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

小说: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作者: 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4:03 字数:3294 阅读进度:26/26

一入青城山,便看见深山绿树间掩映的庙宇,黛瓦灰墙,一派恢弘之气。

绣玉扶着青云的手下了轿子,一眼便瞧见五成兵马司总指挥司师大人的府兵,外加两三个丫鬟小厮,这些人均立在一处空轿子边上守着。

看样子,这师夫人还在寺内。

自从那日长公主请她帮忙接待女眷,绣玉便下了几分心思,按着长公主给的名单,一个个地着人送去了请柬。

这几日下来,这大臣的内府家眷在席中的位置已经是安置的差不多了。

大臣女眷大多面上和蔼可亲,不看僧面看佛面,单凭邸凉钰这三个字就没有人敢拒绝她的安排。偏有那一两个不服管的,这师夫人便是个中翘楚。

听闻这师大人为人清正廉明,刚正不啊,最是看不惯邸凉钰在朝堂上那一派目中无人、随心所欲的样子,在朝堂上没少被邸凉钰气得吐血。

这顺带着一家子都看不惯这无恶不作的九千岁,绣玉不巧也被连坐了。前几天去送请柬的时候,青玉是狠狠地吃了一通闭门羹。

小丫头在千岚殿待的时间久了,也傲气了几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于是青玉回来板有眼还原了当时的情景。

她掐着腰学那师夫人,面色板正,颇有几分那师夫人掌握中馈的气质,“你当我总指挥司夫人是什么身份,是一个身份不上不下的宦妃就能请动的!”

之后青玉又扬着鼻孔,“我不想去,你们王妃定然尴尬得很!不想去是真的,想让你们尴尬也是真的。”

青云捂着小腹笑着打趣儿,“你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有几分泼辣劲儿!日后说了婆家也是个厉害角儿!”

青玉害羞了,“谁要嫁人!我一辈子都跟着夫人,哪里都不去!”

绣玉笑眯眯看着,原本因着师夫人生出的几分恼怒顿时消了。

不过看着,这师夫人,也是个唇舌不饶人的性情中人。

外界传闻师大人为人刚正清廉,这师夫人也个性清高,不愿与不三不四之人同流合污。

可是长公主的女眷清单上写着这师夫人乃是重要的女眷,必须出席。

绣玉打听了今日她会按惯例来青城寺祈福,是以她也轻装着身,来了一趟青城寺。

面前是一道蜿蜒的长梯,曲径通幽,看上去有几里长。

青云掺着绣玉的手,担忧着问道,“夫人你的脚可还行?”

那日她在门上踢了一脚脱臼了,虽说她很快就正了骨,可当时因着在气头上,力道下的不对,后来疼痛难忍招了院使大人瞧了,才发觉是伤着骨头了。

将养了一段时日,好了许多,但不能多走是医嘱。

绣玉拍了拍青云的手,笑着摇摇头,安抚她并无大碍。回首撩开了帘子,“这位爷,下来吧。”

青云面上有些奇怪,这轿子里面还有人吗,当时不是只有夫人自己上去了?

论她的功力,不可能探不到别人的鼻息。

帘子里面伸出了一只白的透明的手,仔细可看见上面青色的血脉,修长的手指扶上了绣玉的手掌。

下一刻,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清瘦男子出来,扶着绣玉,长腿一跨便下了车。宽大的斗篷盖住了连,只露出了精致的下半张脸。

青云试探着,“千岁爷?”

绣玉也很无奈,耸了耸肩,“是他。”

一大早上吃饭不见他,还以为他急着上朝去了,绣玉当时还奇了怪了,难道是一位大奸臣幡然醒悟要当一位克勤敬业的好臣子了?

原来他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偷偷藏进了轿子里面。

邸凉钰躬下身子,冷冷说了两个字,“上来。”

绣玉将手攀上他的脖子,双腿勾着他精瘦的腰,一双嫩荷色的绣花鞋在空中轻盈晃荡着,原本跟的紧紧的十一和十二两人很识时务地藏得远远的。

山间虫鸣啁啾,听起来和谐悦耳。

绣玉轻轻用手指梳着邸凉钰兜帽下露出的青丝,理得整齐又好看,笑着问道,“偷偷跟来做什么,你若是来,我又不会拦着你。”

“还不是怕你被那老妖婆给吃了,你不好意思让本座来替你撑腰,本座不得顾着你的面子悄悄跟着。”

瞧这蹩脚又生涩的理由哟!

绣玉笑出了声音,“千岁爷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您这般勇武厉害,这回上去可得好好欺负回去!”

