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情况 下(谢凌晨霸主盟主)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1-02-17 字数:3703 阅读进度:253/277

魏合也在旁听着,这白鬥悲惨是悲惨,但杀的人确实有些太多了。

自己家人死了,他为了复仇,不光杀了仇人全族,还为了灭口,把周围邻居十多户全部杀完。

上到老人,下到稚童,全部不留。

这就太过了,说白了,也是个心性极端之人。

一顿午餐吃完,车队继续赶路。

自从上次魏合出手后,车队便分成了商队一边,魏合一边。

方正那边的护卫根本不敢过于靠近魏合,只是给他恭恭敬敬的送了不少礼物后,便不敢打扰,老实在前面带路。期盼他能路上遇到困难时,出手帮扶一把。

一个下午的时间,藏剑峡便快到了。

天空中不时也开始出现一只只绝如鸟。

这种毛茸茸的灰色大鸟,一个个足有一米多高,翼展有三米多宽,生有三足,头部微红,脸看起来有些像人,就是嘴有点尖。

绝如鸟全身都有剧毒,上次魏合路过时,还必须小心翼翼,生怕中毒,但现在不同了。

他正好打算抓几只来修炼正法决毒功,以让自己的劲力附带毒性更强一些。

如今他自己身上携带的毒药,种类都被炼完了。毒性太强的,也被他稀释了融入正法决。

这正法决麻烦的地方,就在于毒药的选择,必须合适。

每一层都必须是最初打下的九种毒药的进阶版。

魏合练到入劲,便已经用掉了自己手上所有种类。入劲新的毒药还没试验完毕,正好绝如鸟这种毒鸟,毒性天然无污染,提炼吸收其毒性后,余下的还能拿来吃。正合适。

车队继续加速赶路。

一路上,有三角豹的威慑在,远远的各种异兽便不敢靠近。

三毒和尚也是靠着这头自己从小养大的三角豹,才能在这危险丛林里来去自如,还敢大声嚷嚷着唱歌。

三角豹的速度极快,感知敏锐,实力也不错,可谓是相当全能的丛林伙伴。

一个下午的赶路。

终于,车队在藏剑峡入口处停了下来。

领队方正小心翼翼的来到魏合这边后面。抱了抱拳。

“魏先生,这天色有些晚了,现在我们过藏剑峡,怕是有些危险,不如明天一早趁着绝如鸟也睡觉休息的空隙,我们再过去,您看....?”

他们知道魏合武功高强,但大量的绝如鸟扑击,一旦出现围攻,就算人不死,损失的货物也是个巨大损伤。

所以能不起冲突最好。

有驱兽香和兽饵在,应该能顺利通过这里,就怕这位神秘莫测的魏先生,来了兴趣,随意搞点麻烦出来。

所以方正便先回头过来给魏合打招呼。

“可以。”魏合平静回答。

正好他打算去找找这个暗器高手白鬥。如今的万毒门,还真缺少这么一个暗器人才。

暗器淬毒这不是基本常识么?若是有足够强的暗器手段,那么加上他的毒,绝对会变成大杀器。

当即。

方正等人开始在附近找空地,生火,将车辆围成一圈,分批派人警戒。洒下驱虫药,点燃驱兽香。

魏合盘腿坐在篝火边,体内劲力源源不断的化为蚕丝劲,渗透锻炼内脏。

从锻骨道练脏,最大的关卡,便是将柔弱的内脏,通过蚕丝劲,从里到外,彻底强化,锻炼得坚韧强大。

这种锻炼是对整个个体体质的提升,或许对战斗力提高不多,但在耐力,气息,寿命,免疫力等方面,都有极大提高。

可以说,练脏这个层次,是可以提升武者寿数的重要阶段。

本质上,练脏比锻骨强的地方,在于对劲力的把握更通透,劲力总量更持久。气血更旺盛。

以及,将护身劲力,提升为骨劲的强度。

而魏合本身护身劲力,就已经远远超越了骨劲的强度,所以,练脏对他来说,提升不大。关键在于对自身内脏的改善。

如果说普通练脏的护身劲力,强度是10,那么魏合如今早十二门护身劲力叠加,已到了60强度。是普通练脏武师的六倍。

就算再提升到练脏境界,也就是把60,提升到65.幅度不大。

所以他更在意的,是灭巢盟盟主尤伏,提到的为精神打基础。

这个阶段,应该是调理五脏六腑,为蓄养精神打好基础,以应对未来铭感时的定感。

毕竟精神的根基,便是内脏。

“青青,你们先休息下,我出去一趟。”魏合站起身,对三毒和尚看了眼。

后者相当自觉的也跟着起身,跟上去。

两人很快融入黑暗,消失不见。

万青青也不担心,只是熟练的拿出一本书册,慢慢借着火光翻阅起来。

很多时候魏合不在的时候,她便是这么打发时间。

*

*

*

“快吃饭吧,今天活很累吧?看你面色都不怎么好,一会儿吃完了好好休息去。”

