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了解 下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1-27 字数:3582 阅读进度:90/277

说到这里,王老看了眼魏合,见他眼中隐隐有了思索,便继续道。

“若是光是这点还好,顶多就是劲力消减变弱,没什么大碍。

但,泰州那边,大门大派招收弟子,讲求的最重要一点,便是元血精纯。

只有元血精纯,才能印血精纯,才能不受干扰的走上自家门派功法的最顶点。

所以,功法,还是莫要兼修的好,以免影响印血精纯度。”

“精纯才能踏足顶点么?”魏合若有所思。

“正是如此。你想想,若是你我二人元血总量相同,主修功法相同。

我只修一门功法,所有元血都转换成了印血,壮大无比。

你还兼修不同功法,元血分成了几份,虽然其中最大的一份是主修功法的,但后续修出的印血,还会分成几份,供应不同功法,如此,能和我相比么?

等到了突破之时,你觉得,是我走得远,还是你走得远?”

王老简单解释了下。

魏合也听明白了其中道理。

他眉头微锁,若是王老所言是真,那他这次的泰州府之行,或许还会横生波折。

因为王老不知道,他除开腿功飞龙功外,还兼修了五岭掌...

三门功法,产生的气血,如今已经在体内混成一团。

“那印血,可否重新恢复成元血?”魏合问。

“难。此为后天返先天,老朽是没听说过有谁能做到这点。”王老摇头。

“王老一席话,倒是让在下大开眼界。没想到这练武里面,还藏着这么多道理。”魏合郑重朝着王老抱拳行礼。

这番点拨,绝不是一个普通没跟脚的老头能说出来的。

这王老和真绮一行人,背后绝对不是一般势力。

要知道,那些理论,若是真的,那么连他老师郑富贵,也没对他说起过这些东西。

当然肯定不是郑富贵不愿说,也可能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徒弟兼修功法。

“魏兄弟客气了,这些东西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以魏兄弟的身手,无论加入哪个势力,早晚都能接触到。”王老摆手笑道。

他说得兴起,拿起一旁的水囊,仰头喝一口,润润嗓子。

“说起这加入势力,这泰州可是有着不少的大小势力。

不过,不管什么势力,魏兄弟到了泰州,一定要注意一点,尊重当地的风土人情。”

“愿闻其详。”魏合郑重道。

此时不只是魏合,一旁的钱浩,还有姜苏等人,也都被吸引过来,不自觉的听他说话。

或许人老了,就喜欢这种热闹气氛。

王老见听的人多了,兴致更好了。当下继续道。

“说起这泰州,那就不得不提到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道门!”

“道门?”魏合仔细记住这个名字。

这种层面的名字,不论是前世今生,都绝对不是一般势力能随便用的。

“说起这道门啊....”王老神情有些恍惚。似乎回忆起曾经经历过,遭遇过的诸多事情。

“天下道门,有三大分流。一曰宝瓶,二曰净明,三曰灵河。

这天底下所有的道人,都可以划分为这三类,当然,坑蒙拐骗的不算。”

“宝瓶,净明,灵河?”魏合仔细咀嚼着三个名字。

“我们所要去的泰州,便是道门宝瓶道的地盘之一。那里盘踞着大元道门最强的三大势力之一,无始宗。”王老最后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听到无始宗三个字,魏合和姜苏都心头一震。

他们猜到了无始宗会很强,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强。整个大元十九州,无始宗能盘踞一州,其实力势力都极为恐怖。

看看飞业城,仅仅只是云州的一个边角,就能催生出洪道元欧辰那般的入劲大成强者。

云州十八城中,飞业城综合实力还不算强,只能算中下。

如此推测,泰州能盘踞一州的无始宗,能强悍到何等程度。

“魏兄弟这次前往泰州,不妨可以尝试一下,能否加入无始宗。虽然无始宗考核极其艰难,但魏兄弟年纪不大,又是三血,还是有机会。”王老提醒道。

“多谢提醒。”魏合点头。“说起来,这宝瓶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不懂就问,难得遇到一个了解知道这些的老头子。

