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夜望 下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0-27 字数:3562 阅读进度:28/277

原本繁华灯火辉煌的街道上,宽敞的车道主干中,此时正缓缓进来一队浑身漆黑的马队骑兵。

骑兵数量不多,顶多三十骑。

但就是这三十骑,每一骑都全身黑色皮甲。

骑兵肌肉强壮,身材高大,双臂露出的围度几乎是一般成年男子的两倍粗。

这群骑兵一个个头戴黑巾,马背侧面配着长弓箭筒,背上背着巨大斩马刀。

胯下战马每一匹都有一人多高。战马和人一般,身上披有皮甲,响鼻粗重,高大健壮。

三十余骑经过,所过之处一切鸦雀无声。仿佛按下静音键。

所有人都被这队黑骑兵气势所摄。

最让人惹眼的,是骑兵队最前面的一人。

那人面容俊秀,猿背熊腰,一身黑色武将甲胄,通体金属打造,坐下战马也是一身的黑色金属披挂。

这人黑发高高束起,没有戴头盔,年纪不过三十,嘴角还带着一丝似笑非笑,骑着马一路当先。

最夸张的,还是他身后背着的一把近两米长黑色战矛。

那战矛,光粗细就有小儿手臂粗壮,一看就知道异常沉重。

他背在背上却仿佛轻描淡写一样。座下战马居然也显得步伐轻盈轻松。

要不是每一步走过时,地面石板隐隐撞出的沉闷响声比其他战马重很多,估计周围人还以为他背的是个假货。

“此人...便是洪道元!”百花楼二楼,窗口处,程少久低声赞叹。

“果真仪表不凡!”

不只是他,周围所有见到此人的第一时间,都有同样感觉。

“飞业之虎,果真名不虚传!”

前面一桌的那青衣男子也是赞叹,只是和程少久这样的单纯赞叹不同,他的语气里多了一丝沉重。

魏合心头同样也有一样感觉。

光是远远看着那把巨大战矛,就能大致想象出,当此人挥动它时造成的破坏力有多惊人。

这三十余骑黑骑兵行走之间,步伐相似一致,气势雄厚。仿佛周围萦绕丝丝黑气,震慑得前后左右众人额外远离了一大截距离,不敢靠近。

“那战矛名滴血,是洪道元亲手打造的贴身兵器,重三百一十二石,采用的特殊合金特殊密艺锻造,锋利无比。”

一个不知来历的白衣老者,也走到窗口往下望,看着洪道元经过的队伍沉声解释。

魏合心头骇然。

他锻炼练功这么久,自然是知道一石有多重。

这地方一石多是指的一石米的重量,他测试过,约有前世时的一百多斤出头。

而三百多石....就是三百多斤....一百五十公斤以上的金属长枪。

那挥动起来,人力加马力加重量本身冲击力,杀伤力简直恐怖!

“厉害!!”

“阳老果真见识不凡!”

周围几人倒吸一口冷气后,也跟着恭维老者几句。

那白衣老者捏着自己长须,眼神深邃。

“前些年我见过飞业之虎洪道元一次,那时他还没有这般威势,如今却是越发厚重起来....这飞业之虎,名不虚传!”

程少久小声在魏合身边低声介绍。

“那是阳震阳老,是内城有名的机巧大匠,对机关术有很深研究。千万小心,不要轻易得罪了。”

魏合点头。

收回视线,再去看下方的那洪道元,黑骑兵马队却已经慢慢远去了。消失在内城七家盟的核心街区中。

显然是有专人引着进里面面见城守大人去了。

众人见没得看的,也纷纷散去。

阳震阳老,和那邻桌的两个神秘男女,也起身离开,酒桌上菜肴一点未动。

看得魏合心头皱眉,太浪费了,既然不吃为什么还点这么多。

“走了。”程少久匆匆吃了点,便也起身带着魏合结账离开。

两人又后续去了乐坊听曲,可惜魏合毫无兴致,脑海里一直回想着洪道元和那些黑骑兵的强悍威势。

程少久见他没兴趣,也不强求,随便玩了玩,便起身乘车返回。

两人坐在程家的马车里,放下车帘。相对而坐。

“程哥,那洪道元到底有多强,你知道么?”魏合问出自己一直在心里的疑惑。

“听说过一些。”程少久回忆了下,沉声道。“我以前听我伯父提过。洪家堡当初和一只耳盗匪交手时,就是这洪道元一马当先。

此人乃是洪家麒麟,天生神力,皮肉坚固,练的洪家堡家传十九路横山枪,把一门本来只是寻常的枪法,硬生生练出了恐怖威势。”

程少久现在回想起伯父描述的情景,还是心潮澎湃。

他面上露出一丝震动,继续道。

“据说那场接触战中,洪道元一枪硬生生震废一只耳的得力大将两人。然后两枪砸死了一只耳最爱的异种战马。

一只耳差点被活活震死在马背上,骑着的异种战马都被四条腿砸断,跪倒在地。简直强得让人发指!”

