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火山上面

小说: 狂爆神尊 作者: 不灭尊主 更新时间:2020-02-14 10:52:08 字数:4535 阅读进度:621/684

清晨,古风尘满心喜悦地拉开了窗帘,外面初升的太阳发着和煦而又温暖的光芒,春天是阳光明媚、百花盛开的季节,天气不冷不热,空气新鲜,这样的天气非常适合翘上几节课,带上个小妖精,邀上个小学妹,然后花上大价钱,向屠龙勇士购买几斤龙肉,向路上的老猴儿购买几罐猴儿酒,到学院那个炼金术导师那里去弄上几块上好的木炭,爬到学院外那高高的通天圣山上或者去那碧波粼粼的飞仙湖边去野餐。

突然,一大片乌云从学院中某一个房间内升起,片刻,这乌云蛮不讲理的布满了整个天空,顿时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古风尘的脸色变得非常阴沉,他知道,这是学院中某一个魔法师捣的鬼,在这里,总会有一些变态做出一些不明所以的事情来显示自己的存在,这简直是无聊透。

这么糟糕的天气哪里都去不了,去上课又心有不甘,他只有回到床上继续睡觉。这是一间装修考究而华贵的宿舍,关上窗帘,室内的光线昏暗,封得严严实实非常私密;床也很大很柔软,被褥干净而又丝滑,连桌子都是用名贵的金丝楠木制成的。虽然上有几个空了的酒瓶横七竖八的躺在哪里,散发出一股不可救药的吊丝气息和这里的考究华贵极为不相称,但总体说来这里还是一个很舒适的地方。一个男人单独的躺在这么好的一个地方,假如没有丝毫不好的想法,那只能代表这个男人在某个方面有缺陷,所以在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就响起了女人的娇喘声以及那甜腻到让人腿发软的“雅蠛蝶”的叫声。

古风尘正躲在被窝中,打开记忆魔晶看着里面的一个个小动作片,整个身心都快到了愉悦的高峰的时候,那舒服而又温暖的被子突然被掀开,一桶夹杂着冰块的冷水泼了下来……

“啊!”一声杀猪一样的惨叫传了出来,随着这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古风尘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中某一个部位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巴巴的。

“我靠!”古风尘从床上一跃而起,一道黑气浮现在他的身体上,黑气中有着灼热的温度,瞬间将他的身体上的冰水烤干,又形成了一件铠甲,将自己的身体遮盖的严严实实。

四周那冰水还在不断的泼了过来,但是对他已经没有影响了。

在这突然而来的冰水的袭击中,他片刻清醒了过来,魔法能量在他手中手中呼啸而出,席卷了整个房间,那一地狼藉的冰块和冷水,从那湿透了的地毯和被褥,桌椅家具上分离了出来,形成了一道水柱,这道水柱顶开了厕所的门,揭开了马桶盖,冲进了马桶;外面那源源不断的往室内泼的冰水,也被一道魔法屏障阻挡在外面……

掌声响了起来,一个身影从穿墙而过,一个拥有着天使一样面孔,修长的腿却拥有一个平板一样的胸部的女性一袭长裙,施施然的出现在古风尘的面前,那银铃一样清脆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进步很大呀,古风尘同学,我不得不表扬你的刚才精彩表演――你对魔法操控和理解进步非常非常大,早已超过到了六级的水平,距离专业八级只有那么一小段距离了,魔法铠甲凝练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基本上成了受到攻击的本能反应了,这种本能对于魔法师来说非常重要。并且刚才这一手水元素分离魔法运用非常精妙,对于水元素收集掌控也非常得当,这一段时间没有白过!”

接着,这位姑娘慎重的下了结论说:“你确实拥有着非常好的天赋和潜力,只要你用心学习,你的未来会一光明!”

被一个魔法界的权威人士并且长得如此漂亮的女人用这样认真而又欣赏的态度赞美着,是谁都应该表现出一丝飘飘然来。但是一个男人在那个时候被活生生的打断,被泼了一身的冰水来个超级大号的冰桶挑战,然后光着身子跳下床,手忙脚乱的忙了一通收拾自己那惨不忍睹糟蹋得一塌糊涂的房间,你要这个男人的心情如何会好?

