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火焰 上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1-24 字数:3879 阅读进度:83/277

黑夜密林。

魏合提着人没跑出多远,颠簸下,姜苏缓缓苏醒过来。

“魏合....!?”她一眼便借着月光,看到单手提着自己的人。

“是我。”魏合目不转睛,飞速移动中。

黑暗树林在他两侧飞速掠过,宛如浮光掠影。

“我们,现在在哪?”姜苏忍不住问。

“不知道。”

“周围,安全吗?”

“不清楚。”

“.....能说点好消息么?”姜苏抹了把脸上泪痕。

“你和老师都还没死。”魏合回答。

“.....”

魏合忽然一个急停,侧身跃起。

噗噗!

两声闷响下,两把飞刀精准钉在他原先所站位置。

一声轻咦从背后传来。

“居然这都能躲过?”

一道黑影从林中急速奔出,在一簇灌木边站定。

月光照亮他一侧的身体,那赫然是一名手持银环大砍刀的络腮胡大汉。

魏合转过身,将两人放下。

“你是谁?”

“鄙人血衣帮大护法袁....”大汉话未说完,当头感觉一阵恶风。

他急忙往左一闪。

一道物事从脸侧划过,劲风带得他脸颊生疼。

“你!?”

噗。

忽然一声脆响从身后炸开,似乎有什么粉末从身后爆了。

还不等他回头看,正面魏合一步跨出,身形转眼掠过数米,一拳朝他打出。

“五息。”

“杀你。”

黑暗中,魏合全身急速膨胀,凝神屏气,双拳急速化为漆黑,五岭掌回山拳两种劲力宛如丝线缠绕在双手。

飞龙功运转到极限,他满脸青筋毕露,双臂九霞花宛如血色纹身,蠕动缠绕。

“狂妄!!”

那人刀身一震,全身气血翻滚,劲力缠绕刀刃往前一斩。

不料魏合猛地停顿,在距离他还有两米时停下。

嘭!

顺着惯性,五道灰柱从魏合背后喷涌而出。铺天盖地朝对方撒去。

“卑鄙!!”大汉狂吼一声,闭嘴闭目,刀光连卷,试图将毒灰扇回去。

只可惜,黑影一闪。

魏合绕身侧面,悄无声息一掌打中此人腰腹。

噹!

这一掌打在坚硬之物上,看质感似乎是某种内甲。

此时大汉奋力挥刀,明显涂了毒的刀刃,泛着蓝汪汪光泽,朝他一下削来。

在明显不知道对手涂了什么毒的情况下,一旦受伤,很可能结局就是死。

但魏合不退反进,侧身惊险避开刀刃,一掌拍向对方胸膛。

嘭!

两人急促之间对了一掌。

大汉用另一只手挡了魏合这一掌。

只可惜,他当时便感觉掌心一痛,抬手一看,手上赫然多了一个血洞。

不止如此,他手掌到小臂,整个左手都迅速麻木失去知觉。

这不是毒素能做到的,这是对方劲力比他强出很多,才会如此。

“你....!?”大汉又惊又怒,倒退想跑。

可惜,魏合身形一晃,再度疾冲上前。

两人一触及分,擦身而过。

魏合甩掉手上鲜血,快步离去。

不多时,那血衣帮大汉站立的身体噗通一下,摔倒在地,胸膛处硬生生塌陷进去,几成空洞。

此时刚好第六息。

......

......

......

道观中。

魏莹搀扶着郑师,小口小口的给他喂着热汤。

可惜郑富贵嘴唇发白,已经没什么血色。

他全身都在发抖,体温越来越冷,眼神瞳孔也有些涣散起来。

魏合,姜苏,张奇,欧阳琳,都站在一旁。

“我...”郑富贵嘴里的汤水溢出,根本咽不下,反而是一口血从喉咙里涌出,流了一胸膛。

姜苏忍不住低声哭起来。

魏合面色难看,伸手紧握着郑师的手。

在回山拳的这几年里,郑富贵不曾亏欠他们,朝夕相处下,日积月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此时看到郑师如此,两人都心头难受。

“不要伤心...”郑富贵虚弱道。“洪家堡也好,七家盟也好,他们都不想我们武师盟存在。他们要的不是一个完整的武师盟,所以,我们必须被打散。”

他抹了把嘴边的血,叹息一声。

“云老太过自信了,以为洪家堡会注重名声,必定来救。他却不知道,救早救晚,也是不同的。

我走时,城内已经有火光了....是内城方向。”

他抬眼看向魏合,姜苏两人。

“我回山拳算是完了,不过没事....重伤我的那家伙,也被我和老韩联手毙了。不用你们报仇。”

“另外,我把门内一部分的粮肉藏在少阳山下的一口深井里,想要的你们自己去找。”

“洪家洪家,洪道元那家伙做不出这种事,这次必定是他爹那个老狐狸。事后一切恶名都自己抗下,如此洪家堡以洪道元仁义之名,便能收拢残余,壮大声势。好计谋,好心思!”

“还有青都派那边,早先明明应下了我,现在也是背信弃义,可惜我还是明白得太晚了点。”

他精神似乎好了点,说话也顺畅了许多。

“魏合。”

“弟子在。”魏合连忙回应。

“我有黄金万两,肉田一份,根本图一卷,想要么?”

