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解释清楚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18:10:51 字数:2405 阅读进度:9/150

“喂,我说你根本就是会说话的吧,怎么要冒充哑巴呢?”

还是没声,倒是沈若婳先不自在了,现在自己可还被他抱在怀里呢。

这孤男寡女夜深人静的,再这么一搂搂抱抱,心思顿时就不安分起来。

尤其是他光裸的胸膛此时正紧紧贴着自己,滚烫的肌肤温度穿透薄薄的衣料,就是她沈若婳脸皮再厚也顶不住这等架势啊。

闹了个大红脸的沈若婳还是忍不住推了推身上的人,这才看清楚他此时的神情,此时的傅禹修就像一只无助的小兽,迷茫地看着自己。

叹了口气,沈若婳心软了,把人扶好盖好被子,拿过旁边早热着的粥递过去。

“呐,这次算是我欠了你人情,我沈若婳最讨厌欠人东西,你要快点好起来。”

傅禹修依旧迷茫着接过,但是虚弱的他刚刚又一场噩梦,此时更是虚弱得连碗都端不稳。

沈若婳无奈了,把碗夺回来,“算了算了,让你自己来怕是要饿死了,我来喂你。”

傅禹修没反应,他没看错吧,现在在自己面前的人真的是沈若婳。

她在.....喂自己喝粥?

“张嘴啊,不烫的。”

沈若婳吹了吹喂到他嘴边。

傅禹修继续茫然,但还是很听话地张开嘴咽下去。

院子里叫个不停的蛐蛐似乎都累得歇息了,秋夜极静,沈若婳甚至能听到他咀嚼吞咽的细微声音。

冷不丁抬头,正看到他瘦得突出的喉结滚动,那天在水中的场景刹那间不受控制地涌入脑海。

都城的人只是看到他救自己上岸就传出那么多风言风语,殊不知水中的事才是真正的惊骇,就是一向自诩行的端做得正的沈若婳每每想起都是尴尬得要命。

一想到他们之间竟然有了这样的肌肤之亲,现在再喂他吃东西,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他这坐立不安的样子哪里能逃得过面前傅禹修的眼睛,左右看了看,没看到自己那堆常用的木牌,只能去拉沈若婳的手。

“啊!你干什么!”

此时的沈若婳正是惊弓之鸟,咻地一下就站起来了,警惕地看着他。

傅禹修苦笑,指了指桌上的纸笔。

沈若婳那个囧啊,这才想起面前这个人是不会说话的,飞快拿过纸笔递过去。

“不过,刚刚我明明有听到你说梦话,为什么现在又不能说了呢?”

傅禹修写字的动作一顿,眼里情绪复杂。

看他这样子,沈若婳也不好再继续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尤其是他这样的皇子,多少身不由己。

“那天的事,是你故意的吧?”

看着他递过来的纸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沈若婳脸色有几分难看。

傅禹修再递过来一句话:“你不想被赐婚,所以想了那样的办法脱身。”

“是,都被你看出来了,不过不想被赐婚自然有我的苦衷,至于后来的事确实超出我的掌控,所以我很感激你救我,事情就这么简单。”

沈若婳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既然要说开就不会再藏着掖着。

鼓起勇气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当时在湖底你是逼不得已才那么做,我不怪你,但是你我之间身份差距,你最好不要因此有什么非分之想。”

她这直接的话让傅禹修愣在当场,他还以为当时沈若婳已经昏过去了,这件事就当作自己永远的秘密埋藏在心底。

现在被她直接点破,还警告自己不要有非分之想,这确实是沈若婳的性格。

刷刷几下,炭笔在纸上留下几个浅浅的字:我从未对你有过非分之想

他虽然身有缺陷,也确实很感激当年沈若婳的救命之恩,但是他也是一个极其骄傲自尊的人,不想她因此轻看自己。

这次有力的字迹再次递到沈若婳面前:救你只是本能,换作任何人都会

原来如此,沈若婳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过自作多情了,还和人家谈身份差距,人家再不济也是堂堂皇子,自己不过一介孤女,却好像急于撇清关系一样,还真是太把自己当根葱了。

想通了这点,心里的石头重重落下,沈若婳笑着把他的纸笔都收了。

忽然想到什么,眼角眉梢都带着不怀好意,“你也别多想,实在是从小对本小姐另有图谋的人太多了,我把你当朋友,你可不能喜欢上我哦。”

“咳咳咳.....”

这直白的话直接把傅禹修呛得直咳嗽,惨白的脸都挂上了大片的红晕。

沈若婳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手忙脚乱地帮忙递水,人却笑得花枝乱颤,看不出来这小哑巴还是个禁不起撩拨的娇羞公子。

都城中关于沈家大小姐和三皇子的风言风语还在继续着,姜皇后好几次派人召沈若婳进宫,她都以落水着了风寒,卧床不起来推脱。

只有青竹清楚,转身她家小姐就走后门溜了。

左右借力,飞身跃起,以一道漂亮的弧度翻过围墙,完美落地……

“哎哟!谁把仙人掌放这了!”

沈若婳龇牙咧嘴拔着刺,转身就看见满院子早就对她严阵以待的护卫们。

“嗨,早上好啊诸位,又见面了。”

众护卫抓狂,大小姐,放着好好的大门不走偏偏要翻墙,连墙边的仙人掌都被扒秃噜了。

“你们殿下呢,今天天气不错他可以下床走走。”

也不管众护卫便秘般的表情,就自来熟地朝傅禹修的院子走,现在这三皇子府她熟得跟自己家似的。

迎面走来的阿离神色匆忙,“沈小姐您又来了,请稍坐片刻,小的去抓点药。”

沈若婳点点头,傅禹修不受宠,又没钱没势没靠山,这三皇子府也就这个阿离里里外外地打理着,她都不知道多少次感慨皇子也有混得差的。

正打算给自己倒杯茶呢,身后就传来一阵铃铛响动,这是傅禹修在叫人。

“阿离出去了,你等等。”

又是一阵急促的铃铛声把她的声音掩盖了,看来是遇到急事了。

无奈站起身来朝后面走去,屏风后果然有傅禹修的身影,绕过去,“我说你有什么事就......

啊啊啊-----”

刚打算往墙角再挪点仙人掌的众护卫被这凄厉的一声喊叫惊吓,手中不稳扎了个正着,顿时一片抽气声。

“傅禹修你这个臭流氓!”

刚平复心情捧起仙人掌的众护卫闻言又是一惊,手里的刺球再次滑落,齐刷刷闷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