在这个时候,再肉麻的赞美都无法平息男人心中因为浴火没有通道释放而表现出来的怒火,古风尘的脸板得能刮下几斤铁来――这并不是第一次,你叫他怎么忍受?

但是,他没有表现出失态,只是有些木然的站在那里,因为眼前的这位姑娘――不,叫他姑奶奶都将他叫年轻了――并不好惹。他,胸部剧烈的起伏着,一方面,他心里面非常的愤怒,另外一方面,刚才无意召唤出来的魔法铠甲也太沉重了,沉重得让他呼吸困难。

“爱莉呐…”古风尘总算平静了下来,非常暧昧的招呼着这位女士。

“什么事情?古风尘先生?”这个看起来像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萝莉实际上却拥有着比外面的大树还要悠长的年龄的漂亮女人说。

“你的父亲还健在吧?”

一道闪电劈了过来,这位漂亮的女士一般采取的都是这样的办法对付这个家伙表现出来的不敬。由于爱莉女士不幸的和一个在宅男之间广为流传的下流岛国作品的女主角同名,一直被这个家伙取乐,但是每一次都是挨上一记重击,偏偏这个家伙还乐此不疲。

古风尘被这道闪电劈到魔法铠甲上,将古风尘打翻了几个跟头,用一种恶狗扑食的姿态栽在地上,他的身上,散发着焦臭的味道,那英俊的脸上也布满了焦黑的粉尘,沉重而结实魔法铠甲也被这一击打得粉碎。古风尘半天才缓过气来,用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爱莉,而爱莉却轻蔑的看着这个可怜虫,半天,古风尘屈服了,幽幽的说:“你走吧,我要换衣服了,内裤都烧焦了!”

爱莉看着这家伙的狼狈相,笑眯眯的看着他说:“换吧,论年纪我可以做你的曾曾曾曾曾祖父的妈了,你这小毛孩在我面前换衣服怕什么?”

既然这女士赶不跑,古风尘又不敢赤条条的面对这位神,只有拿起衣服抱头鼠窜的跑进了厕所关上了门――虽然他知道假如这老娘们愿意的话,这墙壁根本无法阻止她的脚步,越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事情了。

古风尘换好衣服,用圣光术给自己那受伤的身体修复了一下,对着卫生间内那明亮的镜子,他端详了许久自己的脸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叹道:“幸好没伤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帅!”

虽然挨上了一击闪电,身上还在散发着焦臭的味道,但是总算将这件该死的魔法铠甲给脱掉了,并且脸没有受伤,依然那么的英俊,这一切让他相当的愉快。古风尘虽然很轻松的就能召唤魔法铠甲,但是怎么都掌握不了脱下这魔法铠甲的诀窍。第一次施展魔法之铠是,他召唤出一套拉风的魔法铠甲,接下来的一周时间,他只能时刻穿着这冰冷的魔法铠甲,苦不堪言……可是同学们都都认为他是在显摆,都用一种看乡巴佬的眼神看着他……这也是他召唤魔法铠甲以后,总要想办法激怒爱莉的理由。

“爱莉呀!”这个嘴欠的家伙又在叫唤着爱莉,不过明显现在这语调是轻松而有愉快的,想必这家伙又找到了心理平衡。

“有什么事情?古风尘先生。”刚刚才恶作剧完的爱莉的心情也是轻松愉快的。

“在那个时候,我求你不要泼我的冰水了,假如再那样,我就真的要到路灯杆上的小广告上面去求药问医了……不孝有三,无后为最,我还要传宗接代的……”

“没有关系,凭借我对治愈系魔法以及人体结构的理解,就算你将它割下来喂狗我也能让你断根重生威风不减的。”

“爱莉呀,我是永夜王国镇国大将军唯一的儿子,对于我这样爱好和平的贵族来说整天研究这些以杀人为目的的学问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父亲连大字不认识几个,一样混得很成功……”

“那前提是你要有你父亲那么不怕死,”爱莉说,“据我所知,你父亲当初为了你家的地盘,大大小小的战斗发生了三万五千起,你父亲一直冲锋在前,血腥的杀戮,造就了你父亲一身过硬的功夫……”

