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山洞 下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1-01-18 字数:3540 阅读进度:195/277

魏合微微摇头,转身出了院子。

正好又看到那两个姐弟,她们正在找出来的人,问他们爹爹的情况。

只是这里进去的人太多了,很多人根本不认识他们爹爹是谁,都是摇头说不知。

问了一会儿,什么都不知道,弟弟快哭了,姐姐却还不断懂事的安慰他,一会儿蹲下来,努力抱抱弟弟,一会儿给弟弟唱歌。

“门主....”一个万青门的女弟子有些看不下去了,走近过来,想要说什么,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魏合沉默了下,“像这类孩子,无依无靠的,我们万青门可以招收进来,一起培养成自己弟子。当然前提是要他们自己愿意。”

“谢谢门主!”那女弟子抹了把眼泪,顿时欣喜起来,连忙朝着那姐弟走去。

魏合离开院子,纵身一跃,轻轻落到一处已经没了人声的两层小楼楼顶。

这是一户清杞县的中等人家,家主为人乐善好施,除了人丁不旺外,其余没什么缺点。

但这一次瘟疫,让这一整户人家,一共五口人全部死绝。

短短半个月时间,便已灭门。

像这样的情况,清杞县不在少数。

家家挂白绫,人人绑黑布。

平日里,像这等空无一人的中等人家,早就该有混混盗帮上门光顾。

但现在,却一个人都不敢来。敢来的,来过的,都没了。

魏合站在楼顶石瓦上,远眺全县。

整个县城一共也就十几条街大小,四面环山,中间一条小河贯穿全县。

河面上远远望去,此时还能看到有人放的白布纱灯,那是富户人家死了人后,特有的哀悼习俗。

魏合没有停留,纵身宣景方向赶去。

很快出了清杞县,接着是鹤山县,情况稍微好点,但也到处是白色,纸钱白绫随处可见。

鹤山县后,路过几个小村子,也都十室九空,一片荒芜死寂。

比起以前的飞业城还要凄凉。

飞业城那时起码还有香取教在,虽然居心不良,但好歹还是有人气。

但这里却是连人气也没了。

‘如此严重的瘟疫,州府那边应该很快会有反应。就看他们如何应对了,若是无法。恐怕....’魏合心中已经做好了随时可能迁徙离开的打算。

宣景附近眼看是没法待了。

叹息一声,魏合加快速度,朝着宣景城方向赶去。他得和王少君那边通个气,看看如今局势到底如何。

*

*

*

转眼便是数天过去。

九影的药,让那汉子状况好了许多,加上他身强力壮,病情居然慢慢有了好转。

这样的例子不多,但也不是没有。

为了感恩九影和魏合的帮助,那猎人汉子带着魏合,终于进了黑屋山。

黑屋山,是一片山脉,很大很大,足足有两个泰州那么大。

中间跨越千里,树海无数,毒虫遍布,山体连绵不绝。

万青门也只是占据了百分之一也不到的边缘区。

那猎人汉子带着魏合,一路深入,出了泰州区域,直奔黑屋山脉主脊方向而去。

他似乎有某种奇特的本事,能够精准的避开各种凶猛异兽的行踪轨迹。

很快,临到深山中,一处大白松树前。

白色的松树极其罕见,这里这颗甚至已经长成了一人环抱那么粗。

周围松木挺拔,光线斜射,没有太多迷雾。

猎人汉子肩上站着一只小巧精致就的红色松鼠。

此时松鼠正远远眺望着,朝着林子深处的山壁方向发出吱吱声。

“就是那边,这里距离那个山洞,顶多只有一里多,往前直走。洞口有半块巨石挡住,石头上有我做的标记。”汉子简单介绍。

“很好,你在此稍等,我去看看。”魏合在猎人身上也下了毒,防止他搞什么花样出来。

他用手在一旁松树上,轻轻一划,顿时划出数条清晰可见的划痕,作为标记。

留下记号后,他纵身一跃,迅速朝着前方冲去。

*

*

*

黑屋山深处。

一片松树散开,露出正中的一片碧绿斜坡。

坡上赫然有着一个似乎有人工痕迹的山洞。

山洞高五米,门口有一大块巨石,石头表面长满了各种青苔藤蔓。

此时山洞内,已经有不少人汇聚到了这里。

但这些人大部分都不像是泰州这边打扮。

他们手持弯刀,小盾,戴着白色灰色头巾,身上衣服裤子都纹有暗红花边。不管男女都有花边。

唯一区分这些人身份的,便是他们的衣裤式样,有的有各式各样的结,有的简简单单,异常朴素。

还有的串联了不少珍珠玉石之流。

在场一共十多人,所有视线都聚焦在山洞洞口处。

那里有几个泰州这边打扮的武者,正结群被堵在洞口,没法进去。

洞内也有不少戴头巾的武者,他们手持刀盾,死死挡在洞前,就是不让人进入。

“这洞壁真功乃是我们最先发现的,葛木义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其中一个泰州武者怒声道。

“这里是州界,这山洞已经是到了我们境地,既然是我们所属,那便是属于我们锦州武者的,你们有什么资格看?”

