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对谋 下(谢泥岚轩真盟主)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2-28 字数:3819 阅读进度:151/277

“他那层次,至少劲力都入脏了。比我还强一层。那你这仇就这么算了?不然就慢慢熬死他?反正那家伙年纪也很大了。熬个二十年再动手。”王少君提议。

“没事,人生一路,总有起有落,若是每个伤害过我的人,我都要报复,那岂不是只能每日都活在仇恨里了?况且周门主也是情有可原。我不怪他。”魏合认真道。

王少君面色怪异。二人虽然相交不久,但两人性格相投,他也算相当了解魏合了。

每当魏合说这种话,就代表他绝不会放过对方。越是风轻云淡说算了算了,遇到机会下手时就越是狠毒。

“对了,你之前说,赤景军之前迎击香取乱军,连败两场,是吧?”魏合忽然问。

“是,两次都是粮草被劫被烧,如今原本充沛的粮草也岌岌可危,尉迟大人想从泰州其他地方求援,但其他城池也是一样,自顾不暇。”王少君点头。

“前些天,我听闻附近大小帮派门派,都遭受清查,不知可有此事?”魏合又问。

“是有,我父亲受尉迟大人所托,确实在清查帮派。还收了不少物资。”王少君再度肯定。“你问这个作甚?”

“唉。”魏合一声长叹,“我天印门不是分崩离析,了么?共为十二支。其实这样分开也好。否则我身为天印门弟子,也是心中难熬。”

“有话直说,有屁就放。”王少君冷笑。

“你有所不知,我虽表里不一,但身为一个武人,最基本的底线还是有。此前,我不是担任的豫北町分舵舵主一职么?你可知道,我有一副手神秘失踪之事?”魏合低声道。

“然后呢?”

“然后,我最近才知道,他失踪,和外面的香取乱军有关。”魏合摇头叹道。“前阵子我在外寻一地方潜修,没想到意外在一悬崖下,发现一批被砸烂了的军械....”

“你是说,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军械失窃案?”王少君顿时一惊。

“不错。我事后核对过,军械失窃的时间,和我那副手失踪时间,相差无几,而且那副手,还和周顺周门主有关联....”魏合沉声道。

“好家伙....”王少君心头发寒,这个就太狠了。这是要抄家灭族啊!!

之前还真以为这家伙改邪归正,没想到在这儿等着。

你他喵不是数偶要冤冤相报何时了么?现在怎么不了了?

“你此言当真?!”

“真假与否,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此事又不是只有我知晓。”魏合淡淡道。

军械倒卖,这么大的事,需要配合的人肯定很多,之前之事没人查,没人敢查,但真要查,那是一下一个准。

“另外,我天印门本身就有大片良田,粮仓也是全满,肉田更多。周门主如今身为最大的一支,怕是门内至少五成的存粮都...”魏合点到即止。

“好家伙...”王少君眨了眨眼睛,觉得魏合这家伙太狠了。

这是看准赤景军在清理各类势力,缺粮就马上给个由头。

连倒卖军械的罪名理由也找好了。

“不过光凭这个,若是那周顺主动献粮,你动不了他。”王少君摇头。

“若是那军械倒卖的对象是香取乱军呢?”魏合再道。

“嘶....”王少君这次是真惊了。

赤景军和香取乱军交战这么久,双方死伤甚多,仇怨已深,若是知道城内有人私自倒卖军械给香取乱军....

这周顺不死谁死?!

他再看看魏合,心知这家伙绝对另外做了散布消息的手段。一旦消息散布,到时候就算尉迟大人不动手也得动手了。

“你这....”太狠了。

王少君无言以对。

“我身为一个泰州人,若是不知道这事还罢,可如今知道了内情,却还是不报,于心何忍!”魏合叹道。

“......”王少君心中无语。你特么能演得再假点么?

这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周顺那是铁定完蛋。

“你可有证据?他可是周家人。”他突然问。

“你觉得尉迟大人需要证据?我天印门怎么分崩离析的?你还不明白?”魏合淡淡道。

上官纪为何不管?这宣景城附近,还有谁能让他忌惮不动?

不就是尉迟钟么。

虽然上官纪实力要稍强一线,但尉迟钟是掌兵之人,手下武将兵丁众多,一个打不过,十个来。十个打不过百个来。

整个天印门才多少人?

够赤景军几个千人队杀?

真要打起来,火器围攻下,天印门还真没什么还手之力。

寻常百姓眼中的大门派,在赤景军眼里,恐怕也就那么回事。一天功夫就能杀绝。

“你倒是明白人。”王少君顿了顿,“其实,天印门若不是囤积粮食太多,占据田地太多,尉迟大人也不会对其下手。”

“所以我这不是给了一个最好的借口?”魏合道。

“此事,你先别宣扬,我来上报。”王少君叮嘱道。

“唉....”魏合长叹。他正要继续开口,忽然面色一凝。

“最近我这边招惹了点小麻烦。总有些小虫子在边上飞。”王少君脸色平淡下来。

“要我帮忙么?”

