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惨败 上(感谢小飞嘟盟主打赏)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1-15 字数:3566 阅读进度:67/277

院落内,火把光线摇曳不定。

“两年前,一支前往明德寺修缮佛像的工匠队伍,你们可知下落?”魏合沉声问道。

“两年前?工匠?”青年有点懵,看向一旁断了手的清瘦男子。

两人都是才被提拔上来的新人,两年前,青年甚至连香取教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清瘦男子忍痛出声,“那支队伍...当时我们还派人调查了一番,那支工匠队伍,全被一只耳劫掠带走。我们前去交涉,还被一只耳割了使者耳朵。后面还因此起了冲突,我们两个大坛主出动,才击退一只耳。”

“一只耳?你确定?”魏合反问。“那工匠队伍中,有我一仇人后辈,若是真是一只耳,那倒是帮了我大忙,倒是我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他这是故意反着说,以免俩人说话故意诱导偏向。

听到大人情,两人中,清瘦男子眼神闪烁,朝青年看了眼。

青年一脸懵懂,完全没反应。沟通失败...

“前辈,确实是一只耳劫掠的工匠队伍,这点不敢隐瞒,您要是想找人,只能去城外。”清瘦男子无奈,只能继续道。

“你们想好了,要是说谎。”魏合没有多说,只是眼神一冷,忽地扬手。

一旁的木椅被他随手扔出,嘭的一下正中门口悄悄冲进来的两人。

椅子碎裂散架,两人试图偷袭,也被巨大冲击力打得往后摔出去,跌倒在院落里。

三次气血加上五岭掌的磨砺,让魏合此时最强的地方,便是双手。

就算只是一成手力,扔出的椅子也不是这两个普通汉子能承受。

两人倒在院子里,身上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呻吟惨叫。

屋内的两人吞了吞唾沫,心头都是一颤。

“晚辈等人绝不敢说谎,此事所知之人不止一个,红石町分坛的赵少刚坛主也知道,前辈可以去找他询问。”

清瘦男子也是人才,此时还不忘祸水东引,给自己竞争对手找麻烦。

魏合懒得理会他这点小心思。

“好了,这里的金票,异兽肉都放在哪?”

“额....我领前辈过去!”清瘦男子率先道。

“不,你来。”魏合手指那青年男子。

小青年一脸懵逼,心头叫苦,他刚才被一掌打得手骨开裂,现在急需治疗,否则晚了怕是手臂就废了。但既然被点中,也只能走出来。

片刻后,伴随两声惨叫响起,院落大门敞开,一道人影急速闪出,转眼便消失在街道尽头。

其实他原本不打算杀人,可惜,刚刚那天才掌力确实不弱,不比萧然差,所以为除后患,他只能斩草除根。

此子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掌力,等以后成长起来还得了。万一跑来找他报仇怎么办?

反正已经结仇,干脆杀了一了百了。

夜色越发深沉。

魏合急速在街道上奔跑,心里也一边回想着刚刚审问出来的一些消息。

其中就有关于关家的。

关楪所在的关家,在整个飞业城也是首屈一指的大药商。如今想要撤走,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但关家自从当年围杀那名三次气血高手后,家族中人渐渐自视过高,生意也越做越大。

如今撤离,引起七家盟不满,局势变化下,所有以前的隐患都可能会在这时爆发出来。

从香取教这边,他已经得知,当初被杀那三次气血高手的老师,断由枪陈均,已经确定了会出手了结恩怨。

断由枪陈均,是飞业城内城七家盟的一位客卿高手,为人一向低调,不喜露面,今年也已经五十多岁,是和回山拳郑老一个时代的人物。

从香取教这边,魏合得知,陈均似乎悄悄找到了针对关家毒水毒网的特殊方法,胜算极大。

魏合心中犹豫,这消息几乎就是摆在明面上,关家撤离也好,还是断由枪陈均放话了结恩怨也好,都是明明白白敞亮了说。

‘可惜....’魏合心头迟疑了下,现在的他对上三次气血的老牌高手,还是差距很大。胜算极低。

他沉默下来,关楪和他的关系,还不足以让他出手对上一名老牌三次气血高手。

‘想来关家既然敢放话撤离,应该也有对策,能在飞业城矗立这么多年,若是这么容易就出事,那也早该出事了。’

魏合心头分析,当下将心思重新放在刚刚缴获的异兽肉和金票里。

金票只有几十两,异兽肉有三十多斤的蛮熊肉...

这种肉和少阳门那边支付的一模一样,似乎出产地都是一个地方。

‘过几天再去一趟城外,该仔细调查一下一只耳了。’

魏合安排好行程,脚下再度加速,循着街边阴影,急速奔跑,转眼便消失在夜幕下。

........

........

........

