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真实 上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2-12 字数:4070 阅读进度:120/277

“好了,不说这些,都是些丧气话,来,喝酒!”赵兴正继续对着魏合敬酒。

“是,我来敬魏舵主一杯!”

其余几个师弟师妹,也都起身,纷纷朝魏合敬酒。

内院出来的人,不管年纪大小,都得被称为师兄师姐。

这是对外院的规矩。

一顿酒宴后,赵兴正主动付了钱,送魏合上了返回的马车。

分舵这边,在豫北町是有标准的驻点,一般舵主需要驻扎其中。

魏合便是回的这处驻点。

驻点在豫北町东面,和卖工艺品的店铺一条街融合在一起。

街上不少工艺品店铺,就有天印门的股份在其中。

所以,维护好自家门派的产业,就是魏合主要来这里驻扎的重心。

叮铃铃。

马车到了地面,停下。

“老爷,天印馆到了。”车夫小心的提醒一句。语气恭顺。

这上了年纪的老车夫,为人做事最是小心,刚刚上车时,他是看着一群五大三粗的练武之人,送魏合上车。

再加上魏合也是个魁梧健壮的个头,心里不免有些发憷。

“嗯。”魏合掀开车帘,递了几个大钱过去,下车。

天印馆除开杂役外,其余人都不需要住在这里,每天来上班就行了。

只有舵主,才需要尽量驻扎这里。

魏合站在天印馆门前,打量了下这套房子。

整个天印馆,就是一栋两层小楼,加一个半圆形院子,组成的特殊建筑。

外面用红底黑字挂着牌匾。门口立着两头石狮子,右侧还在墙面上钉了一个木墩子。

魏合走过去,看到木墩子上全是有些烂掉的痕迹。

他顿时了然,往前一个纵身,跃起。

脚尖在木墩上轻轻一点,借力翻越墙面,稳稳落到里面墙内。

墙内院子里,落脚处专门做了一块沙地。

魏合落地后,双脚鞋子正好踩进沙地,将脏东西蹭掉。

他抖了抖沙子。

“看来大家都不喜欢走正门啊。”

院子里的人,听到动静,纷纷开门出来。

都是些没什么武力气血的普通人,眼神相比武者黯淡无光。

一票人诚惶诚恐的迅速跑出来,然后列队站好,朝着魏合低头躬身。

“见过魏舵主。”