“宝瓶道,指的是道门的其中一种修行方式,这种方式,主要以自修避世为主,我也只知道这些,其余的不是很清楚。”王老简单解释。

“自修避世么?”魏合心头一定,他其实只是想给自己和二姐,找个安定的地方,好好安居乐业,不想到处颠沛流离。

如果无始宗真这么强,还是自修为主的策略,那么那里很有可能是个不错的休养生息之地。

一时间,飞龙功的突破,加上王老的叙述,让魏合越发的想要尽早赶到泰州府了。

只可惜,路程还远,时间难耐。

王老紧接着,又说起了泰州的其他情况。

那里尚武成风,民风彪悍,虽然有无始宗的压制,但这道门宝瓶道的一支,讲究的是独善其身,只要你不闹出大事,他们也懒得理会。

所以这便导致泰州成了一副百花齐放的景象。各式各样的势力,流派,思想,都往这里汇聚,孕育,滋生。

在无始宗这把大伞下,不同的思想火花不时在这里迸发。

一个晚上,王老说得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兴致大发,也极大的拉近了众人关系。

魏合不断提问,钱浩也跟着掺和进来,渐渐的,泰州府的样子,也在众人眼中逐渐丰满起来。

安定,和平,有无始宗高高在上,镇压一切。

诸多势力盘根错节,各种思想汇聚于此,这里是大元皇朝也管不着的一块私地。

一向清静无为的无始宗,便是这里最大的天。州内的诸多大势力,大多都和无始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王老的一番讲述,让众人都开了眼界。

第二天一早,从破庙离开后。

两支队伍合并,速度越发的快了,很快便越过夜乌山脉,抵达后面的一片坦途平原。

原本魏合以为还需要半年的时间,结果短短两个月,便抵达了泰州的核心城市——泰州府。

*

*

*

泰州府,南城门外。

王老的队伍要继续前往泰州其他地区,泰州府只是经过。

也因此,魏合和钱浩,不得不和他们分道扬镳。

“王老,这一路上多有得罪,也多受你们照顾,我和家姐日后会在这泰州府定居,若有空闲,可来这里郊游一二,这一路你我也算朋友了吧?”

魏合难得说了不少话。

不是他矫情,而是这一路上,一开始确实他对王老这边队伍一直很警惕。

但后半程路上,王老不断传授他一些关于泰州府的常识,还有拜师学艺前往无始宗和其余帮派门派的点。

每年都会有大量各地人士,前往无始宗拜师学艺。三次气血确实强,但那是在其他地方,在泰州府这等地段,那还真不算什么。顶多就是个小精英。

从王老这里,魏合也是收获良多。

所以他这一句道谢,是真心实意。感谢的是对方分享的这些阅历和知识。

夕阳西下,泰州府城外,驰道上车马来往,湍流不息。

过往的人们不是风尘仆仆的外地人,便是城外运送货物和果蔬的本地农户小贩。

偶尔还有穿戴僧袍的僧人,手持拂尘的道人经过,还有一些佩戴明晃晃刀剑,张扬经过门派帮派人士。

这里和暮气沉沉的飞业城,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

人们的面孔上,少了飞业城百姓的消瘦,多了一些血色。

“魏兄弟客气了,我们日后也会在泰州久住,若有机会来府城,一定来找兄弟叨扰叨扰。”王老抱拳笑道。

“那就说好了。”魏合郑重抱拳。“日后再见,定当把酒言欢!若有麻烦,王老一定要来府城寻我!力所能及,全力相助!”

“一定。”

魏合带着其余三人,很快在路边叫停了一辆马车,艰难的询问价钱后,坐了上去。

灰色马车咕噜咕噜转动着车轮,缓缓朝远处离去。

车窗边,魏莹探出头来回头看去,留在原地的王老队伍中,真绮也双目定定的朝她这里望过来。

看到她回望回来,真绮面纱下的俏脸,微微泛起一丝柔和。

“一定要来看我啊...”魏莹努力的挥手,嘴型无声的说出这句话。

真绮笑了笑,重重点头。

很快,直到魏家姐弟的马车慢慢进了城。她才收回视线,掌心里握紧一个魏莹专门给她缝制的香包。那是临别送给她的礼物。

“特使,其实,没必要和那魏家姐弟走得太近。”

队伍中,王老眯着眼瞧着渐渐消失的马车,低声道。

“特使如今脱得大难,获得真功,未来前途不可限量。那魏莹终究只是平凡人,接触得多了,对您,对她,都不好。”

“我心里有数,不用多说。”真绮淡淡道。“日后我们会在这泰州常驻,多些人际关系,方便掩护身份。”

王老无言以对,他知道这不过是借口罢了。

真绮从小便失散在外,自从一路上因为身怀真功和稀有异种,不断遭受追杀。

可以说她如今二十一岁,前面有八年时间,全是在各种追逃反杀中度过。

面对魏莹那般带着浓烈母性气质的女子,真绮从一开始的排斥,警惕,到后面的慢慢默许,接纳,甚至带着某种渴求般的去接受,王老都看在眼里。

但....他长叹一声。

刚刚人家都没留住处地址啊...他也没留。

双方嘴上说得正式,实际上都默契的想着断开这层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