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抓捕 下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1-02-12 字数:4413 阅读进度:245/277

“....真的没有,当时,我晕了过去,醒来便已经....”王淑仪低下头,一副强忍愤怒悲伤的神色。

“好吧,你可以走了。”魏合回复。

王淑仪屈膝行了一礼,快步离开。

沿着走廊,她一路毫不停留,很快便回到自己院子里。

取出那笼子里的小雀,带着写好的纸卷,王淑仪匆匆离开王府大门,在外面对面的一条小巷子胡同里,停了下来。

她左右迅速看了看,确定没人,才将小雀从袖子里拿出,绑上纸卷,直接放飞。

纸卷和小雀的羽毛颜色很是相似,放飞后,压根没什么人分辨得出它身上带得有东西。

放完纸卷后,王淑仪才松了口气,转身施施然回到王府。

那小雀振翅高飞,越过一片片楼房,很快来到宣景城边缘的一处客栈,在客栈三楼一处窗户边,钻了进去。

一只手精准的捏住小雀,将其腿上帮着的纸卷取下来。

流星盗展开纸卷,仔细查看。

“没想到那魏合居然真的离开万毒门,到王府做客了。”

“怎么样?师兄?”一旁的梁甚不解问道。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万毒门居然敢插手。看来是我没让他们真正感觉到痛。”流星盗冷笑道。

“师兄您打算怎么做?现在那王府,有魏合在,应该不好搞了吧?毕竟那个魏合可是以身法闻名,还精擅毒道。不能大意。”梁甚提醒道。

“放心,我心中有数。”流星盗冷笑一声,“既然万毒门敢伸爪子,那就给他们点教训。我先去一趟黑屋山,进万毒门抓几个武师妹子给你!”

“这个好!!”梁甚顿时来劲了。

“听说那魏合才结亲不久,说不定我还能把他女人弄过来玩玩。”流星盗放飞小雀,转身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装备道具。

“师兄威武!”梁甚更激动了。

以流星盗的锻骨实力,再加上其诡异莫测的身法,有心算无心下,还真有可能成事。

“走了。”

拉开房门,流星盗身影一晃,顿时消失在原地。

在常人眼中,他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清,眼神一晃,便感觉一阵风吹过,不留痕迹。

梁甚满怀期待的回到房间,等着师兄凯旋归来。

他换了身衣服,心中火热,便想出去找自己相熟的女子玩乐一番。

才走出房门,下来楼梯。

忽然他耳朵微动,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当即一跃而起,转身就跑。

只是没跑出几步,客栈大门,窗口,各处到处都反冲进人影。

一道道人影破开木门木窗,将梁甚包围得水泄不通。

“找到了!”

王少君和魏合两人一前一后从不远处飞身落下。

“不愧是你的改版追魂香,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捕捉到。”王少君叹为观止。

“整个王府的人,都被我下了追魂香,谁要走出范围,就会触动虫子的感知。”魏合淡淡道,“只是没想到,唯一走出王府,触动虫子的,居然是王淑仪的一只小鸟。”

“....淑仪到底....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是否中毒了?”王少君看着正在包围圈里,拼死挣扎反抗的梁甚,心中难过道。

“不知,不过,或许和此人有关。”魏合手指梁甚。“还是尽快出手将其拿下吧。”

