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崔灼(一更)

小说: 金凤华庭 作者: 西子情 更新时间:2020-02-14 11:10:29 字数:2858 阅读进度:275/562

崔灼来到安家老宅,门童禀告后,孙伯立即迎了出来。

崔家的长公子崔灼,虽不在京城,但才名也是十分被人推崇,虽然不如顾七公子那般惊才艳艳天下扬名,但也是不差多少的。听闻他报名了今日的武试会,外面都传遍了,一时间纷纷猜测崔家为何要将嫡子嫡孙的长公子送入南阳军。

孙伯一边迎着人往府内走,一边暗暗打量崔灼,心中直点头,不愧是崔家的长公子,样貌出众,气质出众,底蕴深藏。

孙伯将人请到前厅,上了茶,陪着说话,“小郡主稍后就来,长公子稍等。”

崔灼点点头,“安妹妹来京后,一向可好?”

孙伯一怔,想到小郡主每年都在崔家待一个月由崔老夫人教导,与崔家子弟称呼兄妹也不框外,立即说,“今年小郡主一共来京两次,第一次在京期间,不太顺利,发生了不少事儿,想必长公子您也听闻了,这一回第二次来京,除了入京途中有些不顺外,来京后一切顺利,目前安好,没出什么乱子。”

崔灼点点头,斟酌片刻,又问,“安妹妹与顾七公子……相处的可好?”

提起这个,孙伯最有的说,也最爱说,立即打开了话匣子,笑呵呵地说,“顾大人处处都好,没的挑,咱们家小郡主那样的性子和脾气,别人若是惹了她,她一定打一顿揍一顿,但对顾大人,分外的包容,两个人相处的很好,尤其是近几日,小郡主身体不适,全仰仗顾大人告假在府中照看了。”

崔灼脸色一黯,抿了抿唇,轻声说,“是吗?”

“是,老奴不说瞎话。”孙伯说的高兴,没注意崔灼的脸色。

“既然顾大人处处都好,那为何还需要安妹妹包容?”崔灼看着他。

孙伯立即一拍大腿,“是老奴不会说话了,就是上一回,二人不知怎的,闹了脾气,顾大人几日没来,小郡主也很生气,直接回南阳了,后来顾大人追去,小郡主等在清平镇,二人互相体谅包容,很快就和好了。”

崔灼笑了一下,“看来顾大人脾气很大啊。”

孙伯忽然觉得不太对劲,看着崔灼,猜测他的意思,但只看到他的笑容,没猜测出别的,一时也有些摸不准了,只能说,“顾大人喜欢咱家小郡主,是实打实的,对咱家小郡主好,也是实打实的,老奴最笨,好处太多,也说不出个天花乱坠来,总之,就是挺好,咱们小郡主也很喜欢顾大人,小儿女嘛,偶尔有些摩擦,能增进感情,也不是大事儿。”

崔灼点点头,又笑了一下,“安妹妹十分好,顾大人对她好,难道不应该吗?”

“也是。”孙伯挠挠头,“顾大人也很好,咱们小郡主对他好,面对他脾气比别人好,这样说来,也是应该的。”

崔灼又笑笑,不再说话。

孙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觉得,与这位长公子大约是第一次见面不熟悉的缘故,虽然他看起来也很好说话的样子,但他就是觉得他们说话的频率不在一个点上。

一盏茶后,安华锦来到了前厅。

孙伯立即迎了出来,“小郡主,崔大公子在里面。”

安华锦点点头,探头往里面瞅了一眼,心里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笑着隔着门口对崔灼打了个招呼,依照自小在崔家的称呼,“灼哥哥。”

崔家子孙多,排行便要到二十几,当初安华锦被送去崔家,最先见的就是崔灼,这称呼还是当年第一次见时,崔老太太让她叫的,这么一叫,便叫了多年。

她这般称呼一出口,崔灼眉眼都温和了几分,笑着站起身,“安妹妹。”

安华锦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这人似乎比一年前见时瘦了很多,天蓝色长衫穿在身上,如竹竿一般,虽俊俏,但还是太瘦了,对他问,“你可用午膳了?”

