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落水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18:10:44 字数:2258 阅读进度:7/150

沈若婳会跳舞?

谁不知道沈家大小姐从小在西北荒野长大,回都城这么多年整日不是斗鸡走马就是舞刀弄枪的,连世家小姐基本的礼仪都学不会。

跳舞?别开玩笑了。

就在所有等着看笑话的时候,沈若婳已经舒展手臂,像模像样地跟上了三人的节奏。

今日她穿了一袭华美的银白宫装,束腰长裙在月色下随着她的举手投足流光溢彩,姣好面容更是看起来如梦似幻,如今月下翩翩起舞,那叫一个惊艳。

众人一时间竟然傻眼了,孟瑾的琴声没变,那三位的舞姿也和刚才一样,但是沈若婳就这么加入进来也没有显出丝毫的突兀,她是会跳舞的。

看着看着,众人心里直接惊了,这哪里只是会,分明就是....就是精通啊!

但看沈若婳此时举手投足间的优美洒脱,好像此时的她才是那广寒宫中遗世独立的嫦娥仙子,一瞬间其他三人直接就成了衬托。

“切,依葫芦画瓢而已有什么得意的。”

有人不屑,但随即反应过来,这几位世家千金是早就对着曲子排练过的,沈若婳现在可算是即兴发挥而已。

沈若婳的表现场边弹琴的孟瑾自然也是看在眼里,惊讶之后心念一动,拨弄琴弦的手陡然加快速度,尖锐的琴声流泻出来,顿时就打乱了节奏。

其他三个世家小姐也顿时明白过来,不过这都是平时她们几个常常排练的,现在变了节奏也能很快跟上。

三人换了节奏,还有意无意地把沈若婳朝末尾挤去,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这一来沈若婳果然跟不上,孟瑾见状得寸进尺,直接彻底转换了曲子。

三人开始围着沈若婳各自起舞,把她在中间的手足无措在众人面前放大得跟傻瓜一样。

她们哪里看到,沈若婳此时嘴角不经意勾起的弧度,转瞬即逝。

速度还在加快,场中已经完全让人眼花缭乱,衣袂翻飞中陡然噗通一声,观月台下随即溅起一片水花。

“啊!小姐!小姐掉下去了!”

一直盯着自家小姐的青竹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哪管那么多就已经飞扑过去,果然见观月台下面有个人在奋力扑腾。

急得大叫:“小姐!来人啊快来人!快救我家小姐!”

这突然的变故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姜皇后也是急急忙忙赶过来往下看,“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掉下去?”

刚刚她正和皇帝低声商量怎么处理赐婚的事,谁知道一回头沈若婳就掉下了这观月台,这露台下面可是很深的湖水,建得又高,人掉下去说不定砸都砸晕了。

“是她!刚刚是她朝我家小姐甩袖子,小姐为了避开才往后倒去的,是她推了小姐,奴婢看得清清楚楚!”

青竹现在也管不了什么尊卑了,指着人群中的张莹满脸愤恨,姜皇后充满威势的眼神也是扫过来。

张莹哪见过这等场面,顿时语无伦次连连摆手,“我没有.....”

刚刚她确实是想让沈若婳离自己远点,也确实朝她甩袖子,但那都不过是舞蹈动作而已,哪至于能将她推下水。

“先救人。”

一旁的皇帝沉沉出声。

闻讯赶来的太监早已经下饺子一样跳进水中救人,可是比他们更快的是一道雪白的身影,早在沈若婳落下之后就毫不犹豫地跟着跳了下去。

沈若婳后悔啊,入水的一瞬间胸口立刻被冰凉的湖水灌满,现在虽然才是秋天,可这是活泉水,还是很快让她手脚抽筋了。

更要命的是她西北黄沙中长大,真正‘土生土长’旱鸭子一个,这么高掉下来水就呛了个够,能坚持扑腾几下已经算是仰仗她那点三脚猫功夫。

耳边嗡嗡作响,意识不断流失,沈若婳能感觉自己正在沉入湖底,最可怕的是那扑面而来的窒息感,她清楚地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玩大发了这次.....

双手胡乱地在水中抓着,混乱间突然看见一个身影朝自己游来,幻觉吗?

沈若婳顾不了那么多,继续扑腾,直到那身影由远及近,扑过来紧紧揽住自己的腰。

救命!沈若婳求生的下意识就是紧紧抓住这个人。

咕嘟!

一激动仅存在口腔中的一点空气也流失了,窒息感完全笼罩下来。

突然,混沌的沈若婳感觉到一点空气,更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脸颊正被人紧紧地捧着,这空气,正是有人渡过来的,通过,唇。

青竹眼看着刚刚还在扑腾的小姐转瞬间没了动静,很快沉入幽幽的湖水里,顿时急哭。

可就在下一刻,有人破水而出,奋力朝湖边游来,身后拖着的,正是她家小姐。

众人早围了上去,七手八脚把两人拉上来,这才看清楚原来是这白衣男子跳下去救的人,只是这人好生眼熟啊......

“快快,送到凤鸣宫去,叫太医来。”

姜皇后正要指挥人去接已经昏过去的沈若婳,却通通被男人避过。

他吃力地脱下身上同样湿漉漉的长袍,却是先把怀里的沈若婳严严实实遮挡住,这才摇晃着把人抱在怀里转过身来。

“多谢公子救我家小姐,不过现在还请交给我们,您快去换身干净衣裳吧!”

青竹看这陌生男人还死死抱住自家小姐不放手,顿时也慌了,赶紧上前就要拦人,男女授受不亲,这样下去小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可她的话竟然被对方直接无视了,没错,这男人就是紧紧抱着她家小姐一步步朝前走,那模样就像守护着自己的东西,眼神如同危险的兽。

他是谁?

这下不仅是青竹,在场所有人都好奇了。

“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一直冷眼旁观的宣帝是第一个把傅禹修认出来的,毕竟也是自己的儿子不是。

人群中也有人认出来了,对啊,这瘦削的男子分明就是三皇子啊!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三皇子。

回答宣帝的只是一个冷漠的背影,三皇子傅禹修,就这样抱着沈家大小姐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