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世事 上(谢东八岁盟主)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2-28 字数:3854 阅读进度:152/277

灭口后,两人就此分别。

王少君确实守信。

不多时日,宣景城内茶楼酒坊便渐渐传出军械倒卖一案传闻。

周顺被牵连进去,多次受到赤景军的盘问。

若非他实力够强,上面也不愿意轻易动他,换个人早就被下了。

只是就算如此,他也落得处处掣肘,诸事不顺,做事更是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魏合这边,一边等待此事发酵结果,一边稳步修行武功,研究药理。

自从他拒绝了万菱的结亲提议后,一切就又恢复原状。

天印门各分院渐渐成了独行之势,原本的偌大一门,如今分化成了十二支。

影响力也远不如以前。

天印九子倒是还有人希望上官纪出面主持大局,可惜其人依旧不为所动。

转眼便又是一月过去。

隐居处。

“什么?你要著书?!”魏合一愣,看着屋子里一脸疲倦的九影,愕然道。

“怎么?我就不能著书了?我之所学,又岂是一毒理学能概括的?”九影冷笑一声。

“这倒不是,主要是,你著书后,这书给谁看?”魏合反问。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世上,想要研究毒理学之人太多太多。”九影摆手道。“我也只是不想自己一声所学,就这么带到棺材里去。”

他回想起自己收集样本时,所看到的无数白骨,还有那些形如骷髅的孩子,心中的某个想法便越加坚定。

“你放心,我会把你烧掉,棺材什么的就别想了。”魏合补道。

“呵呵...你小子可真贴心。”九影懒得理他。自顾自的又去研究其他东西去了。

魏合却是无语。

不过有一说一,这老头虽然在下毒手法上,和他相差无几,但在药理学,在药方原理的研究上,远胜于他。

这家伙手里,光自己研究积攒出来的毒方药方,就有数十张之多。很是让魏合眼馋。

收拾好心情,魏合继续自己这边的研究。

他如今的重点,不是其他,而是铁岭衣功法对覆雨劲的强化。

铁岭衣已经到了三血,随时可能进入入劲。

只要入劲,就能完成第一次对覆雨劲的强化。这次强化,是他早先就算好了的,弥补覆雨劲防护不足,防御不强的缺陷。

他打算强化后,看能增幅多少威力。

所以这一次相当关键。

魏合出了草屋,在外面空地上,走入一个垂挂了不少沉重铁砂袋的方阵。

一个个铁砂袋表面还裹了一层金属尖刺,被轻轻一推,就来回呼啸乱撞。

魏合面不改色,走进去,凝神屏气,任由身上被这些尖刺乱砸。

嘭嘭嘭!

一阵阵乱响不断撞在他体表,魏合强行压制自动散发开的覆雨劲护体。

而是让铁岭衣的三血气血,覆盖全身。

这一步他早已修行到位,而被这些铁砂袋尖刺不断撞击,也是铁岭衣必要的修行过程。

他有耳垂模拟的秋鹿决功法在,早已将铁岭衣的劲力在耳垂处模拟练出一丝。

如今只不过是运用到全身各处罢了。

从三血到入劲,本身就是个水磨积累过程。魏合也不急,他都积累了这么久,只待圆满,就能以破境珠破之。

如今他主修的武功,鲸洪决还在摸索鲸息状态,暂时停滞。这点他也理解,毕竟如此强悍的一门功法,若是被他轻轻松松就练成,那岂不是太过简单。

只要有材料就能练成绝世武功的话,那古代时期个个都能使绝世高手了。

总是会有各式各样的难关和瓶颈,将不同人划分成三六九等。

人与人之间的强弱,本就不是武功高度决定,而是人和人之间的积累悟性根骨等差距决定。

鲸洪决暂时停止。

魏合主修的便是覆雨劲,然后以飞龙功和铁岭衣分别强化速度和防护。

覆雨劲第五层同样也是水磨,要想突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魏合也不急。

他才二十二岁,如今这个速度,已经算是很快了。

他这里潜心修行铁岭衣覆雨劲,另一边,九影却是铁了心开始著书立说,每日埋头沉思,书写稿子。

更让魏合疑惑的是,九影形容也越发枯槁,精气神正在飞速下跌,越来越像个老头子。

这有些不符合入劲武师的规律,武师全身劲力护体,封锁精气神不露。不应该会这么短时间就消耗这么大。

但他也不好直接询问,两人本身只是合作关系。

泰州新政,也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展开。

宣景城这边虽然只是附城,但反而是最先开始应和的地方之一。

招兵,新办各种学堂,新建立了数个部门,宣景城里原本有些如死水般的局势,也渐渐开始活动起来。

周顺那边不断遭到调查,也渐渐偃旗息鼓,开始收敛姿态。

哗啦一声脆响。

一件上好的三叶印荷青瓷被狠狠砸碎在地。

周顺胸膛不断起伏,面色涨红。

来回在主屋里踱步,心情极差。

“周兄,你该想想办法,如今风声已经漏出来,尉迟钟那老家伙可不管你什么周家王家,他若是要下手,必定雷霆一击。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

