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夜望 上

小说: 《乱世求索》 作者: 亓鸷羽 更新时间:2020-10-27 字数:3573 阅读进度:27/277

人还真少了。

魏合一眼便看出了院子里至少少了三分之一的人。

“最近没怎么注意,怎么回事?”他带着欧阳庄走到一角,开始今天的固定练习。

只是在准备东西时,他依旧疑惑的左右打量四周。

院子里的人总有种莫名的沉默和焦躁。

欧阳庄左右看了看,确定两边没人,便凑近了低声道。

“我听一个师姐说,大部分都是突破不了,被卡太久的师兄们。”

“那也不至于现在一起走吧?”魏合知道,在这院子里,若是长时间无法突破,就不得不考虑另寻生路,毕竟每个月可是都得交学费。

虽然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这笔学费不算多,但问题是自己还得花大部分时间锻炼练功,用来赚钱的时间很少。

随着年纪变大,这样一直的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

所以不少人都会去在外兼职,就如他魏合,也是一样在程家的永和镖局兼职。

“听说,是城外洪家堡招兵...待遇福利非常好,表现突出者,直接可以当上伍长,什长。”欧阳庄啧啧赞叹道。

“据说凡是伍长级别,都有能大补气血的特殊药膳提供,还有更强悍的高手当面指点突破。”

魏合了然。

那些无法突破已久的老人们,这么离开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二十就是巅峰期,一旦过了,体力开始缓缓下滑,一切就晚了。

说起来,他也马上要过十八岁生日了....

“药膳能有多好?还不是要拿命去拼。”魏合训斥了一句,看到欧阳庄眼里的羡慕,连忙督促他赶紧练功。

一整天,欧阳庄都心神不宁,完全没有练功状态,倒是魏合,依旧心态平稳,按部就班开始练招,磨皮,休息。

一点也没被这事打乱节奏。

只是被欧阳庄这么一说,他也有些好奇,这军中的高手,到底有多厉害?

傍晚时分,快要结束时,程少久才姗姗来迟,今天他一整天都去处理家里镖局的事。

魏合有心询问,但既然他没说,那就是有不给自己说的道理,他也不急。

如今气血马上圆满,他最大任务就是赶紧攒齐到位,直接突破。

程少久进了院子,看到里面少了不少人,也是一愣,但很快有人给他说了原因情况。

他沉吟了下,去了里屋,似乎是找郑老说了什么。

不多时,才走出门,朝魏合招招手。

“小河,完事没?”

“差不多了。”魏合点头,将脖子上的汗巾挂到身后架子上,走过去。

“程哥,怎么?”

随着关系越来越近,他和程少久之间也开始换了更亲和的称呼。

“没事,一会儿陪我一起去内城散散心。”程少久拍拍魏合肩膀,但马上嫌弃的缩回手。

手心里全是魏合的汗水。

“内城?”魏合定了下,他还没去过内城。

“是不是没去过?没事,哥带你见见世面!”程少久露出一丝笑意。

“好。”魏合言简意赅,其实他没去过内城,一方面是一直听说那里花销极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时间精神。

收拾了下,魏合和欧阳庄交代了几句他练功的情况,然后冲澡,换衣服,便和程少久一起,上了他家里的马车。

车子一路朝着内城方向入口驶去。

这内城,和外城,本质上其实是两个区域。

内城周围由一圈高墙隔离,其实是城中城,完全和外面脱节。

两人从入口进去,这入口也是一处小城门,进去后,程少久也没到处乱走,而是找了个三层酒楼上去。

酒楼名为百花楼。名字是常见得不能再常见,但风格却有些不同。

魏合一路进来,每一桌边上都站着一名二八少女,一身白裙,露肩露腿,秀色可餐,专门给客人倒酒添饭。

“怎么样?嘿嘿嘿,今天哥哥就带你开开眼界!”程少久得意的拍拍魏合肩膀,带着他到一处窗边座位坐下。

马上便有小二上来。

这小二也是不同,竟然也是一娇俏女子,不过年纪已经是至少二十五以上,一身红裙贴身而穿,丰满妖娆,更是惹人遐想。

程少久迅速熟练的点了几个菜。然后向魏合看过来。

“要什么?来点酒?”

“不了。我们练功的还是少喝为妙。”魏合最近一直忙着积累气血,生怕有任何外界因素影响自己,哪里还敢随便喝酒。

“不喝也行,给我们上一壶九运绿尖。”程少久大手一挥,吩咐道。

“好的公子,请问要不要相熟的女孩上来服侍?”红裙女子笑着问。

“不用了,我兄弟二人自己吃吃就好。”程少久摆手。

女子很快下去,沿着二楼楼梯消失不见,直到她彻底下楼。程少久才收回隐约盯着的视线。

端起茶杯,他想喝一口润润干燥的喉咙,但发现茶水还没上,又顿时放下。

“唉......”他长叹一声。

“程哥为何叹气?”魏合奇怪道,左右看看周围,这里少女服侍,桌上酒菜丰盛,美酒美人佳肴都有,还有什么不顺心?

