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消融 下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2-10 字数:3616 阅读进度:115/277

接下来,魏合要做的,便是解决后患。

关于肖悠的情报,他花了五天时间,来撒钱收集。有着如水坊的供给,再加上他自己搜刮的资金。

就算大肆购买异兽肉,到现在也还剩下大半。花点小钱不在话下。

五天里,他通过各种方式,如花钱雇人询问,下药药翻调查,或者寻找前白蛇帮帮众等渠道途径,很快便找到了肖玉荣之女,肖悠,如今的情况。

肖悠此人,在肖玉荣还活着时,便因资质不错,开始了习练武艺,不过还只是一血层次,根本没形成印血。

而在得知父亲死讯后,她带着满腔恨意,来到天印门,用父亲藏匿的资金,搭上了浮山院的一人关系,并成功如愿,进了天印门外院。

天印门外院,这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因为任何门派,都有着同门不可相残的规矩,天印门也不例外。

所以她进入了天印门,就代表着魏合不能公然对她出手。

否则就是违反门规。

不得不说,这是个很聪明的做法。

魏合也确实不好公开下手。

所以他选择了其他方法。

*

*

*

浮山院,是距离千蝠水榭最近的一处别院。和万青院同属九大别院之一。

而这浮山院,又和天印门外院相距最近。

此时外院的一处院落中。

肖悠一身素白劲装,将姣好的身体曲线凸显得淋漓尽致。

她正缓缓修习着天印门外院必修的锁心印手法。

额头上汗珠渗出,双臂血肉鼓动,肖悠从未像现在这般,迫切的想要变强。

她要靠自己,让那个杀人凶手,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尝尝被逼迫到绝处的煎熬和绝望!

为此,她不惜放弃身体,付出大笔钱财,搭上浮山院的一名大人物。

她不在乎自己只是对方的一个玩物,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报仇。

此时弯月被黑云缓缓遮住一半,光线黯淡下来。

“怎么还在练?”里屋内,一名身材高大的健壮男子,赤着上身走出门。

男子眉目如剑,身上气血毫不掩饰的滚滚涌动,宛如浪潮。赫然是三血内院高手。

“成哥,我心里总有些不踏实。”肖悠停下动作,回头皱眉道。

男子姓胡,名子成,是她好不容易才勾搭上的一名天印门内院。

就是因为对方的关系人脉,她才得以入门,成为外院弟子。

“你是在担心那魏合?”胡子成笑道,“先不说他敢不敢来在这儿外院动手,就说同门相残,这一条就能让其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这地方周边可是有天印门中师长守备,他一个三血,和我一般境界,有什么本事能杀你?”

“是这个理...多谢成哥。”肖悠听完,也感觉心里踏实许多。

这种环境下,魏合不敢也不可能对她下手。

而只要给她时间,她早晚会让魏合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她要让他无比后悔自己当初所做的一切!

听说他还有个姐姐,在天印镇上生活....

肖悠眼中闪过丝丝恨意。

正当她心中恨意难耐时,门外有人敲门。

“胡师兄在吗?”胡子成一贯的跟班,一个外院师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是冬子?有事?”胡子成走到院门前,挡住门口,不让对方看到他身后的肖悠。

“胡师兄,这里有您的一份信。”门口处那人,给了胡子成一份信函。

他随意的撕开,迅速扫了几眼,只是才几眼,胡子成便面色微变,再度仔细看起来。

肖悠在后面,远远的也看不见信函上写了什么。

只是看到胡子成站在门口,细细研读信函,甚至就连那送信的师弟离开了,他也不知道,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久。

她有些担心起来。

“成哥?”

“没事。”胡子成笑了笑,收起信,转过身来。“悠悠你先休息着,我出去一下,去去就回。有点事要处理。”

“好...好的。”肖悠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嗯。”胡子成回房迅速穿上衣服外套,带上东西,很快离开院落。转眼便消失在夜幕里。

只留下肖悠一人,独自站在院门前,眺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所谓克敌制胜者,需孤其身,乏其力,再损其志,耗其神。”

天印镇,魏家小院。

魏合负手而立,望着天边弯月,心中无悲无喜,一片平静。

他突破第二层,即将入劲的消息,已经传播出去了。

这几天时间,他不光传播了这个消息,还传出了当初那一战,其实杀两帮主之人,另有其人的消息。

肖悠此人自身天赋再好,也不过只是一血,能依靠的,无非就是其父留下的资金。以及自身的美貌。

而依靠这些,她能勾搭上的层次极其有限。

魏合没怎么费力气,便打听到肖悠和胡子成的事。

胡子成此人贪图便宜,在浮山院潜力将尽,估计也是看到他魏合潜力一样不行,才决定揽下这事。

如今他突破一事传出。再修书一封,良言劝慰。分析利弊。

胡子成自然知晓选择。

是选一无依无靠,只是有点钱财美貌的肖悠?还是他这边即将入劲,资金更厚的魏合?