一旁座椅上,谢燕冷声看着周顺发脾气,语气生硬。

谢燕如今也是六十有二,但武道强者本身就有一部分驻颜功效,虽然不如天印九子之一的万菱年轻漂亮,但也顶多就是三十几不到四十的岁数,一身淡灰长衣长裤,宛若中年女子。

“光在这里乱发脾气,有什么用?”谢燕可不是其他人,也根本不会惯着周顺。

两人实力半斤八两,谁也不让谁。大不了一拍两散。

“我已经送信去往门主那边!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回信!”周顺压抑住脾气,冷声道。

“你信么?就上官纪那老乌龟,他忍了这么久,会只因为你出事就破功?”谢燕冷讽道。

“你我二人实力,加上如今我等声势,尉迟钟就算像动手,也得掂量掂量后果。所以你大可不必....”

周顺话没说完,便被谢燕扬手止住。

“同样的话,你一月前就说过,现在呢?”谢燕冷道。“你既然出身周家,不如去寻家族相助,能借力的地方,尽量别落下。”

“.....好!”周顺其实压根没说,如今这局面,已经是他找家族出面的结果了。

但谢燕此人见风使舵,见利忘义,见到情势不妙,绝对是第一个弃他而去之人,所以这点决不能在她面前透底。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一步。”谢燕起身,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送客。”周顺扬声道。

有下人送着谢燕离去,很快消失在院门外马车上。

一直等着马车彻底远去,周顺才长呼一口气。

“来人。”

“在。老爷,有何吩咐?”管家薛德旺毕恭毕敬进门。

“那老阉人那边情况如何了?”周顺不耐烦问。

“回老爷,说是已经找到关键了。”薛德旺回道。

“东西呢,都收拾好了?”周顺再问。

“已经收好。随时可以动身。”

“那就好。准备一下,今晚就走。”周顺沉声道。

如今形势越来越差,他已经决定,将存粮全部捐赠给赤景军,缓和时间,自己则去周家在外的一处庄园暂时避一避。

尉迟钟那老家伙一心想要捞粮捞货,既然拗不过,便随他折腾好了。

他避到外地,眼不见为净。暂时离开这个旋涡,先专心查出羽归的情况再说。

“让那老阉人给个名单出来,只要不是太麻烦的人物,临走时都给我隐蔽带走,让夜鹰楼的人配合。”周顺又想到一点。

“回老爷,名单已经昨天就送过来了。您是否要过目?”薛德旺迅速回答。

“倒是及时。”周顺心头气稍微顺了顺。

重新排查以前的线索是否可疑,这也是他交给老阉人孟庭换的任务。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完成了。

很快管家薛德旺出去一趟,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份淡黄纸张。

“这是名单,一共九人。您请过目。”

周顺接过纸张,拿眼一扫。

上面一排排名字工整细致,其中第五位,便有魏合在内。

“这些人都有问题?”周顺问。

“回老爷,据那孟庭换所言,这九人,乃是言辞证言中有大疑点,大漏洞者。所以需要严加排查。”薛德旺回道。

“九人....”周顺斟酌了下,一下子拿下九人,以现在关键时期,是否会惹出麻烦。

但另一边尉迟钟咄咄逼人,他若再晚行动,怕是会横生风波。

思索了下,周顺下了决定。

“今晚动手,我亲自出马,把这九人全部带上,我们离城!避一避风头。”

“是!”薛德旺认真点头。

*

*

*

隐居草屋内。

魏合看着九影再度疲惫不堪的回来。

他似乎在完成著作的同时,似乎也还在做另外的什么事。

最近他也越发的精神变差了,仿佛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耗尽。

魏合暂时停下了自己的研究,走出草屋。

远处太阳缓缓下沉,红光光束一道道从树林间投射下来。

他纵身跃起,轻轻在树梢上连续点过,急速朝着西山万青院方向赶去。

只是才到山下,一道白影骤然浮现,拦在他身前。

“有麻烦了。”王少君面色凝重,“我才接到消息,就往你这边过来。”

“怎么?你很少突然亲自过来找我。”魏合眯起眼。

“周顺狗急跳墙,在城里暗中抓人,要不是我一直盯着他,恐怕也发现不了。他抓的都是周羽归失踪涉及的当事人,你别告诉我周羽归的事和你无关。”王少君沉声道。

“......”魏合摇头。

他遥遥望着正在西下的通红夕阳。

“你现在更应该通知的,不是我,而是赤景军。”

随即他忽然想到什么。

“不,不需要了。以之前尉迟钟总兵的手段,既然已经有了借口,决定动手,连你都知道的消息,他不会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王少君一愣。

“若我是总兵大人,面对周顺这等高手,要么不动,要么一动即灭!”魏合认真道。

“而现在,你觉得他会这么任由人走掉?”他问。

“.....”王少君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