“不用。”

王少君放下酒杯。

衣袂翻飞,人影一晃,他已经消失在原位。

庄园外,一排排随风摇晃的翠绿稻田内。

一绿衣蒙面人急速往后飞掠。

他双腿在麦苗上一下踩踏,气劲溅开,顿时形成一小块椭圆塌陷。

借着这股反作用力。蒙面人纵身低空飞跃向远处。

只是才跃出十数米,前方一道白衣人影静静挡在前面。

王少君一身白袍,俊美面孔上露出一丝淡淡讥讽。

“长风渡水,归雁映天,归雁塔的人什么时候也成了藏头露尾之辈。”

“窃玉子,你以为能脱离归雁塔就不会有麻烦上门?”蒙面人骤然停步,轻轻落在稻田中。

“那就不劳你担心了。想来,你也是偶然路过这里,那么,只要你死了,不就没人知道我在这儿了?”王少君微微一笑。

“你...!?”蒙面人还想说什么,但眼前一花,白影已经到了身前。

他急忙鼓动劲力,想要全力出掌抵挡。

嘭!!

一声闷响下,蒙面人双手打了个空,眉心却已经被王少君单手食指点中。

“好...快...”他浑身僵硬,再也动弹不得,双眼眼角缓缓流出血水。

“是你太慢了。”王少君淡淡道。

“还有人。”魏合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他身后,低声道。

“他们听到我们谈话了。”魏合道。

“分头追。别留活口。”王少君面色微变,知道不好。

两人不再多言,各自分头朝两处方向追去。

魏合一跃十数米,脚尖在麦苗上轻轻一触,便再度借力飞跃十数米。

如此循环,速度奇快,飞龙功第五层的掠,在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

寻常腿功武师,只能偶尔全力用一次的飞掠姿态,他居然能连环使用,当做常态。

不多时,他在田地和林地之间交界处,追上一青衣蒙面人。

那人知道逃不了,转身一道冷光打向魏合,然后全力洒出大片灰色粉末。

粉末还未到,便透出丝丝刺鼻呛人气味。

魏合不慌不忙,半空中长吸一口气,狠狠一吐。

覆雨劲强化下,这一口气化为劲风,狠狠将灰色粉末吹得倒卷而回。

他头脸轻轻一侧,避开冷光,俯身宛如大鹰般,一招抓住蒙面人。

蒙面人正被倒卷回去的粉末弄得双眼迷蒙,被抓住肩膀后,正要反抗。

但他爆发的只是气血之力,被劲力一吐,当场全身酥麻,动弹不得。

“你敢杀我?!我乃圣道归雁塔之人!”蒙面人急忙叫道。

魏合一愣,随即露出惋惜之色。

“你说晚了。”

蒙面人一愣,随即感觉自己肩上一阵剧痛,一股劲力宛如尖刺,瞬间从肩膀冲向心脏。

噗。

他张口喷出血水,往前扑倒。

魏合蹲下正要搜身,却愕然发现此人身上皮肤迅速泛红。

很快,尸体居然自然开始融化溃烂起来,血肉溶解,骨骼冒出白烟,宛如被强酸腐蚀。

转眼不到一分钟,整个尸骸连同衣物,全部化为一滩淡黄液体,什么也不剩。

王少君很快也到了一侧,看到这一幕,面色不变。

“不用理会,很快他就会蒸发,彻底不见痕迹。这就是归雁塔的手段。”

他看到魏合疑惑慎重的眼神,微微点头。

“回去再说。”

两人迅速返回庄园。

王少君坐回原本的位置。

刚刚那几人没有影响到两人情绪。既然听到了他们的计划,被灭口是必然的。

“你可知我一身的下毒手段,是从何而来?下毒手法就算了,但这些毒方,不是我王家能轻易搜集到的。”王少君沉声道。

魏合确实也感觉奇怪,能对武师也有效的混毒,市面上根本找不到。

就是九影那边,也只有很少的几种,且极其珍贵。

王少君又要学文,又要习武,若还能研究出这般层次的毒,就太不现实了。再天才,也不可能三面都能自行理解通达。

必然有一个途径渠道,让他能获得相关能力。

现在看来,很可能就是和归雁塔有关。

“愿闻其详。”魏合沉声道。

“多的你知道了也没用,我只能告诉你,归雁塔是乱神教下辖一大分支,我早年游离在外时,曾经被吸收进去过,后来回归后,彻底脱离,没想到前阵子又被他们找到了。”王少君冷笑道。

“有麻烦么?”

“还好,这里是泰州,无始宗镇压一切,归雁塔不敢乱来。只是过几天,我可能要离开一阵,处理此事。”王少君认真道,“所以你的事,我今日回去便会找机会上报。此事你我都沾不得,以免惹祸上身。我会另寻他法处理。”

“明白了。”魏合点头。王少君居然和魔门乱神教有过牵扯,此事若是外传,怕是整个王家都要洗不清的麻烦。

他如今也不是当初刚来泰州的小白,虽然不知道王少君成天在忙活什么,明明实力都这么强了,还疯狂研究下毒手段,增强实力。

但从今日归雁塔的出现来看,这家伙惹的麻烦恐怕远比自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