“好。”王少君手一挥,身旁一道人影飞身而出,跳入场中,和梁甚交手三招,便将其一把捏住后颈,扔到地上,动弹不得。

“这小子才入劲,居然能接我三招,修的功法肯定有问题!”那人乃是王少君麾下的锻骨武师之一。

“还是我来吧。正好试试一些新药。”魏合笑了笑,上前一步。

“别杀我!我什么都说!别杀我!!”梁甚才被踢了一脚,便发出杀猪般的大叫。

“说吧,流星盗在哪?”魏合走近几步,冷声问。

客栈周围早已被王家的私兵围了一个大圈,不许其他人观望。

梁甚在地上瘫倒,看到周围围满了人,而师兄流星盗又不知所踪。心理顿时崩溃了。

“师兄他...他说要去万毒门...抓人...”他不过是没怎么吃过苦的少年郎,此时被两米五身高的魏合一逼近,顿时吓得脸色发白,语无论次,什么话都说了。

“去万毒门?抓人?”魏合一愣。随即心头一凛。

“他区区一人,就敢到万毒门抓人?你若是胆敢骗我...”他脸色迅速阴沉起来。

“不敢有所隐瞒,而是师兄天赋异禀,身法极快,一身功力早已锻骨,偷袭之下用药,必能成事...”梁甚吓得脸色惨白,就怕面前魏合突然给他一巴掌,杀人泄愤。

“就这个草包,也能是流星盗的同伙?”王少君在一旁皱眉。

这梁甚分明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寻常武者,还是个意志极其薄弱的新嫩。他有什么资格和流星盗为伍?

魏合一把抓住梁甚手腕,检查了下其体格。

“这家伙,好像是传说中用来吸取练功的药人....他体内劲力全部是精纯至极,能随时无后遗症转移的特殊性质....”

“药人?”王少君一愣。

“不错,这小子就算我们不抓他,也活不过两年。这等手段....有点意思。”魏合越是检查梁甚,便越是感觉心惊。

能有这等手段之人,怕不单单只是一个流星盗,能够担得起消耗的....

“药人的炼制,中间所需的资源,财物,各种材料,都极其麻烦,我也只是在药典里看过一点记载。很多材料都必须要最新鲜,还要第一时间采摘后,马上使用。

若是背后没有个势力支撑,绝对不可能完成到这个程度。”

魏合认真道。随即丢开面前的梁甚。

“你的意思是?这家伙只是某些势力拿来练功的药人?”王少君完全没想到又走空了一趟。

不光是他,地上听到的梁甚也是惊呆了。

他怎么莫名其妙变成了什么药人,还活不过两年了?

怎么可能!?

师兄明明对他那么好!明明还不断抓人给他享受,夸他资质百年难得一见。

师尊也是各种宠他,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成什么。

可是现在....!!

“不....这不是真的!?”梁甚睁大眼睛,脑子里似乎有根弦,一下要崩掉。

可他想不到对面两人有什么理由欺骗于他,本就是敌对关系,还抓到了他的人,对方完全没有理由再骗他什么。

这样来看,那么眼前这个壮汉所说的一切,极有可能都是真的。

“这家伙接受不了现实,这等心性,资质再好,也是废物。难不成还真有人拿他当天才培养?”魏合淡淡道,“我先不说了,流星盗居然敢盯上我那边,我还是回去看看再说。”

“好,你先走。我来处理。”王少君点头。

“要小心,光流星盗一人,不可能布置得了这等局面。”魏合沉声提醒。

“我明白。你快去吧。”王少君应道。“若有需要支援,尽管提。”

“好。”

魏合不再多说。

他这次来,确实没想到,流星盗居然莫名其妙的盯上了自家山门。

虽然不相信区区一个流星盗就能对万毒门造成多大伤害。

但王家这边的先例还在,连王芝鹤,王叶和,王少君三位练脏绝顶高手,都挡不住此人,可见其身法诡秘。

所以还是迅速回去看着点,最为保险。

想到这里,魏合纵身一跃,唰的一下消失在原地,金悦五行功全速展开,覆雨劲急速特效展开,再加上弧光劲特效,数重加速叠加。

他的身影眨眼便消失在远处屋顶,拉成一条直线,如同飞一般,朝着万毒门方向返回。

*

*

*

流星盗身法奇快,飞速在黑屋山林间飞掠,他口鼻处戴了防备毒瘴的辟毒口罩,双腿在一颗颗树干上借力跃起,每一次跃起,就能跨越二十多米距离。

连环飞跃下,他宛如一只不断跳跃的飞蝠,加上身上伪装披风,完美的和周围山林融为一体。

不多时,前方一片青绿色的木质建筑群,出现在他眼前。

“找到了,万毒门!嘿嘿。”流星盗穿入一片枝叶间,身体柔软无骨般,在林间嵌入进去,毫无波澜,毫无声响。

从高处往下望去,万毒门驻地中,一队队走过的巡逻人员中,至少有一半是女子,而且多是身姿曼妙之辈。一个个皮肤莹白,身段凹凸有致,看着就让他心头发痒。

“如果我是你,便不会这么简单跳进去。”

