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聚会 上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1-02-09 字数:3958 阅读进度:238/277

“不管如何,魏门主,今日,我等终究要与你做过一场。”

游戎身上不比其他游家之人,比起之前的豪绅气质,现在的他,更多了一层凛然学子气质。

唰!

红缨枪被其斜指下方,枪尖周围萦绕出一丝丝旋转劲力。

“魏合,你可知,如今你的所作所为,会引出什么后果?”王叶和有些感慨的看着魏合。似乎有些不忍他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后果?朱辰当初设计于我时,就没想过后果,现在输了,就要我来想后果?”

魏合眯起眼:“凭什么?”

“.....”王叶和无言以对。朱辰所作所为,其实他也看到了。只是....他也没想到他翻脸如此之狠,如此决绝。

若是换成他,必然是以解散万毒门为条件,收拢魏合等数名高层,如此手段,才能安定人心。

只可惜....他搞不懂朱辰到底要的是什么,也搞不懂为何,他们要抓那么多武师去府城。

“伯父,若是话说完,可以让开了。”魏合平静道。“看在少君份上,我不杀你。”

王叶和微微叹气,也不让开,而是右手下垂,掌缘浮现劲力环绕。看来也决定动手了。

“今日便来领教万毒门高招。”游戎再度出声。

他双目一厉,手中长枪微微颤动起来。

一旁的周荣一直在试图隐化自己,不让魏合发现自己。

可惜,如今还是谈崩了,他面露无奈,上前一步,手中周家越星功缓缓运转,一丝丝劲力在双掌上宛如繁花,缓缓重叠开放。

三人三个方位,周围数名其他高手,围绕分散,防备其他。

三股练脏层次的劲力,不断在周围盘旋,宛如火焰般燃烧,带起阵阵气流。

“杀!!!”

一刹那,三道人影同时冲向魏合。

长枪,双掌,指法,三种攻势宛若幻影,同时包裹过来。

劲力联通碾压而下,带起气流,仿佛在魏合面前形成一面完全用劲力和气流组成的高墙。

庞大劲力推动碾压而来。

魏合双目越发明亮,一身劲力疯狂涌动,覆雨骨劲,弧光劲,铁岭衣,金悦五行功,鲸洪决巨力,同时叠加爆发而出。

一道道劲力从他身上流通汇入双臂,一块块肌肉联通力量,传递到他双掌之上。

“断心绝情!!”

他一声咆哮,正面迎上。一招断心印中绝杀悍然使出。

四人瞬间交接。

轰!!

无形的风以四人为中心爆发开来。

一道道透明劲力宛如水浪,迸射四散,将周围靠近的其余高手推开数米。

魏合双掌精准刺入三人联手之中的薄弱之处,合身硬生生从劲力高墙中穿刺过去。

他身法全开,闪电般冲向游戎,就要一掌印上去。

噗!

游戎在距离他掌力还有半米时,猛地仰头喷血,倒飞出去。

魏合手上一僵,他手还没打到,这家伙怎么就吐血了?

不等他回神,一旁的王叶和和周荣也一个嘴角溢血,一个口喷鲜血,横飞出去,坠落屋顶。

刹那间,屋顶一片安静。

魏合站在原地,看了看自己双手,又看向周围还呆站着的三大家其余人。

剩下的几人你看我我看你,也都纷纷冲上来,只是半路便发出惨叫,自己摔落下屋顶。

“.......”

无言以对之下,魏合也能理解三家的苦衷。

若是他们不反抗,到时候上面来人下来,他们定会被秋后算账。

而若是他们反抗,对上连朱辰都能击败的自己,心里也着实没底。

于是稍加思索下,便定了这个一个策略。

交手是交过了,自己也受伤了,就是追不上,打不过,上面也能给个交代。

毕竟这三人都是三家中坚实力,众目睽睽之下,做一场戏,然后再在下面伪装一二,便算是交代。

心中明白后,魏合摇头,纵身朝总兵府跃去。

既然明白了三大家的态度,此时总兵府会是什么情况,也相当明白了。

魏合一路冲到总兵府,这里兵丁早已被撤离了过半,江严等人压根不在,显然是闻讯提前逃遁了。

魏合也不在意,杀掉还没来得及跑的几个江严手下亲兵,留下一个活口,询问江严下落后,便离城追去。

以他的身法,如今就算是异种奔马也远远不及。何况江严这等才锻骨层次的武师。

而且还不是主修腿功之武师。

还没等这一行人跑出城门,便被魏合截住,当场逼问出名单地点,然后全数打死。

当街打死十多人,对于整个宣景城也算大事了。

但有三大家联手安抚,魏合也没扩大战场,搜了身后,转身离去。

接下来十多天里。

万毒门伤势较轻的几人,配合魏合一起,四处绞杀寻日柳夜的各处驻点。

以魏合的速度身法,只要得到准确消息,疾冲过去,几十里路也就十几分钟。

宣景地面上的诸多驻点,纷纷被拔刺一般,一根根连根拔起。

寻日柳夜密探们四散逃离,隐入地下,放弃所有据点。

短短数日,万毒门绞杀的密探人数,便已经超过了上百人。

这已经是整个宣景密探总数的大半了。

另外参与围剿万青门的赤景军高手,也被魏合一一清算。

一家家武将家族被灭门,上上下下鸡犬不留,下手之毒辣,骇人听闻。

魏合从不自诩为自己是好人,他只是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可生活,总会冒出人来,试图利用他,逼迫他。

