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裕兴 上(感谢utomarket盟主打赏)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2-15 字数:3622 阅读进度:126/277

分舵院内。

落叶纷飞,枯黄满地。

魏合摆了一副棋盘在面前,棋盘是石头刻制而成,上面纵横交错,中间有河,宛如象棋棋盘。

这不是象棋,而是名为博的类似棋类游戏。

“才到五月,便已经开始落叶了么?”

魏合伸手拿起一枚棋子,自己和自己下。

他在调整状态,蓄养精神,让心念澄空,这是化云烟要想完成的第一个步骤。

之后,便是控制想要散功的印血,以特殊频率运转于体内指定血脉。然后配合引子药物,以心神调和,以根本图观想,产生特殊变化。

魏合选的第一门散功功法,是五岭掌。

这门掌法如今已经成了他的累赘,没什么作用,还占位置。

将五岭掌的印血,在双手中反复流转十多次后,魏合心中观想化云烟的心法,同时身体起身,双手轻轻在身前合十。

‘破!’

他陡然心头一动。

胸口的破境珠一下化为大量热流,从胸膛飞速流入双臂。

魏合的双手手掌,渐渐开始发红,紧接着泛白,皮肤毛孔中竟然开始缓缓渗出白色烟雾。

烟雾向上飘动,热气蒸腾,那竟然全是魏合双手毛孔渗出的汗水蒸发而出。

不多时,他闭目屏息,双臂不断颤抖,面色也渐渐绷紧。

随着时间推移,他双手的热气渐渐淡了,直到彻底消失。

终于,半个时辰后,魏合再度睁眼。

看着恢复常态了的双手,忽地无声笑了起来。

成了!

五岭掌被散去,自身也没受到损失,甚至还感觉气血得到了补充,整体强健了少许。

而破境珠,只消耗了三分之一。

这个代价,值了!

更关键的是,他得到了自己想要测试的结果。

那就是,他完全可以用最高等的异兽作为材料引子,强化功法。

‘解决了后顾之忧,接下来就是全力冲刺,把互补武功体系搭建好。以覆雨聚云功为主,将覆雨劲层层强化。’

覆雨劲有攻击频率密集,速度快的优点,但威力不足,护体不足。

但不管什么劲力,只要强化到足够强度,都能发挥不俗威力。

‘先是铁岭衣,练到顶,就能互补覆雨劲的护体不足缺陷。还不会影响覆雨劲威力,能同时发挥作用。’

魏合站起身,心中舒畅,忍不住想要大笑,但还是忍住。

他现在还不是可以纵情肆意之时。

才散功,身体还没什么损伤,整体气血还得到了加强。

魏合仔细体会了下,气血差不多增加了十分之一左右。

整体气血的增加,带来的是身体修行其他武功的潜力更快,身体愈合力,抵抗力更强。

魏合在庭院内缓和了一会儿心情后,回到里屋书房。

迅速换了身衣服,带上代表舵主身份的特制木牌,走出屋子。

“庄平。”

“在。”负责分舵所有杂务的管事庄平,迅速从角落里走出来。

他一直等在这里,随时听候吩咐。

“准备马车,去裕兴坊。”魏合吩咐。

“是。”