“你这样逼迫着我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我在根本上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纨绔子弟,你看你逼了我三个月了,我该挂科的还是挂科……”古风尘说。

“经过这三个月的强化训练,虽然你依然是挂科,但是你确实进步了,至少你这魔法铠甲越来越坚固了,就算学院中那些出名的大师,都不一定能在毫无防备的时候瞬间召唤出这么结实的铠甲……”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铠甲越坚固,就意味着这铠甲更加难于脱下,就意味着背负的时间越长,铠甲也就越沉重……

“按照你这样的进步速度,你将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传奇,步入帝级高手是早晚的事情…”爱莉鼓励说。

“假如我能成为帝级高手,我一定要荣山东那个老怪物吊到对面的通天圣山之巅上的冰川上去冻他三天三夜!”古风尘来神了,荣山东是他们的院长。

“假如你能用你养小妖精的耐心和智慧去为学院饲养一条霸王龙守护学院,以下围棋或者双陆的才智去钻研阵法的话,我想就是院长大人一定会很高兴到圣山之巅去观光的,别说三天三夜,就是一年也没有问题的。”

“我还要把那见鬼的图书馆放一把火烧得个干干净净!”

“烧图书馆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有我的指导,只要你花三个月的苦功在御火术上,你完全可以人不知鬼不着的在学校任何地方纵火而无人发现。”

“最重要的事情是……我想将你抓起来,脱掉你的裙子,抽出你的腰带,将你绑在床上,再脱去你的内裤,然后用一百零八种体位…”古风尘一边说一边用一种挑衅的目光看着看着爱莉那平板一样的胸部以及那修长的双腿。

“正如雄鹰一次次将雏鹰推下悬崖,善良而柔弱的少女为了孩子成长硬起心肠做了很多违心的事情。原因只是当初她和他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青梅竹马,同甘共苦,出生入死并肩作战结下的深情厚谊,多年以后她精心教导战友的后代,却被他那成了大器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孙子粗暴的绑在床上肆意欺凌,孩子呀,这可是你曾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日思夜想,时时觊觎却从未拥有的珍宝,你这小王八蛋怎么下的了手,下得了手……”

古风尘非常理智的结束这个话题,这个女人真给人一种非常非常的无力感,打不过她不说,连骂都骂不过她,这也难怪,活了几百年时间,就是一头猪也能成为睿智的猪……

成为帝级人物那只是一个遥远的,远不可及的理想,无论理想是怎么怎么的美满但是现实就是这么这么的残酷,这三个月来古风尘饱受摧残――他对着那枯燥乏味的魔法书籍打瞌睡的时候,会有一柄飞刀毫无征兆的插进他的大腿,鲜血直流的恐惧以及疼痛让他头脑清醒继续学习;他在训练场上练习那练了几年,一直没有任何进展的飞翔魔法的时候,突然被人丢进了一座巨大的火山上面,随时都可能被火焰吞噬;他漫不经心的和学校中那些练手的傀儡厮杀的时候,突然会被人丢到暴动的蛮兽堆中,假如不奋力拼杀的话,那些毫无理智的蛮兽就会毫不客气的将他做食物解决,就连他在看着岛国动作片撸的时候,竟然都会出现一桶冰水混合物浇灌――这一切,都是爱莉,都是爱莉做的。

而爱莉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古风尘的成绩太差了,差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以致于以培育奇才闻名的东方奇才学院只有将爱莉从那遥远的地方调回来对这个家伙实施丧心病狂的特训计划,只要是东方奇才学院看上的学生,通过特训计划还成不了材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呢!

所以爱莉就毫无道理的出现在古风尘的生活之中给他带来无尽的痛苦。

“你们这样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古风尘总算从成为帝级高手的梦中清醒过来,看清楚了现实,“我根本就不是成为大帝的料子,我根本就是一堆糊不上墙的烂泥!”

“就算你是一块烂泥,我也要将你烧成瓦片,然后糊在墙上!”爱莉说。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又不需要通过学习改变命运,我家族已经给我安排了好的职业!我不要毕业证了,你就让我混过这段时间吧!”

“胡话还是留到发烧的时候说吧!”。

“那我只有继续翘课挂科了……”

“只要你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你尽管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