“小河....你我久在这飞业城内,很少外出,不清楚现在的情况。”程少久轻声道,眉头皱起。

“今晚我特意过来,提前订好位置,为的便是想要见识见识,这洪家堡入城之人,传闻中的猎虎洪道元,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

“洪家堡?洪道元?”魏合不明所以。不是来散心的么?怎么突然绕到这洪家身上。

程少久看出了魏合的疑惑,继续解释道:“昨天晚上,洪家堡的兵卒和七家盟的查税队发生冲突,查税队七死一伤,剩下的那个受伤的逃回来给七家盟的欧家告状。

现在七家盟和洪家堡关系紧张起来,两边不知道怎么协商,洪家堡据说要派出年青一代的最强者猎虎洪道元,入城面见城守欧辰大人。”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魏合无言。

“你不明白,洪家堡近些年蓄养私兵,势力越来越强,其心思早就明目张胆,这次公认屠杀查税队,就是例子。

但七家盟又不敢彻底撕破脸,忌惮之下,双方互有妥协,我估计,这是洪家堡让洪道元进城示威了。”

程少久小声道。

“示威?”魏合顿时感觉问题有点大了。

都能上升到示威层次,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洪家堡,或许随时可能有不臣之心。

“等着吧,按照约定时间,快了快了,还有一刻钟左右。”程少久看了下不远处的滴水计时器。

那计时器被一大块琉璃封在里面,不让外人随意触碰,黑色石盆一个接一个如同阶梯,每一个石盆里都有水流,一点点的从边缘往下滴落。

魏合一直闷头苦修,闻言后,这还是第一次产生好奇。

这飞业城外,似乎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纷乱世界。

洪家堡可谓是守护飞业城附近平安的强大威慑力,而其中被称为年青一代最强的洪道元。

又是什么样的水准和存在。

这让他不由自主的生出好奇。

“三帮二派的人也到了。”忽然程少久低声提了句。

魏合一愣,顺着他的目光一起看过去。

酒楼二楼的楼梯处,拐角那里,正有一队队人鱼贯朝三楼方向上去。

这些人一波接一波,穿着统一帮派服饰,带着帮派标记的一群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一个个身材健壮,腰圆膀宽,一看就相当不好惹。

黑衣人右臂处都有一个小山的白色图案。

“那是山川帮的人,带头的那个至少也是黑山高手。”程少久介绍道。

“山川帮的人,一般不在我们町混,其内大致分成白山,黑山,以及最高层的青山。白山层次就是普通帮众,黑山就得注意了,最少也是突破一次气血的好手。”

魏合心头凛然,连连点头。

他注意到,这队人带头的,光袖子上纹着黑山的,就有三人。

除开山川帮的,其余就是些小帮派,程少久稍稍介绍了下,便不再提。

都是和他们一样过来看热闹的。

魏合还是第一次和其余的帮派势力近距离接触。

他一直都是闷头苦练,不理窗外事,这次却是和三帮二派距离最近的一次。

“不用担心,三帮二派在内城都不敢放肆,这里是七家盟的地方。除开洪家堡,其余所有势力都不敢有任何造次。真当欧家不敢杀人?”程少久淡定道,似乎是司空见惯。

魏合心头了然,但同时也对这个时代的真正军队和家族势力有了好奇。

连他们这些外城区之人,服用一点点气血之物,就能突破成一次气血。

那内城的这些七家盟子弟,绝对条件远超他们,那他们又能达到什么高度。

而且那让七家盟还忌惮万分的洪家堡,又是何等层次?

魏合忽然也是相当期待好奇起来。

他忽然有些理解程少久的想法了。

或者说,任何一个练武之人,都很难会愿意错过这一幕。

毕竟洪家堡一向以深居简出为主。

“来了!”忽然一旁有人低声喝道。

“师妹,那便是飞业之虎。乃飞业年轻一辈最强之人!”

魏合闻声望去,发现不知何时,在他们前面一桌上,坐了两个青衣佩剑的青年男女。

男子丰神俊朗,身材健壮修长。

女子戴着白色面纱,美目顾盼间隐有水波流转。

两人之前一声不吭坐着,毫无存在感,此时站起身往窗下看去,才让魏合发觉他们的位置。

但此时魏合也没工夫仔细观察两人,窗下隐隐有兵器碰撞和战马马蹄捶地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