是受伤了,快让奴家看看。”

说着就把人往灯火阑珊处带了,园中花灯摇曳,呼呼秋风席卷了树枝上最后的枯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