一个抱着银色头巾的年轻男子轻笑道。手里拿着一杆烟枪,微微吸了口,吐出一个烟圈。

“况且这洞壁真功,能者居之,有本事,你们也可以冲进来,让我们看不了。可惜,你们没这个本事。”银色头巾男摇头笑道。

“你们...”此时那泰州武者还想开口说话,却忽然听到周围人传来一声惊呼。

“是沙思奎来了!平顶砂刀沙思奎!”

“还有金牛棍罗姆马义也来了!”

“赤华派的高手也来了!”

“都四天了,该来的人也都差不多到了。”

周围围观者窃窃私语,纷纷往后退出更远,以免起了冲突被波及到自己。

锦州那边包着头巾的高手,一一抵达,这些人相互之间各有忌惮,眼神凌厉。

而泰州这边,从头到尾都只是那么几个武者撑着。

这里毕竟距离泰州州府太远,根本没什么人敢穿越瘴气,深入这里。

不像锦州那边,常年和毒虫瘴气作伴,早已成了习惯。

这洞壁真功,乃是之前被人无意中在山洞内石壁上,发现的一门特殊真功。

其全部贯穿了从一血,到练脏的全部过程细节。

消息一经传出,马上便引来诸多势力窥探。

如今一口气来了这么些人,已经是这些天人数最少的时候了。

很快,锦州的武者一个个的轮流进入山东,观阅洞壁真功。

而随着时间推移,差不多在场的大部分锦州武者势力,都得到了轮换机会。

可泰州武者这边,居然还是一点也没讯息。全部人都被堵在洞边,不允许进入。

带头的薛丹气得浑身发抖。

他和身后的这些武者,都是住在靠近锦州方向的黑屋山脉安全区域之人。

所谓安全区域,便是没有瘴气,且少异兽猛兽等。

因为距离锦州狩猎区很近,这一片山区其实并不人烟稀少,时常能看到有人进出采药。

平日里,薛丹和这些锦州人也没什么冲突,但一旦涉及到利益牵扯,锦州人便会相当的团结,团结一致对外。

便如此时。

锦州的一票头巾们,轮流进去观摩抄录了一遍,最后居然还是不让薛丹等人进去。

“听闻这洞壁真功下面另有玄机,似乎还隐藏着一处不小的地宫。难不成他们一直在找地下地宫?”

“还真说不准,不然光是朝洞壁真功,可没必要花这么久时间。”

有人低声讨论的声音,细微传入薛丹耳中。

薛丹闻言,心中更是火大。

这里地域,严格来说,并不只是锦州,还有泰州的一部分。

可这群人,居然连让他们进去抄录都不允。可见其霸道。

要知道他们才是第一批真正发现洞壁真功的人,如今居然连山洞都进不去。

“雷武大侠来了!”忽然一声惊呼从背后响起。

薛丹等人顿时一喜。

雷武是锦州不弱的一位泰州人侠客,其武艺高强,时常喜好打抱不平。

很快,林间便有一黑衣白头巾的精壮男子,健步如飞,几下便掠过大片草地灌木,轻轻落到山洞附近。

“怎么回事?”雷武一眼看去,发现薛丹等人被堵在洞口外,当即便沉声出言问。

“雷大侠,您来得正好。”薛丹迅速上前,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明。

这边界上,两州武者这么你争我夺,也不是头一次了。

锦州武者不论散人还是势力,都要比泰州这边强势。

明明泰州武者更多,但锦州更团结,排外。

这两边矛盾,最初还要从经商说起。

泰州尚武,需要大量粮食资源,以供应本州武者消耗。

而锦州这边正好也是产粮大地,那边有了大量粮食流入。

可商人逐利,输出粮食时,总想着利益最大化,看着泰州这边越发依赖他们,便开始慢慢加价。

除开粮食,还有其他资源商品,也都如此加价。导致渐渐的泰州对锦州人的印象,也变得极差。

于是慢慢形成了泰州蛮子多,锦州奸商多的说法。

在一次泰州内乱的重要关头,锦州商会趁火打劫,联合作价,炒作粮食,抬高市场价,狠狠赚了一大笔后。

自此,两边仇怨便彻底结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