一路屠杀中,他不光杀了寻日柳夜的密探,还顺带杀了一部分三大家中的‘精锐’高手。

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之前朱辰调人围攻万毒门时,三大家都放了水。

游家关键时候躲了起来,周家周行铜直接放人,王家王少君还反而帮忙。

所以投桃报李,他也出手帮忙解决了这些所谓的精锐。

或者说,是表面精锐,实则异己的三家叛逆。

毕竟日后上面来人,下来问起,光那点死伤,可不够堵人口舌。

连朱辰都出事了,寻日柳夜死了这么多人,你们三大家还完好无损?就主将受了点伤就完事了?

难不成就是你们三家,联手埋伏针对朱辰的?

所以,为了规避责任,三家不约而同的做出一样举动。

只是这一波乱杀,也让三家高手,看到了魏合的真正恐怖之处。

他的身法速度太快了。

比起之前还要快!

再加上在那夜,当着朱辰的面,一跃之下,连伤三名练脏高手的战绩。

短短数日后,魏合的评价,便直线提升,拔高到了整个宣景第一的程度。

随着最后的一波寻日柳夜密探被杀跑,整个宣景为之一空。

魏合没有胡乱屠杀无辜者泄愤的意思,不伤及无辜,这等善举,反倒是让其在民间的名声变得好坏参半起来。

“话说那大半月前,宣景总兵府处,三大高手联手鏖战万毒门主魏合!”

“那一战打得是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连总兵府的楼顶都破了数十个大洞!”

“那万毒门主魏合,一身毒功,强悍莫名,一招打出,便有能毒死上百人的恐怖毒烟,伴随飞溅。

只见他一掌击出,不光三大高手接连受创,就连周围围攻之人,也还没靠近,便纷纷栽倒落下,身中毒伤,简直恐怖至极!”

泰州府府城的天水客栈一楼。

大厅里,众多住客才起床,在一楼坐下吃早餐。

正逢一说书人站在看台上,口沫横飞,讲着前段时间发生的宣景惨案。

平日里大家伙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很多人不喜打牌,下棋,喝酒,便唯独对八卦和故事感兴趣。

当下听到这说书人说起就发生在身边的这桩奇案,也都兴致盎然,边吃边听起来。

只是那说书人说到紧要关头时,却有一人在一旁打断。

“可我怎么听说,那场大战是在朱府,不是总兵府?”一背刀汉子大声不解道。

“不错!”那说书人一声大喝,“这总兵府有一战,朱府同样也有一战。不光如此,还有黑屋山脉之中,那万毒门遭受朱大人围剿,这终极一战。到底谁胜谁负,如今几成悬案。但...”

说书人一打手中扇子,“如今宣景城,朱辰朱大人神秘失踪,万毒门主魏合入城报复,连杀数百人,这是能够确定的事实。也正是那总兵府一战,才真正奠定了万毒门主宣景第一高手的称号!”

“宣景第一高手!好大的名头!”

距离较远的一处酒桌边。

“很厉害了,那可是有曾经五大势力之一天印门盘踞的大城。”

几个身穿灰白长袍,长发编成道人发髻的男女,正坐在酒桌边吃着早餐。

早餐是标准的白菜鸡蛋粥,加点凉拌野菜,一小碟肉干。便是全部内容。

四个人却也不觉得清淡,细嚼慢咽,一边吃着,一边讨论着刚刚的话题。

只是其中一名女弟子,听到魏合这名字,神色微微有异。

“这万毒门到底是何路数?还有这个魏合....到底是哪个和?是和气的和还是....?”她沉声问。

“是联合之合,据说这个万毒门,曾经还是天印门的一支,后来天印门被灭,各分支分散脱离,万青门独树一帜,扛起大旗。”一名同伴低声道。

“此人当真是天纵奇才,据说短短数年时间,便从入门者,直奔武师,然后踏入锻骨,练脏。如今实力更是冠绝宣景。”一名同门羡慕道。

女子听着,心中的疑惑也慢慢淡去。

虽然听起来很像是之前自己一起来泰州的那人,但现在看来,应该不是,只是同名。那人可是根骨为下,根本不可能这么短时间达到练脏那般高度。

练脏...那可是很多师长才能达到的程度....

“不说这些了,这次下山,诸位师长至少也有三位分路而行,也不知道所为何事。”

“据说这次有不少高手都冲着义双县那边去了。就连师长们也有人去了那边。”

几人小声讨论着。

女子却有些淡然。

“这些距离我们太远了,办完事就赶紧回山修行吧,内院之事,有诸位内院师长和主峰前辈做主,我等不必多虑。”

“姜师姐就一点也不好奇?”一人笑着问。

“好奇又如何?这等盛况,我们敢过去凑热闹?”女子摇头。

“真想去义双县看看啊...”一名女子有些向往道。

“义双县....”姜姓女子感受了下自己身上才三血的状态,低下头。扫清心中想法。

还是老老实实回山苦练才是,如今世道,似乎越来越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