就在流星盗打算一跃而下,直接抓几个好货时,忽然一道清朗声音传入他耳中。

他面色一变,扭头看向不远处树枝间,那里同样蹲着一人。也是一身迷彩青绿色伪装服。

“云和...你居然也来了!”

那云和笑了笑:“我怎么就不能来?你云湖能来,我一样也能,师尊可没规定,这地方只有你能下手。”

“要联手么?”流星盗云湖沉声问。“你我一起下手,说不定连那万青青也能一并带走。此女有鳞阴之血,说不定还没被那魏合发觉利用。”

“若不是想联手,我出声叫住你作甚?”云和笑道。“不过,鳞阴之血...你确定?那不是中州的那家嫡传血脉?”他说到这里,微微皱眉疑惑。

“当然没看错,万青青应该是某个遗落此地的血脉旁支。不过就算是血脉旁支,也足够稀罕了,只要有合适的方法启用...嘿嘿嘿...”流星盗云湖不再多言。

“说起来,这鳞阴之血到底有何用?我还真不知道,你能否仔细说说?若是好处不够,我可不敢和你一起冒险。”云和沉声道。

“此血,我也不瞒你,若是有合适方式,完全可以将其吸收后,宁神静气,在武者浑身劲力不平衡时,强行梳理混乱气血和劲力。”流星盗云湖解释说。

“而且,这鳞阴之血还有另一个最重要的功效,那便是....”

“便是什么?”云和皱眉。

“这等重要信息,你以为我会白白分享与你?”流星盗云湖笑了。

“那你要什么作为交换?”

“嘿,这就要看你能拿出什么,和我交换了。”流星盗笑道。

话刚说完,他却忽然看到云和的面色有些不对。

他猛地反应过来,刚刚那个声音,虽然和云和有些像,但似乎压根不是从那边传来。

“我拿你的命,和你换如何?”

一道魁梧人影,缓缓从流星盗身后浮现而出。

周围空气仿佛一下凝固,一丝丝阴影逐渐将云湖笼罩。

他身体僵硬,缓缓扭头。

“走!!”一声爆喝。

两人同时闪电般离开原地,朝两个方向分散逃遁。

云湖身法忽左忽右,忽隐忽现,时而飘忽不定,时而笔直如飞石。

狂奔数百米,他猛然抬头,朝前望去。

唰!

一道魁梧身影突兀闪现在他正前方,拦住去路。

赫然正是魏合!

他抬起手。

嘶!

手臂急速膨胀充血,转瞬变大到原本的数倍。

“此乃忘情。”

呼啸的刺耳破空声,宛如野兽齐鸣炸开。

刹那间血红巨掌一掌压下,轰然朝着云湖扇去。

云湖只感觉眼前一切仿佛都被那血色巨掌充斥,无力闪躲,无力抵挡,他全身的劲力疯狂泉涌,汇聚到双手之上,往前挡去。

轰隆!!

巨掌宛如巨大蒲扇,一下砸中云湖。

两者之间爆开一圈清晰的瘴气云环,巨大撞击力,加上九重劲力同时涌入,瞬间便将流星盗自身锻骨骨劲冲垮。

他整个人宛如破布娃娃般,横飞出去,一口老血狂喷而出,撞在一侧树干上。

树干和他的背脊同时传出咔嚓脆响,无数树叶枝条散落,在树干上贴了好一会儿,他才滚落下来。

“身法不错。居然能卸掉我一半的力。”魏合缓缓往前,“可惜,就算只有一半,也足够废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