魏春端着木碗,看着面前的饭菜,怎么也没食欲。

夜晚油灯的光线在窗边随风摇晃,父母疲惫而关切的注视,也将她的心思,从师傅那边拉了回来。

“没事,只是遇到点事,心里想着该怎么处理。”魏春回道。

“遇到点事么?.....有些事,忍一忍就过去了,平安是福...别出头,出头的椽(chuan)子先烂...”魏塘叹道。他以为女儿是遇到了什么不平事,心里压抑难受,无处宣泄,感觉憋屈。

“我知道...”魏春点头。

一旁的母亲李翠放下筷子。

“对了,春儿,有个事,我征求下你的意见,你考虑考虑。”

“什么事?”魏春抬头问。

“就是隔壁你王大婶家的小儿子,今年也成年了。只是那小儿子身体有些弱,他们就想找个身体健康强健的,一起过日子,也好有个照应。

我看你一个人也是不好过,他们家条件比我们还好,若是你愿意....”

魏春啪的一下按住筷子,筷子头在桌面上狠狠敲了下,发出脆响。

“我还不想结亲!”她斩钉截铁道。

隔壁王大婶家那个,她见过几次,当真是骨瘦如柴,眼神表情都是一幅子衰像。

别说她看不上,就是丢外面,随便哪一家都看不上。

也就是他家里比魏家稍微好点,收入稍微高点而已。

而且她现在烦着呢,哪有空理会这些事。

两口子见她这么大反应,也就无奈不再多提。

沉默了一会儿,魏塘又开始说起白天里听到的各种杂事。

“不愿意那便算了,只是,白天里去工地的那条路,明天别走了,绕一绕也好。”他顿了顿继续道。“那条街今天死了人,说是有不少江湖人在那里打杀,我之前回来时,还看到官府的人在那边抬尸体。”

“去工地的那条路?”魏春嘴里包着饭,一下停下咀嚼,出声问。

“嗯,不过应该不会有多少事,官府的供奉们已经出面了。”李翠小声道,“只要供奉们出来,肯定能都解决。”

魏春点点头。

洪家堡自从入主飞业城后,便设立了供奉堂。

其中分为红衣供奉,白衣供奉,两档。一般的白衣供奉较弱,但也已经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高手。

据说里面随便一个供奉,都有以前拳院里的首席那么厉害。

而红衣供奉人数少,但绝对都是超级厉害的高手,至于到底有多厉害,他们也不知道。

除开这些,魏春不光知道供奉堂,还知道,飞业城有着名为洪榜的榜单。

上边全是顶尖的武道高手。

这原本是洪家发布的通缉令要犯悬赏单,结果有人便根据上边的赏金数额,将这些要犯划分成了不同档次实力。

渐渐的,随着一桩桩发生的事实证明,这种划分越发让人信服。

很多人发现,这洪榜的排位真实度相当精准。于是便纷纷将这悬赏单,当做是衡量高手实力的一个标准参照。

只是因为洪榜上的高手,多是被通缉之人,极其危险,所以和供奉堂相对立。

于是洪榜又有一个别名,那便是黑榜。

想到这里,魏春不自觉的握紧筷子。

她绝对,绝对不能让人知道,崇星杯就在自己这里。否则父母....很可能会被连累。

‘没关系的,只要我不主动过去挖出来,绝对不会有人知道那东西在我手里。’魏春心中这么想着。

*

*

*

夜晚时分。

藏剑峡边缘,一处山崖上。

山崖顶端有着一座有些年头的石头屋子,屋子门前还种了一小块菜地,外面围了篱笆。

远远望去,屋子里透出一抹油灯灯光,随风摇曳。

白鬥弯着腰,将脚下的菜苗扶正,掐掉其中长了虫眼的地方,丢进一旁的木盆。这些就是他今晚的晚餐蔬菜。

他今年四十有六,浑身肌肉宛如小老鼠般,随着动作不断蠕动。

只是穿着普通的无袖布衫,也无法掩盖身上强壮的轮廓。

一下,一下,他不断掐着地里的蔬菜。

月光从天洒落,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映照在石屋墙壁上。

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

“喂,白鬥!”

忽然一个粗豪的声音从栅栏外传来。

白鬥动作一顿,侧头朝外看去。

三毒和尚站在门口,正一脸肃然的看着他。

“好久不见,我上次还在你这里买过暗器,记得吗?”和尚努力想要挤出个笑容。

“有事?”白鬥直起腰,冷淡道。

“不是我有事,是我老大想要找你,他觉得你....”

啪。

他光头忽地被一只大手握住,整个人都被拖到一旁去。

后方一道魁梧的高大人影,围着斗篷,缓缓走近。

背着月光,白鬥只能看到他沐浴在阴影下的冷硬面容。

“听说你是这附近最强的山匪。”那人咧嘴露出微笑。

“要不要,试着打劫我一下?”

白鬥眼神一缩,浑身肌肉瞬间绷紧,一股强烈无比的威胁感,从尾椎骨直冲后脑,刺激得他全身毛孔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