“甜嘴饶舌。”邸凉钰冷嗤一声,声音的尾线却轻轻的,有些愉悦。

绣玉早就算准了他吃这一套,邸凉钰喜欢听油嘴滑舌的东西,这可是大奸臣的通病呢。

清爽的山风吹了过来,绣玉舒服得闭上了眼睛。悠悠余光一扫,看见兜帽也被山风吹得靠下了,她捏着帽子的边角,问着:

“是不是挡住了眼睛?”

“还行。”

“我替你拿着,若是看不清路了,记得知会我一声。”

“嗯。”

青云等人安置了车马之后便在后面默默跟着,青玉从地上捡起了一个绿色的茉莉香包,十分眼熟。

“这是夫人落下的。”

她拿着香包,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却见青云拦住了她的胳膊,摇了摇头。青玉顺着青云的目光看去,是一个黑衣青年背着自己的妻子,缓缓上山,去青城寺祷告祈福。

看上去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对善男信女。

青玉会意,与青云一起放慢了速度,遥遥跟在了后面。

“千岁爷,我重吗?”

“重,重的跟一头死猪一样。”邸凉钰不紧不慢往上走着。

绣玉使劲拽了他的头发,“那也是你自己娶的,三书六礼,八抬大轿,可由不得你后悔!”

“是啊,也不知本座是糟了什么孽,贪上了你这么个好吃懒做的。”

绣玉瞪了他一眼,“你做的孽可不少,够得上贪一千一万个我了。”

“得,你一个就够了!”

两人慢悠悠地上山,边走边聊着,这漫长的曲径,倒也没有那么无趣了。

***

师夫人诚心在观音面前插了三炷香,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合十,静心拜了一拜。睁眼一看,佛龛面前吊儿郎当倚着一个眉眼轻佻的男子。

她怒上冲冠,“尔等怎敢冲撞佛祖!”

完了又双手合十,拜了一拜,念念有词,“观世音菩萨,将这等宵小发去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啧!夫人诚心修佛,怎么就修了这样一副恶毒的心肠。”

师夫人往身侧一看,是一个面色上佳的女子跪坐在相邻的蒲团上,双手合十,眸子微阖,也有模有样地拜了拜佛祖,而后转过头来灿若桃花地冲她笑了。

“师夫人,好巧啊。”

“卫绣玉!”师夫人面上一白,认出了眼前人。

这可一点都不巧!

佛龛前的男子也取下了兜帽,露出了真容,师夫人更是大惊失色。

“师夫人拒了我的丫鬟,就是料定我会亲自来请。”绣玉插上三炷香,不紧不慢站起来,“如今我来了,诚心诚意请您参加宴会。”

师夫人左右回顾,这佛堂里面除了他们三个以外,便只有几位负责洒扫的小师父。她方才为了诚心拜佛,遣散了身边的丫鬟和护卫,如今前有狼后有虎,她只得服软。

“千岁王妃亲自来请,臣妇却之不恭。”她说着便要接过绣玉手中的请柬,不料却接了个空。

师夫人看着邸凉钰低头把玩着那封请柬,不明白是何意。她毕竟是一品诰命夫人,强撑起来场面,“千岁爷这是?”

“本座不高兴让你去了,不可以吗?”邸凉钰似笑非笑。

师夫人惊起一身寒意,“当然可以。”

“到时候你就跟皇后上一道折子,禀明理由,说你不想去是真的,想让陛下难堪也是真的,如何?”

师夫人面上青黄不接,十分难看,这话正是她之前回绝绣玉的话。她敢这么回绝绣玉,绝不敢这么回绝陛下和皇后,除非她与师府上下不想活了。

邸凉钰眼角斜飞过来的冷风压得她喘不过气儿,她这才明白邸凉钰的恶名绝非虚传。为了阖族,她放下了身段,干笑道,“千岁爷,您这是开玩笑呢?”

邸凉钰点点头,道:“确实是开玩笑呢,好笑吗?”

好笑吗?

一点都不好笑。

这她自然不敢说出口。

周围的小师父躲得远远的,好奇地投来探索的目光,师夫人也只能尴尬地笑着。

“本座不喜欢开玩笑,开的玩笑可能是假的,但想让你难堪是真的。”

我可能不喜欢开玩笑,但我喜欢让你难堪是真的。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下子,这师夫人的面色,可真是黑的五彩斑斓。

绣玉冲着邸凉钰眨了眼,这一丈,打得漂亮!

邸凉钰将请柬扔到地上,离了师夫人有十来尺远,师夫人被羞辱得脸都憋红了,但还是站起身要去拣。

“跪着拣。”邸凉钰慢条斯理戴上兜帽,漫不经心说着。

师夫人咬着牙将膝盖落下,爬到了请柬旁边,将东西拾了起来。

邸凉钰也没心思看,走到绣玉身边,拉着她的手,“走了。”