“.....这军中的武将,厉害的都这么强么?”魏合忍不住问道。

“武将军队也要分什么势力,若是大家族大派蓄养的兵卒,实力和一般的兵卒差距非常大。

至于武将,很多武将也有帮派出身,武师出身,各不相同,这些我也只是听我大伯说过,其余细节也不清楚。

反正,你想想就是,如果军队武将不强,城里三帮二派不早就乱套了?”

魏合了然,是这个理。

他们交点钱就能获得练功的机会,那些武将们自然也不会差,肯定是更好的功法,更好的衣食住行,更好的培养气血法。

一个个强得变态,也算正常了。

“传闻洪家堡有一黑风骑,云从龙虎生风,就是为的飞业之虎洪道元所设,最次也要是气血突破过一次的人才有资格申请加入。非常强悍!”程少久赞叹道。

“这趟是长见识了。”魏合也深有感触。

原本以为自己练功如此,也算是小有实力,今日一见,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忌惮洪家堡。

不过这些说白了距离他还太远。

只是这是第一次,他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精锐军士。

“不过你也别多想,实在没法突破,以你的才智,就算不练武,也能闯出一番事业。这点我是相信的!”程少久安慰道。

他知道最近魏合开始准备突破关卡了。但这一关卡艰难无比。而以魏合的潜力.....

“大不了,来镖局你我兄弟齐心,日后绝不会弱于我大伯他们!”程少久正色道。

“我明白的。”魏合点头,心头一暖。

不过他也听说过,程少久不止对他一个人这么说过,永和镖局现在拉了不少他的所谓好友死党,大部分都是吃干饭,气得他爹和大伯够呛。

两人回到自家,此后连续数日,都没有丝毫懈怠,终日苦练磨皮,提升气血。

只是程少久终究是个耐不住的性子,没过一月,便又开始出去内城浪了。

但魏合却不同,被那一晚的见闻刺激后,他闷头苦练,一心想要突破更高一层。

这个世界武力值差距有点太大了。

那洪道元的恐怖如果是真的,没有吹牛,那就真是凶悍无比,有万夫不当之勇。

他若是在其面前,就是一枪就废的垃圾。

好在他自身的气血只差一点点就圆满,他如此苦熬磨砺,又过了两个多月,终于,将最后一点气血彻底圆满。

如此,破境珠和自身气血同时圆满,魏合也终于能正儿八经突破关卡。

不过他并不急马上突破,若是能尝试着自己突破,那就能节省一次破境珠的积攒。

这样一来留到下一阶段使用不是更好?

正好,之前提到过的对拳活动,也在这时开始。

郑老带着实力最强的三个弟子,大师兄赵宏,萧然,以及第三的程少久,一起去了内城。

魏合只是普通牛皮层次,还差得远。便和其他师兄弟一样,留在院子内。

只是他此时也没什么心思去参加对拳,而是闷头埋在突破这一关上。

不只是他,院子里和魏合一样气血圆满的,有四人,四人也是和他一样,疯狂的每天锤炼自己,试图尽快突破关卡。

一旦突破,这地位瞬间就完全不同了。石皮层次才算是真正的精锐了。

“据说在对拳的时候,萧然气血圆满了!马上能开始冲击铁皮了!!”忽然一个低声打断了魏合的全神贯注。

他正低头一下接一下的磨皮拳头,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心神一动。

萧然之前才突破石皮几个月,现在居然就气血圆满了....当真不可想象。

不过魏合心如止水,恢复心情,继续苦练。

他气血破境珠全满,此时随时可以破境,只是他不甘心罢了。

人总是有侥幸心理,觉得光靠自己,说不定能行。

可惜,连续数天来,他疯狂的苦练,依旧丝毫没有起色。

不只是他,其余气血圆满的师兄师弟们,也都是如此。

这一关卡卡了太多太多人。

程睛已经在这一关卡了好几年,程少久也在这一关卡了几年才破,要是这么容易就能破开,也不会筛选出这么多弟子。

“魏师兄,不要着急,这一关我听我爹说,最少也需要半年一年才有可能。”欧阳庄在一旁忍不住劝慰道。

“就算你一辈子突破不了也很正常,很多人都是这样。实在没法突破,就只能去先做其他事了。”欧阳庄一张嘴说出来的话相当欠打。

也就是魏合知道他不是故意的,而是真心在劝他。

他慢慢放缓动作。

“我已经满十八了,两年内过不了这关,气血就会下滑。时间不多。”他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