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影响 下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1-01-11 字数:4353 阅读进度:181/277

万青门另一侧。

小瀑布边上,魏合缓缓从水潭中起身,浑身劲力一震,水汽散开。

一旁站立的胡子成,迅速送上毛巾,面带恭敬。

“这次的事,你配合得不错。”魏合接过毛巾,擦了擦身上剩余的一点水渍。

这次他将周荣亲族抓出来,丢进天涯楼,然后给胡子成看着,行动从头到尾都颇为顺利。

“全靠门主主持,我只是做了一点最简单不过的事。”胡子成这话说得是心悦诚服,他确实只是看管一下人质,另外提供了一条心思路计策,还有奉送上了关于周荣府邸的具体位置。

除此之外,他什么也没做。

魏合却很满意他这态度。

原本他是打算正面撒毒硬扛,中途倒是想到了胡子成献上的这条计策。

其实胡子成献上的,不只是周荣的府邸位置,还有其他不少高手的府邸位置,只不过魏合最后选择了周荣而已。

他先就从王少君那里,打听到了带队争抢天涯楼的人是哪些,然后趁他们离开后,便及时抓人,随后紧急赶到。

这一环环配合得相当不错。

“不说这个了,拳院那边,情况如何?”魏合随口问。

“回门主,已经有大约上百人了。不过没有经过仔细筛选,全都是孤儿孤女。”

“粮食上还撑得住么?”

“尚可,之前您派人送来了部分粮食,还能支撑一月有余。”

“不够,再购置些。”魏合吩咐。

“好。”

“这次的事,你办的很好,有什么请求可以直说出来。我酌情考虑。”

胡子成顿时大喜,连忙拜下。

“小的希望能将妹妹送入万青门下!门主放心,我妹妹在习武上有些天赋...”

“先送来看看,若真有天赋,可以试试。”魏合点头。

如今他继承门主之位后,新招收弟子,自然就是以他为师尊教授。

而成为门主后的前面几个弟子,关系自然最为特殊。

胡子成眼光毒辣,一眼便看中了这点。

魏合如今已经有了一个林远作为弟子,那么第二个位置,若是能抢占到,对以后必定大有好处。

魏合懒得理会他这些小心思。

处理好天涯楼这边的事,他将一大堆的秘籍,在万青门内单独令人建一个书楼,准备将书册存放进去。

这件重要之事解决后,他才能从诸多入劲武道中,找到合适的互补武学,补全覆雨劲。

如今铁岭衣修完,魏合打算再度挑选一门武学,开始下一阶段。

尝到劲力强化的甜头后,他可是迫不及待,还想开始第二次强化。

打发胡子成离开后,魏合离开水潭边,稍稍走了一小段距离,来到一处两层简陋木楼前。

看守的几名弟子纷纷朝他行礼,并流露出明显的敬畏之色。

魏合摆摆手。

“不用害怕,我不至于对自己门内人也下毒。”他笑了笑。“之后我会在门内,开设用毒防毒方面的讲学,你们若有兴趣,可都来听听。”

几人顿时大喜。

“多谢门主!”

万菱在魏合离开后,已经将传位之事明言,所以这些弟子也都知道魏合如今接任了门主之位。

对他们来说,魏合之前救下整个万青门,威望极强,接任门主之位并没有什么人跳出来反驳。

所有人都是一致的支持。

进了木楼。

魏合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个靠在一起堆放的书架。

有的书架地下还连着碎石块,那是被人连书架带下面的石头地面,一起硬扯出来带走。

时间急迫,也来不及考虑太多。

对于武师而言,看似他们和魏合力量相差极大,但这要看和谁比。

若是和普通人比,武师能具备的力量,便是常人远远无法想象的地步。

当年魏合才三血,就能随手提着三百斤的东西飞奔。如今锻骨,还加上鲸洪决加持,一身巨力,早已过数千斤。

如此力量,上辈子一般小汽车的载重量也就是一两千斤。

也就是说,他现在早已超过了小汽车马力。若是披甲拿上长兵器,上了战场,他一身巨力便是无双猛将。

而其他武师则不同。

武师们到了锻骨,顶多也就是接近千斤的力气。在战场上,因为长兵器没办法传导太多劲力,所以根本发挥不出多少威力。

但魏合不同。鲸洪决配合下,他若为武将,必定是不弱于周行铜多少。

进了书楼,魏合一一在书架前转了几圈,很快取出一叠武道秘籍,放在身前,开始一一以秋鹿决,测试其中是否互补。

秋鹿决以耳垂模拟全身血脉,修行武学,因为区域极小,所以进度极快。

再以破境珠迅速破境,如此形成了完美的实验武学互补和是否冲突的模式。

魏合目光扫视。

‘如今铁岭衣补全了我防护上的缺陷,那么接下来,看看剩下的这部分武功中,有没有互补的。’

