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即走(一更)

小说: 金凤华庭 作者: 西子情 更新时间:2020-02-16 22:33:40 字数:2873 阅读进度:277/562

用过午膳,安华锦看了一眼天色,思考片刻,又下了一个决定。

她对崔灼问,“灼哥哥离家,崔爷爷可将你自小的暗卫给你了?”

崔灼摇头,“祖父说,我踏出崔家门,以后便不是崔家的人了,崔家的一切,都不能带走。不过京中府宅,祖母做主,送我了。”

安华锦点头,“你累不累?”

崔灼一愣,“早先日夜兼程,是有些累,不过歇了半日,已歇过来了。”

安华锦对他道,“若是我说,不打算让你进宫见陛下了,也不让你参加明日的武试会了,让你现在离京,去南阳,你以为如何?”

崔灼微惊讶,须臾,便懂了,“你怕陛下强硬留我在京城?”

“对。”

若是陛下强硬要人,她是能说不,但,免除不了要闹一番不愉快,让陛下不开心,那么,她在京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况且,因为王岸知,她已将京中的暗桩都撤走了,而她又不能让顾轻衍帮她这件事儿,为了崔灼,她开不了这个口。

“好,我这就走。”崔灼点头。

安华锦提笔,刷刷写了一封亲笔信函,交给他,“你带着我的亲笔信,去见爷爷,爷爷就明白了。”

崔灼接过安华锦的亲笔信,揣进怀里。

安华锦又喊,“暗焰!”

“小郡主!”

安华锦吩咐,“你派二十个人,护送灼哥哥回南阳,现在就出发,务必沿途保证他的安全。”

暗焰看了崔灼一眼,“是。”

崔灼立即说,“安妹妹,用不到派人护送我吧?”

安华锦摇头,“你知道的,一直有不少人要杀我,若是有人得到消息,你加入了南阳军,怕会沿途刺杀你。毕竟,你虽脱离了崔家,但你的才名,可是一块香饽饽。”

崔灼站起身,“行,我听你的。”

安华锦也跟着站起身,“我送你出府。”

崔灼颔首。

二人一起走出门,安华锦对孙伯吩咐,“去马厩里选一匹马,送到府门口。”

“是。”孙伯立即去了。

安华锦往外走,对崔灼道,“你就不必回崔宅了,就骑我府中的马,趁着京中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时离开。”

“好。”崔灼见安华锦如此慎重对待,可见京中暗潮涌动的形势的确不乐观。

二人来到府门口,孙伯已将马牵来,暗焰点的二十名暗卫已待命,崔灼多问了一句,“安妹妹何时回南阳?”

“我爷爷不让我太快回去,不过也说不定,也许到过年时,也许,用不了太久。要视情况而定。”安华锦想着,若是京中一直安稳,南阳一直安稳,她也许就能待的久,若是反之,待不下时,自然是要回去的。

崔灼点点头,不再多言,翻身上马,离开了安家老宅。

二十名暗卫,护卫着她,一起离开。

安华锦站在门口,见他纵马消失身影,想着,她做的决定,是对的,南阳军若是不吸纳人才,那么,哪怕有她撑着,早晚有一日,也会垮掉。尤其是新旧更替的这几年,针对她,针对南阳军的杀招和阴谋,不会少了,若撑不住,南阳军就散了。

南阳军只要一散,南梁和南齐一直密切盯着大楚盯着南阳军,便会兴兵犯境。到时候,南阳这块壁垒被打破,铁骑长驱直入,遭殃的,是大楚千万百姓。

个人儿女情长,在家国大义面前,渺小的微不可见。

她不知不觉,便在安家老宅的府门口站了许久,直到孙伯压低声音说,“小郡主,日头太晒,回去吧?”

安华锦才点头,收回视线,“嗯”了一声,折回府中。

她回到枫红苑,只见楚思妍等在门口,日头太热,她撑着伞,但似乎等了许久,也已等的不耐烦了,见她来了,顿时一喜,然后又撅起嘴,“小安儿,府中来客人了?我听说是崔家长公子崔灼?是不是他?”

