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纨绔之名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02:17:19 字数:2272 阅读进度:2/144

出城走出好远了,沈若婳才喊停车,再次拍拍这个刚认识的最不像皇子的皇子想要表示感谢,只是下手没个轻重,直接把人给拍得剧烈咳嗽起来,看那架势下一刻能给他咳出血来。

“哎呦呦罪孽了,你住哪改天我给你送点燕窝补补,看这小身板实在是可怜见。”

听她这么说,傅禹修还真的一边咳嗽一边赶紧翻出一块小木牌,郑重其事地交到她手中,上面竟是一个写得清清楚楚的地址。

这是真要自己去给他送燕窝啊?

沈若婳此时只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让你装什么大尾巴狼,看吧,你说的客气话,人家可不和你客气。

赶紧跳下车逃也似的走了,生怕自己再待下去这劳什子皇子还讹上自己了。

直到那抹绯红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了,傅禹修手中依然还紧握着刚才递给她的那块木牌,正面是写着信不信由你,但是背面,却是截然不同的一句话:我见过你

刚刚他想要说的,是这句啊!

沈若婳,你真的全然记不得我了吗?傅禹修坐回位置,心底有几分怅然,不过想起刚刚自己还是给了她地址,要是她会来的话,再说也不迟。

与此同时,皇宫内某处,卫尉府统领张钊正战战兢兢捧着一把沾着血迹的环首刀,皇帝的手指正细细摩挲着那刀柄的铭文,若有所思。

“你说,这和沈家有没有关系?”

张钊眉心一跳,额头的汗刷就下来了,终于还是来了。

“末将,末将.......”

他的喉咙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捏住,接下来的话却半句也说不出,实在是最近都城中关于沈家的一切都已经形同诅咒,只要敢招惹,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看看最近接连被修理的官员就知道,这些,可都是或多或少和沈家有关的,不过是在朝堂上弹劾几句沈氏党羽嚣张跋扈,转身就被灭口,就是今日清晨,一向和沈氏对着干的御史就被人在睡梦中废了双腿,手段极其残忍。

皇帝看了他一眼,冷哼:“就连你也怕了,看来这背后的人着实嚣张!”

张钊点头,能不嚣张嘛,那是谁啊?曾经宣安朝的镇国大将军府!朝堂内外多少年叱咤风云,荣极一时的,要不是有七年前那场变故,沈大将军战死沙场,沈家又男丁单薄,无人承爵,这才遭受重创。

否则以沈家的地位,是谁能撼动的?就算是现在手掌着大量兵权的孟氏,都从不敢以大将军自称。

“陛下,只是现在没什么证据,也不能贸然指责将军府。”

这就是他的为难之处,就算人人都在怀疑是沈氏在背后搞鬼,却也没人敢真的对他们兴师问罪,在宣安朝,沈家可是为保百姓安宁的满门忠烈,容不得半点污蔑。

宣帝背着手在游廊中来回踱步,半晌才叹了口气,“去把沈家那小丫头叫进宫来。”

沈若婳是在城外被找到的,她正和一帮富家子弟在打猎,玩得不亦乐乎。

看着皇帝身边服侍的老太监毕恭毕敬地候在那,甩鞭子抽在地上,满脸的不情愿,“真是扫兴,才出来没半天呢,皇帝伯伯有什么事非要现在叫我进宫?”

虽然这鞭子抽下去不少尘土飞扬到老太监脸上,但他可不敢表现出半分不满,没听见人家都是直呼陛下皇帝伯伯的,这待遇就是放眼整个宣朝都是独一份,谁敢惹这小祖宗。

继续陪着笑脸道:“是皇后娘娘好久没见着您了,实在想念得紧,小少主还是快些收拾收拾进宫去吧。”

沈若婳听这话也就点点头,手中长弓随手扔给身边侍卫,就这样跨着马朝皇宫方向走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陵城毕竟是国都,繁华自不必说,更何况现在正值正午,长街来往行人熙熙攘攘,可就在这样的拥挤中,一人自城外策马而来,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都滚开都滚开,别挡了本小姐的道!”

来人挥舞着手中马鞭,半点也没有要躲闪人群的意思,倒是百姓们远远看见那身影,纷纷避之不及。

“沈若婳又来了!”

有眼尖的早已经远远躲开,站在街边指指点点。

她这策马长街这目中无人的样子,都城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有人老生常谈:“可怜沈大将军只剩这独苗苗,却是个刁蛮任性的主儿。”

“可不是嘛,沈家满门忠烈,几位公子还在世时谁不是将门风范,怎么偏偏就出了这样一个草包!”

街边细碎的议论还是有不少落在沈若婳耳中,只是她恍若未闻,依然捏着缰绳策马赶路。

一路畅通无阻进了宫,熟门熟路地朝皇后的中宫走去,沈若婳还不等通报就自己踏进去了。

宣帝和皇后正端坐在上首喝茶,见她就这么风尘仆仆地进来,两人也是一愣,因为她手中赫然还提着两只兔子,刚拔出的箭孔都还在汩汩地流血呢,这就滴了皇后宫一路。

姜皇后的厌恶怎么也抑制不住,只能抬手用手帕搽搽嘴角掩饰。

倒是宣帝,看着大步走来的少女微微失神,眉宇间风华流转,容貌倾城,顾盼之间很是明艳。

最难得那飞扬的神采真是世间少有,就是他这辈子,都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曾经和自己称兄道弟的沈衡,宣朝的大将军,沈若婳的父亲......

他的女儿,会和他一样吗?

“......陛下,怎么了?婳婳给您请安呢。”

宣帝在姜皇后的出声提醒下才回过神来,赶紧笑着道:“婳婳啊,你这是又上哪不务正业去了?太子说你好几日都没到御书堂了。”

御书堂是专供皇子公主学习的皇家课堂,只有极有身份的贵族子弟才有机会作为伴读随侍左右,沈若婳却从小就是宣朝太子的伴读,这可是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没有的机会。

不以为然地扬了扬手中的两只野兔,“我哪有不务正业,最近可是勤练骑射,陛下你看,这就是我今天的战利品,特意送给皇后娘娘红烧的。”

随着她的晃动那血淋淋的兔子甚至还挣扎了两下,姜皇后彻底忍不住,撇过脸去不想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