关家花园。

关楪轻轻把玩着一块类似土豆的药材根茎,不断用湿毛巾,擦拭根茎表面,仔细观察上面的纹路和质地。

夜色朦脓,月光轻柔。

花园里,还站着一男一女两人,两人分别是关记药铺在飞业城内的两位主管大掌柜:董大年,杨婕。

“小姐,那断由枪陈均已经确定,会在车队出城后偷袭,至于如何出手,我们查不出。”董大年为人厚重,沉稳,掌握着关楪手下两支毒水队之一。也是关楪父亲派给她的心腹。

“没关系,陈均要动手这不是很早便确定的么。”关楪微笑道,“毒水阵出,那老家伙还不是不敢近身,只敢远远放冷箭,可惜,重盾阵配合下,冷箭也没用。两大阵法配合,就算再来一个三次气血高手,也能防备。”

“这个确实。比起陈均,我觉得我们更应该在意一只耳。出了城外,那里山林荒原,地形复杂,猛兽遍地,危机四伏,我们的人不可能随时随地全部维持警觉,需要指挥分配好精力。”杨婕身为女性,能一路爬到大掌柜这个位置,讲求的就是心细。

“理该如此。”关楪点头,“我已经修书一封,请山川帮的朋友,帮忙疏通一只耳那边。应该问题不大。”

三人一时间在月光下仔细商谈,不断完善这次撤离的细节。

而就在同一时间,内城醉花楼的一间包厢内。

断由枪陈均,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八仙桌前,一杆伸缩锁链枪背在身后,花白长须随着窗口吹进来的夜风不断翻动。

陈均今年五十有七,在这个平均年纪只有六十左右的时代,他已经算是高龄了。

但因为练武气血旺盛,此时的他,依旧如三十几的小伙子一般,身材健壮,虎背熊腰。

但凡练武之人,就算是女子,也没有一个身材纤细,有些女子看似纤细,但衣袖挽起,下面都全是肌肉。

力量,速度,精准,招数,等等取胜之道缺一不可。

陈均数十年生涯,一路走来,在城内教导了不少徒子徒孙。

其中最让他自豪的,便是断林枪张鹤。

可惜。

张鹤死了。大意之下,被关家围堵在密闭宅院内,被毒水覆体,中毒身亡。

为了报仇,陈均什么招数都想过了,也用过了。但面对关家大量的钱粮洒出,有的是愿意为其卖命的好手。

再加上关家自身擅长机关毒药,重重埋伏陷阱,应有尽有,毒物上更是防不胜防。

好几次他潜入刺杀关家重要人物,却都差点连自己也被陷进去。

虽然也有他不擅突袭速度的原因,但也看得出,关家实力的凶悍诡奇。

陈均独自一人,端坐桌边,静静等待着。

不多时,包厢门缓缓被推开。

两名同样身材雄壮的魁梧男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陈均,你这趟是下了死心了啊,把棺材本都全拿出来,够狠!”其中一人嘿嘿笑道。

“不错,那关家依仗的,无非就是毒水阵和重盾阵,这次若是再不成,那就以后都没机会。”陈均平静道。

他站起身,双手抱拳。

“所以,拜托了。”

三次气血的大高手,不是那么好请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成名已久,身居要职高位?怎么可能轻易为了一点利益而动手冒险。

所以,就算是有极大报酬作为交易,这两位愿意为他出手,也是卖了很大的人情面子。

.........

.........

.........

三日后。

城门大道上,一辆辆铁黑色的装甲大车,缓缓由披甲的蛮牛拖拉着,朝前一步步行进。

大车组成冗长上百米的车队,前后都竖着一杆清晰大旗:关。

带队的是关家自己培养死士头领,这年头最是不缺卖命求活之人,就算是做死士,起码也能活得更久更舒心一些,起码也能让家里人填饱肚子。

车队两侧,洋洋洒洒上百人,紧随着牛车不快不慢赶着路。

关楪和两个大掌柜,连同兄长关青,便此时坐在中间的大车车厢里,通过传令旗来传出指令。

大车周围全是铁板,上下四方都没有死角,其中还隐藏有大量机关。

关楪透过垂下的车帘,遥望着身后的飞业城,有些沉默。

她原以为自己离开时,会有不少好友前来相送,可惜,一个人也没有。

之前宴席上那些义薄云天的好友们,此时一个也看不到踪影。

“这就是现实,小妹,你现在明白了吧?无论你对那些人再好,他们都不会领情,而是只会认为你傻。”关青不客气道。

他就是那晚前来提醒关楪的青年。此时正面带讥诮的看着自己妹妹。

“我不指望他们出面帮忙,只是连送行,都不敢么?”关楪失望道。

“他们敢么?呵呵。”关青冷笑数声,不再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