“是。”

“他人呢?走了吗?”楚思妍好奇地看着她。

“嗯,走了。”

楚思妍顿时用一副“你不够意思”的神色哀怨地看着安华锦,“小安儿,我听说崔家长公子,是山河流水,清风朗月般的人物,普天之下,能与顾轻衍媲美的,你怎么不让我瞧瞧他,就放他走了啊?”

楚思妍这个看脸的,比她还严重!

安华锦无奈了,好笑,“是不是只要是个有名号的,长的好看的,你都要看看?”

楚思妍嘻嘻一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安华锦白了她一眼,“小心你嫁不出去。”

楚思妍立即说,“嫁不出去也不嫁给沈远之那坏蛋!”

安华锦:“……”

就你这副样子,人家沈远之还不乐意娶你呢!

她抬步进了屋,楚思妍跟进屋,“他长什么样啊?你跟我说说呗?我没敢去前厅打扰你,怕你是在说正事儿。”

“就是与传言一般无二。”

楚思妍眨眨眼睛,“那他真是长的很好看啊,能媲美顾轻衍哎,长的该有多好看呢。他会在京城待多久啊?你找个机会,让我瞧瞧好不好?”

“他已经离京了。”

“啊?”楚思妍不敢置信,“他不是今日刚来京吗?这就走了?”

“嗯。”

楚思妍:“……”

他当京中是过站,来瞧一眼就走吗?

她看着安华锦,不太理解,“这崔家长公子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来参加武试会的吗?今日没参加上,明日的不参加了?放弃了?”

“不是,我已收他入南阳军,让他直接不必选拔,去南阳王府了。”

“啊?”楚思妍彻底震惊了。

这、这也行?

她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惊奇地看着安华锦一脸淡然,不太对劲地说,“这么简单轻易的吗?”

她知道顾轻期被收留,还很不容易呢?更别说今日从二百六十多人中选出的那六个人了。等同于千挑万选了。可是这崔灼,直接就定了,且直接离开了?

“那顾九公子呢?跟他一起走了吗?”楚思妍想着顾轻期都被教导训练多久了啊,这里有一个跳过重重考核,直接被选的,厉害了。

不过崔家长公子的名号,确实也够资格。

“没有。”

楚思妍:“……”

厉害了厉害了。

她惊奇了一会儿,一拍脑门,垮下脸,“那他去了南阳,我岂不是瞧不见他了?”

“是吧。”

只要楚思妍不再去南阳,那是瞧不见了。

楚思妍忿忿,“小安儿,你这个坏蛋。”

安华锦:“……”

她气笑,伸手捏捏她的脸,“不过就是一副皮相而已,看人不能只看脸,否则你会吃亏的。”

楚思妍哼了一声,“你还不是一样?难道你看顾轻衍,不是先看脸吗?”

安华锦:“……”

是,她这个看脸的,没资格说人家也看脸的,于是,她闭了嘴。

楚思妍属于风来雨就来,风没雨就走的性子,没瞧见很出名的崔家长公子,也不过只是遗憾了一会儿,便放下了,又重新对安华锦嬉笑说八卦,“小安儿,我听说冷宫里的那位,如今还病着呢,都快病死了,太医束手无策,陛下已经坐不住了,打破了亲口下的圣旨的规矩,偷偷地跑去冷宫,去瞧她了。可真是个狐狸精,把陛下迷的真是放不下她了。你说,她不会病死了吧?”

安华锦看着她,“你从哪里听到的陛下偷偷去的消息?”

“从楚希芸那里,她毕竟是公主,哪怕出宫了,宫里也有自己的人不是?”楚思妍小声说,“她今日与我说的,说她母后的动作还是不够快,第一批秀女,还要等几日才能进储秀宫。可是他父皇,不过这么几日,便被勾着魂儿去了冷宫。”

安华锦笑了一声,“花似玉死不了。”

她对她下的,就不是什么要她命的药,只不过是让她病半个月,只是她没想到,皇帝连半个月,都忍不了,还是这么快就打破自己的金口玉言的圣旨,偷偷去瞧人了。

只要他去见了人,花似玉哪怕病着,怕是也能作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