他之前测试过一小半武功,之后找到了铁岭衣。

如今剩下的大半武学,正好有时间慢慢测试。但还得等破境珠补全才行。

接下来的时间里。

魏合每天潜心修行覆雨劲。锻骨后,该开始修行覆雨聚云功第六层。

第六层对应锻骨大成顶点,修成后全身圆满,骨髓变换,这也是极其关键的一关。

因为这一关,被很多人称为易骨关。

顾名思义,这是武师们,极其罕有的一次提升根骨的机会。

锻骨过程中,完成得越好,便越是能提升更多根骨,为以后的武道修行打好基础。

可以说,这一关,是武师们为以后道路铸造基础的一关。

到了这里,武师们就已经将前面的先天天赋红利耗尽了。接下来的路,全看这锻骨一关打的新根基够不够好,够不够厚。

魏合从万菱那里得知,很多天才之所以没法突破练脏,其实是过于贪心,想要在锻骨这一关,打好足够深厚的新根基,以至于延误了突破时机,导致最后功败垂成,只能停留在锻骨。

而有的人,虽然突破了,但急于求成,根基不足,就算成了练脏,也没多少提升,劲力也就比之前强一点。

这也是为什么,练脏阶段,武者之间实力差距会极大的缘故。

每个武师,到了这个地步,必须要学会从中取得平衡,学会取舍。

魏合问过万菱,她当年是什么情况。

万菱沉默了下,回答。她是当初带着万青青返回天印门途中,受了不少伤,气血大损,再加上一些不方便说的原因,导致最终没有突破机会。

随意选了一门没练过的入劲武学,魏合收敛心神,看了眼名字:清雾法。

翻开里面,从记录上看,这是一门追求身法速度的腿功。

腿功并不是一定指的练腿武学,而是一切主修速度身法的武学,都可以叫腿功。

这一门就是如此。

清雾法以身法配合利刃,点穴穿刺为主,修出的劲力也是以穿刺杀伤为主。

若是能成,可显著增强覆雨劲的穿刺杀伤威力。

魏合仔细开始阅读练法起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

很快,便到了清单交付时间。魏合之前遣人送去了周府和游家两边,关于赔偿事宜的清单。

上边列举了一系列的物资赔偿,以及肉田赔偿。

周家游家虽然心中不满,但这赔偿要求,刚好卡在他们心头底线的边缘,考虑了下,两边也都同意赔付。

顿时间,大量物资粮食甚至肉田异种,都被送到黑屋山附近,由魏合派人接入。

之后没过多久,正临院,赤地院,还有其余九院弟子,凡是离散者,皆听闻天涯楼一战事迹,纷纷朝黑屋山汇聚。

赤景军留守部队不愿招惹万毒门,便故作不知,只要他们不闹事捣乱,便随他们。

而其余势力,摄于魏合威势,也不敢造次,只是旁观,看天印门之后到底如何发展。

随着汇聚的天印门弟子越来越多,魏合索性全部接纳下来,在黑屋山内,再度扩大驻地,将原本的万青院驻地,扩大数倍。

又让这些新入的弟子好手自己配合建造木屋。

如此忙活了半个多月,才将所有人安顿下来,而安顿好人后,新的问题又来了。

这么多武者,其中光武师便有数十人,对异兽血肉的消耗,毫无疑问是个巨大数字。

魏合自然不可能将自己的私有肉田分享出去。为了解决此事,他采纳了赤地院首杜晗的提议,在黑屋山外的翠屏镇,建立一个分点,专门用来采纳粮食异兽肉等物资。

另一边,他要求谢燕,组织高手,在黑屋山周边进行清缴异兽行动。顺便也能补充大量异兽肉。同时将异兽身上自己用不着的东西,拿出去卖。

接下来,他开始派人搜寻各院对应需要的属性异兽,毕竟九院武学不同,所需的异兽血肉性质也不同。

不过这事虚得从长计议,上官纪离去时,带走了太多各分院异种.....

与此同时,天印门重聚的消息,也不断扩散出去。

万毒门主魏合的名声,也跟着这个消息一起扩散开来。

有心人仔细挖掘了魏合从抵达泰州后,一路的崛起痕迹,顿时惊为天人!

一些人将魏合的事迹总结一起,整体一看,才发现,此人从加入天印门,到之后一算。

这魏合居然还是个顶尖天才!

顿时,关于魏合的事迹,也开始流传开来。

*

*

*

泰州府,岳清山。

又到了新的一年,外院选拔入内院的时候。

七院院首重聚。

首座刘振源神色略微疲惫,但依旧气定神闲,双目微阖(he),一身青袍,头戴羽冠。

其余院首分坐两侧,面前各自有着或多或少的红牌子。

“把要换的牌子丢出来吧。”刘振源淡淡道。

啪啪几声脆响,有三个院首,分别丢出牌子。

其中便有颜九真。

颜九真每年必会丢出牌子。

可他所负责的区域,每年的新人又是最多的。

很快,又是各人说出放弃这些牌子的理由。

颜九真依旧老一套,根骨中的都看不上。

“九真院首,还是老样子啊。”一旁一名面色和蔼,满脸笑容的老道人,捏着胡须眯眼道。

“瑞祥院首此言何意?”颜九真似乎听出了一丝不同意味。

“不用如此敏感。”瑞祥院首笑眯眯道,“最近山下可是出了件不大不小之事。不知九真院首是否听闻?”

此时其余院首正在说明自己丢牌子原因。

但颜九真却视线看向瑞祥院首,有些疑惑。

“师兄还请明言,我最近一直在闭关修行,除开偶尔指点弟子,已一年多未下山了。”

对于无始宗来说。

山上,山下,就是两个世界。

他们将山下所有人,划分成一块,和山上以示区分。

无始宗高高在上,并非虚言,山上为真,山下为假,这是三主峰流传出来的说法。

总外院,七内院,三主峰,这三步,是无始宗一步步接近真实的道路。

在他们认为,凡是能上山之人,便是踏上求真之路。而山下滚滚红尘,皆是欲海沉浮,皆是虚妄虚度。

“此事,就在前些天。”瑞祥院首笑眯眯道,“那排名末尾的天印门,可是出了不小的波折。”

“天印门?”颜九真皱眉,不知道对方为何提到这个。

他如今正为七院内比烦心。麾下弟子虽根骨都好,但只能算是优秀,不能独撑大局。

和最强的那几个内院比,他管辖分院,缺少明显的支柱型真正天才,缺少那种能接替他衣钵位置程度的顶尖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