崔灼诚实地摇头,“今早才赶到京城,后来听闻明日再考校,便回府睡了半日,醒来听闻你请我过来,便直接过来了。”

安华锦颔首,“正好我也还没用午膳,你与我一起吃。”

崔灼笑着点头,“听安妹妹的。”

安华锦对孙伯吩咐,将饭菜摆来前厅。

孙伯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小声问,“小郡主,要不要喊三公主、长宁郡主、顾九公子来作陪?”

安华锦眉目微动,“不必了,一会儿你与我们一起吃,我有些话要私下问,人多不方便。”

孙伯松了一口气,“是,一会儿老奴陪着您二位一起。”

有他在,也算是避嫌。

安华锦交代完,迈进门槛,对崔灼问,“灼哥哥怎么突然进京参加武试会了?”

崔灼知道她要问的是这个,也不隐瞒,认真地说,“我数日前听闻京中各大世家朝臣们对陛下上折子想让族中子孙入南阳军之事,便猜测早晚会有此一举,于是,便来京了。”

怪不得崔家离京那么远三日就到了,原来是听闻了朝臣们早就闹腾的消息提前来了。

安华锦正色说,“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你为何要进南阳军?你是崔家的长房长孙,崔家爷爷和崔家奶奶和族中长辈们同意你进南阳军?”

“开始是不同意,后来是同意了的。”崔灼道。

安华锦好奇了,“你是怎么说服的他们?”

世家大族培养一个继承人不容易,她不信崔家老爷子和老太太会轻易放手。尤其是,崔灼是崔家最出众的继承人,崔家舍他其谁?

崔灼认真地说,“我对他们说,我虽武不如你,也许也不如军中将领,但我自小也是寒暑练功,熟读兵书。以我的才学,为一家是小,为国事大。崔家离了我,还有我的四弟,他文采也不输于我,即便我离开崔家,他完全可以支撑起崔家门楣。但我入南阳军,可尽一份绵薄之力助你护卫大楚江山。”

安华锦一时心下触动,抿唇沉默了下来。

她想,他说的这番话简单,但事情一定不是这么简单,怕也有他的抗争强硬,有崔家老爷子和老太太以及族中长辈最后的妥协。

这些年,安家与崔家关系近,崔家也算了解安家了解南阳军的难处,崔灼更是懂事儿早,八年前,她进崔家时,她性子活泼,不拘于闺阁规矩,被拘束的无聊时,便拉住这个大她三岁的哥哥让他带她出去玩。

他是崔家长房长孙,身份地位高,说话分量重,被她拗不过,央求三回总有一回是应的。有他出面,崔家老太太疼孙子,给长孙面子,只能放了她出去玩那么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的。

虽然吃住在崔家,每日学规矩,但她每日依旧早起练武,风雨无阻,从不落下。初时,被崔灼早起请安时瞧见,问了她习武可辛苦?她那时说什么来着?至今没多少印象了,隐约地记着她一脸正气,说保家卫国,辛苦点儿,为了百姓安稳,武功好,能打的南齐和南梁落花流水,也值得。又看着他文弱的样子,似乎还不客气地嘲笑了几句,说大哥哥就你这样的文弱书生太多,以后还要我保护呢。

后来,第二日,她便听闻,崔灼禀告了崔家老爷子,暗中给他请了个武师,教导武艺,从此,也寒暑不殆,风雨无阻地学了起来。

算起来,他习武和读兵书,都是因为她。

安华锦沉默的太久,想起了许多事儿,从前忽视的,不在意的,没上心的,这一会儿,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她忽然觉得,颇有些对不住崔灼。

在他喜欢上她时,她无知无觉天真无邪不知道,在她知道时,已知道了与顾轻衍的婚约,且已经遇到了顾轻衍,对他一见钟情了。

若是以前,她也许还会想想,若是不嫁顾轻衍,可是如今,她知道自己已经完蛋了,栽给顾轻衍了,那么,就不能再给崔灼希望。

可是,就因为他喜欢她,她就要因为这个,而斩断他辛苦走来京城这一步想进入南阳军的路吗?

她一时也踌躇为难挣扎起来,不知道如何才是对他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