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误打误撞

小说: 权王宠妻 作者: 秋露沾衣 更新时间:2020-11-10 02:17:13 字数:2600 阅读进度:1/144

宣安国都陵城,秋日清晨的碎霜还没有人踏过,薄雾朦胧间有几条身影高低起落,游走于低矮的瓦舍之上。

几人刚刚停顿下来,后方就传来阵阵沉闷的马蹄声,顿时犬吠四起,为首黑衣人紧了紧手中染血的长刀,皱眉听着大队人马越来越近。

身边有人跳上房顶看了看,压低声音汇报:“少主,后面有卫尉府的追兵,可能已经惊动京兆尹了!”

被唤作少主的黑衣人抬手一扬,手中钢刀飞插旁边的草丛,沉声下令:“分头脱身。”

瞬时间各自寻了方向再次飞奔而去,就在下一刻,都城卫尉府的人马就已经包围了这小巷子。

一辆不起眼的乌蓬马车徐徐朝城门方向驶去,早起的小童打着哈欠漫不经心地甩鞭子,时不时嘟囔几句:“殿下,今天的雾怎么这么大,咱们也来的太早了......”

而他哪里知道,身后的马车中,他的主子正惊讶地低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锋利匕首。

目光上移,面前是一个还穿着夜行衣的女人。

没错,是个女人,就算现在她身上肃杀之气如此浓烈,浑身斑驳血迹十分瘆人,但这张明丽的脸,还是让人立马能判断是个女子。

只是眼神十分危险,好像那匕首只要再往前送一送,随时就能结果了他。

刚刚他不过是闭目养神的功夫,从哪里就蹿进来这样一个黑衣人,二话不说锋利的匕首就已经逼在脖子上。

“不想死的话别出声,带我出城。”

来人正是刚刚往这方向逃窜的沈若婳,见他果然点点头,半点声音也不曾发出,也放下心来,拿出自己刚刚顺来的衣服准备换上。

看他还呆呆地盯着自己,沈若婳手中的匕首又紧了紧,挑眉威胁道:“闭上眼睛!”

本想打晕了一了百了,但城门近在眼前,搜查的官兵必然会查看,自己也得赶快把这身衣服换下来。

男人见她丝毫不避讳地就要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也是立马紧闭双眼。

沈若婳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在这方安静的天地显得十分清晰,但男人的眼睛始终紧闭着,没有半点要偷窥的意思,只是袖中的拳头紧紧攥着。

沈若婳飞快换好了衣服,沾了血迹的夜行衣被她随手抛出,一边系着襦裙的带子,一边打量起眼前人。

身后有追兵,她远远就只看见这辆马车朝城外走,没多想就躲进来了。

谁知道一进来是这么一个病恹恹的男人,那白衣服再穿在身上,跟个死人似的。

现在一打量,竟觉得几分眼熟,想起刚才外面小童的话,忍不住开口问:“他叫你殿下,难道你是哪家的世子?”

这都城毕竟天子脚下,到处都是皇亲国戚,有几个称为殿下的也不稀奇。

只是此言一出,本来平静的男人面上竟然有几分古怪,直愣愣地抬眼看她。

这样子让沈若婳摸不着头脑,忍不住追问:“难道你是哪位王爷?”

都城也有几个年轻的异姓王爷的,只是全然没想起有这么一号人物。

因为实在是他长得俊朗,放在那一干肥头大耳的王公贵族中也算是十分突出,自己要是见过决然不会忘。

他没有回答,整个人依然笔直如竹的端坐在那,没有反问自己身份,也没有半点惊慌的意思。

这人还真是极瘦,眉间全是颓然之气,整个人苍白无血色,一看就是常年疾病缠身,而且,从始至终未发一言,这让沈若婳更加疑惑了。

又开口:“就说说你是谁这么难吗?”

这次他没有继续保持沉默了,但是也没出声,而是从袖中拿出一块木牌递过来。

沈若婳不明就里地接过来一看,那小木牌上赫然写着:三皇子傅禹修

三皇子?傅禹修......

砰!

这回是沈若婳跌到地上去了。

赶车的小童听到声响就要掀开帘子查看究竟,沈若婳就又见身边男人从容不迫地递出去一个木牌,上面写着:我没事

看着这些早有准备的木牌,感情他是个哑巴啊,沈若婳咽了咽口水,扒拉着车壁缓缓坐起来,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随便找个顺风车都能搭到堂堂宣安国皇子的车驾。

只是,傅禹修?宣安皇子中有这么一号人物吗?

自己也算是从小在皇宫混迹的,宣安的皇子们哪个不是人中龙凤,从来就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皇子。

病成这样也就算了,还是个哑巴,而且眼前这自称皇子的人出行竟然这样简陋,半点没有皇子的气派嘛,至少也有皇家护卫前呼后拥,左右开道才对。

如此想着,沈若婳又凑上去:“喂,我说,你不会是假冒的吧?如果你是皇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傅禹修看着她眨巴的眼睛,竟然有几分慌乱,在衣袖中翻找木牌的动作都有些急促了,但终究还是递过去一个木牌,上书:信不信由你

沈若婳:........

好吧,沈若婳挠挠头,为自己的自讨没趣找台阶下,抬手安慰地拍拍他:“好好好,我信还不行嘛,管你是谁,反正出了城门咱们就各走各的,你今天就当做没见过我,懂?”

傅禹修先是看着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目光再缓缓移到她那张明丽的脸上,随即低头又想去衣袖中翻找木牌。

这次却被沈若婳按住了,不在意地摆摆手:“行了行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前面就是城门了,你配合点。”

说话间真的已经到了城门下,虽是清晨也已经人来人往,只是今天很明显与往日不同,城门左右都设了关卡,有官兵仔细查验出城的每一个人。

沈若婳挑开帘子远远看一眼,微微皱眉,看来这次皇帝是动真格的了。

傅禹修先把自己的书童叫进来指了指安若婳,再食指按唇示意不要声张,三人才再次启程。

“车上何人?卫尉府稽查。”

很快卫兵的声音就粗暴地传来,一直坐在车辕上的小童却毕恭毕敬地陪着笑脸回答:“三皇子殿下出城,还望军爷通行。”

沈若婳心底咯噔一下,抬眼看依旧端坐的男人,还真是皇子啊,还当刚刚他消遣自己的呢。

门外卫兵不屑的冷哼却也在这时清晰地传了过来,“三天两头就往城外跑,知不知道最近都城不太平查的严,要死不活的屁事还真多......”

沈若婳偷眼看他,不怪自己有眼不识泰山,看吧,一个看城门的卫兵都能这样对他说话,任谁能想到这是个皇子呢?

门帘却在此时刷的被拉开,卫兵探头进来,一眼就看到端坐的傅禹修,除此之外竟然还多了一个女人,正低着头伏在他脚边给他捶腿呢,卫兵顿时疑惑:“哟,这是谁啊?”

“这是我家殿下的婢女,叫小红。”

那书童战战兢兢地上来答话,低头的沈若婳嘴角都是一抽抽,小红,还真是......挺亲切的呵。

卫兵听闻果然嗤笑一声,却不再为难,抬手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