“.....”魏合一愣。

“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所以这些我只会留给你。那钱,我就放在....”郑富贵一顿。“放在....”

“我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不过那个地方,应该不会出问题。我可是找了很久,才决定把东西放到哪里。”

他叹息一声。

“可惜我女儿不争气,女婿也是废物,如今我这样,也不知道他们还过得好不好。”

“老师.....”魏合想问钱的事。

“不用安慰我,我没事。”郑富贵扬手叹息。

“人老了,总有些东西看不透,看不穿,年轻时候,年少轻狂,天赋过人,那时候目空一切,在门内春风得意。现在到老,还剩得下什么?”

“老师....”

“不用担心,我还好,只是有些感触,等你们老了之后,也会和我一样。

这一趟后,我打算找个地方好好休养,身体伤了恐怕以后也难了。不过底子还在,当个普通人没事。”

郑富贵坐起身,端起肉汤一饮而尽。

“钱和东西,我本来是打算留给女儿的,可留给他们,肯定就没了,不是拿去变卖,就是被人抢走。有些东西,对普通人来说是祸害。”

他长叹道:“所以,我才把东西和钱都拿出来,放到那个地方。想来想去,只有那里最安全。”

他看了看魏合,姜苏。

“我曾经发誓,这一辈子总要活出个名堂!现在看来,我翻腾了一辈子,到头来剩下了什么?”

“对了,我好想还没说那地方是哪,对吧?你看我这记性....”郑富贵笑了几声,拍了拍自己脑袋。

“那地方,就在....”

他伸出手,猛地从自己身上抽出来一叠东西。

“在这儿!”

郑富贵看着魏合和姜苏一脸懵逼的表情,忽地哈哈大笑起来。

他挥着手里的东西。

“你们啦,你们....就这点出息!”

笑着笑着,他眼睛鼻孔耳朵都流出血水。

魏莹猛地捂住自己嘴巴,扭过头不敢再看。

笑声渐渐偃旗,郑富贵眼珠睁着,手里死死还拽着那叠包着毛皮的东西。

他就这么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没了气息。

魏合和姜苏退后一步,跪地,朝他认真扣头在地。

“请老师走好!”

魏合平静道。

“请老师...走好。”姜苏已经泣不成声。

火光摇曳,郑富贵苍白的脸上隐隐透着一丝释怀,一丝不舍。

........

........

........

嗤。

一支箭矢远远抛射而上,划出一条优美弧线,越过飞业河,越过大片城门前空旷土地,狠狠钉在飞业城头木质城楼上。

哚的一声闷响下,守城的兵卒有气无力的睁开睡眼,把手上的草饼几下塞进嘴里,看了看外面。

十来米高的城墙上,从塔楼里往远处望去。

远处一片荒凉,大片荒芜的良田满是干裂,正中间的驰道上,隐约有什么东西正在飞起。

那东西黑压压的一片,似乎是蝗虫,又似乎是....

“敌袭!!!”猛地兵卒一声厉吼,死命的拉动警钟不断撞击。

刚刚才救完火的内城里,又是一阵兵卒涌动。

青烟还没散完,一队队兵卒在各队正的带领下,飞快冲出,攀上城墙各处。

城门缓缓加上支架,一片片滚石被运上千米长的城墙。

圆木,金汤,火油,大量的守城物事被流水般不断汇聚。

此时,大片黑压压的箭雨从天空抛射落下,宛如雨点,密密麻麻的射倒大量守城兵丁。

战鼓声响起。

城外三名体型雄壮,虎背熊腰的武将,骑马一路奔驰,来到城前停下。

一名身材矫健的青年武将,纵马往前一步,看着飞业城上方密集如蜂的人头。

他伸手一招。

一旁武将递来一柄长矛。

“飞业百姓困苦,吾不忍伤及无辜。”

他握住长矛,策马在原地转了几圈,猛然高喝。

“欧辰何在!可敢一战!?”

“大旱连连,你七家盟积粮不放,民不聊生,今,我洪道元便要替天行道!还飞业一个朗朗乾坤!!”

他手臂隆起,全身肌肉宛如膨胀吹气般,迅速变大,一股股巨力如流水波浪,汇聚到右臂上。

“去!!”

唰!

刹那间长矛从他手上消失。

长矛破开空气,发出一声尖啸,宛如炮弹射向硕大的飞业城牌匾。

“你敢!”

一道人影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手持长棍,流星般重重一棍砸在长矛上。

嘭的一声巨响下,城墙前半空亮起一团火花。长矛被砸歪,弯曲弹飞。人影也顺势借力,飞跃回城墙。

“杀!哈哈哈哈哈!!!”洪道元狂笑一声,从马背上纵身而起,抽出背上黑枪冲向城墙。

他身后大量黑压压兵卒,同样举盾冲向城墙。一架架攻城车朝着城门撞去。一具具攻城长梯被搭上去。

抛索伴随着甩手石纷纷飞上城墙。

投石车不断弹射出巨大原石,砸向城墙上方。箭雨分散射出,覆盖兵卒。也有武道高手用力投射短矛,点杀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