非亲非故下,如何选择。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而传出肖悠杀父者另有其人的消息,则是为了让其疑惑,疲惫,不知真凶,挫其心志。

一个人会因为一时激愤而做出很多冲动选择,但那是知晓目标的情况下。

而若是连目标是谁都不很清楚呢?对他的恨意和决心便会不那么强烈。

意志不强,行动便会迟缓。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志气和机遇必然徒耗。最终,会再没有心力和机会,去做任何事。

不多时,魏合缓缓走出小院,来到天印湖湖畔。

一道人影同时也从远到近,轻盈落在河边石滩上。

两人相对而立。

来人赫然是刚刚还在肖悠那里的胡子成。

他此时眼神闪烁不定的看着魏合,心头也是惊疑。光是看魏合这番外表卖相,便知其不好惹。

那体格体型就比他魁梧了一圈。

再看其精气神,眼神平和镇定,显然是早有谋算。

看出这点后,联想到那封信,胡子成顿时心头有些忐忑起来。

“魏师弟,我入门比你早一些,如此称呼可以吧?”他抱拳道。

“自然可以。胡师兄不必在意这些,这次邀你前来,是听闻师兄与肖悠有些关系,所以想当面澄清一二。”魏合认真恳切道。

“哦?如何澄清?”胡子成眯眼。

“听闻师兄在浮山院,一手袖里剑神出鬼没,配合浮山印威力极强。今晚正好切磋一二。”魏合毫不客气,直接道。

胡子成此人,性情如何,他大概也推测出来了,现在要做的,无非就是加大砝码。

只需要让其明白,为了区区一个一血女子,和一点钱财,就得罪他魏合,是何等不明智。

那么结果自然便确定了。

胡子成也是聪明人,顿时明白了魏合的意思。

“那便请指教了。”

他其实已经动摇了,此时无非就是想看看魏合实力,给自己一个更大更充分的理由撤出罢了。

两人没有多言,骤然往前踏步。

魏合双手挥洒,十指点出大片手印,宛如雨点雨幕覆盖过去。

胡子成双手虚握,劲力从指间迸发,浑厚成型,凝重成一团,不断阻挡雨幕。

噗。

只是两人才交手没多久。

胡子成便感觉双臂隐隐作疼,似乎有特殊劲力渗透入骨。

但覆雨劲不应该有这样的效果才对。

很明显,这是对方单纯的力气太重,导致他双臂有些承受不足,产生的震动伤。

二十招后。

两人纯粹以本门印法交手。一触而分,各自回到自己原位。

片刻后,胡子成抱拳。

“领教了。肖悠之事,是我冒昧了。”他不再多话,转身离去。

一直走出很远,身后魏合的身影彻底淹没进夜色里。胡子成才减缓速度,深深喘气起来。

他伸手抹了把额头,手上全是汗水。

只有他自己猜知道,刚刚两人看似交手平和,但前前后后至少有六次,他能被魏合一招杀掉。

数次感受到咽喉额头等要害,有劲力轻轻掠过。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味道,胡子成不想再体会第二次。

双方的实战经验相差太多太多了,和对方相比,他简直就是温室里的花朵,不堪一击。

“魏合....决不能与此人为敌!”

胡子成眼中隐隐有了一丝惧意。

此时回想起来,他一下看清楚这场针对肖悠的简单布局。

心头对魏合的忌惮有更深了一层。

简单,直接,狠辣,精准。

此人心术武功都不是他能应付得了的。

胡子成心中有了决定,肖悠此事虽然他收了钱,但对手太强,不能怪他。

他不打算回外院了,直奔自己在宣景城的其他居所,转眼便消失在湖畔边。

接下来的几天里,胡子成一直在关注魏合和肖悠之间的进度。

肖悠也来找过他多次,但他每每心热时,便想起魏合那晚的样子。

温和中带着某种阴森的杀机,那种深藏不露的毛骨悚然,让他干脆假装不在,见也不见肖悠。

从此就当没收过钱,没和其见过面。

到了胡子成这个年岁,主要想的便是如何购置产业,为未来做打算,而不是平白和一个有潜力继续往上走的同门武者结怨。

至于肖悠,就算有点天赋,有点钱和姿色,但还没成长出来的潜力,不算实力。

胡子成退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