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拒绝赐婚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18:10:44 字数:2262 阅读进度:6/150

等沈若婳慢悠悠到达宫宴的地方,众人早就已经入座完毕,拍拍手里的瓜子屑,朝着女眷坐的方向走去。

还不等她走出两步呢,坐在上首的姜皇后就笑着招手:“婳婳,来,到本宫身边来。”

沈若婳一愣,看向那个位置,这样的场合自然是帝后坐在尊位,再下来皇帝旁边的是太子,而皇后旁边,今天也特意留了一个位置,看起来与太子就是平起平坐,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满场鸦雀无声,大家心里都清楚沈若婳将来会是什么身份,只是没想到最近关于沈家的风言风语那么多,帝后对这沈若婳的宠爱还是半点没有改变,今天安排这样的位子,难道是要宣布她成为太子妃了?

“娘娘,我还是.....”

“婳婳这是害羞了,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一个座位而已,反倒拘谨起来了,这可不像你。”

打断她的是太子傅禹明,此时正挂着那一贯的和煦笑容看着她。

沈若婳没再说什么,坦然地走到皇后身边特意安排的位置坐下,是的,一个座位而已,恐怕这才刚开始呢。

歌舞开始,不少人却借着琴声掩盖窃窃私语,眼神有意无意地往沈若婳身上飘。

此时的沈若婳面对姜皇后时不时的问话心不在焉地答着,她很慌,因为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只要赐婚圣旨一下,就是再无转圜的余地,难道自己后半生的命运,沈家这么多年的经营,就要全都交托出去了吗?

“近年来宣朝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这都得益于诸位同心同德,宣朝才有此安定局面......”

宣帝举着酒杯一脸欣慰地开口了,顿时百官诚惶诚恐地纷纷举杯附和。

“但是宣朝能有今日,更少不了一个人的功劳。”宣帝话锋一转,偏头看向旁边的沈若婳。

大臣们顿时心领神会,这是又要提起沈家了。

果然,皇帝下一句是对着沈若婳说的:“婳婳,这么多年朕和皇后一直把你当女儿看待,太子更是对你关爱有加,只希望能让你父亲在天之灵能感到安慰,可始终觉得不够。”

终于还是来了,沈若婳压下心中忐忑,起身笑了笑:“承蒙陛下娘娘抬爱,臣女这些年过得很好,能被殿下当做妹妹更是臣女的荣幸,今后一定继续将殿下奉为长兄,好好听话。”

寂静,满场的寂静,别说是被这话又堵回去的宣帝,就是等着下文的大臣们也是面面相觑。

妹妹?

这沈若婳是听不懂陛下的意思吗?说把你当女儿,太子对你关爱有加,可不是真让你把自己当公主的。

皇帝接下来的话应该是顺水推舟就给你和太子赐婚的,这下好了,你直接把太子当成了长兄,这......这真是......

“真是个草包。”

人群中某个角落,孟瑾冷笑一声,一想到今天宴会上皇帝会给沈若婳赐婚,以后就是压自己一头的太子妃了,本不想来这里看她得意的,但是现在,看着沈若婳如此愚蠢的表现,心里着实解气不少。

姜皇后也没想到沈若婳会如此白痴,但她是皇后,嘴角迅速扯出一丝笑意来圆场:“呵呵,婳婳还真是乖巧啊,好啦,都坐下吧,今日可还有几位世家小姐献舞呢。”

众人这才打着哈哈继续谈笑风生,早准备好的孟瑾等人也是来到露台中央,今天这中秋宴会安排在御花园的观月台上,三面环水,正好和岸上璀璨灯火交相辉映,此时几个世家小姐翩翩起舞,孟瑾在一旁优雅抚琴,看着就赏心悦目。

沈若婳这时候却没有多少心思看她们轻歌曼舞,因为太子傅禹明已经来到身边,能听得出他压抑着怒火,语气里更是夹杂着质问:“你刚才为何打断父皇的赐婚?你明明知道.....”

“殿下!”

沈若婳没听他继续说下去,抬眼看着他,“我不想做什么太子妃,不想放弃沈家,这就是我的理由,你懂了吗?”

她自从回到都城就被安排在太子傅禹明身边,多少也知道他的性格,除去他们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安排,傅禹明确实是个好人。

更何况,他是太子,是整个宣朝的未来的继承人,不识抬举的从来就只是自己而已。

听她这么说,傅禹明哪里还听不懂,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握住她。

“你干什么!”

沈若婳大惊,慌忙就想去挣脱,奈何傅禹明力道惊人,这可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这里了。

可此时的太子傅禹明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脸颊的青筋抽动着,第一次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好似从牙缝里蹦出接下来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沈家那些风言风语都是你故意弄出来的,不想嫁给我?沈若婳,你还是第一个敢拒绝本太子的人,你觉得能由得你选吗!”

这里的动静不小,很多人都看见了,尤其是在太子突然握住沈若婳的时候,那模样神情还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谁不知道太子一向待人和善,这么多年皱个眉都少有,看看现在,这样子像是要吃了沈若婳一样,这小丫头还真是会惹祸啊。

沈若婳看着这样的他也是无奈。

“皇后娘娘!”

本来一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姜皇后,突然听到沈若婳提高声音的呼唤,也不得不扭头过去,一脸的关切:“怎么了?”

太子傅禹明也终于在此时放开了手,沈若婳忽地直接站起身来,脸上冷得能滴出水,却是指了指场下扬声道:“娘娘,几位姐姐的舞姿真是优美,臣女看着也想试试。”

说罢也不等皇后同意,就径直朝露台中间走去,她的身后,太子傅禹明的拳头攥得咯咯作响。

孟瑾几个的舞蹈是早有编排的,现在沈若婳突然要来掺和,只能不情不愿地让出最末一个位置。

饶是这样,沈若婳还是能清晰感受到旁边绿衣女子不断投射来的白眼,正是刚刚在宫门口遇到的那个礼部尚书府小姐张莹。

可面子上还是要揭过去,孟瑾很快琴声又起,四人各自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