庄平迅速下去准备车马。

裕兴坊,是天印门在豫北町主要的几个大型场子之一。

主要经营酒坊和歌舞乐曲坊同类的生意,但没有特殊服务,是正规的类似酒吧的喝酒场地。

这里有天印门独有的秋令露,一种名贵的保养药酒,味道醇厚馨香,很受欢迎。

所以裕兴坊,也是豫北町最大的收入场所,光景好的时候,月流水能有数万金,是真正的名副其实销金窟。

裕兴坊也是魏合巡视的重点场所,只要保护这个地方不出事,其余的都只是小事。

印着天印门半月标记的马车,缓缓开出分舵,朝着裕兴坊一路驶去。

魏合最近喜欢上了去裕兴坊喝酒。

作为舵主,他自然是有权力份额,在这里免费吃喝。只要不是太过,各种消费都可。

只是他唯独喜欢饮酒。

这里的秋令露名字是酒,但实际上是一种类似酒酿甜酒曲的饮料,相当不错,还带有浓浓花香。酒精度很低。

所以来裕兴坊的,不只是有男性,也有不少女性。

不多时,马车一路驶过数条街区,很快来到一座宛如圆盆的椭圆形建筑群前。

建筑群大门处,有三个入口,修建得宛如园林公园一样,主要以灰黑石柱和淡蓝花纹做装饰。

门口有数个门房等着迎接。

魏合一下马车,便被两个门房挤过来。

“舵主来了!准备好东霜房!”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小门房,声音嗓门出奇的大。

很快,魏合被门房和里面涌出来的几个管事簇拥着,从左门进去。

这世道是以左为贵,左边,一般都是迎接贵宾和重要大人物的。

中间右边则是迎接其他不同层次的客人。

很快,上了二楼,魏合在他平时坐的角落位置坐下。

东霜房,说是房,但其实只是个角,和大堂只隔了一个屏风。

能听到大堂里说话喝酒的声音。

魏合喜欢的就是这样,以他的听力,能轻而易举听到大厅里不少人说话的声音内容,以此来拓展自己狭窄的视角。

自从上次,在下属丁阳面前,发现了自己消息渠道太少后,魏合便后知后觉,迅速找到补救办法。

那便是来酒坊这类消息流通大的地方。

在这种地方,人们相对饮酒,酒水助兴,不知不觉就会话语变多。

就算是平日里不怎么爱说话的人,也会在酒精的作用下,有了谈兴。

魏合坐下,上酒菜,屏风隔断摆好,侍者撤下。

很快,周围便只有他一人。

左侧是二楼窗口,右侧是喧闹热烈的酒坊大堂。

各种说话声,交谈声,吹牛声,纷沓而至。

坐了一会儿,魏合听了一阵声音,才拿起筷子,刚夹了一夹黄瓜炒蛋,便听到窗外传来稀里哗啦雨点声。

他从窗口往外望去。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雨点倾斜着打在窗台上。

下面豫北町的街道上,一个个路人小跑着纷纷避雨,也有人早有准备,撑开手里的油纸伞。

红色蓝色白色紫色,各种雨伞宛如一个个彩色的圆,在街面上缓缓移动。

一角,一个卖煎饼的摊主正匆忙的收拾摊子,准备离开躲雨。

两个卖菜的老农,挑着担子朝着避雨的屋檐跑去。

嗖嗖几道人影,从不远处的屋顶上飞驰而过。还好屋顶上各处都留有专门给这群人飞掠用的特殊踩点。

一般不允许随意踩踏其他人家的屋顶,否则是违法。

而这类踩点,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只有三大家和天印门等大势力能申请到使用。

一会儿就有几个武者从屋顶掠过,看得多了,包括路人也很少惊讶,这类事情大家都已习以为常了。

魏合之前坐在这里时,每隔一会儿,就能看到有武者从屋顶踩点掠过,身上都有官府印记,看样子应该是紧急军情之类的急报。

这类武者传讯,短途可是比奔马还要快很多,而且因为从屋顶上跑,直线距离,速度更快。

魏合继续吃着菜,喝着酒,本以为今天又会如平时一样,安静度过观察时间,然后回去继续修行功法。

只是才过没多久,他便起身去上茅厕。

裕兴坊的茅厕是统一修建在楼层背面,是一个单独房间,楼层之间,有一个专门的露台过道作为隔断。

魏合解决杂物后,露过露台时,不经意往楼下看了眼。

正好看到,楼下园林里。

一青衣男子轻轻弹指,一抹细不可及的水线,精准的落到不远处一名小厮端着的酒壶口里。

小厮丝毫未觉,端着酒壶依旧朝着其中一个包厢走去。

天色暗淡,又下着小雨,那一丝水线从雨中穿梭,居然能精准的进入酒壶那么小的口子里。

可见青衣男子劲力的把控无比精准。

魏合愣了下,这是在干嘛?下毒?

若是一般人或许还真看不见那一丝蛛丝般细的水线,毕竟还有那么多雨点遮掩。

但他不同。

入劲后,他体质五感都得到大幅度提高,再加上他本就谨慎,随时随地注意周围一切动静,这才看到那水线。

下方园林中,那青衣公子正准备撑伞离开,此时不经意看到楼上露台的魏合。

他脚步一顿,微微从伞沿露出一半面容,看向魏合。

那一半面容阴冷俊美,宛若刀削。

很快,他转身打着伞,离开园林,消失在流动的酒坊宾客中。

魏合迅速下楼,很快找到那名端着酒壶的小厮。

“酒壶给我,这是送到什么地方的?”

那小厮被突然出现的魏合吓了一跳,结结巴巴脸色发白。

“我....送到天一...天一水色的....见过魏舵!小的什么都没做啊!”

他赶紧低头不断鞠躬。

“天一水色?里面是谁?”

“是...是王家三房管事,杜磊杜大爷。”

“不关你事。你去重新拿一壶酒。”魏合拿过酒壶,轻轻揭开盖子闻了闻。

无色无味,只有酒香。

“不是剧毒....看来是慢性毒素。”

提着酒壶,魏合忽然心头一动,看到酒坊外,楼顶边缘有几只飞来飞去的小雀。

他拿着酒壶,没理会一路不断朝他问好的酒坊侍者。

只是走出酒坊,来到后厨一小片竹林。

他抬头看着雨幕中停在竹林枝条上的小鸟小雀,脚尖一点,纵身跃起。

身姿宛若大鹰,双臂张开,在竹林高处一闪而过,再落地时,魏合手里已经多出了三只黑色棕色小雀。

他将三只小雀分别滴了些许酒水进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