众人异口同声道,显然是先有人通过气,或者是给过魏合的画像过来。

“夜了,都去休息,有事再叫你们。”魏合淡淡道。

“是,舵主有事,请第一时间唤我,我叫庄平。是这里负责各种事务协调的管事。”一个面上带着些许讨好的年轻男子,上前一步笑着道。

“嗯,散了吧。”魏合点头。

众人这才赶紧散开,庄平带着两名模样俏丽的少女留下来,亦步亦趋的跟在魏合身后。等待他随时吩咐。

魏合在整个天印馆转了一圈,询问了些许问题,了解环境后,便选定了一处位置,作为他专门练功之地。

另外,他也在桌案上,看到了积攒下来的这段时间需要处理的事务。

“舵主可需要小的读文?”庄平看到魏合随手拿起一册记录事务的小本子,连忙问了句。

“不用,我识字。”魏合回了句。

他随手翻阅了下上面的内容,大概明白了舵主需要处理的事,都有哪些。

这上面,大部分事情主要是来自各店铺东家送过来的争端调解。

比如哪个新来的商人犯了忌讳,恶意竞争。

比如和其他商人发生冲突,被对方找人骚扰麻烦。

还有某个大一些的新建酒楼,酒坊,或者乐坊,开业邀请他过去站场。

还有一些求助,来自异兽盗帮甚至其他门派,野武者,弄出的麻烦事,无计可施,求到这里来。

如此等等。

当然,所有的这些,都是标明了价位,明码标价,后面写明了价格。

魏合放下这些册子,对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有了大概了解。

“你下去吧。”他对庄平道。

“是。您有什么吩咐,可以直接摇一摇桌子边的铃铛线。我随时都在。”庄平恭顺的退下了。

临走前还想要将两个娇俏少女留下,服侍魏合,但被拒绝。

这种纯粹的发泄式的玩乐,魏合一直有些抵触。

他如今也还没到可以放松松懈的时候。

离开书房,魏合进入隔壁的卧房,开始了正式入驻天印馆的生活。

和前面一样,他一口气将绝大部分的不重要事情都推掉。

精神只集中在自己修行研究上。

而连续不断的钻研,也终于没有让魏合失望。

他成功测试出了,第一门,能完全和他如今覆雨劲互补的劲力功法——铁岭衣。

没什么犹豫的,魏合立马开始按照秘籍修行这门武功。

有大量充沛的异兽肉供应,他虽然破境珠因为才突破鲸洪决,用不上,但靠自己,也很快上手了铁岭衣。

以他现在入劲的气血增长速度,铁岭衣不到一个月,便突破了一血,二血。开始朝着三血晋级。

武功大多都是从三血开始出现大的分歧,前期其实都是打熬筋骨,增长气血总量而已,没什么太大不同。

只是打熬部位不一样罢了。

但三血,就是凝聚印血的环节。

魏合也就暂时缓下来,得等待破境珠充满,才好继续。

一个月时间,破境珠就已经充满了三分之一,这入劲后,对全身身体的细微改造,确实非常有效。

若是以前,他用完一次破境珠,最少要等大半年,才可能充满。

除此之外,魏合主修的覆雨聚云功也没闲着,不断朝着第四层默默冲刺。

而回山拳,五岭掌,飞龙功,这几门武功渐渐跟不上他的步伐了。

也就飞龙功还有些用,功能不重复。其余回山拳,五岭掌,增加的那点杀伤力,和护体劲力相比,差距极大。

他至少需要出手五次,以回山拳和五岭掌混合劲力,连续打在一处,才能击穿自己的护身劲力。

这就很是鸡肋了。

不过,靠着破境珠的特性,魏合还是想出了办法。

他很早以前,就有一个猜想。

关于破境珠。

破境珠到底是根据什么,来决定他突破后的武功方向?

是根据他得到的功法秘籍?还是他根据秘籍,学到的对下一层武功的认识?

其实魏合这些年来,也渐渐感觉到,破境珠,似乎更多意义上,是按照他的主观想象,来突破下一层武功。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只要他所学到的武功秘籍,能够符合逻辑,有突破可能。破境珠,或许就能不断突破。

简单的说就是,假如一本残本武功,放在魏合面前。

残本最高就两层,后面没了。

而如果魏合靠自己,想象推理出了第三层,如果这第三层合理。

破境珠很可能就会按这推出来的第三层,继续往前突破。

魏合一想到有这个可能,便感觉心中心潮澎湃。

因为如果这个是真的,那么他便有了自己推导出全新功法的可能。

有了自创强大武学的可能!

这让他在解决杂血问题上,看到了更多希望。

而这个时候,他的鲸洪决,又到了第二层圆满。

鲸洪决不愧是邪道功法,进展极速,唯独就是关卡难如登天。

但正适合魏合。

而鲸洪决和覆雨聚云功,就是他如今的主修武功。其余都只是陪衬和增幅。

嘭!

魏合一掌轻轻拍在面前金属碑上。

黑色金属碑长两米,宽一米五,沉重异常,黯淡无光。

偌大的金属块不断被魏合双手抛起,拉回,旋转,呼啸。

这块用特殊合金制作而成的金属碑,重达五石多,坚硬沉稳。各处都有打磨和抓握之处。

是魏合专门定制来的锻炼工具。

五石多,大概就是五百多斤。在魏合手里,却像是玩具一般,轻盈抛耍。

到了这个地步,魏合回忆起之前飞业城见过的洪道元。

那时候的他,看到洪道元背着三百多斤的短枪,就觉得惊为天人。

等到他自己真正入劲了,到了这个地步,才明白,三百多斤这个重量,对于入劲高手而言,算非常轻了。

而他买的这个金属碑,是按照一般入劲武师的标准,购买的。

一般刚入劲的武师,用这个份量的金属碑正合适。

甚至有的武师入劲武功偏轻灵的,用这个还嫌重了。

毕竟锻炼是不能用劲力的,只能靠自己本身身体的气力。

而魏合则不同。

这个金属碑对他而言,再来两个也没什么感觉。

他如今鲸洪决第一层圆满。气血倍增,全身力气都大了一倍多。

这鲸洪决压根就是个天然被动。

不需要启动,不需要激发,只要结出血囊,就能不断增强自己力量。

纯粹的力量。

除了修行起来难了点,其余没什么缺点。

“不过也是,那洪道元虽然天赋异禀,但毕竟野路子出身,在小地方还能称雄,但在我如今面前....”

魏合如今可是大派弟子,天印门功法就算比不过无始宗那般大宗,也远比其他小门小派强,更别说洪道元那般野路子。

“不过也说不准,用野路子都能练出那等威力,现在这几年过去了,说不定已经被人看上,收入门墙习练高深武学了。”魏合收敛心思。

如今鲸洪决在身,他外表看上去也就是比一般武者稍微魁梧一点,但一旦展开全部气力。

他有信心一巴掌就把三个月前的自己拍废。

翻倍多的力量,猝不及防下,一掌下去,那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决定不隐藏自己后,魏合等着一个机会,一个让自己获得更多资源和重视的机会。

因为,他渐渐发现,每月如水坊送来的那点金票,有些不够用了。

他同时修炼覆雨聚云功,鲸洪决,白玉功,飞龙功。以及新开始的铁岭衣。

五门功法同修,还要加上破境珠要分一部分气血。

这样一来,他需要的异兽肉,在量上就比以前大了很多。

要不是入劲后,天印门内部分了他一座专属水熊肉田,只供应水熊肉给他一人。

可能魏合早就得为异兽肉发愁了。更不用说他还要同时兼顾毒药学的研究。那个也是花钱大户。

入劲后,毒药学的应用,也有了很多创新型的花样。让魏合越发沉迷,也更有安全感。

*

*

*

三月下旬。

宣景城里热气蒸腾,前阵子连着下雨,近日又连着大晒,把积累下来的水汽都蒸发出来。

赵兴正从天印馆分舵出来,伸手拦了辆马车,坐上去。

“去东河坊。”

“好嘞。”车夫轻快的应了声,赶着车朝着宣景城南面的东河坊去了。

不多时,马车在半路上稍微停顿了下,又有一扎着高高发髻的黑衣男子,跟着上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