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他不会说话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02:17:31 字数:2362 阅读进度:4/144

再次左右看看,是这里没错,但是这个巷子也太荒凉了吧,就是尽头有一处还算稍微气派点的府邸,两个生锈的铁环孤零零地扣在斑驳的黑漆木门上,看那门口落满的枯叶就知道少有人踏足。

上去扣门,当当几下之后里面竟然毫无反应,看来是连个应门的下人都没有。

扫视一圈,这墙也不高,踩着旁边的石狮子几下借力就翻上了墙头,轻而易举进了院子。

落到园中,沈若婳还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周围郁郁葱葱的竹林,嘴里赞叹:“环境还不错。”

她哪里知道此时身后某处,一暗卫正拦住身边的几人,低声警告:“别乱动,殿下早吩咐了今天有人进来不要阻拦。”

就这样,沈若婳一路闲逛着就走到了府中,脚踝一紧,顿时满院子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竟然是被细线缠绕了不少铃铛布置在这个院子中,刚刚她就是撞到了一根细线,这才触动了满院子的铃铛。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我们王府。”

沈若婳赶紧回头,看见一个男人正拔刀指着自己,连连摆手:“都是误会,我是来给你家主人送燕窝的,外面敲门没人应才翻墙的。”

那人还不信,沈若婳看那闪着寒光的刀都不由得发怵,却突然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原来是有人在旁边触摸了绑着铃铛的细线。

沈若婳看去正是早上那个不会说话的年轻人,他看起来依旧那么无波无澜,只是缓步朝自己走来,护卫这才收起刀退到一边。

然后沈若婳就见他盯着自己看了一眼,然后递过来一块木牌,上书:跟我来

有人带路,沈若婳又观察起这并不算大的院子来了,顺便滔滔不绝说着自己的疑惑:“喂,我说你这里也太诡异了点吧,你真的是什么皇子吗?怎么能有皇子混得这么惨的.....”

她是真的觉得不可思议,不说别的,三皇子这个名号沈若婳都没怎么注意过,朝中风头最劲的当然是太子和二皇子,一个是储君,一个文韬武略出众,其他也有几个拔尖的皇子,可就好像谁都忽略了还有这样一个不会说话的三皇子。

谁能想到他也是皇帝的儿子,也是住在这皇城中,只是这里着实偏僻了些,都城的达官贵人都是住在皇宫周围的几条街,这里可是挨着贫民窟的阖闾街。

前面的人脚步停了,沈若婳以为他要说什么,哦不对,应该是又要递什么木牌子过来,赶紧住了嘴。

却只是见他回过身来,再次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落在她提着的那个篮子上,然后就,伸出手来接过了.....

“喂!你.....”

沈若婳真是气急,自己这问了半天他不回答,倒是不忘记自己带来的燕窝。

真想就这样转身就走,却看见他此时递过来一块木牌:你累了吧

这....这原来是担心自己提着东西手累了,看着木牌上那生硬的几个字,沈若婳刚刚的那点火气顿时没处发了,鬼使神差地又继续跟在他后面进了书房。

看他拿出纸笔在写什么,沈若婳终于知道为什么要来书房了,看来他袖子里的木牌也不是应有尽有的,只有应急的几句话。

捧着他刚刚给自己煮的热茶,沈若婳盘腿坐在垫子上,看着傅禹修在对面的小案几上写字。

他真是极瘦,雪白的长袍穿在身上都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但是又极好看,就是自己看过都城那么多长得俊朗的男子,都没遇到过这样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人。

就连他端坐写字的样子都好像是在做什么很有仪式感的事,这样的地方有着这样的一个人,满满的不真实感。

在她这犯花痴的时间里,傅禹修已经写了几句话递过来。

首先当然是把自己的身份再说一遍,他确实是三皇子无疑,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常露面,然后就是一句:我认识你,我见过你,我知道你叫沈若婳

看这毫无逻辑的话,沈若婳摸不着头脑,认识自己有什么好奇怪的,就她堂堂将军府大小姐的名号,整个都城有谁不知道的?

看她迷茫,傅禹修的动作都有几分局促,又在纸上写道:五年前在皇宫的枯井里,那个雨夜

沈若婳依旧茫然,别说什么皇宫枯井了,五年前的事情谁还记得那么清楚,只能摇摇头遗憾地说:“算了,你认识我就认识吧,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今天来呢只当是还你早上的人情,我走了。”

说罢就要站起来了,手腕却被人拉住,回头果然见他眼里全是焦急。

“你干什么?”

沈若婳一惊,她虽然豪迈,好歹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刚打算挣脱呢,掌心却被他翻开,顿时传来触感,只见他用食指在自己的掌心写着什么。

“我一直.....我一直在找,找你....”

沈若婳感觉着手心的触感,一个个读出他写出的字,忍不住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很确定自己确实不记得这么一个人了。

“你找我干什么?”

沈若婳看着他,瘦削的脸上此时充满期待,让她一时间都不好再继续打击他了。

她的犹豫和茫然当然全落在傅禹修眼里,此时的他只感觉自己真是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这样的难受头一次出现在他心头。

五年前,自己被困在皇宫的枯井里奄奄一息,如果不是她从天而降的话,只怕自己早该死在那个雨夜,这样一个自己终生都不会忘记的经历,在她这里却是连半点记忆都没能留下!

沈若婳看他呆住,还以为自己终于发现了这个人的心思,毫不留情地甩开他的手,“我再说一遍,我确实不认识你,而且,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这个人目的不单纯。”

沈若婳只是不想说破,并不是什么任人诓骗的傻子,看他还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冷冷地指出问题关键:“毕竟要真像你说的那样一直在找我的话,都城也就这么大,我本是将军府大小姐,这会很难找吗?

我同情你才到这里来的,但如果你是有其他的目的话,不好意思,主意打错了!”

丢下这句,骄傲不可一世的沈家大小姐就大步出了门。

只是她哪里能想到,身后人正因为她这句话踉跄两步,同情吗?她只是同情自己,而已。

这样的小插曲沈若婳根本没放在心上,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而已,现在她有更需要操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